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大地一陣顫抖,幾十丈開外,一個巨大的窟窿猙獰恐怖,激起一陣塵煙,燈盞壞了無數,火光四起。

不過,葉逸卻沒有驚喜之意,因爲他驚奇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變得奇熱無比,腦海更有一陣眩暈之感,“不好,難道是醉春散發作了嗎?”葉逸暗自想道。

“咯咯,真是了不起的人,在華夏這麼些年,能人見過不少,像你這麼年輕的,還是第一次見,不過,現在是不是覺得身體有些不適呢。”邪女哈哈一笑,不過此時的她卻狼狽無比,雙手的衣服被震碎開來,血流個不停,一臉變得猩紅無比,嘴角更是溢出鮮血,顯然,剛纔葉逸的一擊讓她吃了大虧,不過即使如此,她眼中依舊充滿得意。

葉逸暗自運轉五行之力,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壓制藥性,身體反而越來越熱,連身體的某處都起了反應,腦海開始浮現出一些淫穢的畫面。 “那可咋辦?”葉逸故作緊張,雙眼迷離的樣子。

蘇冰雲眼珠轉了幾下,說道:“你當真中了道?”

“千真萬確。”葉逸挪動着身子,向蘇冰雲靠近。

蘇冰雲下意識地挪了一步,卻見葉逸已經將鹹豬手搭在了自己美腿上,“喂,你可別亂來,容我想想辦法。”

“那你可得想快一點。”葉逸眼中閃過狡黠之色。

這美腿,這質感,葉逸心裏直癢癢,這種偷香的感覺,原來是這麼的舒坦啊。

蘇冰雲被葉逸這麼一觸摸,身體不由一緊,就在葉逸準備肆意妄爲之時,蘇冰雲噌的一下站起來,指着葉逸說道:“喂,你演戲,也差不多該哈不多了吧,再亂來,你信不信,我宰了你的手。”

葉逸還想繼續裝下去,卻被蘇冰雲一把捏住手,把住了脈搏,“哼,你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連我的便宜都敢佔,咦,奇怪,好像真是中過醉春散的樣子,嗯?”蘇冰雲似想起什麼,臉色古怪地看着葉逸。

“我可什麼都沒做。”葉逸洞穿了蘇冰雲的心思,慌忙辯解。

蘇冰雲低頭聞了一下葉逸的衣服,才說道:“那你說說,你是怎麼解掉這醉春散的,就我所知,中了這種毒,一旦動用真氣,會全身無力,而且,解毒的辦法只有……”蘇冰雲本想說只有行男女之事,可又羞於啓齒,再一想葉逸這傢伙不知撲倒了誰,心中五味瓶就被打翻了。

見蘇冰雲發呆,葉逸有些好笑,說道:“喂,你思想邪惡了,是小欣幫我解的。”

“什麼,你把小欣給……”蘇冰雲眼睛瞪得老大。

葉逸相信自己說一個是字,必然會遭受猛烈的進攻。

可是人就是會犯賤,葉逸就想知道答案會怎麼樣,於是說道:“是小欣幫我解的。”

葉逸以爲會有一陣狂風大作,然後一陣粉拳砸過來,幾秒後,卻發現屋內安靜無比,擡頭一看,只見蘇冰雲冷冷看着葉逸,一言不發。

“咳,你怎麼了?”

“滾,別髒了我的椅子。”蘇冰雲是真怒了。

“額,別這樣好吧。”葉逸勸說道,可是蘇冰雲神色更加冰冷了。

葉逸見蘇冰雲是動了真火於是笑道:“不是你想想的OO,我也沒XX,是她的輪迴陰陽眼。”

“什麼……你……你……”蘇冰雲指着葉逸,一句話沒說完,突然一拳就給葉逸打來。

“啊,你怎麼打我,好痛!”葉逸捂住肚子。

“打的就是你,真是令人討厭的傢伙。”蘇冰雲面上的冰冷如春風拂過,快速消融,“吃飯吧,飯都要冷了。”

“女人心,海底針啊,我要真對你做點什麼,你又會推推搡搡,哎,我咋命這麼苦呢。”葉逸嘰嘰咕咕說個不停,蘇冰雲卻越加得意了,不過,一想到自己竟然這般失態,蘇冰雲臉色不由又紅了起來。

吃完飯,蘇冰雲神祕一笑,說道:“帶你去一個地方。”

“嗯?去哪,我還有事情要辦。”

“辦的就是你的事情,錯過今晚,你就後悔去吧。”蘇冰雲披上一身黑色衣衫,率先閃了出去。

葉逸也不猶豫,跟在蘇冰雲後面,“我們去什麼地方?”

“去海港那邊。”

“不去德邦集團?”葉逸疑惑道。

“嘿嘿,你以爲你中午鬧了那麼大的動靜,那王山是傻瓜嗎?不過……說起來,這事倒是天在助你啊。”蘇冰雲神祕地說道。

“天在助我?這是爲什麼?”葉逸有些不解。

蘇冰雲發動轎車,快速向海港方向駛去,回頭瞥了一眼葉逸,說道:“你竟然連德邦集團的組成都不知道?”

葉逸遙遙頭。

蘇冰雲似有所料,說道:“這德邦集團原本是王山的父親王慶早些年打拼起來,最先是在港口做些搬運工作而已,只是到了王山手中,逐漸組成了一些黑幫勢力,而王山本身除了結識南疆老鬼之外,他的成功背後,還有一個人需要提一下,聽過王金洪這個人嗎?”

“沒有,難道是王山的弟弟?”

“嗯,不過不是他親弟弟,而是他的堂弟。”

葉逸聽到這裏,眉頭一皺,蘇冰雲不會說廢話,難道這其中有什麼貓膩不成,聯想到以德邦集團這般閃耀的勢力,竟然沒有在媒體和報紙上聽見過王金洪的名字,這其中,想必有什麼原因,“難道他們內訌了?”葉逸說出自己的猜測。

“你猜對了大半,今天我收到交通部的一個情報,說是德邦集團有人想要通過海港口的海關站,經我覈實之後,發現去疏通這關節的人,竟然是王金洪的弟弟,王銀洪。”

“去交通部打交道?那過海關,不是應該去海關安檢部門嗎?怎麼回去交通部?”

“這說明,有人想要暗自運載東西,一般來說,這種情況,是十分緊急下才會這麼做的。”蘇冰雲眼中充滿自信。

“那這也不能說明他們內部內訌了啊?”葉逸心中雖然想到一個他們內訌的理由,但還不敢確認。

“你不懂,這王金洪主要管理德邦集團的財務,一年在他手裏過的賬目,那是用億來計,可是就我所知,這王金洪在德邦集團裏面的地位很低,而且,因爲王山身邊那個女人的原因,他們之間各有防備,你說,王金洪每天幫自己的大哥數着錢,他會不會眼紅,或者生出別的想法。”


“這一次到是個好機會。”葉逸眼睛一亮。

▪Tтkǎ n ▪C〇

“但願,我們這截住他們轉移的製毒設備。”蘇冰雲將車停在離港口不遠的地方,和葉逸安靜地等着。

開往港口的車,大多數都是貨車,或者是集裝車,爲了避免過於礙眼,蘇冰雲的車停得很隱蔽。

“就在這裏等着?”葉逸有些急不可耐,想着一旦抓住對方的把柄,就能把對方送入監獄,實在是一件興奮的事。

“這裏是唯一的通道,應該不會有錯的。”蘇冰雲眼中充滿自信。

天已經大黑,港口燈火輝煌,搬運工們正是賺錢的時候,忙碌的身影在燈光下閃動不已。

轉眼一個小時過去了,葉逸眼睛眨都沒眨一下,“會不會情報……咦,前面這車,似乎有些奇怪。”

在葉逸的前方,正逐漸駛來一輛破舊的四缸車,這車篷子支得老高,冒着濃濃的柴油煙。

這原本也沒什麼,只不過BJ的冬天乾燥無比,貨車根本用不着帳篷這玩意兒,而眼前的貨車,車本身很舊,帳篷卻是全新加厚的,而且,葉逸認得,這種帳篷是軍工廠生產的那種,這就顯得有些突兀了。

“嘿嘿,總算送上門來了。”蘇冰雲表情一鬆,卻見葉逸就要躍出車去,“喂,你幹嘛?”蘇冰雲拉住了葉逸。

“還能幹嘛,截住他啊。”

“你啊,平時做事也是這麼毛躁嗎?你以爲就憑着區區一車的設備就能扳倒德邦集團了?你太天真了,到時候他們若找個替罪羊,不一樣能矇混過關嗎,再等等,大魚還在後面呢。”

“大魚?你是說王山會親自來?”

蘇冰雲遙遙頭,說道:“王山怎麼可能會來,倒是王金洪絕對有可能來,只不過,他的目的卻不是送走這些設備。”

葉逸眼珠一轉,一拍大腿,說道:“我怎麼這麼糊塗,既然轉移設備,那麼,必定會有大批的毒品轉移,這王金洪必定會親自帶着這些毒品。”

“算你還沒被仇恨衝昏頭腦,看見了嗎,前面開車的,是王金洪的弟弟,這說明,王金洪肯定會來這裏,咱們只要等他們來就好了,而且……我已經跟警察局的人聯繫了,他們已經潛伏在周圍了。”

“什麼?你怎麼不早說。”葉逸一副氣急敗的樣子,“這事怎麼能讓外人插手,再說,讓警察來,不是打草驚蛇嗎?”

“哼,不借助法律的力量,你以爲真能扳倒德邦集團?”蘇冰雲嘲笑一句,隨即神祕一笑,說道:“你放心,這次我通知的人,絕對靠得住,說起來,這人,你一定認識。”

“誰?”葉逸一雙眼睛盯着公路上的一切,生怕放走了王金洪。

“陳琦欣,原來昇宏警察局的,前段時間昇宏市那狀特大販毒案,就是她查獲的,最近調到BJ來了。”

“是她?”葉逸有些意外,不過對於陳琦欣調到BJ來一事,葉逸倒是明白原因,畢竟立了那麼大的功,要不升官纔不正常呢,說起來,陳琦欣還是粘了葉逸的光,平白佔了個大便宜。

不過一想到陳琦欣那扭動的身姿以及漂亮的臉蛋,再加上她這般小的年齡,葉逸想想都頭大,應該會有不少鹹豬手,對她有非分之想吧。

正當葉逸臆想之時,卻見蘇冰雲拍了拍葉逸的肩膀,說道:“喂,正主到了。”

葉逸循聲看去,只見一輛寶馬X8呼嘯而來,行走得很急,葉逸眼中亮光一閃,說道:“他就是王金洪?”

“嗯,你看一下他有沒有隨身帶毒品。”

葉逸掃了一眼車身,眉頭一皺,說道:“裏面沒有密碼箱這些東西,這不太對啊,咦……”當葉逸掃過車子的前後輪胎之後,臉色變得驚異起來,“這麼狠?連後備胎裏面全是!” “那還等什麼,動手吧。”蘇冰雲按下手中的手機,只見貨車行駛的那邊,傳來一陣警報聲。

與此同時,寶馬車突然一個急剎車,掉頭就要走,可是蘇冰雲和葉逸已然出手,車內的王金洪剛轉頭準備叮囑後面的兄弟準備傢伙,卻發現車內早已換上一男一女,“你們是……是你!”王金洪認出了葉逸。

蘇冰雲冷冷說道:“你想活命嗎?”

“我……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王金洪強自壓下內心的緊張。

“王金洪,別裝了,難道話非要我說破嗎,以你現在的處境,我只要招呼一聲,就會有無數警察過來把你打入大牢,你應該明白,你這車上的東西,足夠你死一萬次了吧。”蘇冰雲的聲音奇寒無比,王金洪雖然在島國邪女身邊待過一些時日,可與眼前比起來,如雲淵之別,身軀竟然顫抖起來。

“你們想怎麼樣?”王金洪此時已心灰意冷,他明白眼前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落到他們的手中,也就意味着,自己沒有了選擇的權利,可是,蘇冰雲的話又讓王金洪燃起最後一絲希望。

“你只說,你是想活命,還是想吃槍子?”葉逸指了指前方的路,示意王金洪開往那個方向。

“當……當然想活。”王金洪滿頭大汗,喉結上下閃動。

“那就聽我的,照我說的做。”事到如今,葉逸已經明白蘇冰雲的用意,用王山的兄弟來對付他,是再好不過了。

王金洪的車開向了一處僻靜的地方……

一個小時後,王金洪看着手心的一粒藥丸,臉上露出掙扎之色。

“怎麼?剛纔我說的條件你不答應?”葉逸冷冷一笑。

王金洪吞了一口唾沫,最後將藥丸丟進嘴裏,“願意,當然願意,不過……你們說話可要算話。”

“當然,你現在就可以走了。”葉逸一把將王金洪拽了起來。

王金洪唯唯諾諾跨出幾步,正準備快速逃跑之時,卻被葉逸叫住了。

“等等。”

王金洪身軀一震。


“把車開回去,東西也是你的,至於裏面的人……你自己處理吧。”


王金洪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眼中閃過狂喜之色,上車發動引擎,轟鳴而去。

蘇冰雲看着王金洪消失的方向,眉頭微微一皺,“你怎麼想的?”

“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這車中的東西,是王金洪的命根子,王金洪畢竟是德邦集團的人,想要他窩裏反,總得給他點好處才行,雖然他受制於我,可是狗急了還跳牆呢,若是逼得緊了,說不定會激發他內心的善良,反而不美,哼哼,你看他那貪婪的樣子,不知道王山看見之後,會作何感想呢,好了,我們也該回去了。”葉逸伸了個懶腰,心中帶着些許期盼,自己使了寫手段,利用王金洪想要活命的心理,應該能讓德邦集團從內部土崩瓦解。

葉逸看着遠處的燈光,自語道:“讓你也嚐嚐,被親人捅刀子的感覺。”

“你一個人得瑟去幻想去吧,我要回去了。”蘇冰雲知道葉逸心裏美着呢,於是不想打擾,轉身離去。

“喂,謝謝。”

蘇冰雲頭也不回,“不客氣,別忘了,你是我的人。”

葉逸呆了幾秒後,電話卻毫無徵兆地響起來,葉逸拿出電話,來電是個BJ的陌生號碼。

“喂?你是?”

“猜猜我是誰?”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不是陳琦欣又是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