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恍惚惚地走著,不知不覺又走到一條綠蔭小道上。

突然停下腳步,一看,是管家早已守候在那裡。

「管家……你,是不是知道……江越臨的事。」艷瓔開門見山地問。

「沒錯,從頭到尾,我都知道。」管家絲毫不含糊。

「那麼說,落和江越臨,就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了?」

「嗯。」管家點點頭。「但少爺還並不知道……請您,不要傷害他。」

「告訴他事實就是傷害他!?」

「是的……您要知道,越臨少爺的母親並不名正言順,而少爺也知道有她的存在,但一直很介意,從來都沒有提過……」


「可是,既然也是宮伊家的一部分,為什麼不能正式承認呢?」艷瓔很奇怪。

「家醜不能外揚,這個您是懂的。」管家意味深長地說。「宮伊家是頂級貴族氏族,絕對不能有此污點的出現,既然沒多少人知道,那也就這樣下去吧。」

「可是……」

「好了艷瓔小姐,您該知道的就只有這些。」管家鞠了一躬。「還有這段時間,少爺不想見到您,今天的見面,少爺也是不知道的。請您,不要再傷害少爺了。」

「我……」艷瓔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請替我轉達幾句話,我永遠不會喜歡江越臨,我永遠只會喜歡他,還有,早上的事情,很抱歉……」

「是。」

「少爺。」管家恭敬地站在一旁,對還在看文件的杉落說。「今天,我見了艷瓔小姐。」

沒有多大反應,可還是可以看出,杉落愣了一下,隨之又繼續看文件。

許久,杉落合上文件夾,看了看管家,裝作漫不經心地問:「談什麼了。」

「艷瓔小姐只是要我轉告您,她不會愛上江越臨的,永遠喜歡您。」

「哦,是這樣啊。」杉落的表情沒什麼太大的變化。「你先退下吧。」

「是。」

一個人,靜靜地想著,這幾年來,艷瓔為自己做的一切。

四年前的那次幸運,艷瓔誤打誤撞地來到他的身邊;又是誤打誤撞,他喜歡上她;卻又還是誤打誤撞,艷瓔來錯他身邊。

是嗎,艷瓔和他之間,只有這個詞語可以形容。

他疲倦了,他想好好休息下了,讓兩人有些時間可以思考。

手機響了,是艷瓔打來的,猶豫了一下,杉落按下『取消』。

電話這邊的艷瓔,有些黯然。

家裡很安靜,突然,一陣急促的鈴聲響來,是,一定是杉落吧!


艷瓔按下接聽鍵,卻聽到華姐的聲音:「不行了不行了!小臨情況不太妙……艷瓔,你快來啊!」

匆忙來到醫院,門口聚集著七八十個記者,看到艷瓔來了,他們圍了起來,左右開攻,艷瓔有些受不住了。

「請問你和江越臨真的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嗎?」

「請問你和宮伊企業的宮伊杉落是不是已經分手了呢?」

「還是你正在腳踏兩隻船呢?」

……

艷瓔不知怎麼應付,突然身後被人靜靜地攬住了,是,杉落。

「啊?怎麼會這樣哦。」記者嘩然。

「你……怎麼會來的……」艷瓔有些吃驚,杉落不是不理自己嗎?

杉落沒有回答,徑直拉著她走進了醫院裡。

醫生正在全力搶救著越臨。

華姐已經哭得不像樣,原來越臨又一次陷入昏迷,而且情況很嚴重。

「華姐你放心,越臨不會有事的。」艷瓔安慰華姐,而一旁的杉落看著她,心裡也好痛。

……

等到醫生出來時,宣布了一個好消息,越臨又一次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不過,這次需要隔離治療了。

總算沒事就好了,華姐和艷瓔長舒一口氣,艷瓔突然想到身邊還有杉落啊,轉身一看,杉落早已經離開了。

一遍又一遍撥打著杉落的手機,結果都是無人接聽。

艷瓔明白,是杉落不想和她說話。

「對不起……」艷瓔一遍又一遍對著手機說,希望那邊的杉落可以體會到她的無助。

第二天,艷瓔一早來到SNY公司門口。

「請問一下哦,總經理在不在?」

「總經理今天就要飛去法國啊。」櫃檯小姐回答艷瓔。

心底里涼涼的,杉落沒有跟自己說。

「那要去多久?」

「不知道耶……不過應該會去很長一段時間吧,因為總經理把所有事情都交給經理打點,看樣子,不是一兩個星期的問題哦。」

「啊……是這樣嗎……謝謝你了。」

「少爺,真的不要告訴艷瓔小姐嗎?」候機大廳里,管家問杉落。

「不用了。讓她專心點照顧江越臨吧……」

「可是,如果她找不到您,會很難過的。」

「會嗎……」杉落輕輕一笑。「我早已經,感覺不到艷瓔很愛我了。她還會在乎我嗎。」

「會的。連我都看得出來,艷瓔小姐始終是愛著您的。」

「……」杉落閉上眼睛。

艷瓔坐計程車來到了機場。

聽櫃檯小姐說,杉落搭乘的這班飛機已經差不多快起飛了。

「杉落,千萬要等我。」艷瓔心裡暗念著。

候機大廳滿滿的都是人,怎麼找呢……

艷瓔有些失落,該不會,杉落已經搭飛機離開了嗎?

「請搭乘K-715班飛機的旅客到關口辦理登機手續。」

對了!櫃檯小姐說,杉落搭乘的就是這班飛機,那也就是說,杉落還沒走,他肯定還在這個大廳內。

「少爺,走吧。」

「她沒來吧?」

「是的,目前還沒來。要不要,再等等?」管家詢問杉落。

「不必了,我們走吧。」杉落輕輕搖頭,說。

「是。」

管家在辦理登記手續,而杉落則站在一旁。

「少爺,走吧。」管家第二次說。

「嗯。」杉落轉身要進入關口,但卻又停了一下,他回頭,期待的那個人沒有來,或許,她還不知道自己要走了吧。

就快踏入關口時,「落!等等。」

杉落楞了一下,轉身一看,是,是她。

艷瓔跑到杉落前面,抱緊了他。「誰叫你不告訴我你要走……你知道我有多怕嗎?」

「我……」杉落不知道該怎麼說。

「不要走……要走,也要帶著我……」艷瓔把頭深深埋進杉落的胸口。


手中的行李箱被重重地扔在了地上,杉落緊緊地抱住了艷瓔。「是,是我不好,不該不告訴你就要走……」

「是我不好……我不該,忽視你的感受……我答應你,從今天起,江越臨的事情,我不會管……原諒我,好嗎……」

「什麼也不要說。」

杉落深深地吻著艷瓔,機場的人們,看著這對情侶,鼓起了掌。

管家會心一笑,他知道,這張機票,該退掉了。

「管家,你先出去吧。」

「是,少爺。」管家微笑著退出房間。

杉落緊緊牽著艷瓔的手,專註地看著她。

「落,你知不知道早上,嚇死我了……」艷瓔難過地說。「幸虧及時趕到,不然,我會懊悔死的。」

「對不起……」杉落緊緊摟著艷瓔。「不應該的。」

「不是不是,應該我說對不起,我不應該每次都要理會江越臨的,還忽視你的感受,我知道你很難過的……」

「我也不好,不該那麼不信任你……」

兩人紛紛自責起自己。


「好了好了啦,嗯,落,我保證以後我絕對絕對不會再忽視你了!」

「我也不會再這樣……吃醋。」杉落說到「吃醋」這兩個字時,聲音壓得好低好低。「我想去看看江越臨,好嗎?」

「啊!?」艷瓔驚訝極了。

「沒什麼,我只想,看看他好些了嗎。你,陪我去吧。」杉落微笑著對艷瓔說。

「啊!?落,你……」

「嗯?」

「嗯。」艷瓔點點頭。

病房裡,華姐守著睡著的越臨。下午,越臨情況好轉,由隔離病房轉到了普通病房。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