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濃烈的屍臭味,迎面撲來,大家急忙捂住鼻子。

「原來他們竟把他的屍體埋到了花園裡,難怪這些天這麼難聞,我還以為是死貓死狗的氣味呢。」梁女士捂緊鼻子說道。

她的浮腫的眼睛,已經流出淚水,搖晃了幾下,被阿蘿上前扶住了。

「你這挨千刀的,為什麼半夜才回來,不然也不會遭人

毒手啊。」

梁女士哭叫起來,阿蘿只好把她扶進客廳。

案子得以告破,喬馬舒了口氣,餘下的事交由警局來處理了。看著朱醫生腐爛的屍首,喬馬不由的暗暗感嘆,人生真是無常,這個花園應該是朱醫生最喜愛的地方,他恐怕做夢也想不到,他竟會無端枉死,被埋在了自己一手建造的花園裡。

而梁女士只因懷疑丈夫有外遇,就把丈夫拒之門外,最終導致了丈夫慘遭殺害,她其實才是這個案件的罪魁禍首。

喬馬在離開花園時,在心裡對這件案子下了一個超乎尋常的結論。

回到偵探社,喬馬環視空空的屋子,邱岳之彌還在外地休養,封曉雅來了又走了。

想起封曉雅,喬馬的心一陣難受和空虛,房間里似乎還保留著封曉雅的氣息,他回味那個難忘的夜晚,封曉雅纏綿

的情愛,封曉雅把女人最迷人、最瘋狂、最美麗的一面展示給他,奉獻給他,而他卻輕意的放棄了。

他知道他傷了師妹的心,他不該傷她的心,師妹是一個好女子,他知道好女子這輩子不容易碰上。

喬馬躺在床上,暗暗思忖,等他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實現了自己的抱負,他將即刻回到鄉下,和封曉雅過一種平淡的鄉村生活。

可這一切對於他來說,是遙遠的,他的骨子裡流動的是冒險的血液,沒有了這冒險的刺激,他或許會就此頹廢下去。

喬馬在不知不覺中,沉沉入睡。

醒來時,天已漸黑,喬馬來到街上,他順著那天晚上,他和封曉雅一起走過的路,獨自漫步。華燈初放,樹影婆娑,喬馬身邊少了封曉雅,竟覺得形單影隻。前面到了一片果林,這片果林中間有許多橙子樹,他就是在這裡為封曉雅採擷了三個橙子。封曉雅從小就喜歡吃橙子。他為了採到橙子,經常在廣袤的鄉野跑來跑去,那時候他們的師傅還在,師傅總是笑話他,小小年紀就知道疼人了,說他們將來肯定會成為一對恩愛的夫妻。他記得當時師妹的小臉羞的通紅,一個人跑到了河邊,師妹回來的時候,為他編了一雙草鞋。

那雙草鞋像小船一樣,載著他度過了無憂無慮的少年時光。

來到海邊,喬馬傾聽黑暗中的濤聲,不覺得又想他離開鄉村的情形。師傅因打抱不平,與城裡的黑惡勢力結下了仇怨,在一個風高月黑的夜晚,黑惡組織糾集了二十多人前來偷襲師傅,師傅孤身奮戰,殺死打傷十多個,終因寡不敵眾,而身負重傷。當時他和師妹恰巧不在師傅身邊,不然也將慘遭毒手。師傅臨終時給他留下了兩個字:海鬼

他發誓要替師傅報仇,便離開鄉村,一個人來到城裡。而他卻把師妹留在了鄉村,當了一名鄉村老師。

那段復仇的經歷,現在還歷歷在目,當他第一次看見大海,並且在海邊尋到了那個被稱作「海鬼」的幫會,他知道他將會與這座城市結下不解之緣。

實施復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他幾次都險些死於鋒利的刀下,在命懸一線的關鍵時候,邱岳之彌出現了,邱岳之彌的出現,使他的命運發生了轉折,也使他由一個盲目的復仇者,變成了懲惡揚善的城市獵人。

喬馬在海邊站了一會,回憶著不堪回首的往事,又聯想到剛剛發生的花園埋屍案,不由的心生感慨。

他拿起一塊鵝卵石,用力投向暗藍的海水中,然後轉了回來,在路經賣糖炒栗子的地方,他聽到了叫賣聲,便走過去買了一包。

賣糖炒栗子的不是那天的老太婆,而是一個妙齡少女,喬馬掏出幾個銅板遞給她,那少女伸手接過,隨即又朝他的臉上擲了過來,其速度之快,令人躲閃不及。 喬馬離妙齡少女非常近,幾乎一伸手,就能觸摸到。妙齡少女擲過來的銅錢,速度又是如此之快,而且那些銅板分散開,覆蓋了喬馬的整個臉部。若是常人,定難躲過,就是武功高強的人,這麼近的躲閃,也很難全身而退。

喬馬竟然躲過去了,只是有一枚銅錢擦傷了他的額角。這就是喬馬的絕招,他在苦練槍法的時候,同時也在練習如何躲閃子彈。

那是一個漫長的摸索過程,子彈的速度是常人無法想象的,他能在瞬間擊穿任何東西。如果按子彈的速度每秒300米計算,你站在300米處,躲閃的速度也只有一秒,如果再靠近呢,100米,50米,那給你躲閃的時間又是多少呢?

喬馬在練習躲閃的時候,充分利用了內功,他將氣脈灌注於雙腿,身隨腿動,將氣血在瞬間提升到極度,而且其靈變的意識,要超於常人百倍千倍,身形晃動有如子彈一般快。

喬馬練習躲閃,雖然沒有達到最高境界,但他能在任何環境下,利用聽覺,視覺,感覺,在對方出手的同時,做出同步反應。

這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實在太難。喬馬不知流了多少汗水,摔的全身傷痕纍纍,舊疤未去,新疤又來,方才練到七層功力。

可想而知,妙齡少女投擲銅錢的速度要比子彈的速度慢的多,喬馬躲避起來也不是難事,只是離的太近,而喬馬幾乎對女人沒有什麼戒心,這是他致命的弱點,也許他在今後的生涯中,將會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

妙齡少女見喬馬輕意躲過,好象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但她的反應能力也非一般人可比,擲錢的右手還沒放下,左手已出擊,直衝喬馬的面門而來,喬馬只覺得香風陣陣,竟有些心猿意馬。因為妙齡少女的香味和封曉雅身上的香味,非常接近。眼看著那白白的小拳頭已到了他的鼻尖,他並沒躲閃,一伸手,竟抓住了少女的拳頭。喬馬的大手掌幾乎把少女的小手全部包住。

妙齡少女臉腮一紅,目光射出一股怒氣,飛身跳起來,雙腿直直的向喬馬的胸口蹬過來。喬馬一側身,將手鬆開了,他也覺得這樣握著一個女孩的手有些不妥。

但還沒容他反應,少女已施展拳腳,一路猛打過來,她出拳的速度極快,就像她投擲錢幣一樣,但腿上的功夫稍稍差了些,看來這女孩只注重上半身的練習。有許多習武者都有這種毛病,或腿上功夫了得,或手上功夫非同一般。

喬馬左右躲閃,身形卻是不變,他看出這女孩出招的特點是以快制勝,招招怪異,不像是名門正派的拳法。

「哎,姑娘,我們並不相識,也無冤讎,你為何招招相逼,似有殺人之心。」

「你是我的殺父仇人,這個仇如何不報。」妙齡少女咬牙切齒,暗夜中一雙晶亮的眼睛冒著火苗。她仍然手腳不停,朝著喬馬打來。

喬馬連連後退,驚奇的問道:「我不曾認識你,怎會殺你的家人,你父親叫什麼名字。」

「我父親是海鬼的堂主,江一流。」妙齡少女說話間已淚水盈盈。

喬馬又後退兩步,停住了身形,驚訝一聲:

「原來你是江一流的女兒。」

喬馬感覺有些奇怪,冥冥之中好象有什麼東西在左右著他的靈魂。剛才他在海邊驀然想起找海鬼尋仇的往事,想起了和江一流的決戰,而走了不到五百米,就碰見海鬼堂主的女兒前來尋仇,這難道是巧合嗎。

也許在喬馬復仇的過程中,與江一流的交手最為傳奇,也最為蹊蹺。江一流雖說是堂主,但在整個海鬼組織裡面,他的武功卻是出類拔萃的。

江一流曾得過南海孤島仙魔神手雲浮的指點,學到了仙魔神手十六路拳法,喬馬本不是他的對手,兩人在礁石上戰了半日,突然狂風大作,電閃雷鳴,喬馬被江一流一掌擊落海水裡,而就在這時,一道閃電從半空劈下,接著一聲巨雷,江一流竟被雷電擊中,生生的劈倒,落入水中,被一陣大潮捲走了。

待喬馬爬上一塊礁石,已不見了江一流的蹤影。

可這一切只有喬馬知道,海鬼組織毀滅后,在附近海難流傳的一個故事,就是喬馬與江一流在礁石上大戰,故事的最終結局,是喬馬飛身而起,用三尺長劍從江一流的頭頂刺入,直直的把江一流釘在了礁岩上。

江一流被釘了一天一夜,最後大潮滾動而來,把江一流連同那三尺長劍一起卷進了深海。

這個傳說曾經讓喬馬在海灘一帶聲名大振,因為人們對海鬼組織恨之入骨,海鬼成員經常在那一帶騷擾漁民,打家劫舍,搶奪漁船,是出了名的海盜。

但這個傳說,也使喬馬背上了一個冷血殺手的惡名。

難怪江一流的女兒,會在這個夜晚,只身前來尋仇。

喬馬又如何向她解釋呢。恐怕不明真相的她不會聽他解釋的,即便他說出來,她會相信嗎?

她恐怕只會輕蔑的說一聲:一派胡言。

江一流既是他復仇的一部分,而且兩人確實血戰了一場,那麼即使不是他親手殺的江一流,也是他間接殺死的,他又如何推脫這個罪責呢。

喬馬站定身形,對江一流的女兒說:「你既是來尋仇的,但報仇需要報個明白,那天我與你父親的確大戰了一場,我中你父親一掌落入水中,而你父親卻不幸被雷電擊中,捲入深海……」

「簡直一派胡言。」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可事情的真相的確如此。不過,話又說回來,我為師傅復仇,你為父親報仇,天經地義。」

喬馬攤開雙手,說道:「我站在這裡受你一掌,如果不幸被你打死,那也是天命。」


喬馬說完,閉目等著江一流的女兒那復仇的一掌。

「你以為我不敢嗎。」

「噗」的一聲,喬馬只覺得胸前被柔掌一拍,頓時五臟疼痛不止,哇的吐出一口鮮血。定睛看時,睛前已不見了少女的身影。

喬馬找一塊草地坐下來,慢慢運氣療傷,他心裡明白,那少女對他手下留了情,如若不然,她真要起殺心,以她的功力,也能讓他五臟具裂。


仙魔綿柔掌看似輕飄如綿,可掌中聚集了全身的內力,氣由丹田而升騰,氣血注入於一臂,匯聚於勞宮穴,在出掌的一剎那,整個內力在掌心形成一個氣流,這團氣流,能穿透鋼筋鐵骨。

對於仙魔神手雲浮,喬馬還是聽邱岳之彌說的,之前,他對這個世外高人,聞所未聞,邱岳之彌收集了當代各門各派、山野奇士以及世外高人的武功資料,有助案件調查。凡是出現在江湖上,或傳於江湖,或隱於江湖的,基本都在他的收集範圍內,邱岳之彌給這本集子起了個名字叫:江湖大全。

喬馬之所以對綿柔掌記憶深刻,正是他和江一流曾交過手,他對江一流怪異的拳法和掌法,頗感驚訝,不知世上還有這種武功。那時他剛涉入江湖不久,覺得自己跟師傅學了一身絕世功夫,便可以打遍天下,所向披靡。哪曾想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的功夫在浩瀚的武林中,只是滄海一粟。


喬馬的聰明就在於他能夠與時俱進,取長補短,他認為這是一個冷兵器即將淘汰,火槍盛行的時代,只有練成一個神槍手,才能立足於不敗之地。


而且喬馬對打槍頗有天賦,當他把一柄柯爾手槍拿在手中時,那種感覺就出來了,但是要練到出神入化,還需要下一番苦功夫。他曾隱入一片山林,封閉了兩年,兩年之後,他手持雙手,竟能在不經意間,隨手一甩,百發百中。

約半個時辰過去,喬馬感覺氣血漸漸順暢,五臟六腑的痛感已減輕許多,便雙手下沉,氣回丹田。

他站起身,感覺雙手又有了力氣,隨手擊出一掌,但見掌風如動,樹葉被震的唰唰亂抖,有如一陣強風吹過。


喬馬走到街上,燈光處,柔軟的樂曲隱隱傳來,那一條街上有幾家歌舞廳,習慣夜生活的城市人從那裡進進出出。

城市就像是另一個江湖,匯聚了各種各樣的人來這裡闖蕩,撕殺,拼打,想佔有一席之地。

城市又像是一個溫柔鄉,滋生了舞廳,酒吧,青樓,吸引著人們醉生夢死,在靡靡之音、燈紅酒綠之中消磨光陰。

喬馬站在那裡,不勝感慨,他覺得城市對他來說,既愛又恨。他之所以還不想離開,就是有一種割捨不掉的東西。

在歌舞廳對面,一家咖啡屋前,圍了許多人,像是在爭吵什麼。他走過去,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被幾個人拉扯著,那是一個容貌秀美的女孩,身形不穩,腳步踉蹌,一個肥胖的傢伙猛地撲上去把她抱了起來。 那個女孩不是別人,正是江一流的女兒江雨灧。喬馬不知江雨灧為何跑到了這裡,而且像是被人灌醉了,踉踉蹌蹌,身不由已。

他急忙衝上前,攔住去路。他看到那個胖子想把女孩抱進一輛轎車。

「兄弟,你想把她帶到哪去?」喬馬故意問道。

胖子一看有人攔住他,氣不打一處來,懷裡抱著少女,嘴裡噴著髒話:「他娘的腳丫巴子,這是從那個老鼠洞拱出來的,竟敢攔本少爺的道。」

一群人圍住了喬馬,有的手中握著短刀,有的腰間亮著手槍。

「兄弟,你知道那女孩是誰嗎?」喬馬仍不動聲色。

「她是誰關你啥事,你不是咸吃蘿蔔淡操心嗎。」

「我告訴你,她是我妹妹,這還叫管閑事嗎?」

「救,救我……」江雨灧似乎還有些意識,迷眼看著喬馬。

那胖子好象愣了一下,但看看懷中的美少女,如何捨得。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黑虎幫的少主,別說是你妹妹,就是市長的千金本少主也照樣玩。」胖子一說出這話。喬馬才知道他們是黑虎幫的人,再看這些傢伙的裝扮,一色的黑衣黑褲。

喬馬對黑虎幫早有耳聞,黑虎幫幫主臧天虎是個正直的漢子,養了個少爺叫臧獒,卻橫行街市,無惡不作,專門喜歡調戲玩弄美貌少女。喬馬心想,既然在這碰上了,不如教訓教訓這小子,也讓他能收斂些。

臧獒本想,一說出自己的名號,還不把對方嚇跑,可一看喬馬站在那裡,一臉的深思,他還以為這傢伙被嚇傻啦。

「喂,不想死,還不快跑路。」臧獒提醒喬馬。

喬馬微微一笑,一伸手,托住臧獒的下巴,他感覺手裡捏了一把肥肉。然後猛地一托,臧獒竟然腳跟懸空起來,喬馬又抽回手,朝臧獒臉上叭叭兩巴掌。另一隻手已把江雨灧奪了過來。

喬馬的這一系列動作都是在一瞬間完成的,待臧獒回過神來,江雨灧已在喬馬的懷中。而他的臉上火辣辣的疼。

「弟兄們,給我打,給我往死里打。」臧獒捂著臉嚎叫。黑虎幫的人本已圍住喬馬,此時有幾個傢伙已揮起短刀向他砍來。

喬馬雖抱著江雨灧,但對付這些個烏合之眾,他還是綽綽有餘。只見他飛身而起,用十二路飛腿,一圈踢翻了幾個。他躲閃砍過來的鋼刀,晃動身形,穿梭在人群中間。他所到之處,便有人哎呀一聲,倒在地上。喬馬閃動的太快,弄的那些傢伙眼花繚亂,腦袋瓜子左搖右晃,等到看見他的身影,自己已經中招了。

一時間地上躺倒了一片,在那裡哼哼嘰嘰,哎呦嚎叫。

江雨灧似乎有些清醒,兩條柔臂纏繞在喬馬的脖子上。喬馬只覺得陣陣香風撲來,他又有些心猿意馬。正在這時,一股猛烈的拳風從腦後襲來,喬馬一側頭,險些打在他的太陽穴上。

原來是黑狗,黑狗剛才去屙屎了,等他出來,現場已是混亂不堪,戰成一片。黑狗的拳腳自然要比那些小仔強的多。臧獒一看黑狗來了,又見喬馬功夫甚是了的,也舞動肥拳上來夾攻。

兩個傢伙一胖一瘦,使出黑虎幫獨門武功,臧獒的一招黑虎掏心,特別刁鑽,看似直來直去,卻在半道拐了一個彎。喬馬的胸前是江雨灧,如果她中了這一抓,必然會傷的不輕。

喬馬回身後撤幾步,還沒站穩腳步,黑狗的一招惡狗撲食又填補上來。他們兩個竟然配合的天衣無縫。這臧獒和黑狗平時整日呆在一起,沒事的時候,就相互切磋,取長補短,拳腳練的也算不錯。

這一次是他倆的第一次實戰,卻讓喬馬有些難以招架。如果喬馬懷裡沒有江雨灧,如果不是剛才他挨了江雨灧一記綿柔掌,喬馬對付這倆小子還是輕而易舉的。

但現在喬馬運用真氣,感覺胸口隱隱作疼,他剛療了內傷,還沒有時間靜養和調整,就與黑虎幫大戰,必然使內傷複發,真氣紊亂。

喬馬知道這樣打下去,自己吃虧不說,江雨灧也難脫險。他看江雨灧已有些清醒,便對她說了句:「抓緊了。」手已騰出來,抽出雙槍,反手一甩,只聽得兩聲槍響,臧獒的胳膊中了子彈,同時黑狗的腿也鮮血直噴。

喬馬趁亂,抱著江雨灧飛奔而去。

跑回到偵探社,已是夜深人靜,喬馬把江雨灧放到床上,問她是被人灌醉了酒,還是被人下了迷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