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子不是江帆的僕人嗎?他到這裡來做什麼?」宇文成才暗自驚訝道。

那太監想說話,宇文成才一擺手,「算了,用不著和下人一般見識!」宇文成才擺手道。

「小子,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宇文成才望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點了點頭,「當然有事情,要不然我從白連城趕來做什麼!我家主人有信給你!」納甲土屍從懷裡拿出一塊白色玉石。

宇文成才一擺手,一旁的太監急忙上前從納甲土屍手裡接過玉石,然後把玉石遞給了宇文成才。宇文成才接過玉石,隨著一道白光一閃,他看到上面的內容。

片刻之後,宇文成才皺起眉頭,望著納甲土屍,「好了,我收到信了,你回去轉告你們主人,後天中午我們在北甲城外柳花溪見面商談聯合事宜。」宇文成才對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點頭道:「好的,我會轉告主人的!」納甲土屍遁入地下消失不見了。

宇文成才吃驚地望著大殿上的地面,暗自吃驚:「這小子遁地符咒太厲害,沒見他結印就遁入地下了!」

納甲土屍走後,宇文成才立即召集大風國的文武大臣商議江帆所說的聯合事情,有的大臣反對聯合,有的贊同聯合,搞得宇文成才不知道如何決定。

反對的大臣理由是江帆這是假意聯合,目的是為了孤立盛旺宏,先消滅盛旺宏然後消滅大風國,宇文成才覺得很有道理。

贊同的大臣理由是如果不與江帆聯合,萬一大甫國和江帆聯合,那江帆也許就會先滅掉大風國,以絕後患,這個也很有道理。

宇文成才左右為難,大殿上那些大臣爭執起來,吵得宇文成才耳朵都麻了,皺起眉頭他擺手道:「諸位大臣,你們不要爭執了,讓我一個人安靜一下,好好地琢磨一番。」

此刻納甲土屍正躲在大殿某一角落偷聽呢,他隨即離開了大殿,迅速出了北甲城,快速地朝著北雨城出發。

北雨城距離北甲城不是很遠,憑著納甲土屍的地下速度,一個小時就到了北雨城。北雨城沒有北甲城大,也沒有北甲城繁華,街道上行人也少多了。

納甲土屍在街上打聽后才知道,大甫國的皇宮是臨時建在總兵府的,納甲土屍很快到了總兵府。這裡守衛十分森嚴,雖然是下午,但是來回巡邏的護衛有幾十人。

納甲土屍大搖大擺地朝著總兵府走了過去,護衛立即發現了納甲土屍,「站住,這裡是皇宮,不準靠近,否則殺無赦!」一名護衛頭領對著納甲土屍喊道。

納甲土屍停了下來,「諸位,我是青龍軍的使者,我奉江帆主人之命,特意來見你們皇上的,你們趕緊去稟告皇上!」納甲土屍對著那些護衛道。

「呃,你是青龍軍的使者啊,你稍等,我們馬上去稟告皇上!」護衛頭領急忙進入大殿稟告皇上去了。

片刻之後,那名護衛頭領回來了,「小子,你隨著我去見皇上!」那護衛頭領對著納甲土屍道。

「好的!」納甲土屍點頭道,隨著護衛頭領進入大殿。

大殿正中坐著大甫國皇上杜基長,他看到了納甲土屍驚訝道:「呃,你就是江帆的僕人傻蛋吧?」

納甲土屍望著杜基長,「呵呵,是的,沒想到你還認得我呢!」納甲土屍笑道。

「你來我大甫國有什麼事嗎?」杜基長望著納甲土屍驚訝道,其實他已經猜到什麼事情了。

納甲土屍從懷裡掏出一塊白色玉石,「這是我家主人給你信!」納甲土屍對著杜基長道。

杜基長身邊的太監急忙上去從納甲土屍手裡接過玉石,遞給了杜基長,杜基長看到了內容,他皺起眉頭。

「哦,我已經知道了,你回去轉告你家主人,後天黃昏的時候,我會去城外與他見面的。」杜基長對著納甲土屍微笑道。

「好了,既然信已經送到,那我走了!」納甲土屍遁入地下消失不見。

杜基長吃驚地望著納甲土屍消失,「呃,這傻蛋神出鬼沒的,如果他要刺殺我,還真難提防呢!」杜基長皺眉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杜基長拿著白色玉石,對著眾大臣道:「江帆來信了,要和我們大甫國聯合對付盛旺宏,你們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

「皇上,這是江帆的奸計,我們不能與他們聯合,他的目的是孤立盛旺宏,然後消滅盛旺宏,最後再來對付我們!」大殿之中走出一位大臣,對著杜基長拱手道。

這位大臣是大甫國的皇叔杜布青,杜布青是杜基長的表叔,他和杜基長關係很好,一直替杜基長出謀劃策。

杜基長皺起眉頭,他覺得杜布青說得有理,這也是他擔心的事情,點頭道:「嗯,皇叔說得有理,這也是朕擔心的事情!」

「皇上,我們必須和江帆聯合,否則我們大甫就要亡國!」大殿之中走出了一位大臣,這傢伙是個大胖子肚子很大,就像九個月的孕婦。

杜基長露出詫異之色,「王宰相,你為何這麼說呢?」杜基長不解地望著大胖子王宰相。

這個王宰相是大甫國的老臣,一直跟著杜基長,深得杜基長的器重,因此大甫國成立之後,他就被任命為大甫國的宰相。

王宰相對著杜基長躬身施禮道:「皇上,江帆拿下了白連城之後,現在局勢形成四大勢力,最強的勢力當然是江帆的青龍軍。如果我們不和江帆聯合,萬一大風國和江帆聯合了,那江帆第一個就對付我們大甫國,他就會聯合大風國消滅我們大甫國,那我們豈不是亡國了!」

杜基長皺起眉頭,他覺得王宰相說得有理,如果自己不和江帆聯合,大風國和江帆聯合了,四大勢力最弱的就變成了大甫國了,那江帆第一個就是消滅自己的大甫國!

想到這裡,杜基長點頭道:「嗯,王宰相說得有理,如果大風國和江帆聯合,我們就變成最弱的勢力,江帆首先就會消滅我們,然後再去對付盛旺宏。」

「皇上,我們不能與江帆聯合啊,您不要聽王宰相胡說,我們聯合了江帆,才會亡國呢,我們必須和盛旺宏聯合,那樣我們才能保全大甫國!」杜布青急忙道。

「你才胡說呢!就算我們和盛旺宏聯合了,一起對付江帆,你覺得你夠打敗江帆的青龍軍嗎?再說了,就算打敗了江帆的青龍軍,那盛旺宏的勢力就變得更加強大,那下一個就是消滅我們了!」王宰相望著杜布青冷哼道。

杜基長望著王宰相,覺得說得有理,點了點頭,皺起眉頭,其實他也左右為難,這種局勢是很難看清楚的,誰也不知道局勢的變化。

「皇上,千萬不要相信王宰相說得話,他那是亡國之策啊!」杜布青急了,他大聲喊道。

「皇上,杜皇叔的才是亡國之策!他是帶著我們大甫國走向滅亡!」王宰相也大聲喊道。

杜基長望著王宰相,又扭頭望著杜布青,他十分猶豫,這時大殿之中走出來一位大臣,「皇上,微臣覺得您暫時不要做決定,還是和江帆見面了,再回來最打算。」那大臣對著杜基長躬身施禮道。

杜基長露出一絲微笑,這位大臣是他跟隨他多年的謀士張子超,張子超是大甫國的護國軍師,基本上大甫國所有大事,杜基長都要找張子超出謀劃策。

「張軍師,您有什麼高見?」杜基長微笑地望著張子超道。


張子超走到大殿之中,對著杜基長躬身施禮道:「皇上,目前局勢尚未明朗,江帆此番來信聯合,其實就是擔心盛旺宏和我們聯合了,因此他先下手為強和我們聯合,目的就是為了孤立盛旺宏,然後一舉消滅盛旺宏,最後再來對付我們!」

「對,張軍師和我看法一樣!」杜布青喜悅地道。

「張軍師,萬一大風國和江帆聯合了呢?那江帆第一個就是對付我們大甫國,這點可不能忽視吧!」王宰相滿臉不悅地望著張子超道。

張子超扭頭望著王宰相,「宰相大人說得有理,這的確也是個問題,如果大風國和江帆聯合了,那我們大甫國的確很危險,但是我們也可以和盛旺宏聯合,這樣我們就可以與他們抗衡。」

杜基長點了點頭,拍手叫好,「嗯,軍事一言讓朕茅塞頓開!我們有兩個選擇,那時候三方勢力都爭著拉攏我們大甫國呢!」杜基長笑道。

「皇上,萬一盛旺宏和江帆聯合了怎麼辦?那我們大甫國豈不是完蛋了!」王宰相急忙道,他不甘心自己落下風頭,他對著四周的心腹大臣使了個眼色。

嘩啦一下,走出十幾名大臣對著杜基長躬身施禮道:「皇上,我們認為王宰相說得有理,萬一大風國、盛家、江帆等三方聯合,我們大甫國就危險了!」

「呃,這個!」杜基長又皺起了眉頭,這種可能雖然極低,但是有可能發生,如果真的那樣的話,大甫國就完蛋了。

「皇上,您不必擔心,這種情況是基本上不會出現的,江帆和盛旺宏水火不容,怎麼可能聯合呢!江帆要聯合的人是我們大甫國和大風國。臣預計,盛旺宏很快會派人來信要求聯合我們大甫國的!」張子超一臉嚴肅地道。

「皇上,雖然這種情況很難出現,但是萬一出現了怎麼辦?我們千萬不可掉以輕心啊!」王宰相急忙道。

其他的大臣也跟著王宰相一起喊道:「是啊,皇上,我們千萬不可掉以輕心啊!」

杜基長腦袋都大了,他很不悅地擺手道:「好了,你們不要說了,讓我一個人好好靜靜,你們都下去了吧!」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宇文成才坐在柳花溪等待江帆的來臨,此刻中午,烈日當空,他坐在遮陽傘下,身後有宮女替他搖扇。

宇文成才已經在四周埋伏了幾千名護衛高手,他有兩種方案,如果和江帆聯合了,那什麼都好說,如果聯合失敗,那就殺掉江帆。

宇文成才背後站在兩名貼身護衛,他的左側是宇文碧雲和宇文菲姬,她也跟著宇文成才來了,目的是對付江帆。

「江帆怎麼還沒來呢?是不是騙我們?」宇文成才皺眉道,他已經在這裡等候將近半個小時了,他有點沉不住氣了。

「是啊,皇上,這個江帆太不像話了,約好皇上來這裡等候,他自己卻遲到!」一旁太監急忙附和道。

「你這個死太監,一天到晚就知道阿諛奉承,大風國遲早被你奉承完蛋!」突然傳來了江帆的聲音,只見一道人影一閃,江帆和納甲土屍出現在宇文成才面前。

宇文成才吃了一驚,他在四周安排了許多暗哨,怎麼都沒有發現江帆的出現,江帆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這也太神秘了。

「江帆,你來遲了!」宇文成才滿臉不悅地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嘿嘿,不好意思,昨晚和我的女人瘋狂了一夜,早上起來晚了點,讓你久等了!」江帆望著宇文成才笑嘻嘻道,隨即他的目光落在宇文碧雲和宇文菲姬身上。

「哦,菲姬姐姐和碧雲姐姐也在啊,好久不見,你們憔悴好多了哦,你們不是想我想得人憔悴了吧!」江帆笑嘻嘻道。

幾年不見,江帆變得高大了,渾身肌肉健壯,沒有以前臉上的幼稚,貌相變得成熟了,渾身散發著男人的魅力。

宇文菲姬和宇文碧雲看到江帆變得如此英俊,兩人心裡盪起了漣漪,心裡暗自感嘆,身邊有這種男人是多美好的事情。

宇文菲姬和宇文碧雲兩人臉上泛起紅暈,「哼,江帆,你太自以為是了,我們姐妹會想你!你做夢去吧!」宇文菲姬望著江帆冷哼道。

其實宇文菲姬還真的想過江帆,但也只是偶爾想想而已,畢竟江帆身上充滿了很多神奇,女人都好奇。

「嘿嘿,是嘛,你們姐妹沒有想我啊!看來你們姐妹太沒眼光了!」江帆笑著坐在了宇文成才對面,拿起桌上水果咬了一口。

「嗯,水果味道不錯啊,宇文成才,你當上皇上了,日子過得不錯啊!」江帆望著宇文成才笑呵呵道。

宇文成才臉上十分不悅,他看不慣江帆這種大大咧咧的樣子,做下來就吃桌上水果,就像自己是皇上似的,根本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

「水果好吃,小心嗆死你啊!你這次來找我聯合是另有意圖吧?」宇文成才陰沉著臉道。

江帆咬了一口水果,「呵呵,我靠,吃水果都會嗆死,那我就不叫江帆了!我這次來找你聯合,是拯救你們大風國來了!」江帆笑嘻嘻道。

「哼,拯救我們大風國,你有這麼好心,我看你是想拉我大風國下水吧!」宇文成才冷笑道。

江帆吃了一口水果,把剩下的一半水果放入盤中,又拿了另外一顆水果咬了一口,「宇文成才,根據目前局勢,你覺得和我聯盟有利還是和盛旺宏有利?」江帆望著宇文成才微笑道。

宇文成才望著江帆笑道:「呵呵,如果我們兩方都不聯合呢?」


江帆狠狠地咬了一口水果,「嘿嘿,如果你大風國不聯合任何一方,那你就等著被滅掉吧!」江帆冷笑道。


宇文成才臉色沉了下來,「誰敢滅我大風國呢?是盛旺宏還是你青龍軍?」宇文成才冷笑道。

江帆咬了一口水果,「我靠,這水果真不好吃!」隨手把水果扔掉了。

江帆拿起桌上手帕擦了擦嘴,然後又擦了擦手,「宇文成才,如果是我青龍軍只要三天就可以滅掉你大風國,盛旺宏要一個月才能滅掉你大風國,你就是菜板上的肉,如果不聯盟,你舉得大風國能夠支撐多久?」江帆露出不屑之色。

宇文成才臉色鐵青,「江帆,你也太小看我大風國軍隊了吧!三天就滅掉我大風國,你口氣太大了!」宇文成才冷哼道。

江帆笑了,「呵呵,你們北甲城比紫元城、白連城還堅固嗎?我手裡有二十萬青龍軍,還有四萬粉紅骷髏兵,還有幾萬飛翼軍,你覺得北甲城能夠支撐多久?」江帆露出不屑之色,他故意把飛翼軍數字誇大了。

宇文成才露出吃驚之色,他一直在關注江帆的青龍軍,因為他知道,他和江帆遲早難免一戰的,因此他一直在研究如何對對江帆的青龍軍,特別是江帆的飛翼軍。


根據紫元城、白連城、黑山城返回來的情報,宇文成才對於青龍軍的戰鬥力大為震驚,十萬青龍軍竟然可以低得上幾十萬的軍隊,太不可思議了。

宇文成才當然不能當著江帆面認輸,他冷笑一聲:「哼,我可以告訴你,我北甲城有六十萬軍隊,北甲城十分堅固,易守難攻,我手裡還有王牌的軍呢,你青龍軍別想佔便宜!」

江帆知道宇文成才是死要面子,「宇文成才,我們就沒有必要說這麼多廢話了,如果你不和我聯盟,大甫肯定會和我聯盟的,到時候你們大風國就處於最危險境況!」江帆冷笑道。

宇文成才站了起來,「哼,我宇文成才不是嚇大的,今天我可是有備而來的,北甲城是我宇文成才的地盤,你已經被包圍了,只要我一聲令下,你就會粉身碎骨!」宇文成才冷酷地道。

「哈哈,宇文成才,你知道我為何來遲了嗎?因昨天晚上我就來到柳花溪了,我已經在你的四周布置了符彈,只要你敢下令,我就讓你先粉身碎骨!」江帆哈哈笑道,他抓起一顆水果狠狠地咬了一口。

宇文成才大吃一驚,「江帆,你少糊弄我了,我才不相信你的話!」宇文成才望著四周,歲雖然沒有看到任何異狀,但是他看到江帆這麼泰然自若,他有點不安。

「嘿嘿,宇文成才,你不相信是吧,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布置符彈!在你身後五米遠就布置了一顆符彈,我馬上引爆它!」江帆輕輕地一彈指。

砰的一聲響,距離宇文成才五米遠地方爆炸了,地面上被炸出了一個小坑,灰塵瀰漫,宇文成才嚇得渾身哆嗦了一下。

「宇文成才,看到沒有,這這是為布置幾百顆符彈裡面的其中一顆而已,在你的身邊最少有五十多顆符彈,只要我引爆它們,你就會炸成碎片!」江帆望著宇文成才冷笑道。

宇文成才臉色大變,他馬上換了一副笑臉,「呵呵,江帆,我剛才是和你開玩笑的,我們不是要談聯合嘛,我當然要和你聯合,盛旺宏太奸詐了,我才不和他聯合呢!」宇文成才笑呵呵道。

宇文成才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這傢伙也十分奸詐,看到江帆早就有準備了,他不敢造次了,萬一江帆引爆符彈,他就完蛋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