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李可心滅了丁家軍騎兵細則,其他的都算得上說的很詳盡。

但丁琳仍然問道:“好像還有別的什麼事情沒說吧。”

此刻的青峯,似乎沒有絕對的把握與丁琳過招,見她如此霸道,竟是無比弱勢地賠笑,“沒有沒有。”連連擺手,“真的,就這些。”


“嗯?”

丁琳又狠狠瞪了一眼青峯。

青峯這下可是嚇得腿都軟了,一陣哆嗦,竟是出了一頭冷汗。

此一幕的出現,就連丁琳都感到意外,心道這青峯怎麼說也是身經百戰的老戰士了,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嚇破了膽。

正當有此疑惑,黑天使突然笑道:“你別想哪麼多了,我已經知道他心裏的想法了。我們先去九幽城救楊九天,然後再一起去劍皇山莊找白天使和顏凝玉。” ……

茫茫花海,丁琳堂堂武魔層次的靈武高手,擁有兩個魔皿,竟也花了足足三天時間,才飛到花海邊沿。

途中,她向黑天使千殤詢問,爲何要突然離開。而他到底從青峯的身上看到了什麼祕密。同事,也無比困惑,青峯身經百戰,不可能在那種場合那般軟弱。

千殤毫不掩飾,將青峯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想法說了出來。

原來千殤身爲天使一族,擁有非凡天賦,可以窺探人心。

他是黑天使,可以看到人性的陰暗面。

青峯來到靈州,除了找金沐楊算賬,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幫助劍心滄淵找到脫離劍身的祕術。

而這個祕術,在萬界大陸,也只有金沐楊一人得知。

瞭解了這些,千殤又說道,在天羅大陸之上其實一直有很多謊言的存在。

所謂的上古十大神器,到底是否真的存在,實在不得而知。

還有,爲什麼刁振東在萬古雪源的時候,只是抓了申永寧一人而已。

他一直都在猜測,或許所謂的上古神器,其實一直都只有青鋒神劍。

因爲,所有人的目光和焦點,都聚集在青鋒神劍,也沒有人去尋找其他神器,甚至連修羅斬那種至尊武器,也沒有人着手去尋找。

這一切,都令人匪夷所思。

在千殤提出這樣的質疑之時,丁琳也陷入了深邃的思考。

上古十大神器,這的確只是一個難解的謎題。

試問,又有誰真的見過這些神器?

“青鋒神劍”

“流雲甲”

“記憶頭盔”


“飛天靴”

“龍元石”

“煉氣爐”


“天火戒指”

“地藏項鍊”

“人魂腰帶”

“修羅斬”

就目前所知,只有青鋒神劍和修羅斬,是最有可能存在的神器。

亦或許,世間本就只有這些神器。

在丁琳這樣猜想的同時,他們也已經走出了那片龐大的花海。

花海之外,是靈州大陸最東部的帝國,銀色帝國。

千殤介紹道,銀色帝國是靈州大陸開元時期,劍尊沈庭組織創建。

經歷多年飄搖,如今的銀色帝國基本統治了整個靈州大陸的皇權。

但這種皇權的統治並不穩固,因爲靈州大陸實在太過龐大。

太過龐大的皇權,實在很難統治太過遼闊的疆域。

沒有健全的管理機制,這樣的權力系統遲早還是會崩裂。

在那個時候,靈州大陸極有可能還會跟從前一樣,由銀色帝國,砝碼帝國,龍血帝國三個帝國分封統治。

但事實上,這些在靈州大陸並不重要。

作爲尚武的造神大陸,只有武道聯盟纔是最受尊敬的勢力。

其中,靈祭閣和羅生盟就是正邪兩大勢力的巔峯代表。

如今,靈祭閣閣主於小非卸任,楊九天接任靈祭閣閣主,靈祭閣的實力自然會大打折扣。

丁琳再次聽到楊九天的名字,心裏產生一種異樣之感。

“也不知楊九天現在怎麼樣了。”

她是武魔層次的武者,不需要凝聚靈武翅膀,便可以踏空飛行。

站在花海之外的虛空,從虛空之上俯視着偌大的銀都。

銀都,是銀色帝國都城。

此間,銀都之內,一個面容姣好,身材極富女人味的女人,正在皇宮裏爲一個男人運功調息。

定睛一看,那個男人的下巴上長着茂密的鬍鬚,看起來二十多歲,清秀的面孔,一眼看去,就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

他盤膝坐在那裏,頭頂上有藍,紅,玄三色靈光閃耀。

他的右手小指上戴着一枚有刻着龍紋的指環。

“那是…”

“是靈魂戒指!”千殤趴在丁琳腰間的口袋裏,激動地大喊。

丁琳和楊九天十年不見,對他的容貌卻依然銘記於心。

“楊九天。”

在心中喊出他的名字,頃刻,熱淚盈眶。

不再猶豫,身法一展,輕若鴻毛般飛入銀都皇宮的後花園。

花園裏種滿了各色百合。

現在是夏季,這裏的百合盛開得無比鮮豔。

穿過百合花叢,便進入了皇宮後院的尚武臺。

周邊無人打擾。

丁琳靜默地站在那裏,靜待那個女人替楊九天調息完了以後再靠近。

這樣,她一等就是三天三夜。

期間,她曾無數次見識銀都夜色的恐怖。

火光,若隱若現。

尤其是深夜,遙遠的虛空之上甚至還有龍吟之聲。

三個夜晚,也應如此。

方纔夜月當空,那龍吟之聲一陣長鳴,便是不再出現。


也正是這時,楊九天眉心一蹙,口中一甜,噴出大口鮮血。

“噗!”

鮮血噴出,他的眼睛緩緩睜開。


在夜色下迷濛地四下掃視一眼,回身看着那個面容姣好的女人,臉色一急,起身,又跪拜下來,恭敬地喊道:“師孃,對不起,我沒能保護好韓冰,韓冰他…”

“他只是沉睡過去了。”

那個女人就是於小非的妻子,如今靈州的掌舵人墨無瑕。

墨無瑕的臉上不再有之前對楊九天的質疑,一臉隨和地說道:“其實你已經盡力了,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能來到靈州,恭喜你,你已經有資格接替天羅大陸修羅王神的地位了。”

“什麼!”楊九天一臉錯愕,心頭感應,金修羅和黑修羅,不知在何時,已經不在自己的六識感應範圍之內,“怎麼會這樣!”他一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墨無瑕起身,深呼吸,又長長吐了一口廢氣,轉眼看向一直守候在旁的丁琳和千殤,微微一笑,“你看,他們都是來這裏等你的。”

她沒有回答楊九天的話。

楊九天一臉着急,“可是…”他很想弄清楚心中的疑問。

墨無瑕只是淡淡笑着,雙手負於身後,“你的傷已無大礙,而且我給你傳輸了不少靈力,此刻,你的修爲至少也是魂宗境六星層次了。”

“魂宗境,六星?”

楊九天低頭看着自己的雙手,再感應腦海中的靈力。

只見,腦海中原本存在的普通屬性皿已經不見了。

此刻,在他的腦海裏只有三個“聖”字形狀的屬性皿。

“這是…”

他一臉疑惑,同時又暗暗想到,靈武有四重境界。

氣宗境,魂宗境,影宗境,神宗鏡。

氣宗境者,武師,武祖是也。

而武師有三個屬性皿。

武祖有六個屬性皿。

這些屬性皿都是普通的屬性皿。

到了武魔層次,腦海裏會呈現出“魔”字屬性皿。

而到了武聖層次,則擁有了“聖”字屬性皿。

氣宗境出手,乃用皿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