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趙成話音未落,一口鮮血從口中吐出來。

“啊!會長大人!這這這……真沒事?”閆哥都嚇壞了,吞吞吐吐道。

荒孤庭笑道:“放心好了!趙會長沒事!這只是交戰之時受傷產生的瘀血,吐出來也就沒什麼大礙了!”

趙成哈哈一笑:“荒公子果然厲害!……不過那個老魔頭,數年不交手,果然又精進不少! 偷歡總裁,輕點壓! !”

“無相功?”

“對!這個老魔頭也不知在哪裏竟然找到了無相功的修煉法門,如今已經進入小成之境,把嘴都給修煉沒了!下一步,就是要把鼻子再修煉沒了!”趙成道:“爲了修煉這種功法,把自己修煉成這種不人不鬼的樣子,也不知道是否值得!”

重生在漫威里的道君 原來是這種惡毒的邪功!”

趙成一解釋,荒孤庭立刻想到,六帝之一的邪帝手下便有這樣一人,修煉的便是無相功!而且已經修煉到極其高深的境界,臉上已經沒有任何東西!

後來,無相功愈發精進,竟然起了謀逆的心思,不過,好在及時被邪帝察覺,傳說被邪帝親自手刃!


不過這是在荒孤庭之前的事情,所以荒孤庭也只是聽說,沒想到,在元武界之中竟然也有修煉無相功的人!

趙成一點也不客氣,一把摟在荒孤庭的肩膀上,道:“二皇子殿下,剛纔老夫怎麼說也是幫你了,這樣麻煩一下你,不介意吧!”

荒孤庭笑了笑,明白他的意思。笑道:“趙會長的人情,荒孤庭自然銘記在心!”

不管趙成出於什麼目的出手,都是幫了荒孤庭一個小忙,雖然荒孤庭要逃,說也攔不住,但那個老魔頭也確實厲害,比之夜凝霜恐怕都不弱,所以,荒孤庭即便親自和他對上,也勝算不高!

趙成哈哈一笑,道:“二皇子果然是個聰明人!老夫這一下傷筋動骨倒也不虧!”

閆哥一邊撐着趙成的肩膀,一邊弱弱道:“會長大人!小的這下算是暴露了!,這下恐怕是不能再去黑市之中潛伏了!大人再給小人派一個活吧!”

趙成看了一眼閆哥,笑道:“你個二愣子!老夫還舍着臉向二皇子討個人情,你倒好,二皇子的人情你都不稀罕?”

“啊?”閆哥頓時一驚,看了趙成一眼,又轉頭看了荒孤庭一眼,他也是個八面玲瓏的活絡人,否則又豈能在黑市之中游刃有餘而不被發現。

頓時明白了了趙成的意思,連忙眼巴巴的看向荒孤庭:“那個!二…皇子…殿下!我……”

荒孤庭輕笑的看了一眼老奸巨猾的趙成,自己佔便宜也就罷了,還提攜手下一起佔,可真是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不過荒孤庭倒也沒有反感這一點,畢竟閆哥確實是因爲救他才暴露的身份,而自己只不過讓他出去準備接應自己,這個人情確實也欠了!

“好吧!我也欠你一個人情!什麼時候有所需,可以來找我!”荒孤庭道。

“謝謝二皇子殿下!”閆哥喊的十分親切,實則,他根本不知道荒孤庭是哪裏的二皇子,不過,連自家趙會長都這麼看重荒孤庭的人情,自己一個小廝就更該客氣了!

荒孤庭帶着趙成回到他的府邸,然後喚來浣溪,便道:“趙會長!浣溪的事情我已經跟你說清楚了,這莫家售賣汨羅城之事,也不會再發生了!已經在賀蘭城多耽擱一天,所以,我便告辭!”

趙成點點頭,道:“二皇子的話,我已經向上彙報了!上面怎麼處理老夫會即可聯繫二皇子!”

荒孤庭點點頭,隨即趙成命人牽來烈火獅,荒孤庭和浣溪即跳上烈火獅向天秦皇城進發。

閆哥站在趙成旁邊,緊張兮兮道:“會長大人,這公子…二皇子是哪裏的皇子?”

趙成緩緩道:“天荒!”

“啊!?”閆哥驚詫的張開嘴。

…………

………

此時,無缺樓之中,

最高層之中,七個人面容嚴峻,除了有些人樣的七長老,另外六個人便是相貌醜惡的嘴臉。

當然還有一個沒有嘴臉的白髮老者。

無缺樓七大長老此刻全部匯聚於此!一個個面容猙獰,好似受到了極大的屈辱!

莫連山從外面走進來,憤憤看向白髮大長老,道:“大長老,你們無缺樓竟然連一個少年都對付不了!還讓他拿走了我莫家售賣汨羅城的證據!這件事,無缺樓必須給我們莫家一個交代!剛纔我已經把這件事稟報家主!家主很震怒,若是你們無缺樓不能給出一個滿意的答覆!賀蘭城無缺樓恐怕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莫連山絲毫沒有壓低聲音,對着在外面都有洶名的魔頭厲喝起來。即便自己的修爲不及他們任何一人!

無缺樓大長老臉色陰沉的極爲難看,猛地盯了莫連山一眼,頓時莫連山如坐鍼氈,一股刺骨寒意籠罩在他身上,不覺流下冷汗。

“哼!莫連山!少拿你們莫家來嚇我們!此事的確是我們無缺樓做的有失妥當!但是也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大長老怒喝道。

“是…!”莫連山頓時不敢再囂張,這羣人畢竟都是殺人不見血的魔道武者,真惹怒了他們,自己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大長老冷冷的瞪了莫連山一眼,隨即道:“剛纔我們潛伏在武市中的人來報,那個來自天荒帝國的小子現在已經出發去了天秦皇城!不管他是去幹什麼!我們都必須要在他進入天秦皇城之前,把莫家的字據和汨羅城的印授搶奪回來!無缺樓的招牌決不能砸到我們的手中,否則不僅受到天下黑市的恥笑,更會受到總樓的處罰!”


幾人頓時目光沉下,很顯然這樣的結果讓他們不能接受。


“所以!老四!你立刻出發天秦皇城,請贏越幫忙,一定不能讓那個小子進入天秦皇城!告訴他,他欠我的一個人情是時候還了!”

大長老陰厲厲的從腹腔裏發出聲音。

四長老是個身形矮小的男人,右眼被眼罩遮住,留着一把大鬍子,皮膚黝黑,但看上去卻充滿力量,他答應一聲,便一步踏出無缺樓,向無缺樓的後院走去。 四長老此時正站在一隻青雕之上,青雕長翅展開數丈之寬,此時在兩千米之上的高空極速飛行。


這隻青雕乃是無缺樓速度最快的一隻三階靈獸!速度可以達到玄元境中期武者的極限速度!

所以很快便追上了荒孤庭。他從高空之下俯視着一隻在山野間狂奔的烈火獅。眸光微凝,心中在盤算,若是自己此時偷襲有幾成勝算!

不過,很快他便打消了這個念頭,依照老大的意思,明顯是讓贏越攔截,他們在後面追趕,如此,兩面加攻,必然可以讓荒孤庭死無葬身之地。

顯然,大長老非常謹慎,僅從剛纔荒孤庭交手之中,便已然察覺到僅憑他們七人之力很可能攔不住荒孤庭!所以必須再要贏越幫忙!因爲,這很可能會關係到莫家的存亡!

雖然,大長老一點也不會在乎莫家的存亡,但是,莫家的勢力依舊龐大,把他們逼急了,肯定會遷怒於賀蘭城無缺樓。

所以,他寧願耗費千萬銀幣也要請贏越幫忙!

贏越,乃是天秦皇城無缺樓的的樓主!天秦皇城無缺樓整體實力還在賀蘭城無缺樓之上!若有贏越的幫助,定然萬無一失!

四長老駕馭三階靈獸青雕,迅速飛行,很快便趕到烈火獅的前面。

安坐於烈火獅之上的荒孤庭,忽然心念一動,察覺到頭頂有東西飛過,

頓時精神力完全探出天際,青雕上的四長老頓時出現在他的意念之下。

荒孤庭微微一笑,頓時感知到此人的氣息與他所見的老瞎子和無腿人的氣息一樣,想來是無缺樓之人無疑!暗道:“這個傢伙不來攻擊我,反而向天秦皇城趕去!想幹什麼?”

荒孤庭微一思忖:“看來天秦皇城之中還有幫手!…既然如此,我倒是不能讓他進入天秦皇城!”

荒孤庭拍了拍烈火獅的大屁股,道:“小火,再加速,天上有一頭青雕! 車神代言人 !快些追上!”

烈火獅擡頭,睜大燈籠般大小的金色眼瞳,穿透兩千米的高空,果然看見一隻青雕正然展翅狂飛。

烈火獅乃是三階靈獸,目力不是人類可以相比,即便相隔兩千米高空,他依然可以看見。

頓時,他四蹄猛地一蹬,狂吼一聲:“吼吼吼……!”

速度陡然提升一倍,爆發出極速在山林間穿梭。

四長老本以爲已經把荒孤庭甩在後面,忽的低頭一看,烈火獅竟然緊緊追在下面,只是相差不遠的距離。

四長老頓時大駭,“怎麼回事?難道那小子發現我了?不可能!”隨即駕馭青雕愈加快速飛行。

青雕嚎叫一聲,頓時雙翅奮力擺動起來。

而烈火獅此時倒是有些氣力不足,剛纔他爆發出身體極限速度才堪堪追上青雕,如今青雕再次加速,已經不可能追的上。

倒不是烈火獅不如青雕,只不過靈獸的天賦不同,青雕兩雙翅膀自然不是烈火獅四條腿可以追趕上的。

“吼吼…!”(不行了!本火獅跑不動了!)

荒孤庭淡淡一笑,隨即精神力如淵似海的從靈臺之中涌現。

“雷神之怒!”

四級精神力術法一出,頓時天地變色,本是晴空萬里的天際頓時烏雲翻滾,雷電熊熊。

忽的,一道閃電忽然朝青雕身上直轟而下。

四長老頓時大駭,連忙駕馭青雕向一旁躲開。

“這什麼鬼天氣!怎麼忽然就變得這般電閃雷鳴!”四長老暗罵一聲,還未來及,忽的又一道水桶粗細的雷霆再次向四長老的頭頂轟擊而下!

“快躲開!”

四長老愈加害怕,連忙一腳踩在青雕的左翼,青雕才險之又險的避開。

“轟轟轟……”

四長老根本來不及反應,又有數道閃電向四長老劈下。不過四長老到底是真元境八重的高手,終於還是躲開,但是卻免不了身上狼狽不堪,頭髮也變得焦黑起來,青雕身上的羽毛也被雷劈到一下,顯得傷痕累累。

此時,四長老已經意識道,這不可能是天氣,必然有人在暗中搗鬼!他頓時真氣浩蕩涌出,大喝道:“是誰!給我滾出來!在暗中行事算什麼英雄好漢!”

荒孤庭不由笑道:“一個黑市魔頭,竟然還敢鄙夷別人暗中行事?還真是可笑!也罷!……你還是先下來吧!”

頓時,四長老頭頂的烏雲翻滾的更加厲害!一尊手持巨大銅錘的雷電巨人在雲層中緩緩凝聚,如一尊龐然大物俯瞰着四長老和他身下的青雕。

四長老也是渾身一震:“你…你是什麼人!”

四長老精神力不高,完全沒有看出這只是精神力虛影,還真的以爲是天神下凡!

荒孤庭意念一動,雷電巨人手中銅錘猛地向四長老砸下去。

四長老本來就已經被雷電巨人嚇得渾身無力,哪裏還有力氣反抗,此時見雷電銅錘遮天蔽日向他轟砸而下,雙腿一軟,直接爬倒青雕之上。

“皋……”


青雕嚎叫一聲,連忙向下俯衝而去。但是雷電巨人的銅錘依然緊緊追趕着下墜的一人一獸。

“轟…!”

雷電巨人雷電銅錘轟的砸在青雕身上,又轟的一聲砸到地面之上,頓時地面之上發出一聲震天響動,道道裂痕綿延數十米。

中心之處,一個下深數丈的大坑,大坑之下,兩道渾身閃動電光的身影。

“皋…!”

青雕哀嚎一聲,從大坑裏爬了上來。

而四長老此時全身浴血,狼狽不堪,連站起來的力量都沒有!

荒孤庭騎着烈火獅來到巨坑旁邊。

“吼……!”

烈火獅一聲獅吼,震懾的青雕瑟瑟發抖,蜷縮一旁。

“你你你……!”

四長老看到荒孤庭,雙眼猛地睜大,不敢置信的艱難開口,忽的全身一陣抽搐,然後腦袋猝然垂下。

感知着四長老生機斷絕,荒孤庭微微點頭,精神力提升到四十五階之後,再次施展全力四級精神力術法,威力提升不少,便是半步玄元境的武者基本上萬無一失都可以一巴掌拍死!

畢竟,剛纔荒孤庭打出的一錘,可是堪比玄元境中期高手的一擊!真元境八重的四長老被一錘子砸死倒也正常!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