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跌的過程中買入,就一定能盈利嗎?

張元一曾經就這個問題和林丹青進行過探討,一致認爲,抄底很危險!一般人是抄不了底的。

張元一想起曾經股市裏流行的一個段子:

想抄底的人,結果抄到了腰上,讓他沒想到的是,尼瑪,這腰咋這麼長!有人接着抄,這次抄到地板了吧!卻沒想到還有地下室,抄到了地下室的人,卻沒想到還有地下室還有地窖,抄到地窖的人都沒想到地窖下面還有地殼,抄到地殼的人,卻沒想到地殼下面還有地獄,抄到了地獄的人認爲,尼瑪,這下總該見底了吧,可結果其到死了也沒想到:地獄真有18層啊!FUCK!

底真的是那麼好抄的嗎?

林丹青曾開玩笑地說:“元一啊,底是留給神抄的,咱們還是老老實實做人吧!”

想着想着,張元一不禁想到了林雙兒,這顆小韭菜最近被割的挺慘,的確和利佛摩爾描述的韭菜挺像!最近總想抄底,結果抄的臉都綠了!

雙兒應該是二級韭菜了吧,想到這,張元一不禁嘿嘿笑了起來。

正好林雙兒過來叫張元一吃飯,一看桌子上的菜碟,張元一不禁又樂了,“韭菜!”

“你笑什麼?”林雙兒一頭黑線。

“額……沒什麼”張元一現在可不想惹這顆小韭菜。

前次笑話她,就被扭的胳膊青紫,現在還疼,可不想再以身試法了。

股民總有個成長的過程,也許每個股民都是從韭菜開始,包括那些後來成爲大師的作手們,說不定雙兒以後就能成爲大作手呢?

又過了兩天,開始討論《大作手回憶錄》的第六章:考慮大盤,而不是個股!

林丹青剛回答林雙兒提的一個具體個股買賣的問題:

“買賣你自己決定。現在還不能最終確定市場大勢是反彈還是重歸牛市,但我比較傾向於最近大盤的橫盤向上是趨勢的逆轉,但話又說回來,如果大勢不好,即使有好的標的,但也要謹慎一些。做股票一定要有個試倉的過程,這樣萬一做錯了,也可以減少損失。畢竟牛市裏也有熊股,明白了嗎?”

“嗯,明白了”林雙兒點點頭,一副乖乖女的樣子。

張元一看林丹青打開了話匣子,當然不放過討教的機會。

“師傅,您剛纔提到大盤和個股,我覆盤的時候經常看到這樣的現象,哪怕大盤再好,也有下跌的股票,哪怕大盤再差也有上漲的個股,您怎麼看大盤和個股的關係?”

林丹青深深的看了張元一一眼,說:“你的這個問題,我在剛開始做股票的時候也思考過很長時間,你看,無論大盤漲跌,個股都有跌有漲,有些做股票的人因此得出結論,看大盤有什麼用嗎?正如你剛纔講的,反正大盤漲也有跌的,大盤跌也有漲的,是不是?”

張元一點點頭,同時把泡好的茶,給林丹青倒了一杯,也給雙兒和自己倒了一杯。

“所以,大多數散戶做股票的時候,容易忽略大盤。即使關注大盤,大多數散戶也只是猜測下大盤今天是漲是跌,明天指數是向上還是向下,關注的都是一兩日,對於大盤的整體趨勢反而關注很少。他們是猜大盤,而不是分析大盤。不看長遠,只看近日。這是什麼?這叫鼠目寸光!”

林丹青喝了一口茶,繼續說道:

“就我個人的經驗,做股票的時候,是絕對不能忽視大盤的力量。”

“做股票要有整體性、系統性思維,而大盤就是我們要把握的系統,不然你可能會面臨系統性的風險,大盤就是我們要了解的整體市場情勢,有關整體行情大方向。你說重要不重要?”

張元一說:“那大盤太重要了!師傅,這段時間我也覺得如果整體市場不好,再好的股票我可能也不粘,哪怕是喪失一些機會。最近震盪市,我覺得不好做,就空倉,我覺得還是需要再等段時間看看。”

林丹青微微一笑說:“所以,雙兒在背後都說你這個大哥哥很聰明,你的確是個做股票的料,這次看來我沒看走眼!”

張元一聽林丹青這麼說,也忙說:“謝謝師傅表揚,以後我會更努力向師傅學習!”


林丹青哈哈一笑,喝了口茶水,又笑着搖搖頭,他打心眼裏還是很喜歡張元一的,勤奮好學不恥下問,更重要的是人品好!

突然,張元一又想起一個問題,連忙問道:

“師傅,你說那些做短線的關注大盤嗎?”

林丹青喝了一口茶水,淡淡地說:“我瞭解的那些真正短線交易做的好的人,都是非常重視大盤的,即使是逆市的遊資,也不敢忽略大盤走勢。”

“只限於猜測次日股指漲跌的做法,是很多股評家喜歡乾的事情,如果你想在這個市場走的長遠,是不能這麼幹的,哪怕是做短線。”

“不這麼幹,那怎麼幹?你就要注重股市的大勢,就是大盤的大方向,而股市的大方向你能靠一天一天來判斷?顯然不行。真正的大勢一旦形成,就需要很長的時間來完成。這樣你還要考慮經濟週期的因素等。”

“所以這個大盤,不僅僅只是指指數的變化,還要關注經濟週期的變化。”

張元一聽林丹青這麼分析大盤,以前倒是沒聽過,不過的確很有道理。於是連連點頭道:“嗯,嗯,師傅說的很有道理。”

林雙兒白了一眼張元一,嬌嗔道:“當然有道理了,我爸說的就是道理,哼”

林丹青看着林雙兒笑着搖搖頭。

張元一對這個小師妹有時候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看林丹青杯子裏的茶快到底了,張元一又給滿上。

“就股市指數意義上的大盤而言,我們可以打一個比喻,比喻上漲時期的大盤,可以把上漲時期的大盤比喻成保鏢!”

“保鏢?”張元一還是頭一次聽說可以把大盤比喻成保鏢。

“對,就是保鏢!大盤上漲,就好比保鏢就在你身邊。除非你的分析能力極差或者你的運氣太不好了,不然大盤一直向上時期,個股普漲,無論你選擇什麼股票,你都能賺錢,都能獲利。你看今年一月份有段時間,大盤不錯,幾乎所有的股票都上漲!你看上輪牛市期間,股指氣勢如虹,個股也漲飛了,不正是如此嗎?”

張元一和林雙兒都點點頭。

“相反,如果大盤整體向下趨勢,就說保鏢沒了,不在你身邊了,你說你這個手上拿大量現金的主,在荒野小巷晃盪,容不容易被打劫?”


林丹青說到這,頓了一下。

張元一說:“那肯定容易被打劫啊!” 林丹青接着說:“就是說咯!在大盤趨勢向下,個股普跌的情況裏,除非你功夫了得,發現逆勢的妖股,不然你虧損的可能遠遠大於盈利的機率。”

“所以說,要順勢而爲,這樣就比較省力,還省心!”

“在大盤恢弘如牛、個股普漲的情況下你做股票,風險小,你買股票就比較放心;如果大盤一直向下、個股普跌,你卻想抄底,一不小心你就會抄在半山腰,你大部分時候是擔心害怕,何必如此呢?”

林丹青諄諄教導着。

“那主力會不會利用大盤呢?”張元一想了想,問道。

“當然會。打個比方,假如你要運作一支股票,你會不會選擇在大盤暴跌的時候吸籌?”

“會!”張元一應道。

“爲什麼呢?”林雙兒美眸如水,瞟了一眼張元一,問道。

張元一想了想說:“大部分散戶喜歡看盤,大盤一暴跌,就會產生恐慌心理,不管自己的個股跌沒跌,就賣股票了,因爲擔心自己的股票也會跟着大盤跌。”

林丹青笑着說:“這就對嘛!大盤迴調或者暴跌的氛圍能讓你輕鬆的獲得足夠低廉的籌碼。”

“所以說大盤指數的下跌提供了一種槓桿,主力利用這一槓杆很容易完成建倉,所以你就會看到一些股票股價處在底部的時候,或者拉昇之前總是會發生拉鋸的情形,主力利用大盤暴跌,向下打壓股價,從而以最小的努力獲得最大的效果。”

張元一聽完,點點頭,說:“明白了!師傅,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

“你啊,又開始拍馬屁!”林丹青哈哈笑道。

張元一嘿嘿一笑。

“除了大盤和個股的關係,你們還覺得什麼讓你們印象深刻?”

“要堅信自己的交易靈感,不要被他人的建議影響。”張元一答道。

“建倉要逐步建倉,對了再加倉。”林雙兒也開啓了搶答模式。

林丹青微笑着點點頭,說道:

“恩,這次你們說的很全了,這一節的主題很豐富。不過呢,你們還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看書要學會舉一反三,利弗莫爾在這章節裏面主要要告訴還想告訴我們一個投機獲勝的重要原則!”

“原則?什麼原則?”張元一疑惑不解。

林雙兒也嘟着嘴說:“什麼原則嘛,我怎麼沒看出來啊”

“這個原則就是:投機要想獲勝,就要要在市場配合的大前提下,自己做對的時候要敢於下重倉!”林丹青沉聲說道。

“重倉?”張元一不自覺的念出了出來。

他想起這個市場上很多人都因爲重倉而導致破產的局面,也想起自己前世中的重倉,讓自己一敗塗地,現在一提到這兩個字,他打心裏有點瘮的慌。


看着張元一和林雙兒有點疑惑,林丹青並美元馬上解釋,而是繼續問道:

“你們在第六章節看到利佛摩爾在幾天的時間裏做空聯合太平洋就賺了25萬,知道他爲什麼能如此嗎?”

“爲什麼”林雙兒不解的問道。

“原因就在於他敢於重倉啊!”

“哦!”張元一和林雙兒陷入沉思。


林丹青進一步解釋道:

“從1000股,到2000股,到5000股,再到10000股,他絲毫沒有猶豫,而是果斷的浮盈加倉,最終重倉太平洋!這就是他此役大獲全勝的關鍵!”

“在這需要提醒你們的是,如果你們以後參與期貨市場,你要了解期貨和股票的最大區別之一就在於槓桿交易。股票滿倉也只能是一倍槓桿,但期貨往往可以達到10倍,甚至更多倍數。所以,何時該使用高槓杆是期貨獲勝的最重要原則之一。”

“那怎麼才能培養自己敢於重倉的這種能力呢?我每次做單的時候就不敢重倉,總覺得重倉風險太大,不怎麼敢加倉”張元一撓撓頭,問道。

林雙兒也連連點頭,表示認同張元一的發言。

“德國軍事理論家克勞塞維茨曾說過一句經典的話:生來不具備膽量這種感情力量的人是決不能成爲傑出的統帥的。這句話放到股票和期貨領域同樣適用。天生不具備膽量的人永遠成爲不了一名傑出的股票大作手!”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林丹青加重了語氣,嚴肅地說道。

“膽量?也就是說,膽量不是天生的嗎?我們後天能不能培養呢?”張元一問道。

“天生佔90以上%,後天也可以培養,但主要也是在先天的基礎上進行培養。不是培養膽量,而是發現你自己的膽量!”

“有句話叫做藝高人膽大,意思是說當你的專業技藝高超了,膽量自然就大了,這話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呢,從我個人多年的閱人經驗來看,膽量確實大部分是天生的!”

“就像利弗莫爾那樣的膽量,確實是投機界的天才!”

“當然,話又說回來,即使你是個天才,後天關於膽量的嚴格訓練也是必不可少的!”

“那怎麼訓練呢?”張元一疑惑道。

“怎麼訓練?以我爲例吧”林丹青淡淡一笑道。

“當初我的老師,也就是你師爺在訓練我克服重倉交易恐懼感之時,就曾經讓我連續五個月每天滿倉高頻交易!”

“原來師傅也有師傅”張元一在心裏嘀咕着,張元一的眼神不禁亮了起來。

“師傅,你滿倉交易沒遇到風險嗎?”張元一好奇地問道。

“怎麼沒風險,賬戶最後都被我爆掉了十幾個!”

說到這裏,林丹青也不禁老臉一紅。

“不過這種訓練的好處慢慢體現出來,就是慢慢的,我就對重倉交易習以爲常了。重倉的時候沒有了心裏恐懼感,一切都是遊戲!”

“當然這只是訓練膽量的方法之一,還有其他一些訓練方法,以後如有時間,在實戰訓練階段我會讓你們親自體會的。”

林丹青淡淡地說道。

“那既然是重倉,爲什麼利弗莫爾還要逐步建倉呢?爲什麼不能一次性重倉呢?那樣豈不是更簡單嗎?”林雙兒好奇地問道。

“那是因爲誰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是對的。我們以前說過,股票裏的投機遊戲講究的是概率!沒有誰敢說自己每次都能盈利!”

“只有賬戶裏的盈虧數字會告訴你,你是對還是錯了,盈利了,就加倉,虧損了,就止損!你們倆個要記住,在任何情況下一定要讓盈利奔跑,讓虧損儘快了結,這是投機的不二法則。”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