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雷大龍懵了,姜義也怔住了。

連孟飛校長也是不由一驚。

“前不久,有個二年級的武生挑戰蘇武,在有準備的情況下被蘇武兩招擊敗。”

王凱旋沉聲道:“而且,那人的實力即便在二年級武生中也不算弱,實戰經驗非常豐富。”

雷大龍滿頭冷汗。

想到剛纔自己居然取挑釁蘇武,還想讓蘇武跪下,不由一陣心悸。

剛纔根本不是自己大意,而是蘇武這小子真的太強了。

姜義嚥了嚥唾沫,忍不住問:“他的根基不是已經毀了嗎?”


孟飛校長也由此疑惑。

王道看着王凱旋。

王凱旋有些不想承認,但還是正色道:“他火焰根基是毀,但是他是雙序列武者,他還主修木序列能量。”

孟飛等人震驚無比。

“雙……雙序列武者?”

雷大龍顫抖了起來。

這可是極爲罕見的天才之姿。

幸好,他的其中一個根基已毀。

否則他將來會有多強?

“據說他拒絕了王姨的招攬?”

王道沉聲道。

王凱旋點頭。

王道冷笑,望蘇武的眼神充滿殺機。

孟飛校長瞧見這一幕,心中暗道可惜,得罪了王家,蘇武就算天賦再強,以後也恐怕會倒黴。

王家可是有蔣千山這顆大樹在。

那可是六境武者啊,蜀都巨頭人物之一。

“校長,既然蘇武是特等學員,理應請他過來。”

王道笑道。

孟飛只能笑着說:“理應如此。”

他身邊的老師去迎接蘇武和夏初晨了。

沒多久,蘇武和夏初晨便被帶來了。

見夏初晨和蘇武走的這麼近,王凱旋眼中閃過惱怒之色,他感覺自己再次被蘇武羞辱了。

蘇武掃了王道等人一眼,這才和夏初晨坐下。

“聽聞蘇武老弟精通詩詞歌賦。”

王道笑道。

蘇武看着此人,“略懂。”

“我名王道。”

王道笑道:“早年我也對詩詞歌賦略有研究,只是後來迷上了古曲,你的那首定風波我看過,寫得確實非常不錯。”

蘇武聽着。

他不知道這傢伙葫蘆裏面買的什麼藥。

“可惜,據說你沒有精神天賦。”

王道搖頭,“沒有精神天賦,再精通也無濟於事,不過倒是可以陶冶一下情操。”

他從身邊拿起一把琵琶,撫摸着說:“既然蘇武老弟是風雅之人,向來也應該略懂樂曲纔對。”

蘇武笑道,“略懂。”

就在這時,曲瀟瀟趕到了主會場,她已經換了身衣服,脖頸處裹着紗布。

王道見曲筱綃氣息紊亂,臉色蒼白,蹙眉道:“瀟瀟,你怎麼了?”

曲瀟瀟來到王道身邊,委屈的落淚道:“道哥,剛纔他差點要了我的命。”

說着看向蘇武。

全場死寂。

王道半晌之後才緩緩開口:“蘇武老弟,不知王某的未婚妻因何事得罪了你?”

“你爲什麼不問問她自己。”

蘇武笑道。

曲瀟瀟解開的自己脖頸上的紗布,露出一條傷口。


王道臉色一沉,殺氣直逼蘇武而去。


孟飛暗叫不好。 蘇武平靜的坐着。

現場安靜之極。

“蘇老弟可敢聽我一曲蜀道行?”

良久,王道才緩緩開口。

衆人本來以爲王道要出手對付蘇武,這時終於鬆了口氣。

尤其是孟飛校長,他剛纔纔是最緊張的,要是蘇武真出事,他這個校長難辭其咎。

蘇武現在可不是之前傳聞那個根基受損的廢物,他已是武者,儘管只修木序列能量,也不見得會比之前主修火焰序列成就低。

如果蘇武出事,他擔待不起。

李天和姜義等人卻暗道可惜。

王凱旋心中冷笑,道哥的“蜀道行”已是爐火純青,更是一路幫他成爲了二境精神武者,一般人根本無法承受住“蜀道行”。

曲藝領域的精神武者,可借一曲殺人。

儘管,此刻王道有所顧慮,不敢殺人,但是他必會藉此機會重傷蘇武。

蘇武敢不敢接下?

夏初晨突然抓住蘇武的手,看着蘇武搖頭。

瞧見這一幕,王凱旋更是嫉恨難當,心中暗罵一聲賤.人。

蘇武也朝着夏初晨搖搖頭,隨即看着王道笑着說,“開始吧。”


衆人均很意外,沒料到蘇武居然敢答應。

蘇武是存心找死嗎?

你儘管是武考狀元,當畢竟是初入蜀都武校,如何是一個二境精神武者的對手?

精神武者,每個境界之間的差距,都要比力量武者大些。

別看曲瀟瀟和王道只相差一境,但五個曲瀟瀟也未必是一個王道的對手。

蘇武區區一境力量武者,即便有擊敗曲瀟瀟的實力又如何?

兩個人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衆人一邊倒的認爲蘇武必敗無疑。

孟飛忍不住說道,“蘇武,不要逞能。”

蘇武笑着說道,“謝謝孟校長關心,不過聽他一曲而已,我想我應該不會有事。”

孟飛搖頭,他已經勸蘇武了,蘇武聽不進去,他也沒有辦法。

王道臉上露出輕蔑之色,“你會作詩,但卻不知能不能聽懂我這首蜀道行。”

“我也略懂曲藝。”

蘇武一笑。


王道臉上譏諷之色更深。

王凱旋等人冷笑不已,你以爲你是全能的嗎?什麼都懂?

就在王道抱起琵琶,準備彈奏的時候,一個人走入會場,笑着說道,“好多年沒來了,蜀都八比我想象中發展的要好。”

那是個頭髮花白的老人,身邊有個少年跟隨着。

王道放下琵琶起身,笑道,“沒想到孟老爺子也來了。”

“爸,你怎麼來了?”

孟飛一怔。

這老人居然是孟飛校長的父親。

蘇武聽說過此人,此人叫做孟江,乃是一個老牌的曲藝武者,可惜早年受傷,所以止步第三境。

但他在曲藝界的名聲是非常大的。

在場衆人當中,也只有那些學生不知道孟江,凡是認出孟江的人都起身行禮。

蜀道行就是孟江所創作的。

王道憑此曲入第二境,當然得向孟江執弟子禮,其他人則是出於尊敬和隨大流。

蘇武當然是發自內心的尊敬孟老。

孟江笑道,“都坐吧,我只是突然想進來看看。”

他以前也擔任過蜀都八中的校長。

這時,孟飛走過去,低聲對孟飛說了什麼。

孟江聽後看着蘇武笑道,“年輕人,蜀道行是老夫所作,它的威力如何老夫非常清楚,你可否等到與王道修爲相當時再聽他這一曲,如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