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觀整個戰場,總共三萬多敵軍,此刻損傷幾乎一半,其中有三千鐵騎被聶風等人所殺,一千鐵騎被獨眼巨人所殺,敵軍的魔法師部隊也折損近半。剎羅城的一萬守軍,此時也只剩下五千人不到。大量的屍體堆積在城牆之上,不管是敵人還是守軍此刻都已經廝殺的疲憊不已。

經過幾輪衝殺,聶風他們將最後的一百鐵騎消滅掉後,便帶着殘存的四百半人馬戰士朝着前方的敵軍殺去。

看到前面至少還有一萬多敵人,而聶風如今只有四百多人,很難對這些敵人形成衝擊力。而所有亡靈騎士的***都已全部射完,要恢復還要等幾個鐘頭之久,此刻根本沒有幾個鐘頭的時間留給他們。

聶風快速的將亡靈騎士收進召喚空間中,亞龍獸的“地獄魔焰”每天只能噴射三次,剛剛也將最後一次噴完。此刻聶風竟有點山窮水盡的感覺。

該如何將這剩下的一萬多敵軍消滅了?聶風苦苦的思索着。

…………………

賈斯丁和格蘭特此刻已經紅了雙眼,他們萬萬沒想到自己的三萬大軍竟然被耗去了近半,而更沒想到聶風的一千兵馬竟然將他們的三千重甲鐵騎全數消滅。當看到聶風帶着四百兵馬衝過來時,格蘭特和賈斯丁眼中紛紛射出仇恨的目光。

隨即兩人相互遞了個眼色,賈斯丁說道:“後面那隊殘兵的確可惡,打亂了我們整個戰局,不把他們除掉,我們很難攻下剎羅城!”

“恩!他必須死!”格蘭特眯着眼睛,一道狠毒之光直直的盯着身穿黑色機甲的聶風。

“殺!”

近千親兵快速的衝出大部隊,朝着聶風那四百兵馬殺來。


聶風急忙調轉方向,帶領部隊朝着魔光炮陣地奔去。

看到聶風又像兔子一樣跑了,賈斯丁急忙罵道:“那個狡猾的傢伙又要去動用魔光炮了,快點!千萬不要他發射魔光炮!”

並行而馳的格蘭特輕蔑一笑:“不用擔心,魔光炮卡槽裏的魔力水晶只是最低品級的魔力水晶,最多隻夠魔光炮發射五次而已,剛剛他都已經發射過三次,最開始又發射過兩次,相信現在卡槽中的魔力水晶已經全部破裂了,哈哈……..”

“是嗎?哈哈……..我現在真想看看那個傢伙看到魔力水晶盡數破裂時的窘相了,哈哈哈…….”賈斯丁沒心沒肺的笑着,好像恨不得馬上就聶風千刀萬剮。

…………..

“糟了!卡槽裏面的魔力水晶全部破碎了!”一名半人馬戰士驚呼道。

聶風急忙一看,果然!二十門魔光炮中的魔力水晶全數破碎,而後方一隊近千人的精銳鐵騎正快速的朝着自己等人奔來。

艾瑟琳驚呼道:“那一千鐵騎是敵軍統帥的親兵衛隊,裏面肯定有敵方統帥!”

“是嗎?那你趕快狙擊敵軍主帥,只要他們主帥一死,敵軍必定陣腳大亂!”聶風急忙喊道。

艾瑟琳迅速點了點頭,便將弓箭瞄準了一名身材高大,盔甲鮮亮而與衆不同的狼人將領。此刻艾瑟琳的自然之力已經恢復了一小半,可以支撐她發射十箭左右。

火焰箭閃電般射出,朝着那名高大的狼人將領射去。

火焰箭轉瞬及至,格蘭特猛然驚醒,看到那道火紅色流光,讓他想起了開戰時那名恐怖的精靈族高級弓箭手。

面對急速射來的火焰箭,格蘭特連躲閃的機會都沒有,他只能將自己全身的鬥氣鼓起,瞬間一道淡紅色鬥氣佈滿了他的全身,那是達到高級初期戰士的標誌。

由於格蘭特是倉促之間才形成的鬥氣,面對全力一擊的火焰箭,那道淡紅色鬥氣只是稍微的抵擋了下火焰箭的衝勢,便瞬間破裂。

火焰箭帶着炙熱高溫,瞬間將格蘭特的胸膛貫穿,留下一個碗口般大小的焦黑血洞。

這一切只發生在轉瞬之間,賈斯丁驚恐的看着這一幕,不過隨即他的表情又變得有些竊喜,格蘭特死了!

當格蘭特重重的摔下馬時,他的幾百親兵,急忙停下,圍攏在格蘭特的屍體周圍。而賈斯丁則將全身鬥氣鼓起,他的鬥氣是深紅色,標誌着他已經達到高級巔峯境界。

聶風對着身旁的一名半人馬喊道:“你帶領一半人馬到敵人後方遊鬥,並大喊‘沙古城統帥被精靈族高級弓箭手射死’,快去!”

半人馬得令急速帶着一半兵馬衝向敵人後方,片刻之後,格蘭特被射殺的消息迅速的在敵軍當中傳播,那些沙古城的軍隊聽到自己的統帥竟然死了,頓時陣腳大亂,而城牆上殘存的幾千守軍更是氣勢大振。趁勢將城牆上的敵軍斬殺大半。

那些沙古城的部位此刻開始打起了退堂鼓,剎羅城的幾千殘軍則越殺越猛,將那些鐵甲兵殺得紛紛後退。


艾瑟琳的射完一箭,迅速又瞄準了另外一名盔甲鮮豔的將領,此刻這名將領全身已經佈滿了深紅色的鬥氣,放眼一看就知道他是另外一名敵軍統帥,因爲這深紅色鬥氣太明顯了。

火焰箭“嗖”的一聲朝着賈斯丁射去,不過卻被火紅色鬥氣阻擋住,但這一箭也讓賈斯丁出了一身冷汗。

縱觀整個戰局,剛剛殘存的一百獨眼巨人此刻只剩下四十多頭,而敵軍再次被獨眼巨人殺掉了幾百。雖然敵人損耗的人數不是很多,但是卻讓前方的敵人心慌意亂,而那兩百多半人馬則不停的騷擾着敵人後方,讓敵軍不敢全力衝殺。

忽然,從北牆竄出一千半人馬部隊,原來這支隊伍是當時聶風挑剩下的一千半人馬戰士,此刻他們快速的加入到騷擾隊伍中。頓時,一蓬蓬箭雨密密麻麻的朝着敵軍後方射去,讓敵人死傷慘重。

天空之上,一千鷹族戰士還剩下四百多,陣亡了一大半,而敵方的三千鷹鷲戰士更是銳減到八百之數,相比之下,剎羅城守軍在空戰中打了一個了不起的勝仗。

艾瑟琳此刻已經向賈斯丁射了五箭,不過都被他的深紅色鬥氣成功擋住。不過艾瑟琳也成功的將那幾百親兵的進攻速度降了下來。

與此同時,聶風從亞龍獸的嘴中找出了二十塊中品魔力水晶,這次聶風是下本錢了。

快速的將二十塊中品魔力水晶放進卡槽,聶風一聲令下,二十門魔光炮齊齊發出一聲怒吼。

“轟轟轟…………….”

這次換上了中級魔力水晶的魔光炮威力大增,頓時二十團比先前要刺眼幾倍的巨大光團朝着那近千親兵轟去。

刺眼的亮光響起,近千名親兵幾乎瞬間被白光吞噬,激盪的魔法能量如同巨浪般在空氣中震盪,將爆炸中心的所有士兵直接氣化。


十幾秒之後,白光才消散,聶風睜開刺痛的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片空蕩蕩的地面,一個直徑上百米的巨坑震撼的擺在聶風面前。而裏面的近千名鐵甲騎兵竟然全部消失一空。

“咔嚓、咔嚓……..”

聶風急忙扭頭一看,二十塊中品魔力水晶全數碎裂。

“靠!“

聶風心中一聲驚呼,剛剛那一輪齊發竟然直接將一塊中品魔力水晶耗盡,這也太變態了,太燒錢了吧!怪不得魔光炮不能大範圍的應用,這也太消耗魔力水晶了!

不過聶風不知道的是,魔光炮可以調節功率,而這二十臺魔光炮在無意中被調成了最大功率,因此纔會有剛剛發生的那一幕。剛剛每一門魔光炮發射的光彈威力幾乎達到了一般高級魔法的威力。而二十個光彈一起疊加爆炸的威力幾乎接近一個小禁咒,小禁咒只有魔導士才能釋放。

此刻,兩軍統帥都被殺死,即便賈斯丁實力已經達到高級巔峯,面對威力達到小禁咒的魔光彈也只能成爲飛灰。

而這一切完全是聶風沒有想到的,竟然就這麼簡單的將敵軍統帥殺死,這也太烏龍了吧!

之所以能將賈斯丁和格蘭特這麼輕易的殺死,首先就是這兩人輕敵所致;再次則是他們認爲魔光炮中的魔力水晶已經耗盡,聶風無法發射魔光炮,卻不想聶風擁有魔力水晶,甚至連上品魔力水晶都有十幾塊。這一切的種種都充滿了機緣巧合。

這驚天的大爆炸,頓時讓戰場上的所有人都停了下來,他們癡癡的看着那個百米巨坑,同時也看到了自己的統帥以及那近千親兵在大爆炸當中蒸發一空。

所有人都張大了嘴,不可置信的看着這一幕。

聶風看到魔光炮這麼牛逼,再次找出二十塊中品魔力水晶,迅速的上好,將炮口瞄準了敵人最密集的地方。

二十門魔光炮齊齊醞釀着刺眼的白光,剎那間,二十團刺目的光團以至少兩倍的音速射出,狂野的轟擊在敵人最密集的地方。

“轟轟轟………..”

沖天的刺目白光幾乎將整個昏暗的天空照亮,刺目白光直衝蒼穹,將空中那兩隊正在拼命廝殺的鷹族部隊驚恐不已。

沖天的刺目白光消失,滿目瘡痍的大地上再次留下了一個百米多直徑的巨坑,而巨坑內以及周邊的三千的鐵甲兵直接消失一空,那幾百名敵方魔法師部隊也不幸的待在巨坑的範圍內,瞬間從人間消失。

兩輪齊射竟然直接幹掉四千精銳鐵騎,以及幾百名魔法師,當中更是有兩名高級魔法師。

聶風此刻也震驚了!

只聽他喃喃的說道:“媽媽咪啊!這也太牛逼了吧!” 與此同時,二十塊中品魔力水晶再次碎裂。聶風有些心疼的看了看那二十塊中品魔力水晶,現在已經消耗了四十塊中品魔力水晶,摺合金幣的話,聶風這兩炮就放了近萬金幣。

“奶奶的!這兩炮也太貴了,我的金幣啊!要是我能回到以前的世界,這些金幣可以讓我幹什麼都可以了,就算去‘天上人間’也能去一輩子了!”聶風悲憤的嘆道。

艾瑟琳驚愕的看着聶風,她也知道這些中品魔力水晶價格昂貴,她沒想到聶風竟然有這麼多中品魔力水晶,當然對於聶風的損失她很知趣的沒有再提起。

看到那個恐怖的大坑,剩下的萬餘敵軍紛紛被嚇破了膽。而且因爲兩軍的將領都戰死,剩下的敵軍已經軍心渙散了,反觀剎羅城的守軍則越戰越勇,雖然此刻他們只剩下三千殘兵,但在聶風魔光炮的鼓舞下,他們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聶風對着身邊的一名半人馬說道:“速去告知那一千兵馬,讓他們對這些敵軍勸降,就說‘如果還不繳械投降,魔光炮定然將他們全部轟成飛灰’!”聶風此時的語氣帶着一股藐視一切的霸氣,是的!他有能力將這近萬敵軍全部轟成飛灰,不過代價就是耗盡他所有的魔力水晶。

聶風相信這些敵軍此刻已經被嚇跑了膽,只要稍微勸降,必然會投降。

聶風再次爲魔光炮各裝上一塊下品魔力水晶,讓二十門魔光炮孕育出刺眼白光,以此震懾那些還心存僥倖的敵人。

果然,經過那一千多半人馬戰士的威逼利誘,以及遠處那二十門閃爍着刺目白光的魔光炮,剩下的大部分敵軍的心理防線終於崩潰了。他們紛紛放下了武器,畢竟那兩個百米大坑在他們心裏留下了恐怖陰影,生活還很美好,他們可不想被蒸發成空氣。

接下來的事情就順利了,剩下的守軍將近萬俘虜全數繳械,並將他們的精良盔甲穿在自己身上,被俘虜的一萬敵軍此刻如同一隻只喪家之犬,四肢被捆綁住關在一個很大的廣場裏面。

聶風看到戰事終於告一段落,脫去身上那已經千瘡百孔的黑色機甲,騎着一匹沒有主人的戰馬,朝着城牆裏面疲憊的行去。

一進城,聶風便受到了英雄般的歡迎,衆人將聶風高高舉起,口中高聲的歡呼道:“聶風賢士萬歲!聶風賢士萬歲!”

小阿魯帶着凌娜粗魯的擠開人羣,從衆人手中救出聶風,隨即,凌娜喜極而泣的撲在聶風的懷裏,兩人深深的相擁在一起,頓時引得所有人一陣羨慕,周圍的幾千人守城戰士紛紛吹起了口哨,只逗得凌娜羞紅了臉蛋,將腦袋深深的埋在了聶風懷裏。

聶風對着那幾千名向自己吹口哨的半獸人比了下中指,頓時引得幾千半獸人哈哈大笑,他們也紛紛效仿聶風,朝着聶風比起了中指,幾千根中指同時舉起的場面的確很壯觀,聶風頓時被汗的無地自容。

很明顯,此刻聶風已經得到了所有半獸人的認可,聶風成爲了所有半獸人心目中的賢士。

只有大無畏者,有大勇謀者,以及擁有大義者才配得上賢士之稱,聶風則被所有半獸人冠此殊榮,可謂是他們對聶風最大的肯定。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對聶風的成就而感到高興的。在人羣中,一道嫉恨的眼光死死的盯着人羣當中的聶風。

“聶風,走着瞧吧!哼…….“布魯克隨即隱沒於密密麻麻的人羣當中,消失不見。

聶風對着周圍的半獸人戰士大聲說道:“此次能成功守住剎羅城,所有人都居功至偉,而此刻我們應該感到幸福,因爲……我們還活着!”聶風用深邃的目光掃視着所有人。

所有人都靜靜的聽着,他們知道聶風還有更重要的話要說。

“活着是美好的!至少我們還能每天呼吸到新鮮的空氣,這個世上還有太多讓我們眷念的東西,親人、朋友、乃至我們的理想。雖然我們活了下來,但那些戰死的戰士們卻永遠的死去了!我們要好好把他們厚葬,還要修建一個豐碑,永遠的紀念他們,只要自由聯盟一直存在下去,我們就該一直記得這些勇士們!”聶風沉痛的說道,頓時引得周圍的那些半獸人大聲哭泣起來,因爲這些戰死的戰士中就有他們的父輩兄弟、親人朋友,而此刻他們永遠的閉上了眼!

“聶風,你放心,我一定會將所有戰死將士的軀體好生埋葬的,爲他們修建一座豐碑,我也會將自由聯盟繼續發展下去,我會讓自由聯盟越來越壯大,爲了當初我們的理想,爲了我們的誓言,爲了創造一個沒有種族歧視的美好國度!”喀麥隆如同宣誓般對着所有人大吼道。

言罷,所有人都歡呼了起來,無數的半獸人戰士以及那些城中的居民紛紛跑出自己的家門,歡迎着所有浴血而歸的將士。此刻剎羅城沉浸在巨大的幸福當中,所有人幾乎都相信自己的明天是美好的。

看着周圍歡呼的人羣,聶風悄悄的帶着小阿魯和凌娜退出了人羣,消失在衆人眼中。當看到沒有人再注意自己後,聶風重重的出了一口氣。

凌娜俏皮的說道:“聶風大人,剛剛你說話的樣子好帥哦!而且特別威嚴,讓人看起來好舒服!“隨即凌娜臉蛋就紅了起來,看起來煞是好看。

“是嗎?呵呵……我一直都很帥嘛!”聶風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臉,隨即又無恥的說道。

聽到聶風的話,小阿魯則鄙視的豎起了粗大的中指,很明顯它都受不了聶風的厚臉皮了。

“靠!小阿魯你是不是欠揍啊!今晚你別想吃飯了!哼!”

“咕咕…咕咕……”聽到晚上沒飯吃,小阿魯急忙裝出可憐樣子對着聶風討饒,而且還對着他翹起了大拇指。

聶風無語的看着這頭聰明無比的傢伙,跟聶風待久了,小阿魯也學會豎中指鄙視人,而翹大拇指則是拍馬屁。

“好、好、好…….看着你這麼能拍馬屁的份上,今天姑且饒你一回,回去吃烤土豚!”

小阿魯興奮的將聶風舉起,一條大舌頭狠狠的舔了下聶風的臉。

“嘩啦啦………”

聶風那個內牛滿面啊!全身都是小阿魯的口水。如果讓那些半獸人看到這一幕肯定會對聶風的敬意大減,此刻,聶風苦着臉,就像被小阿魯這頭玄幻版金剛非禮了一般。

一旁的凌娜則早已笑得直不起腰來。

最後,小阿魯快速的縮小,重新變回小猴子的模樣,聶風擰了擰身上的口水,暗自晦氣。沒走幾步,身後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聶風回頭一看,只見一襲黑衣的艾瑟琳急匆匆的朝着他走來。當艾瑟琳看到聶風那如同落湯雞的模樣時,她冷豔的臉龐上也露出了一絲竊笑,不過卻被她刻意隱去,但那一絲笑意還是被聶風看到了。

聶風鬱悶的看着已經沉睡過去的小猴子,暗道:小阿魯啊!本帥哥光輝的形象從此就被你毀了!誒!

看到走過來的艾瑟琳,聶風甩了甩那被口水弄得溼嗒嗒的頭髮,語氣平淡的說道:“有什麼事嗎?”


艾瑟琳那僅露出的兩隻深藍色眼眸直直的看着聶風,輕柔的說道:“聶風……“

“恩?”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