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說了什麼?」秦夭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平靜。

但是太嚴重的怒火壓根就壓制不住,這些天來做的事情都成了徒勞,任誰也不會這麼容易就接受,只是她知道就算不接受事實也已經是這樣了,臉上最要緊的是找到解決的辦法。

而且還有一事,那容墨她也是要找回來的。

「這……主人只是讓您快些動作,千萬不要讓旁人佔了先機。」

說到這主人和秦王的關係,也是讓他一個做奴才的都看不懂。

要說他二人是相互利用相互配合達到自己的目的,可是有時候二人溜露出來的感覺也太奇怪了,壓根就不是簡簡單單的雙方合作關。

可要是說再加一些別的,這就讓他們更想不通了,兩人不像是朋友更像是敵人。

這針鋒相對又相互倚靠的感覺實在是太奇怪了,若是沒有半點貓膩也是不正常的,只是他在想要探究那就是活的不耐煩了。

畢竟他只是一個奴才,若是說的多那就錯的多,除非他想短命了。

這宮裡上上下下這天下處處是壞事一方,無一不想要皇帝和容墨離心,不過都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

皇帝若是處處寵信容墨對他們來說沒有好處,兩人若是可以分心,那也是對所有人都很有益處的一件事。

這不過這事兒做到的話,畢竟是有些難度的,雖說各方看起來勢不兩立,但是對於這一件事情裝幾方還是心照不宣的相互配合著,就指望著有朝一日可以把容墨給趕下台。

「下去吧,告訴他自作聰明過一回就不要再有下一回了。」

秦夭從來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了,都是那個女人自作主張,從她出生的那一刻便是她自作主張。

只是就算是自作主張,事實也已經如此了,既然改變不了,那他們便只能沿著這條路一直走下去。

哪怕走錯一步都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地,所以她更要小心翼翼,倘若有誰阻擋在她面前,那麼除去便是了。

除了容墨……

不論在這條路上她的雙手沾染了多少鮮血,做了多少的錯事,但是對於容墨她從來都是問心無愧的。

哪怕這樣的問心無愧,並不僅僅只是對於他二人之間的關係來說。

之前讓他失憶這件事的確是她騙了他,但那也是為了他好並不是虧欠。

秦夭自欺欺人,或許也就只有她一個人還被糊塗在他自己的眼裡,甚至在貴妃的眼裡那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只不過沒有人想要去提醒她,畢竟這樣的她可以達到貴妃的很多目的。


比如執行比如做一些她滿意的事情,這些是若是事後回想,或許秦夭自己也會覺出不對勁來了吧。


「來人!」

房中,隨著聲音走進來一隊黑衣人馬,面容冷峻,眼含殺意。

秦夭面沉如鐵,眼神卻始終堅定:「速速趕往九龍庄,將顧久檸給我殺了,把容墨帶回來,記住,絕對不能傷了他,一絲一毫也不允許,否則你們提頭來見!」

「是!」

又一隊人馬從京城出發,在這其中或許還有許多對人馬,他們都懷著各種各樣的心思,當然都是為了各種各樣的結果,各種各樣的目的。

遠在千里之外的九龍庄的顧久檸,似乎壓根沒有覺察出危險,即將到來這邊還悠哉悠哉的喝著茶,逛著街散著步。

「這事我看行,就這麼辦!」

酒館雅間內,各方大小生意場上的人一同集結,平日里看著似乎都爭鋒相對,可今日看起來卻分外的和諧,個個臉上都笑吟吟的,十分開心。

「諸位今日都是被我請來的,有些話我說的諸位不見得說的,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拐彎了……」

顧久檸坐在主座之上也算是一派親和,並沒有特意的帶著世子妃的價值,而是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容易親近,也比較有信服力。

身為世子妃,她要他們來自然沒有人不敢捧場,但是倘若她說的話涉及到他們自己的切身利益,這他們就得要掂量掂量著是不是要答應了。

而今天顧久檸之所以讓他們來,自然也不是來請他們吃閑飯的。

不過一個現代人的生意頭腦起碼也要比古代人好像不少,再加上顧久檸的嘴皮子顯然也不是那麼簡單的,自然將他們哄得暈頭轉向的,誰也想不出來哪裡不對勁。

「既然諸位都沒有意見的話,那我們就這麼定了。」

做生意的時候目光要真誠,顧久檸可是深刻的認識這個道理的,當然這一點她也做的很好。

她只是把它們邀請在一起來一場類似於現代裡面的聯盟,也算是可以一同給他們最得當的利益。

大家一同分羹總比一家獨大的好,這個道理他們做生意的當然不會不懂。

「世子妃,雖說你這話聽著不錯,但世上本也沒有白吃的午餐,你又讓我等如何信任你,如何不會懷疑你這是空口無憑的東西呢?」

自然有人是清楚明白的,既然是出門做生意的話,那有些事情還是要事先先說清楚的好。

顧久檸自然也想到了,有人必定會問這個問題,只是她不慌不忙的答道:「讓你們合作實現共贏,這是對你們的照顧,人若是有點腦子都能瞧得出來,何必與我在這打馬虎眼?」

其實形式上很簡單,就是幾個人聯盟一起合作做生意而已,既然他們分工不同,那麼就讓幾個分工的人一同合作,正好合成了一個整體,自然是最好不過。

這怎麼看都是合作共贏,也比之前的形式好的多,不然二者總是針鋒相對,雖然可以雙方暫時休戰,但是過了不久他們又會同樣的問題再次發生。

這其中少不了有人做鬼,但是更多的原因還是在他們自身。

若是可以,把他們都聯合起來,這小小的力量糾集在一起對付九龍庄也是一個很大的籌碼。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所有的事情到了最後都變得這般複雜。

九龍中雖然少了王文,但畢竟家大業大,而且還有邕娘這樣有能力的女人在這裡作證,並不能對整個造成什麼實質上的影響。 第四百章接踵而至

「可是空口無憑,你也未曾與我們什麼保證,我們就這樣輕易的相信了你,好像也不太……」那人慾言又止,剩下的話不用說他們也知道。

顧久檸不過今日將他們都邀進來,也是試探試探他們的意思,當然他們如此抵觸加懷疑也是正常的。

只不過……她想要讓他們個個都全部答應也是不太可能的。

不過,她做事,向來就不是為了表面功夫,既然做了,自然就要做到底。

「諸位,容我說一句。」顧久檸悠悠開口,聲音不大不小,正正好壓住了他們所有的躁動,在這其中,更有許多東西在逐漸釋放。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諸位在黃土之上做生意,自然知道最重要的是尋求皇城的庇佑,對吧?」

顧久檸直接拋出了這麼大的一個誘餌——皇商?!

此話一出,登時讓他們眼前一亮,眼中的貪婪明顯到不可掩蓋。

「世子妃……這話……可不能輕易就說出口的。」青庄的人率先打頭質疑。

當然這也正表明了他對此事極為感興趣,所以更要把話說清楚了才好。

只要可以讓他們賺取利益,那自然是越多越好,但是若是冒著與利益不想匹配的風險,這可就不太值當了。

「與皇室做交易,怎麼,諸位不信?」顧久檸挑眉,質疑皇商,這可是一件大事。

「這我等自然是不敢,只是這……這空口說白話每個人都會……」青庄的人毫不客氣的反駁道。

說到底到現在為止出現到他們面前的不過也就是一個女人而已,能做的了什麼主?

被懷疑倒也不算是什麼稀罕事,顧久檸笑笑,回道:「將你們糾集在一起,除卻讓所有的生意公開透明,讓你們看得到自己的利益,還有一點,想必你們應該會很感興趣。」

公開透明,這對於做生意的人來說不算是什麼好事,但是這就像是一朵罌粟花一樣,知道是危險的,可還是想要去靠近。

能看到別家的生意往來,你想不想?

自然是想的。

這話說出來眾人也知道是什麼意思,雖然心照不宣,但是鑒於顧久檸始終沒有把最終的利益擺在檯面上,眾人還是持有觀望態度。

「三成的凈利潤,諸位想要嗎?」

三成代表著多少,看似是個小數目,但是要細細追究起來,生意做的那麼大,三成的利潤有多少,這可是個天文數字。

果然,這句話一說出來,馬上便有人心動了,而且這樣的心動,直接導致了他們少了許多猶豫。

「世子妃,此事若是能成,我白眉庄願意配合!」

白眉庄也是常年遭到打壓的小莊園,說到底還是那九龍庄的禍事,不想要讓任何人超過自己,自然就要好好打壓。

能夠有超過九龍庄的機會,他們受了這麼多年的委屈,怎麼可能放過?

「很好。」顧久檸滿意地點點頭,有了一家,自然就會有第二家。

「那……那個,我余庄也是可以配合的,有生意大家一起坐嘛,這是最好了……」

「還有我還有我……」

這形式顧久檸這次並沒有說的很清楚,但是大概的輪廓也都已經有了,她這次也說的明白。

「除卻九龍庄目前為止的生意,其他的你們都可以合作共贏,不僅如此,在這之後,九龍庄的生意你們也可以慢慢接手……」

「一月一次公結,三月一次協商,在這其中,你們可以自由發揮所有的除卻九龍庄之外的資源,這也是你們自己的私有生意……」

其實說到底,也就是九龍庄這盤肉被大家瓜分了而已,其它的還是各過各的。

「很好。」顧久檸笑了,一切盡在掌握,具體的細則其實她早些日子就已經規劃好了。

徐瑩瑩明面上看著她悠哉悠哉,事實上為了這個顧久檸可花費了不少的心思,夜裡都少睡好些時辰了。

既然措施已經發布下去了,剩下的事情自然而然就可以好好辦了,何所作為,都是針對九龍庄一家而已。

而得知這件事的時候,九龍庄已經失去了大大小小不下十樁生意。


也不怪他們這般,對方給的價錢可比九龍庄少了近一成,商人重利,也想要掙取更多的錢,自然紛紛倒戈相向。

「柳邕娘,你這個惡毒的女人,給老子滾出來!」

堂外,一群人正在不停的叫囂著,各種不堪入耳的語言都罵出來了,甚至還想要往裡面闖。

不僅如此,這九龍庄旗下的商戶已經來了不少人鬧事了,這明擺著的利潤擺在面前,他們拿著明晃晃的賬本前來要賬,還要他們也降價,鬧的不可開交。

顧久檸此舉可算是給了他們一個重重的打擊,而且這事的發生半點預兆都沒有,壓根就沒有給他們一個反應的機會。

「顧久檸!」邕娘咬牙切齒,整個房間都是她抑制不住的怒火!

她到底是哪裡得罪這個女人了,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

「夫人,這事真的沒辦法了,若是再這樣下去,咱們莊子也支撐不了多久呀!」

這話雖然說的嚴重,但是並不是沒有道理,倘若再這樣繼續下去的話,九龍庄的名聲和生意,那可就真的都毀了。

「支撐不了也要給我撐!」邕娘抬手撂倒了手邊的杯子,她不看過程,只看結果!

「給我撐下去,撐到京城那邊來人,不論如何,都要給我撐下去!」

事情到這地步,她只怪自己先前太過猶豫,沒有好好處理這件事情,先前就應該對顧久檸下手,要不然現如今也不會有這麼多事!

邕娘想不通,但想不通的還有很多人。

縣衙內,縣令抓的頭髮掉了一把又一把,若不是一旁的人攔著,恐怕他頭皮都要扯下來了!

顧久檸那邊來人逼著,九龍庄那邊也不是好打發的,兩邊一同施壓,這事兒全部都得要解決,可那也不是容易解決的事情。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