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梅你開路吧,我保護好這兩個大殺器,對了,你倆注意控制魔力啊,多用小法術,杜絕浪費,多多練習攻擊的精準性!”沈木說到。

三人齊點頭。

出了廢墟後就是森林,幾乎到處都是森林,曉梅建議先找到河,沿着河水走不容易迷路。

人間又小雪 ,時刻注意周圍的動靜!”學霸曉梅講述着她所知道的知識。

曉梅的話倒是一點都沒錯,纔剛進入森林沒一會兒,衆人就相繼碰到了好幾只會中階低級妖獸,有蛇有飛蟲,還有一隻蜥蜴。

比起外界的同等級妖獸,它們的各項能力都更強,非常難對付。

而且這邊的妖獸打不過就會找機會逃跑,根本不會死拼,似乎智慧也比外界的妖獸要高。

但是程煙月隊伍的配製是真的豪華,兩個中階靈師就像兩個炮臺,沈木和曉梅做好牽制以後,幾乎是被小法術給砸死,或者燒焦或者冰凍,這些妖獸的死狀慘不忍睹。 傳送陣周邊地區,包括森林外圍的妖獸在半天時間就已經被清理的差不多了。

“我們去森林深處看看吧,雖然有未知的危險,但是好過在這裏和其他隊伍搶積分啊。”沈木建議道。

“我來開路。”曉梅點頭後一馬當先。

“之前不是說要找河流得嘛?亦軒,你不是水系靈師嗎?感應一下水元素的波動?”程煙月朝着黃亦軒說道。

“對啊,我把這個忘了,”黃亦軒閉眼細細感應周圍環境的變化,衆人等了他大約五分鐘後,終於是有動靜了。“水元素周圍波動都比較明顯,可能是因爲森林地區的關係吧,不過左手邊的方向似乎比起其他方向的波動更爲劇烈一些。”

在這元界之中,東南西北也分不清出了,黃亦軒直接指了個方向,說道。


“嗯,那應該不會錯了,不是沼澤就是小河,我們往那個方向前進,曉梅,注意自身安全。”沈木說道。

“沈木你放心,我的感知可是很敏銳的。”曉梅落梅劍在手,確實顯出了和她平時有些不一樣的氣勢,在沈木感應之下反而有一種類似妖獸戾氣的氣息。

一路又遇到了兩個學員隊伍,幾人之間幾乎沒有打招呼之說,之是匆匆擦身而過。

前進數十分鐘,也是沒有碰到一隻妖獸,曉梅反而發現了一株靈草。

“曉梅,血香草?”

詢問的人顯然不是沈木那種學渣,而是黃亦軒。

“是啊,沒想到你也認識,我還以爲男生都是學渣呢。”曉梅一笑說道。沈木卻知道她指的意思是他和王斌都是學渣。

“怎麼會呢,我可是財神團少爺啊,平時也是接觸過這種東西的,”黃亦軒似乎難得找到存在感,立刻又說道:“血香草藥效,通經活血,固本養顏,一般用作養顏丹的配方,不過活血丹和高級血劑也會用到,作用並不單一,是一味三品靈草。”

“三品靈草?最高有幾品啊?”沈木問道。

“木哥哥你笨死了,連我都知道,最高是九品仙草,不過聽說現在蒼南大陸連六品以上的靈草都已經很少了。”程煙月搶着說道。

“月兒姑娘說的不錯,大家行進的路上多多留意,靈草也是可以增加積分的。”曉梅取完血香草後放入隨身攜帶的一個小袋中,對大家說道。接着又提劍開路了。

“靈草就這麼存放嗎?”沈木無語。

“還不是因爲現在沒條件嘛,只能湊合着先放袋子裏了,一週時間靈氣流失的不會太嚴重,這三品靈草可相當於一直中階中級妖獸的積分呢。”程煙月說道。

衆人行進了半小時,又斬殺了了一隻妖獸後終於來到了黃亦軒說的河邊。


“黃少,這就是你說的河?”沈木望着眼前一望無際的大海說道。

黃亦軒撓撓頭,“我也不知道啊,就感覺這邊水元素氣息特別濃郁,想不到我們的傳送陣離海邊這麼近。”

“哇!木哥哥,真的是大海,那些飛的是什麼鳥,看起來好可愛啊!”程煙月眺望遠望,聞着海風,舒服的轉了幾個圈。

“破風!”一聲嬌喝,一隻白鳥應聲而落。曉梅一個矯健的飛躍,抓住了它。

“太好了,多打幾隻晚上的晚飯就有着落了,嘿嘿。月兒小姐,你怎麼了?”曉梅,滿心歡喜的拿着一隻大白鳥,卻看到月兒滿是敵意的盯着她。

“別什麼晚飯了,這只是午飯,曉梅,我幫你再打幾隻!”沈木說完更是誇張,拔刀斬連出,幾隻白鳥試着躲避,可是這些飛出的拔刀斬卻是可以短暫的控制,根本躲無可躲。

“漂亮啊,沈木,你這是什麼情況啊,飛出去的武技都能控制?”曉梅不由得稱讚,“我的破風是仗着速度快纔打的到它們的。”

“呵呵,小把戲而已,只不過是心控鬥氣,多練練你也會的。”沈木明顯很得意,卻又要假裝不在乎的模樣,黃亦軒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那個,你們把白鳥給我,我去洗乾淨。”黃亦軒說完就接過兩隻鳥,走向海邊。


“黃少,你家洗東西用海水洗的嗎?”沈木說道。

“哈哈,木哥,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可是水系靈師,初級的水元素操控可是已經得心應手了,分離出一片乾淨的淡水,小事一樁。

這片海灘完全不是一片沙灘,而是一片亂石嶙峋的斜坡,,幾人不是武師就是靈師,膽子也夠大,一點也不懼打來的海浪。

“曉梅,我們去收集點樹枝吧,月兒,你先休息一下,一路上就屬你最暴躁了,快坐下恢復點魔力。”沈木感覺到月兒有些不對,也是笑笑,沒分配給她任務,而是在一塊較爲平坦的石頭邊給她鋪了件衣服,讓她坐着休息。

月兒勉強一笑,還是盯着那幾只正在接受剝皮拔毛的大白鳥看,嘴裏嘟囔着什麼。

沈木也不理,和曉梅兩人回到森林邊緣砍了些樹枝。巖姬和落梅何其的鋒利,纔沒幾分鐘的時間,一大捆木材就被切削完畢了。

“月兒,來個火球,快。”沈木搭了個簡易的篝火堆,對着程煙月說道。

“哼,大白鳥這麼可愛,爲什麼你們要吃它!”程煙月卻是拒絕。

沈木和曉梅對望一眼,也是有些無語了,原來這妮子是爲這事撅着嘴,只好語重心長的說道:“月兒啊,你看大家忙活了半天也都餓了,你可是隊長,隊員沒力氣殺怪了,這不是也影響隊伍的成績啊。”如此這般說了一大堆,許諾了諸多好處,小蘿莉才勉強放出一個小火球。

沈木計謀得逞,急忙招呼黃亦軒先把洗好的一隻沒毛鳥丟過來。

“曉梅,來,你烤這半隻!對了你有帶調料嗎?”沈木問道。

曉梅接過半隻沒毛鳥後搖頭。

“嗯?我有辦法,黃少,等會弄點海鹽過來,你行的吧?”沈木朝着遠處喊着,他們生火的地方里海岸還是有些距離的。

“沒問題,交給我!”遠處一聲迴應傳來。

“曉梅,你看這不就搞定了嘛,水系靈師可真好用啊。”

曉梅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這時候問道:“沈木,黃亦軒可是財神團的大少爺,竟然對你言聽計從啊,了不起。難不成你救了他的命不成?”曉梅和沈木一樣,落梅劍削了一節木棍,插着鳥旋轉着烤着。肉表面已經開始冒油了。

“嗯,真香,嗯?曉梅你說那個啊,嘿嘿,我給他的恩惠啊,他要是個女孩啊,非得以身相許不可。”沈木嘿嘿的笑着。

“哼,木哥哥,你猥瑣死了。”程煙月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沈木身邊,小鼻子抽動着,似乎被香味吸引過來了。“木哥哥,那我是不是真的要以身相許啊?我還沒準備好。”

小蘿莉盯着沈木,但是眼神卻時不時的瞟向沈木手裏的烤鳥肉。

沈木早就發現了小蘿莉的舉動了,故意說道:“那是當然啦,你已經是我女朋友了,來,以生相許的第一步先親我一下。”沈木還很壞的伸過了頭。

小蘿莉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小聲說着:“木哥哥,不是親過了嗎?”

沈木繼續壞笑着,“我說的是當着別人的面啊。”

曉梅也有些臉紅,低着頭沒敢看二人。

“那,好吧,”小蘿莉似乎下了挺大的決心,慢慢的把臉湊過去,眼睛都有些閉上了。

“木哥,來了,”黃亦軒像個小孩似的,一手舉了只沒毛鳥,一隻手抓了一把白色的粉末,“咳咳,沒事,木哥,我沒看到,你們繼續。”


沈木的壞事差一點就得逞了,臉色現在不太好看,“沒事,過來吧。”

一旁的程煙月更是低着了頭,深深的埋入了兩腿之間。

“木哥,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黃亦軒把手裏的白色粉末灌入沈木遞過來的一個小布袋裏面。

沈木,看了一眼一旁的小蘿莉,兩隻火紅馬尾辮都快垂到地上了,嘆了口氣,“黃少,你會烤肉吧?你手裏的自己烤。”

“木哥,這個我不太會啊。”黃亦軒如實交代。

沈木真想一巴掌打上去,果然是個少爺,又嘆了口氣,“算了,你拿着這個。”

沈木把手裏的烤了一半的肉遞過去,“學者曉梅的樣子,旋轉着烤。”

黃亦軒,點點頭,和沈木交換了肉。

沈木很少熟練又弄出一根木棍,插進沒毛鳥的身體裏面,繼續烤了起來。

“曉梅,給你,”沈木從白色粉末的袋子拿了些出來遞給曉梅,曉梅心領神會,接過後均勻的灑在了烤肉上面,便旋轉邊撒。

“黃少,學着點。”說完,沈木還眨了眨眼。

黃亦軒又不是傻子,知道沈木有心給他機會,和曉梅接近,也是不客氣,乾脆坐到了曉梅邊上,接過了白色粉末學了起來。

沈木的控氣手法何等老道,比曉梅二人晚烤了十幾分鐘的肉,卻是第一個烤出了香味。

“沈木,你不會吧,你的烤肉怎麼這麼快啊?月兒小姐也沒幫你啊。”曉梅第一個發現了沈木的異狀。

“嘿嘿,你不知道鬥氣的巧妙運用吧,我朋友教我的。”沈木得意。

“哼,是琳雪吧。”小蘿莉冷不丁的出現在了沈木身邊小聲地說道。

沈木嚇了一跳,太過專注控制鬥氣烤肉,竟然沒發現這隻小蘿莉就在他邊上。乾笑兩聲,也不多說,“就是控氣手法而已,曉梅,多練練你也行的。呵呵,月兒,快,差不多可以吃了。再等一分鐘。”

“又是這麼說,哪有這麼好學啊,你個騙子,”曉梅不以爲然了。 一分鐘很快就過去了,程煙月幾乎是從1到60一直數着過來的。

“好了好了,木哥哥,時間到了,再烤下去它要不好吃了!”小蘿莉口水都舔了好幾次。

沈木手裏的烤肉表層的油漬不停的“滋滋“作響,香味四溢。“它這麼可愛,月兒纔不忍心吃呢。”沈木笑着說道。

“沒有啦,我只是覺得你一個人也吃不完,挺可惜的,也不能浪費是吧,嘻嘻。”程煙月伸手就要去抓,沈木一個側身立刻閃避。

“嘿嘿,就是不給你。”沈木又是把肉舉高高,逗着程煙月。

小蘿莉搶了兩次都失敗,立刻也不再有所動作,只是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沈木,也不說什麼,表情似乎要哭泣。

沈木哪裏受的了這個,急忙把肉送過去安慰,哪知道小蘿莉變臉極快,直接一把奪過就跑遠了坐到一旁吭哧吭哧的吃了起來。

“哎,月兒,這有一半是我的啊,哎你不燙手嗎?”沈木剛說完後半句話,立刻意識到一個火系靈師怎麼會被東西燙手,何況只是一塊烤鳥肉?

這下沈木倒是變得被動了,搶不回肉,又不好意思去分曉梅兩人的肉吃,只好找了個藉口會海邊繼續覓食。

空中萬里無雲啊,更是沒有一隻鳥,估計都是被一開始幾人的動靜給嚇跑了。沒烤的大白鳥倒是還有兩隻,但這時大家晚上的食物,不能輕易動用啊,森林裏的妖獸又都是噁心的變異妖獸,根本下不去口。

海邊溜達了幾分鐘,竟然發現了一些貝殼類生物。沈木是真的餓啊,聞了烤肉的香味後又沒吃到,還有比這更慘的情況嗎?

撿了五個貝殼,拿回去湊合着烤了。

“木哥哥,這事什麼呀?咦?是大貝殼,月兒也想吃。”程煙月急速吃完一整隻烤鳥,似乎還不滿足。

沈木有些吃驚,“月兒,你這還沒吃飽?”

“沒吃飽!嗝~”小蘿莉義正嚴辭的說出三個字,卻是打了個飽嗝。連忙又補充了幾一句這事胃脹氣,吃太快了。

沈木無語了,想不到程煙月這麼饞,以前怎麼沒看出來呢,沒辦法,只能又分了兩個貝殼給她吃。

這些大貝殼其實肉質非常肥碩,最後小蘿莉吃完一隻後真的是吃不下了,沈木也是吃了四個有些飽。

曉梅也是就餐完畢,“可惜貝殼太容易壞了,不然也可以帶幾隻晚上吃。”

黃亦軒點點頭,說道,“要不冰凍幾隻帶着?” 浪尸 ,手掌冒出滋滋寒氣。

沈木都看不下去了,這狗腿的,和王斌一個德行。

王斌在學院修煉着也是打了個噴嚏,說了聲,是誰在罵他。但是一想到曉梅又是開始了拼命修煉。

王斌想着曉梅呢,可他卻不知道自己的兄弟正在幫着黃亦軒挖他牆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