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簡單,他們就是想讓獸族滅掉,如果我沒有再錯的話,當初你與龍族發生戰爭也是因為這獸天一族吧。」風鎮天淡淡的說道。

「你這麼知道?雖然當年獸天一族沒有明確說過,但是卻暗示過,他們說龍族會吞併虎族,到時候龍族將會一家獨大然而虎族則是滅族。」

「起初,本神也沒有相信他的話,但是後來我虎族的人一點點的消失了,而且都是死在龍族的邊界,這顯而易見。」虎王將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

「你放屁。」這時,小九怒喝道「我們龍族什麼時候去滅殺過你們虎族了?本神曾經告誡過他們不要與虎族為敵,如果有事情的話,一定要先通知與本神。」

「那我虎族的那幾位戰虎為什麼會死在你們龍族的邊緣?」九頭虎王反問道,。

「你問本神,本神還想問你呢,本神的三大護法為什麼會死在你們虎族的境內?」這時,小九也開始質問九頭虎王。

當九頭虎王聽到小九的質問的時候,則是皺著眉頭,因為他也不知道為什麼。

「你們兩個不要吵了。」 火影之無限黑化 ,風鎮天大聲的喊道「你們知道為什麼嗎?那就去獸天一族問清楚。」

「好。」這時,眾獸皆是答應,就在他們準備啟程的時候,小九則是突然停下說道「我的九大龍神,我得去把他們放出來。」

小九起初沒有想把他們放出來,但是現在要去打仗,那這麼可能不把他們放出來呢。

「算了,等以後在說吧。有本尊在,還害怕他們獸天一族起什麼波瀾嗎?」這時,獸祖淡淡的說道。

沒錯,如果獸祖去的話,他一隻獸就可以把獸天一族給滅掉,根本就不用這麼多獸去興師動眾的去。

「好吧。」雖然,小九很想將他們給放出來,但是獸祖也說了,就沒有去放他們。

「小子,你坐在本尊的身上吧,多少年沒有人騎本尊了,本尊都有點寂寞了。呵呵」這時,獸祖笑著對風鎮天說道。

風鎮天聽到之後,則是很驚訝的看了看獸祖,因為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自己會有盤古大神的待遇啊。

「那老夫坐哪?」這時,俞長老則是問道,先前俞長老一直沒有說話,因為俞長老已經被獸祖給嚇到了,一點話都不敢說。

「你隨便找一個吧。」這時,獸祖指了指這幾個獸族的統治者說道。

雖然,他們都不願意,但是獸祖已經說話了,他們也不敢不願意了。

隨後,俞長老看了看九頭虎王,因為九頭虎王長了九個虎頭,他看著有點害怕,隨後又看了九鳳神煌,發現這九鳳神凰渾身是火,他也沒有帶別的衣服,就放棄了。

然後,他看到了麒麟,這麒麟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金色光芒,這讓俞長老感覺這與自己的屬性比較相配,就選擇了麒麟。

當俞長老坐在麒麟的身上,陡然的感覺到麒麟有些不願意,然而這時,獸祖則是大笑起來「哈哈哈。你可真不錯,選了一個有經驗的。」

「你知道嗎?這麒麟,曾經可是人王的坐騎。」

當聽到人王的這個詞之後,俞長老身體抖了一下,因為他知道人王是誰,然而,風鎮天也是顫抖了一下,他也知道人王是誰。

因為人王乃是無極尊王的師尊,也就說眼前的這個九足麒麟乃是他師祖的坐騎。

如果要是讓人王知道了風鎮天的想法,那他肯定會嚇死,因為風鎮天認了人王為師祖,然而,風鎮天還是盤古大神的傳人,。這盤古大神乃是人王之前的老祖。

這種關係還挺亂的。隨後,風鎮天看了看九足麒麟,然而就在風鎮天看九足麒麟的時候,九足麒麟也是看了看風鎮天,隨後傳音問道「你體內這麼會有無極陰陽劍?」

風鎮天聽到九足麒麟的話之後,頓時一驚,好像這九足麒麟可以感受到他體內的無極陰陽劍,隨後風鎮天淡淡一說「是無極尊王傳給我的。」

「呵呵,這小無極,還真是幹了件好事。」雖然,九足麒麟這樣說,但是是笑著說道的,因為他知道這樣就算已經結交了風鎮天,雖然只是一點點的關係,但也要比其他的獸族行。


「呵呵。」風鎮天只能淡淡一笑,隨後坐在了獸祖的後背上,當風鎮天坐在獸祖的後背上之後,陡然的感覺到獸祖的後背是那麼的熟悉,好像很久之前就已經坐過,也可以說很久沒有坐了。

「這麼樣?本尊的後背比較舒服吧。」這時,獸祖則是稱讚起了自己。

「嗯,久違的感覺。」風鎮天感慨的說道。

而獸祖也是點了點頭「我也是。」話落,獸祖騰空而起,隨後眾位神獸也是騰空而起,飛向遠方,尋找獸天一族,要討個說法。

他們這一種所過之處無論什麼動物皆是匍匐在地,然而就在他們路過的時候,一道白影從遠方追來。 當風鎮天他們這一群恐怖的隊伍正在高空飛行的時候,那道白影以極快的速度跟著前來,雖然那道白影的速度很快,但是卻沒有風鎮天他們的速度快。

「主人,等等我。」這時,一道聲音陡然的傳到風鎮天的耳朵裡面,當風鎮天聽到這道聲音之後,則是淡淡一笑對獸祖說道「獸祖等一下,我的另一位朋友也來了。」

這時,獸祖則是突然停下,後面跟著的眾位也是停了下來,然而就在這時,那道白影陡然出現在風鎮天他們的眼前,當眾位獸族看到這道白影的時候,則是滿臉的怒意。

因為他們都不願意搭理這道白影,因為他太狡猾了。

「主人。」當這道白影來到風鎮天身前的時候,跪倒在風鎮天的身前,很虔誠的說道。

「九尾白狐,你回來了?」這時,風鎮天看到這九尾白狐也已經恢復了九條尾巴,可以說現在的九尾白狐已經不是以前的那條白狐。

如果說現在的九尾白狐,才是真正的美麗當中不失大方,漂亮當中不失美麗,這樣的九尾白狐一身潔白的毛髮,然而現在的九尾也不是以前的那種火紅之色了。

以前的九尾是火屬性,當恢復到了九尾白狐的時候,則是水屬性,這讓風鎮天也是有些意外,如果不是剛才的那道聲音,風鎮天很有可能認不出它來。

「是的主人,擋住九尾想去跟隨主人,但是九尾想的卻是,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那就保戶不了主人了。所以九尾來到深山修鍊。」九尾妖狐將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

風鎮天聽后則是皺著眉頭,隨後聲音很陰沉的問道「你有沒有去殘害他人?」

這時,九尾妖狐聽到風鎮天的話后,則是一愣,隨後淡淡一笑說道「主人,沒有,自從遇到主人之後,就沒有再去用那種辦法修鍊了。」

「換了一種辦法修鍊,這種辦法要比那種辦法修鍊還要快,而且力量也更加強大了。」這時,九尾妖狐解釋著,眼神當中露出真誠。

「嗯,那就好,你認識眼前的這位嗎?」這時,風鎮天淡淡一笑說道。

當九尾妖狐,不對,是九尾白狐,現在已經成了白狐了,看到眼前的這獸祖的時候,則是一愣,隨即搖了搖頭,顯然他根本不認識這散發著九彩光芒的巨獸。

「小子,他是誰啊?」這時,獸祖問風鎮天。

聽說娘娘是小作精 「你不認識他嗎?」

獸祖搖了搖頭,然而這個時候,小九則是低聲對獸祖說道「獸祖,這乃是在您坐化之後,才出現的獸族,乃是九尾妖狐,不對,現在是白狐了。」

「乃是狐狸一族的統治者。雖然曾經很是狡猾,而且兇殘無比,但是碰到主人之後,就變好了。」

獸祖聽到小九的話后,點了點頭,隨後說道「本尊乃是獸祖,你可以成為獸族的一份子了。」話落,獸祖便是繼續向獸天一族飛去。

隨後,眾獸族的眾位也是跟隨著獸祖一同前進,就剩下,小九與九尾了,此時的九尾則是滿臉的震驚的看著遠方,然而小九則是淡淡一笑說道「現在你不是異族了,而是與我等一樣的獸族了。」

話落,小九便是飛走了,隨後九尾白狐也是緊隨其後,很快便是追上這個隊伍,雖然九尾白狐是後來幻化出來的,但是卻也知道獸族的祖先,乃是獸祖,如果說眼前的這位就是獸祖的話,那它最少也要活上幾千萬年了吧。

那能活上幾千萬年的到底是什麼實力?它搖了搖頭,不敢在去想了,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到九尾白狐的耳朵裡面「九尾,獸祖是剛剛復活的。」

這聲音正是風鎮天發出來的,隨後,九尾白狐看向風鎮天,風鎮天帶著淡淡的笑容沖著九尾白狐點了點頭。

九尾白狐便是沒有再去想,很快他們穿過了魔獸山脈,當穿過魔獸山脈的后,則是一幕更加磅礴的沙漠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這是?」風鎮天根本不知道魔獸山脈的盡頭竟然是一片沙漠。

「呵呵,雖然魔獸山脈在神武大陸的盡頭,但是並非如此,因為很少有人可以橫渡魔獸山脈,在邊緣皆是它們在守護,你覺得有多少人類可以過來?」獸祖則是淡淡一笑解釋道。

風鎮天點了點頭,也對,如果要是它們在守護的話,還真是很少有人可以度過魔獸山脈,也難怪,九頭虎王會與獸天一族攪和在一起。

原來是因為他們是鄰居啊,想到這裡風鎮天不禁笑了起來,因為他想到一句話「紅杏出牆。」原因九十離得太近了。

然而,風鎮天笑起來之後,獸祖與眾人皆是不明白風鎮天在笑什麼。一臉疑惑的看著風鎮天「你小子笑什麼?」獸祖實在是忍不住便問道。

風鎮天聽到獸祖的文化之後,更加笑了起來「哈哈,我想到了一句紅杏出牆。」這話一出不用說獸祖了,就連小九他們皆是笑了起來。

只有九頭虎王沒有笑,一臉愁容的看著風鎮天,這是在說自己不忠傑。

就屬獸祖笑的最歡了「哈哈哈,好久沒有聽到這樣的笑話了。哈哈哈。」

但是,這個笑話過去一會,便是不在笑了,因為此時風鎮天他們看到一座大殿,這座大殿刻著漫天的星辰,可以說就猶如天空一樣。

「這就是獸天一族的大本營。」這時,九頭虎王淡淡的說道。

「難怪你會紅杏出牆,竟然這麼近」獸祖笑著說道。

隨後,眾位統治者皆是大笑起來,笑聲響徹天地,縱容是這大殿也是震得亂顫。

「何人膽敢在獸天一族的大殿喧嘩。」這時從大殿當中陡然傳來一道怒喝的聲音。

「獸天一族的人膽子真是不小啊。本尊的孩兒們笑了這麼樣?」這時,獸祖滿臉怒意的怒喝道。

這可是,獸祖從重生之後,第一次有人敢這樣說它,他這麼可能不氣憤呢。就在這時一道綠光,陡然從大殿當中飛出。 當這道綠光出現之後,風鎮天陡然的發現,這道綠光,竟然長的跟蜥蜴一樣,但是確實后兩腿著地,而且吐出的兩叉的舌頭。

當他看到眼前的這個陣容陡然的一驚,因為他沒有想到眼前的仍然是眾位主宰者。

他們這些主宰者,從來就不在一起,這一次竟然一起來到他們這裡,這讓他如何的不害怕,而且這個長得跟蜥蜴一樣的怪物,竟然還只是一隻七階魔獸。

「你小小的七階魔獸,也膽敢對我們這樣說話。」這時,九頭虎王叱喝道。當他看到九頭虎王之後,陡然的認出了九頭虎王來了。

因為,以前的九頭虎王經常來到這裡。

「原來是九頭虎王,失敬失敬。等下我去通告獸主。」這時,那條蜥蜴想回去通報。

然而,就在他轉身的瞬間,九頭虎王直接將他給吸了過來,口中說道「膽敢對獸祖這樣說話,你已經犯了死罪。」話落,將這條蜥蜴給吞掉。

獸祖看到九頭虎王這個樣子之後也是暗暗的點頭,如果剛才九頭虎王把蜥蜴放走的話,那獸祖有可能會暴怒。如果要是他們獸族的,對獸祖這樣說話,獸祖一定不會要了他的命。

因為在這麼說,這些都是他的孩子,這麼可能下手將他們斬殺。

但是,一個外族的膽敢對自己這樣說話,那不給點教訓可真是不行。

然而,就在這時,獸祖運用體內的氣,直接沖著著大殿喊道「你們膽敢對本尊這樣說話,將你們大殿毀掉只是一點小小的懲罰。」

這話音雖然不大,但是可以傳到每個人的耳朵裡面。當這句話說完之後,那大殿則是變成了一片廢墟。

緩緩的從裡面,出來一種兩腳的站立的綠色怪物。皆是有著血盆大口,看著很是兇悍,後腿非常的粗壯,但是前肢卻沒有後肢那麼粗壯。

長長的尾巴在地上掃來掃去,一條分叉的舌頭,飛向的鮮艷。

「你是何獸?」這時,一條最高大的綠色怪物走了過來,雖然看著有些年邁,但是氣息卻絲毫的不弱,雖然他們知道獸族有獸祖,但是他們覺得不會想到眼前的這位就是獸祖。

「九頭虎王?」沒等獸祖說話呢,他變看到九頭虎王了,雖然他知道九頭虎王會復活,但是卻沒有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就已經復活了。

然而,沒等九頭虎王答話呢,一道恐怖的力量陡然從獸祖的身體散發出來,踏空一足直接將這條怪物踩死。

根本沒有任何的徵兆,當剩下的獸天一族的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有些已經嚇得亂串,有的則是開始呼喊了起來。

因為他們如何都沒有想到,竟然會這樣突然出手,而且剛才的那位已經是位九階魔獸,根本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滅殺掉的。

可以說剛才的那隻魔獸要比小九他們的力量還要強大。

但是,這樣強大的一位獸天一族的人則是被這個散發著九彩光芒的怪獸一腳給踩死,這讓那些弱小的怪物如何不驚慌。

「什麼人,膽敢在我獸天一族撒野。」這時,從遠方陡然傳來幾道磅礴的能量,瞬間便是來到這廢墟的大殿上方,與風鎮天他們對視。

然而,當他們出現的瞬間,風鎮天陡然看到一個人類,這個人類長得非常的漂亮,女生男相,讓女生都嫉妒的面容,濃郁的黑髮,隨風飄舞。

一身灰色的長袍襯托著那不凡的面容,那散發著一身的灰色光芒,是的風鎮天頓時對他出現了濃濃的敵意。

因為風鎮天可以確定眼前的這位少年所散發出來的能量可以與自己體內的能量相互呼應,在風鎮天看著這位少年的時候,這位少年也是在觀看著風鎮天。


可想而知這位少年也有與風鎮天一樣的感覺。「你擁有著混沌的力量,但是你的力量已經分散了。」這時,那位少年帶著一雙鷹眼看著風鎮天說道。


風鎮天則是淡淡的說道「你的混沌之力,並沒有我的強。」風鎮天對自己很是有自信。

隨即,風鎮天心念一動一股磅礴的能量也是爆發出來,身上的灰色光芒瞬間蔓延全身,當這力量蔓延出來之後,風鎮天的身上陡然分成了靈氣,元氣,玄氣,源力,與一點點的道氣,雖然都是灰色,顏色確實不同。

然而,這些層的能量每層也分出很多明暗不一的顏色,因為風鎮天已經掌握了九種能量,但是卻依舊是灰色。

當眼前的這少年看到風鎮天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灰色光芒,也是一愣,雖然都是混沌之力,但是風鎮天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混沌之力截然不同。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