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海點了點頭,朝姚飛這邊走來。

姚飛大驚,今天的這場戰鬥可謂是驚險刺激,險象環生啊。

先是自己用計逼得彭圖安跟他比拼內力,然後讓林風三人纏鬥住孟海。

可是沒想到孟海實力驟然暴增,竟然連傷兩人,並且還朝自己走來!

本來比拼內力就不能夠臨時撤掌,更何況還有一個超級大高手在旁邊虎視眈眈的看着自己。

在心裏微微的嘆了口氣,今天斬殺彭圖安的好機會就這樣平白無故的流失了。

“哎。”

撤掌!

護住主要心肺!

《息髓經》充滿了全身!

“啊!”一股鮮血再也抑制不住,順着喉頭噴涌而出!


“哈哈!哈哈!”彭圖安大喜過望,果然成功了!

“小海,剩下的交給我吧!”

“切,死禿驢!”

姚飛打了一聲口哨,樓上傳來了轟隆隆的響聲。

彭圖安大驚,一擡頭看見房間的天花板上吊着許多建築工地上那種水泥袋子,一個挨着一個,足有上百個之多。

“怎麼回事!?”

“不知道!”

“看着姚飛,那小子狡猾的很,別讓他偷跑了!”

兩人一回頭,袋子轟隆隆的順着天花板落下,一個接着一個。

瞬間房間裏充滿着煙霧,看不清人影。

他大驚!果然姚飛在這座房子裏設下了那麼多機關,還包括逃跑那條路線,自己這次也沒能殺的了他!

“哼!等着吧,姚飛,你一定要死!” “快……快……開車!”

姚飛拼着體內最後的一口氣把這幾個字勉勉強強的從嘴裏吐了出來,因爲他覺得再多說一個字,自己可能就會去見閻王。

“可是少主我們都不會開車啊!”

回答他們的只有姚飛那尚自粗重的喘氣聲。

“呦呵,胖大和尚,幾天沒見,怎麼跟個老大娘一樣,碎碎唸啊……"

"小海,別藏私了,別把他們解決掉……”

“快……快……快開車……”

“啊!不要……”

“不要死啊!”

睜開了眼睛,迴應自己的只剩下白花花的天花板壁和那一抹刺眼的陽光。

哦,對了,還有一張擔心的面孔。

“方凱啊。”

“別起來,我爸說你傷得很重,需要臥牀靜養。”

“呲!”掙扎着坐起來,自己渾身上下都是疼的,看來這回被那個胖大和尚傷得還真是挺重的。

重新躺回了牀上,他突然想起了什麼:“哎,對了,我記得我當時昏倒了,他們三人我也沒多想,現在我纔想起來他們根本不會開車,那我是怎麼回來的?”

“哦,這個啊。”方凱搖了搖頭:“這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你還是問你那三個手下吧,反正我回家的時候他們已經在咱們的別墅裏了。”

“他們呢?”

“哦,你等一下。”

過了一會兒,方凱領來了林風三人。

三人見到姚飛已經轉醒,大喜過望,激動的又蹦又跳。

姚飛霎時間覺得心裏咯噔一下,覺得心裏暖烘烘的。

“行了,跟我說說吧,咱們是怎麼大難不死的。”

“哦,這個啊。”林風激動的搓着雙手,滿臉赤紅:“說來也巧了,你昏過去以後,就過來兩個人,一胖一瘦,說是什麼什麼寡婦派來的,讓我們把車鑰匙交給他們就行了。”

“當時我們心裏也是懷疑這裏面是不是有詐,可當時那個情況實在是沒辦法啊,我們就把車鑰匙交給他了,他還真幫我們把車子開回來了。”

“一胖一瘦?什麼什麼寡婦?”

“又是她,哎。”

“少主,你……”

“哦,沒事了,這幾天你們就在這裏住下,等我養好傷,咱們再做下一步打算。”

“是!”

“那少主你先歇息着吧,我們就在下面,有事情隨時招呼一聲。”

三人走後,方凱也告辭了,讓姚飛好好靜養。

看來這回又是牙籤滷蛋把自己的車子給開回來的,不用說,一定也是黑寡婦授意的。

“哎,這個女人啊!”

想起來那個站在高山山崖邊,小亭子中撫着一簇琴,輕輕彈奏的女子,那個如詩如畫的、那個神祕對自己全心全意好的女子……

正想的出神,房間裏傳來了敲門聲。

“請進。”


“方叔叔啊!怎麼是你啊?”

“呦,你小子,怎麼!?不歡迎我?”

“沒有!沒有!”

“哈哈,怎麼樣?這回傷的挺重的吧?”

“恩,低估了對手。”

“哎。”方宏遠嘆了口氣,拉過來了一把椅子:“彭圖安的天下第一雖然很多人都不大服氣,但並不代表他不厲害,從理論上來講,他的實力也是不弱的。”

“非常不弱。”

看着姚飛有氣無力的樣子,他不禁暗暗發笑。

“其實你也不用妄自菲薄,我問了你手下的那三個人了,聽說你現在的內力深厚的已經可以把彭圖安給耗死了!?”

“恩。”

對面坐着的可是自己座下的七大護法之一,當時更是不惜消耗全身內力救治自己,這絕對是自己人。對於自己人,他也實話實說。

“哦!?”方宏遠的身子又往前坐了坐,好像生怕聽不清漏掉了什麼一樣。

“不錯,我差一點兒就能夠用內力耗死彭圖安,可是他的徒弟孟海卻跟突然開了外掛一樣,連傷我手下三人,然後……”

“什麼!!?”

方宏遠覺得自己今天真的來值了!聽到了這麼多匪夷所思的消息:

小飛現在能夠用內力活生生的把天下第一給耗死!他的徒弟居然能夠連傷三大高手!

林風那三個人他可是見過,最初,姚飛讓方凱把他們帶回別墅的時候,出於安全考慮,方宏遠問了他們的背景身手。

這不問不要緊,一問嚇一跳啊!

三人居然是先秦三大高手之一宗武的親傳弟子!

在試了試身手,方宏遠徹底就相信了!

而小飛口中所說的那個孟海居然能連傷三人,這份實力,恐怕自己和姚飛都達不到吧。

“他當時出的什麼招,你看清了嗎?”

“恩,我記得很深。當時……”


“黑色的煙霧?”

“沒錯,就是一團黑色的煙霧徑直的朝他們三人攻來,然後他們就受傷倒地了。”

“黑色的煙霧?暴漲的氣勢?”

“黑色的煙霧?暴漲的氣勢?”

姚飛看着皺着眉頭,站起來來來回回的方宏遠,心裏也不禁多了一份擔憂。

“難道是!……”

“方叔叔?”

“哦,沒事沒事,你等我一下,我出去一趟。”

看着急急忙忙出去的方宏遠,姚飛也皺起了眉頭,看來這個孟海不簡單啊!

等了半天,方宏遠又從外面回來了,手裏還多了一點東西。

“小飛,這個給你。”

“這是……?”

“《風雷羽翼》”


“《風雷羽翼》?”

“沒錯,這是一則遁地快跑的心法祕籍,主要是逃跑用的。”

“哦!?”姚飛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給你吧,省的你以後打不過別人,連逃跑保命的本事都使不出來了。”

“謝謝方叔叔。”

“哎,別這樣,我就是你座下的護法,職責就是保護你,再說這個《風雷羽翼》本來我就想交給你的,只是它需要很高深的內力才能催動,所以我一直壓着沒有給你,可現在你的內力已經躋身到世界一流行列了,修習這份《風雷羽翼》自然是不在話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