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出自哪一方,這樣的氣息竟然億萬年而不朽,這本身就已經真名了此處的不凡以及強大。

「希望不是前者!」

噬與柳青雲對視了一眼,而後心有顧及的說道。

柳青雲先是一愣,而後突然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十分贊同的點了點頭。

「那個,你確定我們一定要進去?」

站立在祭壇外,柳青雲有些打退堂鼓,因為突然之間感覺這座祭壇帶有惑人的力量及迫人的威脅感,對危險異常敏感的柳青雲對此有些排斥,預感到其中肯定有巨大的兇險,因此,有些躊躇。

「進!」

噬往前邁步,帶著一往無前,讓柳青雲都是一呆,這少年果然非凡人,面對這樣的神秘祭壇竟然面不帶色的就要入內,或者可稱之為膽大包天。

「哈哈,好小子,今日捨命陪君子,我們一同入內。」

而後,柳青雲不由哈哈大笑了起來,沒想到,自己一直以來對待修行都是一種小心謹慎謹小慎微的姿態,卻失了少年的一份豪氣。

真可謂是豪氣干雲,柳青雲一瞬間竟然對這少年生出了一份敬意。

二人並肩,相視一笑,大刀闊馬的朝著那片光明的世界而去。

『嗡』

二人臨近,那片金色的世界頓時盪起一片漣漪,而後兩人如同穿過了神話傳說中的水簾洞一般,眼前頓時一片明亮,而後濃郁的靈氣滾滾迎面而來,其中帶有一種飛仙的氣息,吸入體內煉化讓心中一片空靈。

「這種氣息?」

柳青雲驚喜異常,他察覺到了周圍靈氣的神奇,頓時喜笑顏開的看向噬。

「雖然已經不是很濃郁,但其中確實有一種仙靈般的氣息!」

噬也是滿臉的笑意,進一步的證實了心中的猜想,難道這座巨城在無數年前真的是一座仙域的城池?

甚至看祭壇之上那道散發著神威的仙王雕塑是不是就是整座城池的主宰?傳聞中上界的仙王?真正的不死不滅,超脫世間一切的存在?甚至於凌駕在普通的仙靈之上?

「看來前路越來越刺激了,我感覺我們像是來到了傳聞中的仙域,當然,這裡只是仙域的一部分,而且還被俗世的氣息給沾染了,但是即便如此,雖然不能讓我們整個超脫,那也必然能夠帶來一定的進步。」

噬仔細的感受了一番,身後黑洞直接將大量的混雜了仙靈之氣的靈力吸入煉化,彷彿冥冥之中又吞噬了一種特殊特質的本源般,丹田之中的本源之力再次凝聚了一分。

「好!」

感受到體內的變化,噬不由高興的叫喊出聲。

「你說什麼?」噬突然的低喝,驚到了此時滿臉興奮之色的柳青雲。

「嗯,沒事,我們已經進入了祭壇所籠罩的範圍內,下面行動的時候要小心了!」

噬臉上帶了凝重之色,並且小心的提醒著柳青雲道。

「明白!放心!」

柳青雲搖了搖頭,自己竟然讓一名少年提醒,面子上實在有些過不去,似乎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還不如一名少年啊。

「走吧!」

噬也是點頭,而後兩人並肩而行,柳青雲也是將靈識外放,不再藉助於噬的靈魂共享,因為此時周圍缺少了那種能夠凍裂人靈魂的黑色水流,所以靈識瞬間外放了出去。

但是,緊接著,柳青雲吃驚的發現,自己散發出了靈識籠罩範圍只有區區幾百里,而噬卻整整超過了千里方圓,心中不禁暗暗驚駭,這個少年簡直就是一個變態,這個稱呼依然不變。

「小心!」

突然,噬一聲大喝,而後只見一道流光劃過了天邊,數十里方圓轉眼即至,急速朝著修為最高的柳青雲射來。

噬的腦海中魂潭帶有暗金色,更是比之其餘普通修士的魂潭大了上百倍,帶有一種高貴的氣息,同時,魂潭之中衍生出的靈識之力也較之常人更加的敏銳一些,關鍵時刻,在那道流光亮起之時,噬便已經發現,並且及時的將柳青雲推向一邊。


在噬聲音響起之時,柳青雲幾乎是前後腳就感應到了流光的氣息,不由心中暗怒,這道流光雖然威力上不是很大,但勝在速度夠快,瞬息而至,若不是噬發現的太過及時,自己就算不被流光洞穿,只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可惡!」

柳青雲堪堪閃過流光的衝擊,只聽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而後就看到身後一陣漣漪傳來,那到流光竄出了光明區域之外,瞬間就顯露出了本來形狀,而後迅速的被分散瓦解掉了。

「該死,這是什麼東西?」


柳青雲聲音顫抖,等到流光竄入了黑色的水流區域后,本來面目竟然是一隻人形的手臂,剛剛就是這隻手臂突然飛出偷襲了他,讓他險些遭劫。

「這他媽的都是什麼東西?」

噬也是心中發冷,只不過見慣了詭異事件的他對這些東西多少已經有了免疫,只是柳青雲卻不是如此,此刻已經被嚇得有些獃滯。


為什麼會有一隻手臂飛射而來,想要將其刺死?這世上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加詭異的嗎?甚至比之見到了幽靈惡鬼還要更加的詭異,因為幽靈惡鬼已經身死,世上原本就有鬼怪的傳說,所以見到這些不乾不淨的東西雖然有些滲人,但卻不是不能夠接受的。

然而,只是一條單純的手臂就不是這樣了,單單留下一條手臂都能自主動作的話,請問這是個什麼玩意?如果柳青雲把這句話問噬,噬的答案肯定是邪異,而且比之更邪異的噬也曾經見過,更不用說眼前的一幕了,所以此刻的噬相對來說還是比較淡定的。

「你仔細看清楚了,這東西好像並不是真正的人的手臂!」

噬翻了翻白眼,心中更是譏諷,這就是所謂的天才?真不知道愁得慌,天才遇到危險的時候還真是淡定啊。

「咳咳,不是真人手臂么?之前沒有仔細看!」

經過噬這麼一提醒,柳青雲這才稍微的鎮定了下,而後靈識迅速掃落之前飛逝的手臂處,最後發現,這果然不是真正人的手臂,只是一條石臂而已。

「是石頭?唔,幸好不是真正人的手臂,不然的話我恐怕一輩子都要做惡夢了。」

柳青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發現最近怎麼總是走背運,之前也闖入過其它的神土秘境,但是卻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詭異邪異的東西。

與地府有關?每每想及此處時,柳青雲都是一副想要打人的姿態,確實,誰讓地府的隱秘從來只存在於傳說中,所有死亡的一切都跟地府有關。

包括鬼魂,包括神屍等,只要是與地府有關的一切,怎樣傳奇怎樣詭異都是理所應當的。

「小心點,這個地方很不一般,越是臨近,越能感受到祭壇發出的驚人壓力,這是一種生命本質的差異,彷彿冥冥之中真的有一尊高高在上的仙王俯瞰著我等,不知道怎麼搞的,我總是感覺這座祭壇雖然神聖,但是其中帶著邪異。」

噬臉色愈發的凝重,之前那隻手臂絕對有大來歷,其中帶有『絕仙』的力量,連仙都能絕,還有什麼是不能摧毀的呢?而且,噬在其中發現了一個天大的隱秘,因為方才那條手臂在兩人踏足這片區域內時,突然閃爍而出的。

靈識覆蓋整片區域的噬,驚人的發現,那石質的手臂驚人是在祭壇最低端被破壞的黑洞處。

但是,雖然感受到了,噬卻沒有多說,但是靈識已經徹底的匯聚到黑洞的方向,但是,靈識集中到了一起,那黑洞處卻好似有一道奇異的法則能量,將靈識的力量完全阻隔在了外界,什麼都不能發現。

「我能感覺到,這座祭壇恐怕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神聖,怎麼樣,還要不要隨我一探究竟?」

噬微微一笑,大眼睛都眯了起來,看著柳青雲淡然的說道。 柳青雲苦笑連連,繼續闖祭壇?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柳青雲絕對不想碰觸它絲毫。

這裡太過的邪異,也太過的危險,給人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

「我還活著!我想報仇!我別無選擇!」

柳青雲雖然在苦笑,但是語氣卻極為的堅定,噬聞之眼中光彩連連。

之前一直沒有發現,原來這位柳大少爺柳大天才,骨子裡竟然也有這樣一種瘋狂的因子,兩人在這方面很像。

不得不為,我別無選擇!

是啊,噬點頭,噬心中有何嘗不是如此,如果眼前的一關都過不了,那還怎樣為姐姐報仇,還怎樣跟不朽的勢力抗爭?

所以,有的時候不是自己想去為,還是生活所迫不得不為。

「所以,小心一點,如果你想報仇,如果你還想在長生路上走下去!」

噬認真的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柳青雲,說完后,當先一步走向了前方。

因為不曾擁有,所以不怕失去!

柳青雲深吸了一口氣,周圍空氣中是活躍的仙靈之氣,每一次吐納呼吸都能夠感受到五臟六腑都是一陣洗禮,這很是神奇,要知道,柳青雲可是御天境的肉身啊,體內原本已經沒有絲毫的雜質。

肉身晶瑩剔透,純潔無垢,但是此時,在蘊含了仙靈之氣的靈氣洗禮后,竟然又再一次的將體內雜質排出,這是後天修鍊,吐納空氣中的天地靈氣所留下的污垢,原本不應該存在,只是因為後天不可避免,所以如今被排出。

隱約間,柳青雲感覺到,如果能夠長此以往,只需要幾個月的時間,自己的肉身修為只怕要在原先的基礎上再次往前,原本自己都已經達到了御天境的巔峰,再進一步,那就是天人境的肉身了,到了那時候,只是依靠肉身的力量,只怕都能夠做到與道相合,真正的藉助達到的氣息去鎮壓強敵。

所以,柳青雲還是十分期待接下來的冒險的,高風險高回報,這一直以來都是默認的規則,當然,這一切都是以生命為代價換取的。

前路是怎樣,沒人知道,就連噬也不知道前路會不會因此而隕落,會不會就連黑色植物以及青石能不能保的下自己的生命。

因為這裡不同於以往,可能與仙有關,也可能與傳聞中的地府有關,黑色植物的來歷噬不清楚,如果對上傳聞中不死不滅的仙是否還能夠如同以前一樣無往而不利?這一切都有待考證。

當然,代價也可能是死亡!

『轟』

天邊,一聲巨響炸開,祭壇似乎在一瞬間覺醒了,無數年前的大戰將一座浩大的巨城都給毀滅了,卻只是將祭壇重創,最後疑似入侵的巨獸去了哪裡?能夠將巨城毀滅,為什麼會單單留下祭壇?

難道說,最終那巨獸倒在了祭壇腳下?否則這一切都無法解釋。

如果真是如此,那祭壇就太過可怕了些,毀城的元兇都被祭壇滅絕了,那祭壇真正的威能究竟是有多強?

祭壇還在復甦,或者說此刻應該是處在一種渾渾噩噩的時期,雖然這樣說起來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但是兩人卻能夠真實的感覺到,這座祭壇真的如同一個生靈般在覺醒。

只是,覺醒的代價應該很大,所以此刻一直處在渾噩的狀態,並且應該是開啟了某些特定的防禦機制,之前的石質手臂應就是在這種特定的防禦機制下,才差點將柳青雲給傷到的。

「小心!」

「小心!」

柳青雲與噬相視一笑,同時提醒對方,因為,可能是其中某些機關要開啟了,所以接下來的路程只怕要非常危險了。

『嗖』

兩人前行,靈識之力時刻擴散著,將周圍的一切都第一時間告知自己,就在前行數里,還未有什麼動作之時,異變發生了,有一道仙光朝著兩人飛射而來。

「這是什麼?」

仙光包裹著一樣事物,在臨近二人的同時,懸浮在了兩人的頭頂,噬手持石棍嚴陣以待,柳青雲也是手中捆元索嘩啦啦作響,只要這樣東西敢有絲毫的動作,肯定會在第一時間上前將其纏繞束縛。

『嗡』

一陣嗡鳴的聲音響起,接著就看到頭頂上大如雲團的一塊白玉石階迅速的砸下,這讓兩人一陣目瞪口呆。

這竟然是數百丈高大的祭壇其中的一塊基石,此刻如同被煉化成了一方大印,朝著兩人砸下,周圍空間隆隆而鳴,周圍區域都是一陣顫抖,可想而知石階的威力究竟是有多麼的強大了。

「嘿?柳兄別急,先讓我試試新得到的寶貝!」

噬將手中石棍微微傾斜,攔住了即將上前的柳青雲,而後只見手中石棍突然延伸了出去,御風而長,瞬間就化為了百丈高,快要比得上祭壇的一半高了。


『咚』

一聲巨響傳出,接著就是一道極為宏大的衝擊波傳出,那化為石柱的石棍頂端,直接將下砸的大印抵擋住了。

兩者之間都在發光,白玉石階發出耀眼奪目的仙光,石柱更是發出陣陣朦朧的白光,兩者之間針鋒相對,絲毫不讓。

似乎兩者之間已經形成了膠著之態,噬微微一聲冷哼,那石棍是攻擊類的法寶,但是此刻卻用來防禦,一己之短迎敵之長,本身就是一種錯誤,因此,噬已經決定主動出擊了。

「咄!」

噬一聲輕叱,不大的手掌帶起一片黝黑的光澤,那是本源之力的光芒,掌化乾坤,化為一道大手,將化為石柱的石棍抓在了手中,瞬間將其揮舞了起來。

『嘭』

果然,石棍沒有讓人失望,那玉石台階如同高山下壓,卻被噬手中的石棍輕輕一磕,就給砸飛了出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