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牧,收起你的同情心吧,你雖然厲害,但你不是神,你也有無法做到的事,就比如現在,你不可能從我手裏救走吳眉媛或者餘茗,也只有帶着她們兩個,才能保證我的安全。”

丁牧無奈,“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放了吳眉媛和餘茗?”


“沒有任何可能,如果我放了她們,死的人就是我了。”葉清凌說道。

丁牧嘆氣,“這樣吧,你只需要一個人質就可以了,你放一個,怎麼樣?”

“放一個?”葉清凌臉上露出玩味的表情,“好啊,那你說,我放了誰?”


“吳眉媛還是餘茗?她們都是你的朋友,都對你一往情深,只可惜你辜負了她們,現在,你要決定她們的生死。”

“你想要她們之中的哪一個?” 丁牧故意露出爲難的表情,“你真的不能把她們兩個都放了?”

“不可能!丁牧,你不要廢話了,趕緊挑一個,我倒要看看剩下的那個人,會不會和我一樣恨你!”葉清凌的臉上帶着幾分瘋狂。

丁牧的目光在吳眉媛和餘茗之間來回晃動,看起來是一副糾結的樣子,實際上丁牧在暗中給修勇仙尊傳音:“封靈術怎麼樣了?還要多久?”

“三……”

“三?三分鐘?你可別鬧了!”

“二……一!封靈術,起!”

隨着修勇仙尊發出一聲低喝,雙手連續變化幾個法訣,周圍的靈氣突然失去了活力,丁牧猝不及防之下身體打了一個趔趄,這還是他提前知道了封靈術還有如此反應,再看葉清凌,完全不知道封靈術,突然感受到周圍的靈氣無法調動,就連體內的靈氣都失去了感應,臉色大變,急忙去抓吳眉媛,但是丁牧不會再給她機會了,身體帶出一道殘影,頃刻之間衝到葉清凌面前,一把抓住葉清凌的手腕,不管她怎麼掙扎,都沒有用。

此時葉清凌也明白中計了,嘗試催發邪神訣,想要將吳眉媛和餘茗殺死,但是卻沒有任何反應,而丁牧則是趁着她嘗試激發邪神訣的時候,手上用力,輕易將葉清凌的雙手背在身後,死死鎖住。

“葉清凌,你輸了。”

葉清凌冷哼一聲,“雖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手段,但是不要以爲這樣就能保住吳眉媛和餘茗的性命,我死了,她們也要死!我早就給她們下了同命咒,你還敢殺我嗎?”

同命咒,邪道法術,可以將受術者的性命和施術者的性命捆綁在一起,這種捆綁可以是單方面的,也可是是雙方的,毫無疑問葉清凌使用的單方面的捆綁,也就是說吳眉媛和餘茗的生死不會影響到葉清凌,但是葉青林死的話,吳眉媛和餘茗必然會一起死。

這種邪道法術非常詭異,就連丁牧都難以解除,所以丁牧又一次看向了修勇仙尊,修勇仙尊搖頭,“這次我是真的不知道了,我都沒有聽說過同命咒,不過如今周圍的靈氣都被我禁錮了,同命咒自然就無法生效了,不如你試試現在殺死葉清凌?”

丁牧搖頭,什麼叫試試?

萬一吳眉媛和餘茗死了,怎麼辦?

“那我就沒辦法了,其實要我說,只要能殺死葉清凌,帶上兩人陪葬也沒什麼,她們都被葉清凌控制了,誰知道留下她們,會不會變成第二個葉清凌?”

修勇仙尊的態度很明確,寧殺錯,不放過,省得以後再節外生枝。

丁牧有些心動,他的行事風格想來是寧殺錯,不放過,看看丁牧在北歐神話傳承、北非法老傳承做的事就知道了,但凡有點威脅的,不論好壞,都要除掉,如今不過是因爲葉清凌、吳眉媛和餘茗是他的朋友,所以他才陷入了爲難之中。

“趕緊做決定吧,封靈術堅持不了多久,等封靈術消失,再殺死葉清凌,她們兩個肯定會死!”修勇仙尊催促道。

丁牧點頭,抽出陰陽劍對着葉清凌的眉心刺下,葉清凌見狀,急忙說道:“丁牧,我可以解除同命咒!但是你要放過我!”

“丁牧,別聽她的,她在拖延時間!”修勇仙尊提醒道。

但丁牧手中的陰陽劍還是停了下來,明知道葉清凌在拖延時間,但他還是抱有萬分之一的希望。

“怎麼解除同命咒?只要能解除同命咒,我可以饒你性命。”

“解除同命咒需要我親自動手,而且必須要有靈氣的支持纔可以,你先把封靈術撤掉。”葉清凌說道。

修勇仙尊發出一聲冷哼,“別做夢了,你以爲我們會看不穿你的伎倆嗎?撤掉封靈術,你就重新佔據主動了!丁牧,別聽他的。”

“不,撤掉封靈術!”丁牧語氣肯定,如今葉清凌已經落在他手裏,想跑也不是這麼容易的,如果能保證吳眉媛和餘茗的安全,他還是願意冒險一試的。

修勇仙尊無奈,但也知道自己的位置,他不過就是來幫忙的,如果強行逼迫丁牧殺死葉清凌,等時候丁牧反應過來,後悔了,他就該倒黴了,所以他很乾脆地撤掉了封靈術。

封靈術消散的瞬間,靈氣重新恢復活力,葉清凌的臉上浮現出幾分得意,丁牧則是凝聚出一道劍意懸在葉清凌頭頂,“不許動,不要耍花樣,否則我會親手殺死你!”

葉清凌笑了,“怎麼?不用我給她們解除同命咒了?”

“不用了,因爲我想到了更好的辦法。”

說着,丁牧將手放到葉清凌的頭頂,“還有什麼比搜魂術來得更直接呢?”

只要對葉清凌施展搜魂,葉清凌知道的一切,都瞞不過丁牧,其中自然也包括瞭解除同命咒的方法,到時候丁牧完全可以自己出手徹底解除同命咒,不再給葉清凌任何機會。

修勇仙尊這個時候才明白丁牧的盤算,在丁牧決定要對葉清凌下殺手的時候,就已經放開了一切顧忌,而沒有顧忌的丁牧,非常可怕。

葉清凌的臉色變了,“丁牧,我告訴你,就算你對我施展搜魂術也不可能解除同命咒,只有施展同命咒的人才能解除同命咒,其他人都不行!”

“不試試,怎麼知道?”

丁牧的右手上散發出詭異的氣息波動,葉清凌只是看了吳眉媛一眼,吳眉媛就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

“丁牧,你再動一下,我就先殺死她!”

“你可以試試!”丁牧不爲所動,搜魂術激發,葉清凌發出一聲痛苦的尖叫,臉上的表情變得茫然,但是不等丁牧真正發起搜魂,一股強大且詭異的靈氣波動出現,從葉清凌體內飛了出去,丁牧急忙收手,發出數道靈氣將葉清凌捆住,直接就朝着剛纔那道詭異的氣息波動追過去,因爲他認出了這股詭異的氣息波動,正是邪神刑孑!

原本早就該魂飛魄散的刑孑,竟然又出現了! 在丁牧感應到刑孑再次出現的時候,就知道葉清凌的變化絕對和刑孑有脫不開的關係,如果沒有刑孑的話,葉清凌肯定不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

陰差陽錯把刑孑從葉清凌體內逼了出來,葉清凌就不是那麼重要了,只要能抓住刑孑,葉清凌還是有拯救一下的可能的,所以丁牧直接飛了出去,給修勇仙尊傳音,讓他照顧好葉清凌三人,千萬不要出任何意外。

修勇仙尊無奈,好在丁牧臨走之前沒有忘記將葉清凌捆住,否則葉清凌發難,他也不好處理。

刑孑從葉清凌體內跑出來之後就開始沒命的逃跑,他也沒有想到丁牧竟然要對他施展搜魂術。

搜魂術的厲害他是知道的,比真言蠱還要不講道理。

面對真言蠱的時候,他還能依仗高深的修爲對抗真言蠱,不說真話,但是面對搜魂術就不行了,不管他有什麼祕密,在搜魂術面前都無所遁形。

如果丁牧只是殺死葉清凌的話,他也不會輕易離開葉清凌的身體,完全可以等丁牧離開之後再尋找一個宿主,但是現在,所有的計劃都行不通了,他只能沒命地逃跑,想辦法保住性命。

不過丁牧這次不會再留情了,沒有了顧忌之後,丁牧直接就激發了劍域,將刑孑籠罩,上百道劍意驟然出現,封鎖了刑孑的逃跑路線,逼得刑孑只能和丁牧決鬥。

刑孑無奈,雙手快速打出幾個法訣,頓時一股恐怖的氣息沖天而起,他的修爲竟然再次提升!

丁牧臉色嚴肅,之前見到刑孑的時候就是仙尊境界,如今刑孑控制葉清凌殺害了這麼多無辜的人,邪神訣必然更進一步,配合邪道祕法,所能爆發出來的戰力,絕對不容小覷。

果然,刑孑在修爲提升之後就連連揮動雙手,一道暗紅色的靈氣護罩出現,擋住了丁牧的劍意,然後又凝聚一道暗紅色刀芒朝着丁牧劈過去。

丁牧不躲不閃,直接衝到靈氣護罩前面,一拳砸過去,靈氣護罩瞬間破碎!


刑孑的修爲有了明顯提升不假,但丁牧這段時間也沒有閒着,加上此時沒了顧忌,丁牧全力出手之下,靈氣護罩就是擺設。

刑孑心中大驚,連忙躲閃,但是丁牧比他還快,數十道劍意出現,輕易將刑孑刺穿!

刑孑如今不過是仙尊級別的靈體,防禦力極差,加上丁牧這段時間修爲提升,劍意威力大增,戰勝刑孑根本不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哪怕刑孑施展了祕法也一樣。

劍意攻擊過後,刑孑的身形變得暗淡了不少,丁牧冷哼一聲,擡手發出一道靈氣長鞭,將刑孑捆住,然後將手放到了刑孑的腦袋上,搜魂術,發動。

在搜魂術發動的瞬間,刑孑開始拼命睜着,他是靈體,一旦被搜魂,對他的傷害極大,而且他花費無數心思隱藏的底牌,都會被丁牧發現,到了那個時候,他就真的要死了。

但掙扎都是徒勞的,丁牧的強大,已經超出了刑孑的想象,一分鐘後,刑孑的身形暗淡無光,被丁牧隨手抓在手裏,而丁牧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意。

通過搜魂,他不但找到了解除同命咒的方法,還知道了刑孑潛伏在葉清凌體內回到石城之後一直都沒有閒着,不光在葉清凌體內潛伏,甚至還分出了幾個弱小一些的元神潛伏到了其他人身上,就是擔心有一天葉清凌暴露之後,丁牧會出手殺死葉清凌。

而有了這些弱小元神潛伏在其他人身上,他就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一點不誇張地說,只要不能將刑孑的所有元神分身殺死,刑孑就能無限復活!

丁牧也暗自慶幸,幸虧他施展了搜魂術,否則想要徹底殺死刑孑,真是難如登天。

如今之所以還沒有殺死刑孑,就是因爲丁牧還沒有將剩下的刑孑元神分身都找出來,等把所有的隱患都除掉之後,刑孑自然會死。

回到修勇仙尊這邊,葉清凌已經沒有了任何反抗的意思,看到丁牧之後,露出一個苦笑,“丁牧,對不起。”

丁牧盯着葉清凌看了幾秒,知道如今的葉清凌纔是真正的葉清凌,雖然她修煉了邪神訣,但是並沒有徹底變成邪神訣的傀儡,仍然保持了原本的神智。

“沒事就好,你先別走,等下我要檢查一下,看看你體內是否還有刑孑殘留的元神。”

對刑孑施展搜魂的結果表明刑孑在葉清凌身上花費的心思是最多的,丁牧不徹底檢查一番絕對不會放心,至於殺死葉清凌,丁牧已經將這個選項排除了。

始作俑者已經找到了,葉清凌也是受害者。

將刑孑交給修勇仙尊,丁牧先出手解除了吳眉媛和餘茗兩人的同命咒,然後兩人的表情看起來才正常了一些,至少在面對丁牧的時候,已經不是那麼冷漠了。

然後丁牧分出了數道靈氣進入葉清凌的身體,開始全方面的排查,發現任何詭異氣息的波動,都毫不留情滅殺,不到一分鐘,葉清凌的臉上就沒有了了血色,因爲丁牧在滅殺那些詭異靈氣波動的時候,就相當於對她發起了攻擊,而且還是從內部發起攻擊,完全無法防禦的那種。

幾分鐘後,丁牧終於收回靈氣,葉清凌的頭上已經冒出了密密的汗珠。

“你的體內已經沒有了刑孑留下來的任何氣息,但如果你繼續修煉邪神訣的話,誰也不敢保證你將來會不會墮入邪道,成爲之前那個樣子。”

這也是丁牧的擔憂,雖然他可以確定葉清凌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刑孑的強大可不光光體現在修爲上,很可能他還在邪神訣中埋下了各種隱患,如果葉清凌繼續修煉邪神訣,沒準還會出現別的問題。

葉清凌點頭,“那我以後就不修煉邪神訣了,你可以出手把我的修爲都廢掉,然後封住我關於邪神訣的記憶。”

丁牧愣了一下,看着葉清凌問道:“你確定讓我出手廢掉你的修爲?”

葉清凌點頭,“是的,雖然我被刑孑控制了,但是這段時間我真的做了太多傷天害理的事,必須要受到懲罰,也只有這樣,才能徹底斷絕我修煉邪神訣的可能。”

丁牧又看向了修勇仙尊,修勇仙尊馬上明白,“好吧,我這裏剛好有一套功法,名爲浩然訣,主修一身浩然正氣,入門比較難,但只要能找到竅門,修煉進展還是很快的,而且沒有任何後遺症,更重要的是,浩然正氣能夠壓制天下一些邪祟,就算刑孑在葉清凌體內還有什麼後手,也不可能再發揮作用了。”

“好,葉清凌,你就改修浩然訣!” 商量已定,丁牧趁着葉清凌的修爲還在魂海境,先出手將她體內的**取出來,然後纔出手廢掉了葉清凌的修爲。

失去修爲的葉清凌渾身痠軟無力,但是她的臉上卻是一副輕鬆的表情:終於,徹底擺脫刑孑了。

修勇仙尊擡手凝聚出來一個光團落到葉清凌身上,“這是浩然訣,你好好體會,你有之前修煉的基礎,只要能入門,進展還是很快的,用不了多久就能重新恢復到魂海境的修爲。”

“謝謝你!”

葉清凌很認真地對修勇仙尊表示感謝。

之後丁牧讓吳眉媛和餘茗兩人回去,又帶着葉清凌返回葉家,將葉清凌安頓好之後,兩人又帶着刑孑去尋找刑孑的元神分身了,一直到天邊發亮的時候,丁牧纔將刑孑的三個元神分身找到並且殺死,不是元神分身多難對付,而是刑孑爲了確保安全,三個元神分身之間的距離都很遠,大部分時間都花費在路上了。

搞定刑孑的元神分身之後,丁牧就不再客氣了,運轉混沌訣將刑孑吞噬,同樣沒有用來提升修爲,而是將靈氣存儲起來,準備用來激發超遠距離傳送陣法。

再然後,丁牧就和修勇仙尊返回京都了。

這次返回京都之後,丁牧沒有直接去崑山,而是讓林詩慧通過傳送陣法去崑山,將在崑山修煉的衆人都帶回來,在他離開地球之前,總要和衆人交代一句。

除了把身邊的人叫到一起之外,丁牧還把Q和司穎也叫了過來,因爲他要安排的事情會涉及到S組織和煉氣士聯盟。

在等待衆人過來的時候,丁牧先和Q說了一下葉清凌的事。

Q聽完之後露出唏噓的神色,他也沒有想到葉清凌竟然是華北區這麼多人口失蹤案件的直接關係人,雖然這是刑孑控制了葉清凌,但葉清凌也是有脫不開的責任的,如果不是丁牧已經明確表示了希望能給葉清凌一個機會,Q都要派人過去把葉清凌抓回來了。

說完葉清凌的事,丁牧又問:“跟着我在崑山修煉那些人,你都知道吧?有沒有興趣讓他們加入S組織?”

Q愣了一下,“你是說沈羽芝、柳言心、蕭情她們?”

“對。”

“算了吧,她們跟你關係這麼好,一個個對你都有意思,你把她們放到S組織,我也得敢用啊。”

Q可不傻,他雖然很想把丁牧身邊那些人都拉進S組織,但是考慮到丁牧的特殊性,丁牧和他身邊的人一直都是自成一個小團體,別人想插手其中也不太可能,尤其是對丁牧有意思的幾個女人,平時和丁牧在一起的時候,除了丁牧的話,誰都不聽,就算他想管,也要花費不少心思。

再說了,誰也不敢保證丁牧離開地球去探索外星文明之後就不會回來了,如果將來有一天,丁牧回到地球,這些已經加入S組織的人要怎麼辦?脫離S組織嗎?

所以Q覺得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丁牧身邊這些人如何處理,就讓丁牧去頭疼好了。

丁牧看Q態度堅決,也就沒有再堅持,而是說道:“那行吧,你和司穎先別走,等我和小田、孔升、沈羽芝他們交代清楚,再和你們交代點別的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