陳風靈魂落入死海,窒息的感覺瞬間襲來,入眼一片黑暗。他就在那黑暗中,身體一點點下墜,空虛、寂寞、憤恨、無奈、不甘……種種情緒籠罩心頭。

「啊……」

陳風忍不住暴吼一聲,那聲音如九天炸雷一般,直震得死海倒流,無盡的黑氣涌動,化為一顆顆星斗般的粒子,在他靈魂中,凝聚成了一座塔型。

這塔共有七層,丈許高度,周圍有一圈墨雲涌動,使人看不清它的模樣。忽隱忽現,光華閃動,就那般憑空的屹立在陳風的靈魂之中。


谷底,陳風呆立的身體動了動,眼瞳內的黑色能量悄然散去,皮膚也再度恢復了健康的古銅色。

「怎麼樣?這死決是否修鍊成功了?」炎師看到這番景象,忍不住有些激動的問道。

吾以吾命,喚死神功。

陳風再度恢復身體的控制權,頓時感覺如死後重生一般。


「我也不知道成沒成功,不過這東西在我靈魂中化成了一座黑塔。」陳風如實說道。

「黑塔!什麼樣的黑塔?你試試能不能用你的力量操控。」

陳風聽罷點點頭,武元力從丹田運出,流轉全身,心念灌入靈魂,全力逼迫著那黑塔。

不過,無論陳風如何努力,那黑塔卻紋絲不動,好似生下來就長在他靈魂中一般,只能感應得到,卻不能操控分毫。

「呼……辦不到,這東西似乎不受我控制。」陳風吐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把你的手給我。」

炎師不容分說,一把拉起前者的右手手腕,一絲靈魂之力探入其中,仔細的感應著陳風身體的變化。

良久,炎師鬆開手,蒼老的面龐閃過喜色,道:「看來你是初步的成功了,雖然老夫也不太明白那黑塔是什麼,但剛才感應你的武元力,其中卻已經夾帶了幾分死氣。這種死氣很厲害,但你現在不能元力破體,感知不出來。等你達到轉靈鏡以後,武元力能夠外放,便能見識到這死氣的厲害之處了。天地間的功法,唯有死氣最強,但卻也最難修鍊。」

陳風沒有答話,心頭卻有些震驚,看來這一次運氣似乎還是站在了他這一邊。

修鍊功法告一段落,接下來炎師也沒再特意教他什麼,畢竟他現在的實力還是太低。

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陳風都在苦修中度過。

不過,自從修鍊了死決以後,陳風在運行武元力周天的時候,會時不時的進入一種入定的狀態。一旦這種入定的狀態出現,他對外界的感知就會喪失,整個人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靈魂中那座塔里,盤膝而坐。

而每一次入定修鍊之後,陳風都會欣喜的發現,自己的武元力提升是平時的好幾倍。似乎在那黑塔中修鍊,能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這一發現,無疑是個好消息,陳風也嘗試過主動進入,但他若是想要進去,卻越是進不去。唯有在那種自然放鬆的狀態下,方才能夠有機會進入。

這件事情,陳風沒有和炎師講,即使他講了,炎師也定然不知道緣由。而且,從修鍊死決以後,炎師也很少說話了,似乎是在他體內修復殘損的靈魂。

時間一點點流逝,轉眼之間,陳風落入谷底已經一年了。

試煉之地,又迎來了新一批的五大院新生。滿懷著對修鍊的渴望,這群新生,已然熱熱鬧鬧的在靈界中折騰了開來。

谷底,少年仿若磐石,似乎和周圍的景物融為一體,微絲不動。

黑色長發已經過肩,嘴角也多了些胡茬,相比一年之前,少年成熟了許多。

緩緩睜開雙眸,眼中精芒四射,翻身躍起,體態輕盈。在半空中一個旋身,向下斜拍一掌,臂膀處銀色光電閃耀,旋即一道印法迅速射出,狠狠的撞在了地面之上。

轟隆~

水花四濺,那堅固的谷底岩層,被拍出了一個半尺深的坑洞。

三生印,一印定生死!

這是曾經林若雪送給陳風的武徒鏡造化武學,也是陳風僅有的一個看家本領。這一年時間,每次苦修結束,他就會磨練一下這個技能。雖然還是沒能修鍊出第二印,但這第一印,已經修鍊的爐火純青了。這一掌的威力,相比一年前對付李昊的那一掌,強了不知多少倍。

「這武技不錯,武徒鏡的造化武技,價格可是不菲呢。」炎師的聲音想起,緊接著熟悉的身影逐漸凝現了出來。

已經好久沒見到炎師現身了,這一次相見,陳風卻是有些詫異,道:「師傅,看你這靈魂體,似乎比以前更加的穩固了,想來這段時間,你修復的不錯?」

「恩,在你體內,我能夠藉助你的靈魂之力吸收一些天地靈氣,這對我的修復也有很大幫助。不過目前的我,實力還遠遠不及活著時的十分之一。」說話間,炎師望著頭頂上那肆虐的青色風旋道:「一年了,我留在這靈界的靈魂本源也被你吸收的差不多了,咱們也該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嘍。」

外面的世界!

陳風心中激蕩,一年努力,多少思念,多少痛苦,他都默默忍耐,只為有一天不再受人欺凌。

「父親,一年不見,你一定很擔心我吧。」陳風想到自己的父親,眼眶中不免有些濕潤。

「你用武元力護住身體,老夫托你上去。」

炎師說罷,身形化作一個紅色的能量巨手,陳風躍上其中,前者猛然發力,瞬間化作一道紅芒,直衝進了風暴之中。

再度感受那青風的撕扯,這一次陳風輕鬆了許多。一年時間,藉助靈界內濃郁的武元力,他已經達到了九星巔峰境界,離轉靈鏡只有一步之遙。這還是他強行壓縮,穩固根基的結果,否則的話,達到轉靈鏡大成也不是難事。

一貫長虹,直飛衝天。每過多久,陳風就依稀的看到了那湛藍色的靈界天空。


「老夫已經到極限了……」炎師的聲音,忽然穿了出來。

「你在堅持一下啊,馬上就要到了。」陳風無奈的回應道。雖然他能力增加了不少,但可並不會飛,此時正沖在半空,若是失去了炎師這一大助力,憑他的本事,可斷然闖不出去。

「我頂!」

炎師所化的能量大手往下一縮,然後猛然爆發一股強力,硬生生的將陳風頂了出去,瞬間衝破了青風的籠罩。

而用盡了能量的炎師,身形融為一團霧氣,緊隨著鑽進了後者的體內。

陳風第一次感覺到了飛翔的滋味,周圍綠蔥蔥的群山都在他視線之內,不過,這般感覺確是沒有持續太長時間,緊接著,陳風的身形便驟然下墜,直朝著火山口掉了下去。

「我靠,不是吧!」

望著下面肆虐的青風,若是這般掉下去,不被撕裂而死,也得被活活摔死。

唳~

危機關頭,一聲嘹亮的鷹鳴聲想起,沒等陳風反應過來,便感覺肩膀被兩隻如鐵鉗般的利爪抓住。

驚異的抬頭望去,一隻巨大的鐵背蒼鷹不知何時飛到這邊,抓著他的身形快速的朝森林落去。

… 突如其來的鐵背蒼鷹,恰到好處的抓住陳風的身形,帶著他離開了火山口,在森林的邊緣將其放開,然後一聲嘶鳴,悠然飛向遠方。

剛開始的時候,陳風也是有些愣神,鐵背蒼鷹又不是他放養的,什麼時候變得這般溫順了?不過仔細的想一想,這肯定又是炎師的搞的鬼,靈界是他弄的,靈界內的東西,他自然能夠控制。

「靈界內的猛獸,你都能控制嗎?」陳風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在他靈魂中,炎師略帶疲憊的聲音回應道:「當然,靈界之主一個意念,其中所有的事物都能控制。不過,老夫已死,只剩一道殘魂,現在最多只能勉強控制幾隻而已。」

陳風點點頭,心說這靈界倒是神奇,將來若是有本事,自己也弄幾個玩玩。一個意念,便可控制其中任何事物,這種掌控世界的感覺,絕對很過癮。

再次來到外面,望著那巍峨的山巒,綠蔥蔥的森林,耳畔回蕩著魔獸嘶吼的聲音,陳風心中感慨萬千。

倘若自己掉進火山口,沒能遇到炎師,那他的人生,則會是另一種結果。

感受腳底下的實質,細嗅空氣中的芳香。陳風知道,從這一刻開始,他全新的人生便開始了。以前那個衝動魯莽的少年已經葬身在了谷底,現在的他,是一個真正的武者。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還之!

「李凌雲,李昊,你們的好日子,也該要到頭了!」陳風淡然一笑,眼中並沒有閃露出憎恨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意定神閑。

「小傢伙,那個李凌雲拿走了老夫的劍,你可要幫我奪回來。」

「你是說那把黑劍?不過,那劍已經被認主了,就算奪回來,也不能為我所用。」陳風惋惜的說道。當初就是那把黑劍,讓他陷入了萬劫不復之地。而且令他極其氣憤的是,滴血認主自己竟然失敗了,而心性陰險毒辣的李凌雲卻成功了,這對他打擊很大。

「老夫的那把劍,乃是天地間不可多得的神兵,其中孕育出的劍魂異常強大。不過,兩百多年前的大戰,使劍魂殘傷嚴重,而今在那劍里,只剩很少的一部分了。李凌雲那小子雖然得到了劍的認可,但卻並沒有得到劍魂的認可。陳風,你知道為什麼你們先後滴血認主,老夫的劍卻選擇了後者嗎?」

「為什麼?」 西遊記之天蓬元帥

「因為你當時心中有懼!老夫告訴你,天底下任何兵器都是用來收割性命的,要得到兵器的認可,就要變得像兵器一樣,無謂,無懼。」

「原來如此!」

陳風將這句話牢牢記在心頭。當初面對那二十多名五大院強者的圍剿,要做到無畏無懼,難如登天。不過,倘若此刻再來一遍的話,陳風則很有信心能夠做到。雖然現在的他還沒有達到轉靈鏡,與天才李凌雲的差距不是一點半點,但他的心智,卻已經超越了前者。

「剛才用力過度,老夫要沉睡一段時間,好好的修復一下受損的靈魂。既然從新回到這片世界,麻煩就避免不了,多恢復一些實力,將來也不至於死的太慘。你小子也一樣,別給我偷懶,咱們可是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

炎師的聲音,漸漸淡去,陳風也覺得清凈了許多。現在的他,還是他自己,接下來的路,還要腳踏實地的走。

踏著林間小路,一路悠閑的往林中走。試煉之地內的武元力還是那麼濃郁,但陳風卻沒了修鍊的興趣,他在這裡已經足足修鍊一年了,自然是不差這點功夫。

谷中寂寞,一出來,陳風感覺豁然開朗。周圍的花草樹木,是那麼的親切自然,就連那飛舞的鳥蟲,都好似他舊識的朋友一般。

雖然從火山口闖了出來,但現在他卻不能馬上離開這試煉之地,五大院的導師就在靈界的大門口,他這般走出去,必然會受到盤問。而今之計,只有渾水摸魚,在試煉之地關閉的時候,隨大家一起出去。

嗷……

無所事事的走了一陣,忽聽前方傳來猛獸憤怒的嘶吼,忍不住好奇,陳風悄悄的湊了過去。


樹木橫飛,沙石濺射,一場人獸大戰正在上演。

出乎陳風的意料,這一次的戰鬥,並非一兩個人,而是一群人。一群人正在挑戰一隻獨眼巨獸。

獨眼巨獸體型似猩猩,但要比猩猩高大結實許多。攻擊方式單一,卻很有殺傷性,兩條巨大的臂膀甩動間,飛沙走石。若是被結實的拍中,不死也得骨斷筋折。

陳風在二十丈開外的地方停下身來,藉助樹木的掩護,看著場中的形式。

細數之下,戰圈中竟然有十八個人,他們或男或女,身上都穿著鎮天學院的學員服。攻擊防守間,井井有條,似乎也不是臨時湊到一起的,看來在一起磨練也有很長時間了。

「有點意思。」陳風欣賞的自語道。

這些人實力都不是很強,絕大多數都在七星到九星之間,只有兩個人達到了轉靈鏡,攻擊時迸射的武元力,證明著他們自身的實力。

按理說,這些人要在試煉之地對付獨眼巨獸,單打單的話,是絕對沒有可能的。而抱團卻使得他們戰鬥力大增,配上一個好的指揮者,進退攻防完美,足矣將獨眼巨獸這般強大的猛獸活活耗死。

「主攻隊,全力攻擊它的眼睛!防禦隊,騷擾猛獸的下盤!副攻隊,用鋼鐵繩索纏住這傢伙的雙臂……」

一道道命令相繼發出,皆是出自一名鷹鉤鼻男子之口。這男子便是那轉靈鏡二者之一,他的實力也就在轉靈鏡小成地步,但在這團隊中,卻算得上數一數二。

鷹鉤鼻男子出色的指揮,並沒有引起陳風的注意,而他的目光,悄然的落向了另一名轉靈鏡學員。

暗黃-色的訓練服包裹不住那發育完美的嬌軀,青絲隨風飛揚,一張略帶稚嫩的俏臉,透漏著美麗與靈動。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時正怒視著獨眼巨獸,一掌皆一掌地排出,雖然攻擊力不弱,但卻不夠狠辣。想來平時也是心性善良之人。

看到這女孩,陳風不免想到了林若雪。雖然沒有林若雪那般傾城之美,但此女卻多了幾份靈氣,給人一種很親切,很舒服的感覺。

「鎮陽指!」

戰鬥逐漸進入白熱化,電光火石之間,鷹鉤鼻男子抓住了一絲空隙,身形高高躍起,隔空一指點射而出,直襲獨眼巨獸那隻碩大的眼睛。

乳白色的武元力破體而出,其中夾帶一絲金光,如離弦之箭,不偏不倚的轟在了前者的獨眼之上。

嗷……

獨眼巨獸狂吼一聲,雙臂瘋狂甩動,將一條條鐵鏈掙脫開來,捂著自己受傷的眼睛,轉身奪路便逃。而那逃跑的路線,剛好是陳風藏身的所在,僅二十幾丈的距離,轉瞬便至。

沒等陳風想好對策,那獨眼巨獸巨大的身軀,已然撞了過來……

… 轟隆隆~

獨眼巨獸的逃竄很是暴虐,巨大的身形仿若一台碾壓機器,將那些阻攔它前行的古樹全都生生撞斷,那般威勢,很是駭人。

「給我追,不能讓它跑了!」

鷹鉤鼻男子一聲令下,一眾人馬緊追不捨,費了這麼大的勁,他們可不會輕易放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