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沐楓眉頭先是一鄒,然後想到自己還有萬劍歸宗陣這個護山大陣在,頓時又輕鬆了不少,輕輕迴應道:“不用擔心,我自有安排,等下記得聽我吩咐。”

“劍滄海!你這叛徒,怎麼會在林沐楓那裏!”

眼尖的劍掌堂一眼掃到林沐楓身後的劍滄海,那獨特的玉劍也整個萬劍山莊也就後者一人才有。

看着憤怒的劍掌堂,林沐楓心裏一樂,連忙代替劍滄海回答:“那是因爲劍滄海棄暗投明,知道跟着你這老小子沒前途,對面的聽着,你們現在投靠我這邊還來得及,不然就後悔了…………”

林沐楓喊着話只是噁心一下劍掌堂,當然不指望這羣傀儡會來投靠自己,劍掌堂也知道這點,可是他承認,自己還是被林沐楓噁心了,憤怒一握劍柄,指着林沐楓道:“給我殺!踏平林家!”

這一刻,劍掌堂也再也顧不上什麼師出有名了,也顧不上什麼以大欺小了,總之,殺了這個討厭的小子再說。

來真的了!

林沐楓不怕反喜,估計着距離差不多的時候,立刻啓動了萬劍歸宗陣!

當無數的劍芒出現在半空時,劍掌堂纔想起來,林家還有個神祕高手,就是用這奇怪的劍陣殺了他們許多好手,剛纔他被林沐楓氣糊塗了,以爲那神祕高手就四人中的一人,現在看來不是了。

在升級過後,漫天的劍芒比上次更多,散發出來的殺意也更濃,那寸寸劍芒讓這些沒有意識的傀儡都莫名的呆愣了一下,然後才繼續衝鋒。

“回來,先回來!”

劍掌堂在後面大喊着,因爲那劍陣的鋒芒就在林沐楓那一塊,他們去了只是送死,所以先把叫回來,避其鋒芒。


傀儡們一陣疑惑,不過還是按照命令退回,只是,這劍芒的速度比上次不知道快了多少,在他們準備後退時,已經落下!

璀璨的劍光瞬間淹沒了人羣,璀璨之下,盡是殺意!

一陣飛煙起,劍影重疊散去,盡顯滄桑。

“林沐楓!我和你勢不兩立!”

這聲音是劍掌堂口中傳出來的,林沐楓心裏也開始疑惑起來,按理說,這劍掌堂是不可能把自己的身體獻給那些靈魂的,既然他的實力沒有那麼強,那在這劍陣之下應該必死無疑纔對,怎麼還有精神喊話?

這萬劍歸宗陣一使出,萬劍山莊死傷慘重。

看着身邊一具具屍體,劍掌堂一陣心痛,這些可都是未來統一大陸的根基啊,現在就這麼死了,統一大陸的步伐恐怕又要拖上許久了,甚至,他還動用了本來不打算動用的祕法,那上古祕法中,考慮到施法人本身的安全,所以有特地單獨劃出一個招式,不過招式還是有不少弊端的。

劍掌堂無可奈何之下只好動用了那早就準備好的靈魂。

而下面的人,劍掌堂是又心疼又無奈,一品中期以下高手全部戰死,一品中期高手重傷,和廢了沒什麼區別,一品後期高手輕傷,應該還可以挺一下,一品巔峯高手也是一臉的狼狽樣,好不到哪裏去,總之,這損失,完全在意料之外。

那神祕高手的功法又精盡了?

劍掌堂可是知道,上次去的一品高手只是受了傷而已,並沒有什麼大礙,可是這次一品中期以下的居然全部死了,那神祕高手到底到了什麼樣的境界?

不管你什麼境界,我就不相信十幾個人還鬥不過你!

回頭看了眼十名一品巔峯高手,劍掌堂又恢復了自信心,再次充滿仇恨的向林沐楓望去。

就是這小子,壞了自己的大計,讓自己統一大陸的夢想又推遲了不少,等下一定要把這小子大卸八塊,碎屍萬段。

林沐楓當然理解劍掌堂那眼神是什麼意思,總之,很純潔……單純的仇恨…………

拉得一手好仇恨…………

“林沐楓,有種!”

“謝謝誇獎。”

“。。。”

劍掌堂發現自己一下短詞了,本來是打算借說話之際多拖一下,好讓下面的人快速恢復起來,現在反倒是沒話了。

這老小子在拖延時間。

林沐楓也發現了不對,立刻當機立斷:“不要讓他們恢復過來,現在是好機會,上!”

林家的衆人一聽立刻二話沒說就撲了上去,福來走時還不忘提醒道:“家主,你小心啊。”

“放心吧,這個我知道。” 戰勢一觸即發,因爲人數上處於劣勢,林家這邊四個一品巔峯高手抗住了對面的五個一品巔峯,因爲萬劍山莊的那些高手在剛纔的劍陣下吃了不小的虧,現在還正在恢復氣力中,而且又擔心那神祕高手,心裏有很大的壓力,所以哪怕他們五人聯手已經還是被福來他們壓得死死的。

那三十名重傷的一品先期高手林沐楓只好讓劍滄海他們硬抗了,雖然劍滄海等人不過才二品,不過好在對方重傷,加上鐵背鷹,叢林巨蟒這些靈獸時不時的騷擾一下,還是可以應付的過來。

至於五名一品巔峯和二十名輕傷的一品後期高手,林沐楓就頭疼了,總不能讓哥一個人去單挑他們一羣吧,別的不說,就是他們中隨便一個都可以完虐自己。

看來只能動用鎮魂珠了。

神奇寶貝之白九傳 ,伴隨着系統的提示:“宿主使用鎮魂珠將上古妖獸遠古吞天獸復活,復活時間爲一天,期間一切將會聽從宿主吩咐。”

遠古吞天獸!光聽這名字就霸氣。

看着高達十幾米,一副白色骨頭架子的妖獸,林沐楓心裏頓時底氣十足,直接超控着吞天獸撲向了那無名一品巔峯的高手。

“貌似有壓力啊。”


看着吞天獸勉強擋住那五個傀儡的進攻,林沐楓眉頭一鄒,這看上去似乎處於劣勢,就算上古妖獸再厲害也不可能一己之力對抗五個一品巔峯的高手。

還好還有一個,林沐楓再次使用了另一個鎮魂珠,將從林家老祖留下的寶藏洞穴裏帶出來的妖獸骸骨復活。

系統:“宿主使用鎮魂珠將上古妖獸赤炎獸復活,復活時間爲一天,期間一切將會聽從宿主吩咐。”

赤炎獸,雖然名字上沒有遠古吞天獸霸氣,不過怎麼說也是上古妖獸,這實力肯定不差。

果然,正如林沐楓所想的,赤炎獸的加入,瞬間扭轉了局面,一下子就將那無名一品巔峯的傀儡壓得死死的,勝利只是時間的問題。

我去,那這二十個變態怎麼辦?

林沐楓苦惱的看了眼正虎視眈眈的望着自己的一品先期傀儡們,猶豫剛纔一下子憑空召喚出兩個上古妖獸,直接把這些傀儡們給震住了,就算劍掌堂在怎麼在後面叫他們進攻也沒用,畢竟傀儡也是靈魂復活的,那些靈魂還是知道懼怕的。

看來只能逃跑了。

發現傀儡們有恢復、要衝過來的動靜,林沐楓二話沒說,,早已經在一邊待命的鐵背鷹直接衝了下來,然後林沐楓一把跳到背上,直接被鐵背鷹帶向了高空。

而劍掌堂則是在後面憤怒的大喊着:“給我把他打下來。”

這些傀儡們雖然沒有靈獸的輔助,只能跳到半空中一定的高度,可是手中的武技卻不弱,打的準,打的狠,直接對準了林沐楓。

林沐楓瞬間感覺自己就像一個活靶子一樣左躲右閃。


而下面的劍掌堂看半天打不中林沐楓,氣的直接把火氣發泄在了林家那些建築上,只是一招劍氣下去後卻發現那些建築毫髮無損。

這怎麼可能?

劍掌堂目瞪口呆的望着連一點裂縫都沒有的建築,測底凌亂了,他自己的劍氣有多大的威力自己豈會不知,而且還獲得了靈魂的幫助,怎麼可能連個普通屋子都打不爛?

不信邪的劍掌堂又對着幾個建築分別使出劍氣,可結果依舊讓他抓狂,依舊是毫髮無損,豎立在那裏好像在嘲諷他一樣。

“混蛋,林沐楓,我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

火氣發不掉,劍掌堂把目光望向了劍滄海他們。

“叛徒,受死!”

劍掌堂一聲怒喝,同時單手抓像劍柄,準備撲過去。

聽到劍掌堂的怒喝,劍滄海立刻提前示警,小心翼翼的看着劍掌堂,可是有些出乎意料,因爲劍掌堂居然沒有撲過來,而是扭頭望着山下。

“天山?”

劍掌堂用着只有一個人的聲音自言自語的說着,心裏是一陣翻江倒海,這次的計劃,他把所有的勢力和皇室都算計了一遍,唯獨天山漏掉了,不是他忘了,而是有意爲之,因爲天山的人出了聖女以外,已經千年沒有出過山了,本來他是打算一統大陸,等穩固了下勢力讓在對付天山的,可是誰知道後者居然主動來找麻煩了。

…………

山道上,天雪一臉玩味的笑意,眼神望着站在一邊的蘇傾魚,嘴裏笑道:“姐姐,別那麼急啊,我們人都來了,你遲早會見到姐夫的。”

蘇傾魚臉色通紅,只好無奈的瞪了天雪一眼:“你下山這麼長時間就學壞了。”

天雪聽後立刻理直氣壯的說道:“壞點好,這樣就不用怕被人騙了,這可是姐姐你教我的。”

天雪的話讓身後的一羣天山高手一陣無語,這聖女已經在山上可不是這樣的,怎麼一下山回來後就變了一個人一樣,族內不少長輩都吃過她的苦頭,可是卻無可奈何,只能仍由她鬧着。

在知道萬劍山莊滅了正邪兩道後,蘇傾魚就擔心起林沐楓的安慰來了,畢竟後者也得罪過萬劍山莊,於是就把目光望向了天山,畢竟是傳承了千年的神祕門派,甚至比正邪兩道傳承的還要久,怎麼說也有點高手,於是就勸說天雪一起回去搬救兵,天雪當然不會拒絕,她本來就是天山聖女,天山最有地位的人,她的要求,直接讓前年不出山的天山高手紛紛下山趕來林家救援。

這次引領天山高手的是一個一品巔峯的高手,木白,一手天山劍法出神入化,在天山上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天山傳承了千年,也就出了兩個一品巔峯的高手,另一個還在守護着天山的安全。


天山的高手剛剛上山,已經站立在那裏等待的劍掌堂一臉笑容的走上前來:“怎麼天山的高手們也有興致下來看看風景啊?”

看到劍掌堂想拖延時間,蘇傾魚直接對天雪說道:“別和他廢話。”

天雪乖巧的點點頭,然後說道:“別和他廢話。”

這句話天山的高手自然懂,點點頭,二話不說就衝了上去。

看到天山的人開場話也不說一句就打了過來,劍掌堂臉皮一抽,只好迎了上去,同時也召回那批正在圍攻林沐楓的二十名高手,和天山的人戰在一起。

“我知道你心疼我。”

脫險後的林沐楓第一眼就看到了蘇傾魚,心裏一暖,這丫頭就是心軟,偏偏還刀子嘴。

“哼。”

蘇傾魚只是用不屑的眼神看了眼林沐楓,好像不是來救他一樣。

“丫頭,這次我是不會在讓你跑了,你打我也好,罵我也好,我都不會放手的。”

純白的魔王 ,不管對方怎麼掙扎,死都不鬆手。

見掙扎不開,蘇傾魚只好白了眼,然後幽幽嘆道:“冤家…………”

聽到這兩字,林沐楓心裏一喜,也鬆了口氣,還好賭對了,這次要不臉皮厚點的話估計又讓這丫頭跑了,立刻膽子一大,一把摟住後者嬌小的身軀。

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抱,蘇傾魚當場呆住了,最後過了好久,被林沐楓吃盡了豆腐才反映過來,立刻臉色一紅羞惱道:“有人看着呢…………”

林沐楓依舊死硬着臉皮,貼着小姑娘的耳根說道:“沒關係,就讓他們看個夠吧,反正你是我老婆,隨他們說出。”

被林沐楓的無奈打敗了,蘇傾魚也不再多說話,只好仍由他抱着,心裏也莫名的升起一股甜蜜之意,這一切,都值了!

…………

噗嗤————

又一個傀儡被吞天獸那巨齒給分成碎片,這已經是第三個一品巔峯的高手了,這些高手在這些上古妖獸面前就好像誰嫩嫩的大白菜一樣脆弱,總之,一爪下去,必死無疑,赤炎獸也在林沐楓的暗示下,把攻勢對準了那些正在和天山高手顫抖的一品後期傀儡。

重傷的一品中期傀儡已經被劍滄海他們解決了,天山那邊他們實力有限,也幫不上忙,只能這麼一邊看着。

很快,這邊的吞天獸徹底幹掉剩下兩人,然後加入了福來他們,直接扭轉戰勢,先前還苦苦支撐的福來等人瞬間一翻身將那五人壓死。

配合着吞天獸的利爪,福來他們不時的出手,全部都是一招斃命。

劍掌堂一邊應付着木白,一邊看着戰況,心裏大急,剛纔和木白的爭鬥下已經受了重傷,如果在拖下去,他必死無疑,於是一劍震開木白後掉頭就跑,同時口裏還說道:“你們給我等着。”

“跑的了嗎?”

林沐楓心裏默默一笑。


好像對應了他的笑意,叢林巨蟒那血腥的大嘴突然從底下鑽出,直接一口將劍掌堂吞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