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景恆冷哼一聲,背後異象中的仙宮陡然飛出,轟隆一聲鎮壓而下,虛空塌陷。

轟!


玄龍劍印打出的血龍瞬間崩潰在半空,狂暴的能量大浪席捲開來。


「我實在是太欠缺攻伐的秘術了。」葉楓皺起眉頭。

造化篇讓他擁有諸多修鍊法門,但攻伐秘術卻在奪天篇中,他始終都未能修習到。

一直以來為了避免自己所學駁雜,當初在神宗修鍊時,他也沒有去選擇登天閣中的神通修鍊,平日里與那些尋常的武者交手時還不會感受到什麼,此刻與武帝境的頂尖天才大戰,便讓他更加深刻的感覺到缺少攻伐秘術,讓他的實力受到了很大的制約。

葉楓的戰鬥手段,一直都是憑藉大虛空遁術和無上肉身凝聚殺芒近戰廝殺,面對比自己弱的對手時,自然可以輕鬆碾壓,但若是遭遇不弱於自己的高手時,便要捉襟見肋。

不過葉楓並不覺得自己會輸給郭景恆,即便對方沒有祭出道兵,他也同樣沒有動手殺戮重劍,況且他還有狂化天賦和戰龍變兩種壓箱底的手段。

就在這時,一道黑色的身影驀然出現在葉楓與郭景恆之間。

這是一位身著黑袍的老者,只見他雙手掌指攤開,便有浩瀚莫測的罡氣道力洶湧瀰漫,將葉楓與郭景恆兩人推向相反的方向。

「兩位公子俱是年輕俊傑,打打殺殺若是有所損傷,實乃我魔仙宮之過失。」黑袍老者微微一笑,道:「樓主在第九層已經設下宴席,兩位公子稍稍氣,暫且罷手可否?」

這黑袍老者能夠輕鬆將葉楓和郭景恆兩人分開,可見修為超越武帝境不知凡幾,應該是武聖境的老輩強者。

這魔月樓之主乃是魔仙宮的大人物,當今之世少有的半仙境強者,他既然都派出門中長老親自出面調停,這個面子自然是要給的。

郭景恆冷哼一聲,收起身上的青光,背後的玄都仙宮異象也隨之緩緩消散,顯然是準備罷手了。

葉楓則是淡然一笑,殺芒內斂,氣息古井無波,如返璞歸真。

一場大戰還未分出勝負便中途停止,著實讓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年輕人感覺有些掃興。

不過經過這一次交手,原本對於葉楓不屑一顧的許多年輕俊傑,也不得不再次重新審視這個只有十八歲的少年了。

以武皇初期的修為,可與武帝後期的郭景恆正面抗衡而不敗,儘管郭景恆並未全力出手,但葉楓不也同樣沒有全力出手嗎?

對於出身各方大宗世家的天才來說,越境戰鬥並不罕見,但是也要分對手是什麼層次的人。

同樣的境界,天賦有差異,所修功法神通的檔次也有差異,面對各方各面都堪稱頂尖的郭景恆還能不落下風正面廝殺,葉楓的戰力著實讓人駭然。

「這姓葉的小子在十五到二十歲這一階段堪稱無敵了,放在二十歲到二十五歲的第二階段,實力也可躋身於頂尖之列。」

「人比人氣死人,十六歲前據說還是個廢物,修鍊了兩年時間便這麼恐怖了,以後豈不了得?」

諸多的年輕俊傑各有說辭,有妒忌,有羨慕,也有其他說不出道不明的思緒。

有資格前往第九層的青年俊傑開始上樓,魔月樓主身為半仙境的前輩高人親自設宴,能夠有資格參加的,不論是出身來歷,還是個人的戰力,都是出類拔萃的頂尖天才。

徐夢娘有些期盼的望著葉楓,這種頂尖層次才有資格踏足的宴席,她很想上去見識一下,哪怕沒有座位只能站著也是好的。

不過葉楓卻並沒有理會她,這個女人將他推出來做擋箭牌,這一點讓葉楓心裏面很是不喜。

他主動出手幫她擋下郭景恆,和被推出來做擋箭牌擋住郭景恆,儘管結果是一樣的,但性質卻截然不同。

看到葉楓沒有理會自己,聰明如徐夢娘自然也能明白她在情急之下將葉楓當做擋箭牌,對於如葉楓這般心存傲氣的人來說,很不討喜。

她咬著紅唇,快步跟上葉楓,楚楚可憐的樣子,「葉公子……」

「你不是喜歡叫我小弟弟的嗎?」葉楓眯著眼睛,玩味笑道。

「夢娘知錯,還請葉公子給我一個機會。」徐夢娘露出嬌柔委屈的樣子,著實令人我見猶憐。

然而葉楓卻不為所動,「你想要我給你一個什麼樣的機會?只是帶你去第九層?」

徐夢娘聞言一怔,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否則也不可能在諸多年輕俊傑中如魚得水,葉楓的問話,似乎是隱晦點出給她一個選擇。

她若只是想去第九層,對於葉楓來說輕而易舉就能做到,但是她又要以一個怎樣的身份進入第九層?

那些有資格登上第九層的年輕俊傑中,也有一些人會帶上自己的朋友,女人,或是扈從,自然不可能帶一個與自己無關緊要的人上去。

以葉楓的朋友身份上去第九層?

徐夢娘旋即便打消了心中這個想法,她將葉楓推出去做擋箭牌已經讓他不喜了,兩人之間不管是實力還是身份都是天差地別,也沒有什麼交情,自然不可能是朋友。

除了這個身份外,那便只剩下女人和扈從這兩個選擇了。 特殊的玄陰之體,不出意外的情況下,徐夢娘自信未來可以成就武尊的境界,甚至於證道成仙也未必沒有可能。

但她卻也同樣很清楚自己沒有任何的身份背景,武道修鍊越是到了後面,想要提升就會越來越困難。

她需要足夠的修鍊資源,以及頂尖的功法神通,否則她這一輩子也休想問鼎武尊境界,何談永生不死的仙境?

在諸多的年輕俊傑中,她也一直都在觀察,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值得依附的男人,但大多數人望向她的眼神都充滿了熾熱的欲?望,這不是她想要的。

然而葉楓卻是不同,儘管年紀小了一些,但起碼給她的感覺不壞,或許做她的女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徐夢娘在沉吟思考的時候,葉楓卻是已經邁步向著樓梯走去,這讓她的心不由得一涼。

「看來是我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他是神宗的弟子,未來不可限量,又怎麼會缺少女人?」徐夢娘的嘴角浮現出一絲凄苦的笑,玄陰之體雖然不錯的籌碼,但如葉楓這樣的人,未必看的上眼。

就在這時,她感受到了一道充滿冷意的目光,心中一凜之間,她轉頭望去,看到郭景恆被幾個年輕俊傑簇擁著,正冷笑望著她。

徐夢娘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很顯然郭景恆已經盯上她了,除非她現在離開魔月樓,遠離雲霄城這片是非之地。

然而就算是自己離開了,就真的可以逃過一劫嗎?

她用力咬著紅唇,嬌艷欲滴的唇瓣上滲出了血絲而絲毫不覺。

「葉公子……」她快步追上葉楓。

「有事?」葉楓淡漠的望著這個女人,對於一個跟自己不過萍水相逢的人,他沒有義務給她提供任何的幫助,除非對方願意付出一些讓他滿意的代價。

「夢娘想自此以後追隨葉公子。」徐夢娘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

時至如今,她已別無選擇,郭景恆的威脅讓她如鯁在喉,追隨葉楓成為一名扈從儘管讓她很無奈,但也要好過落在郭景恆手裡成為雙修的爐鼎禁臠。

葉楓的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我還缺少一個侍女,你若願意的話,以後便跟著我吧。」

以前的時候曾經有兩個侍女跟隨過葉楓,一個是從葉家跟他一起出來的虹兒,一個是東極雲峰安排的靈兒。

他起初是打算培養一下虹兒的,只是她的天賦並不算出眾,與其跟隨自己隨時可能面臨生死的威脅,反倒是不如留在玄天武宗,可以安然無憂。

至於那靈兒,二十多歲的年紀便已是武聖境的修為,堪稱當世妖孽級別的天才,但卻是東極雲峰的一顆棋子,不能真正為他所用。

這徐夢娘有天賦,也有野心,只要能夠拿捏壓住她的那份野心,倒是也值得讓他培養一番。

「多謝公子。」徐夢娘盈盈施禮,心中哀嘆自己無奈的命運。

葉楓點了點頭,便繼續登樓,徐夢娘自覺的與童飛一起跟隨在他的身後。

他很清楚徐夢娘是無奈之下才選擇依附於自己,這個侍女是否值得信任,還需要時間來考量。

相較而言,童飛已經得到了葉楓初步的認同,當初面對女殺手的刺殺時,他挺身而出,為他擋下了一劍。

若非那女殺手是獨臂老頭的弟子,並非真的要殺自己,童飛當時只怕已經死了。

人心叵測向來是最難把握拿捏的,童飛拚死救主,也只是讓葉楓初步認同,想要讓他完全的信任對方,還需要時間。

自古以來,最考驗人心的,就是時間。

那些沒有資格登上九層的年輕武者皆是一臉的羨慕妒忌恨。

對於九陽大陸年輕一代的諸多天才俊傑,葉楓了解的並不多,不過徐夢娘卻是知道的不少。

「五大地域各方大宗世家的強者齊聚南荒,比起那些武聖,武尊,乃至半仙境的強者而言,這些年輕俊傑不過是出來歷練的陪襯。」

「來雲霄城這邊的青年俊傑雖然很多,但卻也不是全部,一些真正妖孽逆天的存在並沒有出現在這裡。」

九陽大陸從來不缺乏天才,只是葉楓所知道的,神宗便有東極夢蝶和靈兒那般妖孽級別的天才,儘管東極夢蝶已經超過三十歲,但她當初在二十多歲的時候,也達到了武聖境界。

其他的四大聖地自然不可能沒有這種級別的天才,只是葉楓一直都沒有遇到過罷了。

從外面觀望魔月樓,會覺得這座高樓越往上空間就越是狹窄,但實際上第九層的空間,遠遠要比下面八層的空間大的多。

這座魔月樓中刻印有很多陣紋,其中不乏空間陣紋,所以才會造成這種視覺上的差異。

登上第九層,映入眼瞼的是一根根粗壯的石柱頂梁,上面刻印的陣紋如龍,充滿了玄妙。

玉石布設的地面盡顯尊貴和大宗的底蘊,兩排相對擺放的桌案,空出中間一條大道,每一張桌案都有一隻蒲團,一排十六,兩排三十二。

如此也就意味著,這第九層僅僅只有三十二個座位,其他登上九層的人,要麼只能離去,要麼就只能站著。



在這三十二個座位最前方,則是擺放在一座九層台階上的桌案,乃是主位。

來到第九層的諸位年輕俊傑面面相覷,自然明白身份和實力越高的人,才可以坐在距離主位更近的位置。

葉楓看到東極凌天邁步走過去,直接就盤膝坐在了一個距離主位最近的桌案前。

一共便只有兩個座位,東極凌天獨佔了一個,便還只剩下對面的一個。

其他四大聖地的年輕俊傑倒也並未在意,對於五大聖地來說,這種座次之爭並沒有什麼實際上的意義,真的爭執起來,反倒是讓那些大宗世家的人看笑話。

很快靠近主位的那些桌案,便都被五大聖地來到第九層的年輕俊傑們瓜分了。

葉楓也邁步走了過去,對於是否靠近主位他並不在意,不過他出身神宗的來歷擺在那裡,倒也沒有人跟他爭,直接就坐在了距離東極凌天不遠的一個位置。

眾人紛紛落座,並沒有人因為爭奪座次而發生爭鬥,畢竟在這種場合大家都要保持溫文爾雅的禮數。

桌案上擺放著靈果和佳釀,一群年輕俊傑們把酒言歡,有說有笑,倒是其樂融融。

坐在葉楓兩側的人也都出身於東極神宗的內門,卻與葉楓並不熟悉,因此相互之間也沒話題可聊,唯有葉楓自己一個人自飲自酌,童飛和徐夢娘站在他的身後。

在葉楓對面的那一排,葉楓感應到了來自郭景恆的目光,對方顯然也看到了站在他身後的徐夢娘,臉色陰沉鐵青,目光中隱含殺機。

「叮……咚……」

驀然間,一陣悅耳的琴音響徹而起,眾位年輕俊傑循聲望去,便看到一個姿容絕代的女子身著霓裳長裙,如仙女一般凌空飛掠而來,她盤膝坐在空中,雙膝上放著一張古琴,精緻如玉的手指輕輕撥動,悅耳的琴音如俏皮的精靈歡快傳來。

她輕飄飄的落在了主位的桌案前,向著下面眾人盈盈施禮,「柳玉兒見過諸位俊傑。」

「公主太客氣了!」

眾多年輕俊傑紛紛起身還禮,這柳玉兒乃魔仙宮掌教之女,姿容絕代不說,天賦也是卓越超然,有魔仙公主的美譽,據說她有希望證道,成就真正的魔道仙境!

自古老時代魔道分崩解析之後,那些魔道大宗便再也無人可以證道成仙,主要是因為大多數魔道頂級功法斷失了傳承。

這柳玉兒被認定為有望證道魔仙,足可見評價之高。

肌體晶瑩生輝,如聖潔的神女,卻是魔道出身,這種差異反倒是將她襯托的越加神秘,讓人神往。

她一出現,眾多年輕俊傑的目光便都被紛紛吸引,葉楓身後的徐夢娘媚骨天成,在這絕代風華的天之驕女面前,也是黯然失神,不論是容貌,氣質還是出身,都沒有半點可比性。

葉楓喝了一口酒,也是有些嘖嘖稱奇,論絕代傾城的姿容,葉楓見過三個女人都可與這柳玉兒相提並論。

一個是慕容雲雪,一個是洛水月,還有一個便是神宗的夢蝶聖女。

但若是要論氣質,英姿颯爽的慕容雲雪也要在差了一些,不似這柳玉兒有種讓人迫不及待想要一探究竟的神秘感,柔弱溫雅的洛水月也同樣有所不如,唯獨冰山嬌嬈的夢蝶聖女,可與此女一較高下,各有千秋。

這與她們的出身,以及所修鍊的功法有關,在這一方面,慕容雲雪和洛水月自然不如東極夢蝶和柳玉兒。

「玉兒為諸位撫琴一曲助興如何?」魔仙公主嫣然一笑,眾生都要為之而傾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