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剛剛叫她做什麼?

二少奶奶?

難道她不記得她了?還是不想認她?


“你別死纏爛打了,我們二少奶奶不想見你。”傅承若的語氣閃着不耐煩。

“二少奶奶,求你放過晶晶吧。”沈素心急着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晶晶?

白晶晶嗎?

這又關白晶晶什麼事?

唐品馨的心裏充滿的疑問。

“承若,讓她說。”她突然開口。

傅承若愣了一下,乖乖的退到了一旁。

“二少奶奶,謝謝你,謝謝你……”沈素心感恩戴德的道謝。

聽着自己的母親一口一個二少奶奶的叫自己,唐品馨的心,莫名悶堵。

“我叫唐品馨。”

她不知道爲何要這麼說,可能潛意識裏想告訴沈素心,她就是她的女兒吧。

然而,沈素心聽了她的名字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反而心心念念着另一個女兒。

“二少奶奶,我是白晶晶的媽媽,我知道她一時糊塗做了傷害你的事情,但,求求你放過她,好嗎?我只有她一個女兒了…….”

“轟!”

沈素心的話,恍若一個悶雷似的狠狠劈到了唐品馨的頭頂,震得她整顆腦袋都嗡嗡的作響,臉色一瞬間慘白如紙。 她說她是白晶晶的媽媽?

她說她只有白晶晶一個女兒?

唐品馨垂在身側的雙手,握得緊緊的,緊到指甲都陷入掌心裏了,緊到關節泛白。

淚水不爭氣的模糊了視線,心口處,難受得恍若被千刀萬剮一樣,很痛,很痛!

那她呢?

算什麼?

難道她不要她這個女兒了嗎?

就算長大了,樣子或許變了一些,但名字還是那個名字,可她爲什麼聽了後,一點反應都沒有。

似乎不想讓沈素心看到自己脆弱的樣子,唐品馨微微轉過身,努力的壓抑着淚水與心痛。

“二少奶奶,晶晶她還年輕,不能坐牢的,一旦坐牢了,她這一生就毀了,你就當可憐可憐我吧,放過她,好嗎?二少奶奶,如果你願意放過晶晶,我可以給你做牛做馬。”沈素心淚水漣漣的哀求着。

唐品馨的淚水再也壓抑不住了,順着蒼白的小臉滑落。

好偉大的母愛呀!

爲了白晶晶,她願意做牛做馬。

莫名的,唐品馨的心裏生出了幾分嫉妒。

“二少奶奶,我求求你,我給你跪下……”沈素心說話間,雙膝一彎就要跪下。

唐品馨見狀,頓時慌了,哪有母親跪女兒的。

她反射性的拉住了沈素心的手臂,阻止她下跪。

“二少奶奶,你是不是答應放過晶晶了?”沈素心的淚眼劃過了驚喜,激動的盯着唐品馨。

與此同時,唐品馨也在盯着這張不知道在夢裏出現過多少次的面孔,心痛得無法呼吸。

她雖然變老了,但眉宇間,卻依然有着當年的端莊秀氣。

“你不用跪我,起來說話。”

“哦。”沈素心點了點頭,目光定定的看着流淚的唐品馨,眸底閃過了狐疑,似乎不明白她怎麼哭了?難道被她感動了嗎?

“你是白晶晶的媽媽?親生的?”唐品馨問這話時,心底一下一下的抽痛着。

“嗯。”沈素心肯定的重重點頭。

唐品馨愣住了,這麼說,白晶晶是她姐姐?

難道當年母親跟父親在一起時,也出軌了?跟別的男人生下了白晶晶?

“其實晶晶不是那麼壞的,我瞭解她,她從小就乖巧聽話,學習好,對音樂還特別有天分,對我跟她爸也特別孝順,但,去了日本後就……”

說到這裏,沈素心哽咽了起來,滿臉心疼。

唐品馨木然的看着她,聽着她細數着白晶晶的優點,心裏百般不是滋味。

“我不是要博你同情,晶晶在日本那幾年真的很慘,被逼着跟很多男人拍豔情片,她不服從,那些人就往死裏折磨她,我跟她爸知道後,真的很心痛,很心痛,卻又要裝作不知道,就怕傷害到她的自尊心。”沈素心說這些話時,是咬着牙說的,可見,她有多麼心疼白晶晶的遭遇。

唐品馨的眸子微閃了一下,她的腦子很亂。

或許白晶晶的遭遇真的很慘,但,此時此刻,她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去同情白晶晶了,因爲她感覺渾身的力氣已經被抽空。

“你……真的只有白晶晶一個女兒了嗎?”她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嗯。”沈素心點頭。

唐品馨的心,猛然抽痛,轉開臉說:“你走吧。”

說完,她快步走進花園的門口。

“二少奶奶,你答應放過晶晶了嗎?”沈素心追着問,卻被傅承若攔住了。

“二少奶奶……”她不死心的叫着。

唐品馨終究是狠不下心,停下了腳步,但,沒有轉回身。

“讓我想想。”她心痛的回了一句,而此時,老天爺似乎也感覺到她的傷心了,紛紛揚揚的飄起了毛毛雨。


傅承若迅速從車上拿了一把雨傘,跑到唐品馨身邊。

“二少奶奶,下雨了,別淋着了。”

唐品馨沒接過雨傘,木然的吩咐道:“你送她回去吧。”

說完,冒着雨小跑着回屋。

傅承若拿着雨傘追了幾步,又回頭看了看門口外失魂落魄的沈素心,最後,決定聽從唐品馨的吩咐,送沈素心回去。

唐品馨一口氣跑回了屋裏,蒼白的小臉已經佈滿的淚水。

“二少奶……”馬秀蘭觸到唐品馨滿臉的淚水時,心,猛然一驚,着急問道:“二少奶奶,怎麼了?”

但,唐品馨沒理會她的話,捂着嘴直接跑上了樓,跑回了房間裏,把門反鎖,靠着門緩緩的滑坐到地上,委屈得像個孩子一樣放聲痛哭。

她緊緊的抱着雙臂,似乎想給自己冰冷的身體一絲溫暖。

曾經幻想過許多與母親重逢的場面,卻萬萬沒想到,她與沈素心竟然以這種方式重遇。

十幾年不見,再見時,她卻變成了白晶晶的媽媽。

爲什麼會這樣?

爲什麼不要她這個女兒了?

“我究竟做錯了什麼?爲什麼要這樣子對我?爲什麼……嗚嗚……”

“爲什麼要出現?什麼偏偏是白晶晶的媽媽……嗚嗚……”

她哭得天昏地暗的,心,像破了一個大洞,鮮血淋漓。

門外,馬秀蘭拍着門叫了幾聲,隱隱約約的聽到了唐品馨悲悽的哭聲,她又心疼又慌亂,連忙給容陌川打電話。

天漸漸變得黑沉,毛毛細雨也漸漸的演變成了大雨,伴隨着陣陣隆隆的雷聲,似乎也染上了悲傷的氣息。

房間裏,沒有亮燈,一片黑暗。

唐品馨一直靠着門後坐着,不知道哭了多久,感覺到眼淚都流乾了,眼睛又酸又澀,腫得像兩顆桃核似的,整個鼻子都塞住了,有一種呼吸不過來的感覺。

蒼白的小臉被淚水洗刷過後,顯得水嫩通透,似乎很脆弱,一碰就會破開。

她動了動有些麻木的雙腳,掙扎着站了起來,腦子昏昏沉沉的,感覺到頭重腳輕。

既然沈素心已經不要她了,那她也不必再留着她的東西了。

步子有些不穩的摸黑走向衣櫥,從裏邊拿出了殘舊的布熊。

曾經,她把它當成寶一樣珍藏着,但,結果呢……

走到窗邊,咬了咬牙,揚手把布熊扔了出去。

布熊在空中劃過了完美的弧度,孤伶伶的落在了草地上,無情的雨水打溼了它。

唐品馨莫名的鼻子一酸,眼睛再次腫脹了起來,淚水又滑落了。 就在這時,房門被拍響,傳來了容陌川着急的聲音。

“品馨,開門!”

容陌川在回來的路上已經給傅承若瞭解過情況了。

可是,他不明白她見了白晶晶的母親,爲什麼會崩潰大哭?

“品馨,乖,開門。”他耐着性子的哄着。

“我想一個人靜靜。”門裏,傳出了唐品馨帶着濃濃鼻音的聲音。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告訴我好嗎?”

“我不想說,永遠也不想提起。”唐品馨被觸到了痛處,擡手捂着耳朵,跑到牀上躺下,拉過被子把自己連頭蓋住。

容陌川被唐品馨吼得一愣,眉頭緊緊的蹙了起來,深邃的眸子暗閃了一下,突然走到自己的房間。

“二少爺,你要做什麼?”馬秀蘭不放心的問道。

但,容陌川沒有回答她,逕自出了陽臺,暗暗的看了看相隔大約兩米遠的另一個陽臺,突然爬上了欄杆。

“天吶,二少爺,不要,這樣子太危險了……”


然而,在馬秀蘭的驚呼聲中,容陌川已經穩穩的躍到了旁邊的陽臺。

馬秀蘭提到了嗓子眼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但,仍在怦怦的狂跳着。

容陌川從陽臺走進了房間裏,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黑暗。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