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說停止,它們根本無法靠近。飛舞的櫻花間隱約看見夜淡淡得笑容,笑容中感覺得到絕對的自信。蛇羣中偶爾有些蛇影試圖攻擊,但是它們無一例外都被點燃了。

不久蛇影退卻了,它們集中起來形成一條條巨大的蛇影再度發起攻擊。散開的櫻花雖然點燃了它們,但是一時間無法將它們燃燒殆盡。

夜稍稍擡起太刀以自身爲中心在周圍地面畫了一個圓。刀尖劃過的軌跡噴出大量櫻花形成圓柱。

圓柱阻止了巨蛇們的攻勢,但是這只是個開始。一道白色弧光劃開櫻花形成的圓柱向周圍擴散開。不光是蛇影,周圍的樓房也被全數砍倒。

被弧光擊散的櫻花也向周圍擴散,它們落地之處都升起一道道粉紅色火柱。整個街道瞬間就變成了廢墟。

[虛斬流奧義!千人斬!!]

面對眼前這慘狀黑卻反而笑了。“嗚哇!實在是有意思,你這樣下去會被騎士盯上哦。”

“彼此彼此。”

“很久沒有這麼愉快了,乾脆你就拿出全力怎麼樣?”

“呵呵呵,你在說什麼呢?這已經是我的全力了。”

正在兩人認可了彼此實力之時北方高空出現了爆炸形成的藍色火焰。看到那火焰夜的態度變了。


“防衛線的求救信號!怎麼可能!?看來勝負要留到下次吧!”說完夜轉身向南面全力跳出很快就消失在了黑的視野中。

醫院樓頂Sword反握手中的銀白色短劍將它刺入地面。短劍隨即消失,以劍消失的位置爲中心聖光向周圍擴散很快就覆蓋了整個天台。白色光粉不斷從地面飄起向天空飛去。

完成準備工作後Sword恢復站姿看向與自己相距十米的貝璐洛茲。與此同時周圍一部分光粉聚集到一起形成三把銀白色劍刃,雖然顏色相同但是劍的形狀大小各不相同。“我之所以被稱爲劍刃之魔女,正是這上萬把劍的原因。怎麼樣很帥吧!”

“呵呵,的確。Sword的能力總是那麼華麗。不過現在我可是你的敵人哦,這態度可不行,那麼……差不多該還是東真格的了!”說着貝璐洛茲稍稍壓低身體的重心擺出了架勢,隨即Sword面前的三把劍同時飛出,它們的速度非常快化成三道光影迅速逼近貝璐羅茲。

只在一瞬間,貝璐洛茲右手連續三擊。這並不是拳擊而是手刀,貝璐羅茲避開鋒刃從側面將它們削落。

“正面的攻擊來再多也沒有任何意義。”

“噢噢!第一次見面時就想說。貝璐羅茲非常帥,流暢的動作乾淨利落卻又迅速有力。爲什麼貝璐洛茲是女孩子呢?真浪費。”

“呃!!”Sword打算誇耀貝璐洛茲卻反而打擊了她。“我就這麼沒有女孩子的感覺嗎?”

“完全沒有。”

“呃!!這…這些話有時間在談吧,現在先專心戰鬥吧!”貝璐洛茲重新振作後態度認真了起來。迴應她的認真Sword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周圍的光粉開始騷動起來。爲了以防萬一貝璐洛茲的周圍出現了細小的紅色光點。光粉在其中並沒有結晶化,也就是說這些光粉的表面沒有魔力。正在貝璐洛茲安心之時光粉突然以驚人的速度向她集中。

它們雖然非常細小,但是數量非常多。光粉給貝璐洛茲造成強大沖擊的同時束縛住她的身體。

“切!這是什麼玩意!?”她回想起剛纔Sword周圍出現的三把劍。

原來如此,這周圍所有的白光全部都是她的劍嗎?劍終歸不是魔力,居然兩次犯同樣的錯誤。不過既然知道這些也就沒什麼好在意的了。

貝璐洛茲全身爆發出紅光利用這衝擊將所有光粉衝散了。光粉一度散開後再次集中過去。貝璐洛茲左手發出淡淡的白光,她的身前形成一個氣流漩渦將所有光粉牽引到正面。緊跟着她發出強烈紅光的右手一拳將光粉擊散。光粉向周圍散開完全消失了。但是這並沒有多少效果。

“都說了,我是上萬把劍的主人。你能破壞得了多少呢?”說着三支劍從三個方向飛向貝璐洛茲,但是它們的軌跡卻扭曲了。和剛纔一樣貝璐羅茲的面前出現一個漩渦,所有的攻擊都被強制轉向貝璐羅茲的面前。正面的攻擊對貝璐洛茲是造成不了任何威脅的,它們全部被貝璐洛茲用手刀削落。

就在這時北方上空出現了藍色火光。貝璐洛茲放鬆了架勢,Sword見對方失去戰意也收回了腳下的聖光。

“明明纔剛剛開始呢。抱歉Sword,有機會再交手吧。”

“嗯,真是遺憾呢。”


簡單的對話後貝璐洛茲將視線轉向空中那巨大的龍捲風。它的規模比剛纔大了數倍卻是、依然沒能突破紅樹熔岩的防禦。

——琉璃,到此爲止了。我們該撤了。”

——誒!?等等!再給我點時間的話。這種傢伙!!”

——別忘了,我們這次的主要目標是西方地域,沒必要在這裏消耗太多時間。”

包覆着琉璃的龍捲風慢慢散開了。琉璃站在空中左手叉腰右手指向紅樹。


“啊啊啊~!!!明明只是個四階段的!居然這麼難纏!!。你給我記住!!”


琉璃大聲呼喊着,發泄完自己的不滿後終於轉身開始撤退了,確認琉璃離開後貝璐羅茲也離開了。 【對面世界 東大橋 14:43】

夏莉和白正與魔術師交戰中。對手是六階段的魔女,光靠艾莉和白兩人只能勉強維持戰線。她們的呼吸已經開始凌亂了,魔術師卻有餘得笑着。

“呵呵,已經結束了?你們的能力的確有點意思,可惜找錯了對手。”

“明明是自己找上門的。”

“這麼說來也是。”

魔術師用餘光看了看身後天空中出現的藍色光芒。

“到此爲止了嗎?”

魔術師摘下帽子用右手託着,轉身準備離開。

憋了一肚子火氣的夏莉當然不願意這樣放走她。她舉起左輪便開了一槍,光束筆直射向魔術師。

很遺憾她被擋下了,與其說被當下用吞噬會更加接近些吧。魔術師手中的帽子飄了起來,光束射進了帽子中消失了。帽子的內部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清,它似乎連接着什麼空間。

“沒用的,既然知道了能力的效果我當然也會採取相應的對策。很遺憾我沒有時間和你們玩了。有機會再見吧。”

說着魔術師的身上燃起白色的火焰很快化爲當量白色烏鴉向周圍散開消失了。

“切,一點都不可愛的傢伙。”

【西大橋】

那名身穿魔女裝的魔女由於佔到空中優勢壓制着愛麗絲。面對天空中不斷落下的冰塊愛麗絲只能選擇後退,橋體卻一點點被擊潰。

愛麗絲回頭看了眼身後,她已經快沒有退路了。無奈她擺出堅決死守的態度召喚出鐮刀,鐮刀除了手中握着的一小部分外全部化爲黑色火焰。火焰的感覺明顯有所變化,魔女雖然感覺到了但是她還是發動了攻擊。

一塊直徑十米的冰塊落下,愛麗絲沒有退後而是舉起了右手。黑色的火焰向冰塊飛去將它吞噬了。

透過火焰的縫隙勉強可以看到冰塊正迅速融化。火焰由於吸收了冰塊中的魔力而壯大了。魔力的吸收,但是這並不是什麼養的魔力都能吸收的。冰塊中的魔力濃度不高才辦到的。

“居然還藏着這玩意!”

小魔女的腳下出現了紅色的魔法陣試圖再次發動大規模的攻擊。就在這時雷琪出現抓住她的後背向北方跳飛。

“沒看到信號彈嗎?撤退了!”

“啊~嘞~~”

【北城區 街道】

雷琪在房頂上奔跑着、魔女騎着掃把在半空飛行。一路上他們感覺不到任何殘留的魔力,完全弄不清狀況。

“說是敵襲,是不是不小心發射的信號彈?都到這裏了還是沒有感覺到任何魔力啊。”

“不會的,再怎麼說也不可能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突然一枚炮彈從正面飛向雷琪,她避開炮彈後向着炮彈飛來的方向看去。前方數十米外有十餘輛戰車。

戰車馬上就開始行動了。雷琪投出一枚金槍,但是出乎意料的情況發生了。戰車的速度非常快,它們整齊排開將中間金槍穿過的位置空開了。雷琪沒有時間驚訝,那些戰車已經開炮了。

她跳到半空從空中灑下十餘枚金槍。但是戰車的反應非常敏捷,雷琪的金槍只擊中了三輛戰車。更加意外的是其它戰車竟然巧妙的避開了它們的殘骸。雷琪着落於一棟大樓的房頂後飛在天上的魔女也來到了她身邊。

“羅綺娜(lo ki na)那是什麼玩意!?”

“連着都不知道嗎?戰車啊。”

“這當然知道,問題是那速度!而且感覺不到任何魔力啊!!”

“嘿嘿,雷琪姐真是什麼都不知道啊。那是二戰期間德軍所設計的四號戰車,它的原型可是德軍閃電戰的主角之一哦。機動性甚至打消了戰車行動緩慢的觀點。不過爲什麼會在這個時代出現?”

羅綺娜似乎想到了什麼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嗚呃,這情況讓我想起一個魔女。總之先趕路吧。”

“也是,在它們回來之前趕緊離開吧。想要將它們殲滅似乎並沒那麼簡單。”

說完雷琪和羅綺娜繼續向北方移動。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雷琪選擇在地面行動,羅綺娜也跟她貼着地面飛行。

她們還沒走多久遠處近500米外兩臺龐大的重型戰車出現在視野內。雷琪面前出現幾枚金槍立刻射出,這些金槍並沒有附帶電流但是也擁有着不小的貫穿力。它們擊中了戰車,但是戰車的裝甲異常堅固雖然刺入了機身卻非常淺。

“喂!這回又是什麼啊!!”

“哈哈,不是吧!!那是‘象’式和‘鼠’式啊!也是德國的戰車。它們擁有着堅固的裝甲和強大的火炮,真沒想到居然能看到實物。”

“呃,你還知道的真多啊。”

“嘛,攝取各種知識是我的興趣。”

“可惜竟是些奇怪的知識……不過比起這個,我們可能有麻煩了。”

戰車的炮口對準了兩人,伴隨着兩聲巨響兩發炮彈以驚人的速度飛出。兩人散開繼續前進,被他們避開的炮彈一顆在地面開出一個大坑,另一顆擊潰了側面的樓房。

雷琪瞄了一眼那棟樓房出了,雖然沒有倒塌但是樓房的形狀完全崩潰了。要不是鋼筋的支撐恐怕已經倒下了。

“呃,被擊中一定很痛。”

說完她召喚出一支金槍停下腳步右手全力投出,流竄着金色電流的金槍射進了“鼠”式的炮口使它的炮口開了花。主炮被擊毀的“鼠”式開始前行試圖用副炮進行攻擊,但是魔女們並沒打算和它們糾纏。她們繞進小路脫離了這條街道。

東北城區防衛線附近魔術師和夜已經趕到並參與了防衛。天空中的武裝直升機和它們所發射的**紛紛被白色的烏鴉點燃,地面大量人形戰鬥機械紛紛被夜砍倒。

這些戰鬥人形的戰鬥力並不弱。它們的外形是金髮的少女,甚至髮型還有個體差,服裝統一爲黑色連衣裙。它們擁有者優秀的行動力,武器以手臂中隱藏的機槍和光劍爲主。

但是它們所面對的敵人是夜。別說攻擊,它們連靠近的機會都沒有。被斬斷的戰鬥人形紛紛引爆體內的**。面對這些無趣而又煩人的敵人魔術師開始抱怨起來。

“喂喂,什麼啊這些傢伙們?比起對付這玩意,和剛纔那兩個魔女戰鬥還有趣多了呢。”

“的確,我可是遇到了非常有趣的對手啊。”

“ha~真掃興。不過這些直升機是怎麼回事?明明沒有人架勢啊。”

“應該是某個魔女的能力吧。不是經常聽到這句話嗎?魔女是無所不能的。”

“哈哈哈,的確。不過真有這樣的傢伙存在還真像見見看。”

“其他人似乎也趕回來了。準備反擊了。”

琉璃和貝璐洛茲、雷琪和羅綺娜紛紛趕到。除了羅綺娜外其他人都在周圍部開了防線。羅綺娜來到魔術師身邊。

——對方的身份我有頭緒,我打算使用毀滅的意識。

——呃,那個沒有用卻非常誇張的魔法?

——什麼沒有用啊!!那可是我的代表魔法啊!雖然需要半個小時的準備時間,但是可以一口氣殲滅敵人。在我進入準備的階段內請保護我。

一旁的夜聽了這話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ho~是那個魔法吧?這還真是值得期待啊。魔術師,羅綺娜就交給你了。

——啊,真麻煩。

雖然嘴上這麼說,魔術師也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