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若是他用全力的話只怕插在胸前的龍淵劍直接會將他胸口洞穿!

這個險他不能冒。

“你以爲,只有你纔有強橫的肉身?”風逸冷笑了一句。

“你的劍在我手裏,你還拿什麼戰鬥?“羅天行嘲笑道。

“哦?真的麼?”風逸嘿嘿一笑,大聲道“龍淵,讓他知道你的厲害!”

“錚——”還插在羅天行胸口的龍淵劍頓時一聲爭鳴開始在羅天行胸口快速旋轉了起來。

“啊——”這一次羅天行心口開始劇烈的疼痛了起來。

“就是現在!”風逸神情莊重至極,從身後再次拔出一把木劍:“師傅,徒兒需要您的幫忙,七星絕命劍,第四劍——”

風逸試着與木劍溝通,卻始終得不到反應。

“第四劍到底是什麼?“風逸臉色焦急,看着龍淵劍似乎要被制服,風逸臉色一變:“不管了。”

“哈——”風逸操起手中木劍朝再次朝着羅天行胸口刺去。

“大羅金剛拳!”羅天行面色一狠,忍着痛對着風逸發起了攻擊,不得不說羅天行實力的確強悍。


若是風逸被一把劍插在胸口還能發揮這麼厲害的戰力,那就真是逆天了。

總裁別悶騷 遠古七十二神通之一,大羅金剛拳!風逸臉色一變。

“玄魂煉妖鼎!”玄魂煉妖鼎一出暫時擋住了大羅金剛拳。

“疾風雲火步!”風逸身形一轉,瞬息消失的無影無蹤。

待他再出現之時已到羅天行身前。

“龍霸蒼穹!”風逸大喝一聲直接鑽入金色巨龍腹中,咆哮着衝入羅天行胸口。

“磁—”風逸神情凌烈至極,手中木劍直接將抵住龍淵劍的劍柄。

“嗖——”一身脆響,龍淵劍旋轉着從羅天行胸口飛過插入月清寒的大陣邊上,一身血色!

而金色巨龍也帶着風逸進入羅天行胸口,不過卻在木劍沒入他胸口半截的時刻停了下來。

“啊——”羅天行大喝一聲,全身再次發出火光,風逸來臉色一變,一陣血氣上涌,眼角嘴脣都溢出了鮮血,此時他就好像在烈火中炙烤一般,而且還是有毒氣的火中。

“木劍——”風逸使盡全身力氣,想抽出那把木劍,但雙肩卻是被羅天行帶着烈火的雙手緊緊按住。

一陣陣烈焰灼燒這風逸的身體,若不是他在修煉修羅金身時有過類似的考驗,恐怕此時他已經化爲灰燼!

“啊——”風逸神情痛苦,羅天行也好不到哪去,兩人就這樣相持着。

“我…真想不到,你竟然強大到這種地步,不過想要殺我,還差了點!”

“你終究沒有我狠!”羅天行狂笑一聲。

“禁法,天地大同!”羅天行獰笑着,那笑容中彷彿夾雜着無盡的魔意。風逸全身的肌肉已經開始有了血泡。

畢竟級別相差實在太大了,修羅金身根本無法承受這種程度的灼燒。

羅天行話音一落,風逸面色頓時變得驚駭了起來,因爲他發現羅天行頭上竟然長出了兩隻角!

美女總裁的極品老公 ,與羅天行和爲一體。

“這不是我的坐騎,而是我的傳承者!”

“你接受的竟然是玄獸的傳承!”風逸臉色劇變,這就意味這現在半人半獸的羅天行實力將會達到一種可怕的地步。

果不其然,就在合體的一瞬間風逸猛然感受到全身火焰再次猛烈起來,似乎連空氣都在灼燒着。

在這一瞬間羅天行的力量似乎更上了一個層次,到達了玄君巔峯的地步。不過也僅是瞬間而已。

“你想要木劍是吧?來拿啊,哈哈哈哈!”羅天行獰笑着。


“我要吃了你的心!”羅天行右手猛然一動五根銳利的指甲直接插進風逸的心窩!

“啊——”風逸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了起來。

但他的雙手卻依然我這木劍不肯放開。

其實若是他放開的話,羅天行想要插他心窩就不一定做得到了,甚至憑着風逸的逃生手段想要撤出也不是不可能,雖然會受點傷,但不可能有現在這般嚴重。

“噗——”風逸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

嘴中卻是念着:“師傅——”

“這是師傅留下的劍,無論如何不能,放開!”風逸心中再吶喊着,那鋒利的五根指甲已經越陷越深。

有些觀衆已經被這血腥的場面嚇得暈了過去。

月清寒眉頭緊蹙,不知道在想着什麼。滄城主和滄豪則是打了個冷顫。沒想到羅天行竟然這麼狠。

“啊——”風逸再次大喝一聲,將那木劍又抽回來一截。

“哼!我說過,你終究是嫩了!”羅天行猙獰一笑,左手迅速移到胸口握住了那木劍。

“你想要是吧?那我就毀了它! 掉進你的溫柔陷阱

“嘿!”羅天行悶哼一聲直接在劍身上將那木劍斷成兩截!一截留在風逸手裏,一截還插在羅天行胸口。

“師傅——”風逸大吼一聲,眼神之中似乎有淚光閃動。

這是他和師傅之間僅剩的回憶,如今是羅天行親手毀了這份回憶!

“啊——”風逸憤怒的大喊一聲。

“你不是要比狠麼?來啊!”風逸面色猙獰至極,像是惡魔一般。他一把扔了手中的斷劍,右手一抓趕在羅天行之前抓入了他的心窩!

羅天行面色一痛,插在風逸胸口的手指似乎停滯了一下。

風逸卻是不管這些,此時他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殺了羅天行!!!

“萬帝崩天撞!”風逸頭頂天地元氣不斷閃動。

萬帝碑凌烈而下。

“嘿嘿,來,我們比比誰更狠!”風逸說完,那萬帝碑已經砸在了兩人的身上。

“噗——”兩人一起吐了一口鮮血。


“萬帝——崩天撞!”風逸咬着血絲,再次大喊。

“轟!”萬帝碑再次御空而下,威力比起剛纔又大了一分!

“碰——”

“噗——”這一次兩人鬆開了手,分別躺在已經被砸凹了的擂臺上喘着大氣。

風逸的胸口雖然留着血,但看來比羅天行好一點。

羅天行幾乎全身都是血,其中有風逸的,也有他自己的。

衆人看得膽顫驚心,不敢直視。

風逸喘着大氣,一抹嘴邊的血跡笑道:“如何…”

羅天行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也不知道是不能說了,還是不想說了。

就在衆人以爲戰鬥將要結束的時候。

風逸躺在地上,慢慢的。略微顫抖的伸出自己帶着血絲的右手食指。指着天空道:“萬帝——咳咳…崩天撞!!!”

他竟然還要使用萬帝碑!

滄城主看着懸浮在空中的那巨大石碑,竟然不由自主的發抖了起來。

“瘋子——’他面色驚駭的道。

“轟——”第三次的萬帝碑中似乎夾着無盡的天威。凌烈而下。

羅天行有些變異的眼睛裏充滿着恐懼。

“不—”

一聲極其微弱的聲音從他口中傳出,他拼起今生的力氣想要逃跑。

風逸卻像是早就料到一般,翻身趴在他身前,用千軍斬的殺人手法將他禁錮住。

“你是第一個說我風逸不夠狠的人。”風逸一笑。隨後兩人便淹沒在了萬帝碑的巨大身影中!


“碰——”一聲驚天的巨響,萬帝碑疾馳而下直接將那漂浮在空中的擂臺洞穿然後消失。

一陣煙塵過後,衆人只見兩道身影從洞穿後的擂臺上,慢慢的掉下…

(未完待續)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場上的觀衆終於理解風逸說剛纔那句話的意思了。

這樣血腥的場面呆在滄月城的他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呢。

月清寒看着不斷下落的風逸,眼裏竟然浮起一絲莫名的擔心。

她同衆人一樣目光緊緊的盯在那不斷下落的兩人上。

“碰——”一聲輕響,兩人皆是砸在了結界上面,雖然很疼,但比起那冰冷的石塊,顯然柔軟多了。

“師傅——”風逸目光中依舊含着淚珠,他用龍淵劍撐起身體搖搖晃晃的走到那斷了的木劍前,呆呆的拿着不說一句話。

而此時滿身是傷的羅天行也從地上爬了起來。

“真想不到,你竟然能把我逼到這種地步。”羅天行胸口的那大洞顯得有些猙獰可怕。

不得不說玄君的生命力就是強悍,被風逸重創成這樣他還手握着長劍準備上前至風逸於死地!

“可惜啊!你不是玄君,終究是不知玄君有着何種的奧祕。去死吧!”羅天行大喝一身手中長劍直接被他發出的熊熊烈火給燃燒殆盡。


“你——”風逸已經確實將手中的長劍握緊了幾分,此時他已經力竭,羅天行看起來也是如此,但爲何現在展現出來的實力依然這般驚人?

風逸儘量使自己冷靜下來。

“今日你必須死!”羅天行獰笑着,撲向風逸,滿身的火焰直接將風逸原本就破裂的肌膚燃燒得更加猙獰。

“啊——”風逸痛苦的喊了一聲,但身體卻被羅天行死死的抱住。

“哈!”風逸此時也顧不得其他,手中龍淵劍對着羅天行的頭上扎去。

一劍

兩劍

三劍……

羅天行的頭似乎都迸出了血色,但雙手還是緊緊的抱着風逸。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