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大街慢慢溜達,見沒人跟蹤,陳青帶著利彩蝶來到被當做密窯的雜貨鋪,對著掌柜的比劃了幾個手勢,就被掌柜恭敬的領到了後院的房間內,打開密室的門倆人就走了進去,剛一進去就聽到趙奇在大喊大叫。

「我說你怎麼這麼死心眼啊?吃顆丹藥能死啊?」

「多謝趙兄弟好意,可我意已決,不報家仇誓不恢復容貌。」

另一個仍是沙啞的聲音肯定就是程強,陳青也聽出了話音里的意思,快步走進了里側卧室,正好看到程強坐在床邊,趙奇則站在地上,兩人正大眼瞪小眼,誰都不想讓步。

「咳咳……」

陳青咳嗽一聲,倆人這才意識到有人進來,邪神宮的人從靈魂中能看出對方的身份,趙奇趕緊施禮,就連程強也顫巍巍的站起來要磕頭,卻被陳青一把攔住。

「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好好休息,報仇的事情我會幫你慢慢來。」

「謝主子。」

邪神宮的恐怖就在於,一旦人陳青為主,就會全心全意效忠,程強這句主子叫的很順嘴,一點都不生澀。

扶起程強,陳青就看到了一張疤痕縱橫交錯的臉,鼻子也不翼而飛,陳強現在的樣子比陳青的惡鬼還要醜陋。


「為何不治?」

「主子,我不想治,這能讓我不忘記仇恨。」

「哎……有時候仇恨忘記了,比記在心裡要好。」


陳青輕輕拍了下程強的肩膀,沒有強迫他治療臉上的傷痕,程強感激的一點頭,接著一抱拳。

「啟稟主子,我有事啟奏。」

「坐下說……」


程強還很虛弱,陳青把他按坐在床上,程強這才開始敘述。通過他的敘述得知,丞相和長公主並不是完全的一系,而是暗中做了很多交易,幫助他成為魂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而程強成為魂仙后,長公主對他刻意拉攏,經常邀請到長公主府中一聚,慢慢的程強對長公主暗生情愫,並相信長公主也喜歡自己,卻沒想到長公主這次對自己下了毒,要將自己置於死地,拚命才逃脫出來。

「主子,我想再見長公主一面。」

程強說完自己所知的隱秘事件,同是還說出了所知的長公主麾下一些屬下,之後就向陳青提出了再見她一面的請求,陳青沉思了一下,重重的點了下頭。

下午時分,一輛普通馬車停在了雜貨鋪後院門口,三個身影走上了馬車,其中一個一身黑衣頭戴咧嘴大笑狀的金屬面具,馬車使向了公主府方向,在一條衚衕中,又換乘了一架豪華馬車,陳青和利彩蝶也恢復了本來面貌,這才又繼續前進。

就算是大白天,長公主府仍是大門緊閉,更誇張的是還開啟了受到攻擊時才會開啟的陣法護罩。

車夫看到這種情況,立刻跳下馬車前去敲門,可敲了很久裡面都沒動靜,只好返回。

「怎麼辦?」

利彩蝶向陳青問出聲,陳青則是直接就跳下了馬車,大步來到門前,手上突然爆出魂焰,狠狠一拳就砸在了大門上。

「轟隆……」

大門極其周邊圍牆立刻坍塌,露出了裡面的禁制護罩,而在禁制護罩裡面,不少人正吃驚的看著倒塌的圍牆大門以及站在那一臉壞笑的陳青,府里人全都蜂擁而來。

「痛快!」

程強站在利彩蝶背後低聲出口,利彩蝶也感覺陳青此舉真是暢快無比,毀其大門等於在長公主的臉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而且這長公主還不敢翻臉。

果然如想象的一般,長公主臉色鐵青的站到了陳青對面,程強和利彩蝶邁步走到了陳青的身後,長公主只把程強當成了一個打扮怪異的侍衛,根本就沒在意,憤怒的向陳青質問。

「陳國主為何無辜毀我大門?不給我個解釋,我將視為這是對我的宣戰。」

陳青一聳肩,「沒事,只是受一位冤魂所託,他讓我問你,為何要下毒,為何想要將他亂刃分屍。他自感不受你的喜愛,平時也關係不錯,你想殺他大不了給他一刀,他搞不明白你為何如此恨他!」

話音一落,長公主已經用手捂住了胸口,深吸一口氣,面無表情的開了口。

「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恕不奉陪。」

長公主說完轉身欲走,陳青仍是那冷酷的聲音,「等一下,那冤魂的怨氣極重,從今以後他改名鬼厲,長公主要小心了,晚上千萬別做噩夢!」

「他沒死?」

長公主的問話聲聽不出悲喜,最讓人傷心的也莫過於耗不關心,陳青冷哼一聲,「死了,就連心也死了,惡毒的女人我見過不少,你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陳青這話更是惹惱了長公主,她無法在面對陳青,怕自己下令殺了他,冷冷的說了句話轉身就走。「多謝陳國主誇獎,不送……」

走了幾步,她感覺有點不對,猛然回頭看向一身黑衣的程強,那背影看起來那麼熟悉,而且這黑衣人腳步蹣跚,根本不像是實力高強的侍衛,明顯是重傷未愈,一顆淚水忍不住的從眼角滑落。

「要我說啊,就該把她收做邪奴,日日蹂躪,這女人實在太可惡了!」

一上馬車,利彩蝶就絮絮叨叨,陳青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開了口,「怎麼說你也是她姑姑,不要跟她一樣冷血!」

一句話立刻讓利彩蝶閉了嘴,程強更是沉默的低著頭不言不語,卻可以看到他的手指一直在顫動,陳青那就話說對了,他的心已經死了!

第二天的清晨,全城的人都在鼓樂聲中起床,整個皇城處處張燈結綵喜氣洋洋。大早上大街上就擺滿了流水酒宴,很多地方還有歌舞表演,利昂皇帝千年壽誕要與民同慶。

陳青和利彩蝶一身盛裝走出房門坐上了飛天馬車,馬車飛上高空,直奔更熱鬧的皇宮而去,天空中更是各種豪華馬車的天下,很多拉車的還都是怪獸,更有讓人抬著的轎子同樣在飛行,長公主就很大牌,她的轎子前方還飛行著兩位魂聖境界的侍女,一邊飛行一邊撒著鮮花。

「可是天女大人的座駕?」

馬車旁的不遠處傳來話語聲,車廂內的陳青和利彩蝶根本懶得理會。那是位騎著插翅虎的男子,插翅虎還身披盔甲很是威武,主動過來打招呼,見到沒人理自己,自感很沒面子,一揮衣袖,一陣大風將車簾吹開,看到裡面的情形,立刻傻眼了!

只見車廂里的陳青和利彩蝶正相擁而吻,車簾被掀開,惹得兩人立刻分開,全都一臉憤怒的看了過來。

「蔣威!」

「大……大……大哥!」


兩人同時驚呼出聲,接著陳青臉色一變,「大你個頭啊,還不給我過來!」

車門打開,蔣威縱身就躍了進去,肩膀立刻被陳青摟住,接著胸口就重重的挨了幾拳。

「大哥饒命啊,我不是故意窺探你和新大嫂的!」

蔣威哀嚎出聲,其實全是裝的,陳青打的雖疼,但完全能夠承受,也不是在怪罪他看到自己和利彩蝶相吻,而是表達想念之情。

「你小子這些年跑到哪裡去了?」

鬆開了蔣威,陳青又是一拳后才問出聲,蔣威咧嘴一笑,同樣砸了陳青一拳才開口。

「我跑到悍屍宗拜師去了,這些年都在修鍊,這次剛被放出來。」

「血屍那傢伙呢?怎麼沒跟著你?」

「那傢伙還在宗門泡澡呢,不到仙境是出不來了。大哥,你怎麼也跑這裡來了?」

「說來話長,等這壽宴結束了,咱倆慢慢聊。」

利彩蝶一直等著大眼睛看著倆人聊,對於蔣威充滿了好奇,不明白這是陳青什麼弟弟,見到她好奇的眼神,陳青這才開始介紹。

「這是我生死與共的兄弟蔣威,這是你新的大嫂利彩蝶,也就是人們說的至尊天女。」

「還是大哥猛,竟然連至尊天女都能娶到手!」

蔣威挑起了大拇指,利彩蝶趕緊拜見小叔子,蔣威壞笑著回禮,接著一拍腦門。

「老子上當了,有人故意挑唆我過來騷擾,看我以後怎麼整治他!」

「你小子可是精明的很,誰還能讓你上當啊?」

陳青只是隨口一問,不成想蔣威陷入了沉默,欲言又止,剛想再問時馬車已經降落地面,車門也被趕車之人打開。

「大哥,明天我去找你,宗門的人在等我,先走了……」

蔣威急急忙忙的跑了,那隻插翅虎在身後飛奔的跟著,看著他的背影,陳青搖頭苦笑了下,在迎接人員的帶領下,向著舉辦宴會的區域走去。一個身穿綉滿冤魂的黑袍男子遠遠的看了陳青一眼,接著跟其餘人有說有笑,向著專門接待宗門中人的區域走去。 陳青和利彩蝶的座位處在廣場中央的高台之上,高台之下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長條桌案,只有高台上是獨立的小桌。除了利昂皇帝和皇后的座位,他們位列第七,利彩蝶雖有些計較這座位靠後,可見陳青毫不在乎,仍是忍耐下來,好奇的看著都有誰會比自己排名高。

一看之下也沒了脾氣,有三位是其他帝國皇帝,還有一位是龐大宗門的宗主,更有一位是霸下商會的副會長。自己雖說是至尊天女,可說白了就是一個侍女,確實有點爭不過那些人,不過他又看了眼陳青,以陳青的身份也被忽略了,心中又湧起不快。利昂皇帝座位下方的上首還沒人坐,估計就是將繼承皇帝之位的五公主,可卻有兩把椅子,另外一把應該就是五公主未來的夫君,那個神秘的天凰宗少宗主,也就是嫌疑最大,應該是神家之人的傢伙。

禮樂聲響起,利昂皇帝及皇后踩著祥雲趕來,同來的還有面無表情的五公主,在五公主的身邊,一個長相極其英俊的男子牽著她的手,一直再向她低聲細語,再要落到座位上之時,五公主終於笑出了聲,這一笑就是百花盛開。

「哎……女人多變果然沒錯,前幾日還求著嫁給我呢,現如今就跟別人郎情妾意了!」

陳青突然出聲,惹得利彩蝶嬌笑不已,「夫君吃醋了?要不要我把她給你弄上床?」

「算了吧,我只是感慨下,這天凰宗的少宗主怎麼看都不是個傻子,這一出現,恐怕驚掉了一地眼球。」

果然,這男子一出現,而且還談笑風生的向眾人施禮,在座的諸位幾乎全都傻眼了,這哪裡還是那個整天流著口水的白痴,他要是傻子,別人就都是了!

眾人的反應全都落在陳青眼中,除了利昂皇帝表現如常,就只有那霸下商會的副會長面容不變,似乎早就知道這傢伙一直在裝傻。

「看來霸下商會之所以賣給利昂帝國戰艦和星空堡壘,這傢伙起了很大作用,他叫什麼來著?」

「夫君是說那副會長?」

利彩蝶答非所問,陳青翻了下眼皮,「我是說那假白痴!」

「他啊!他叫……」

利彩蝶也卡殼了,還真不知道這天凰宗少宗主叫什麼,貌似人們都不知道,只知道天凰宗有個白痴少宗主,把名字全都自動忽略了。

看著利彩蝶冥思苦想,陳青苦笑著搖了搖頭,這下倒好,把別人當成傻子的人全都成了傻子。一個內侍走到利昂皇帝前方,拿出一卷金黃色的綢緞,接著就開始朗讀賀詞,這賀詞也夠長的的,聽得陳青昏昏欲睡。

賀詞終於念完,大聲的喝彩和掌聲響起,陳青又被利彩蝶碰了一下,這才打起精神跟著鼓掌。

就當人們以為該皇帝舉杯宣布壽宴開始之時,不成想那內侍收起寫滿賀詞的綢緞,又取出一卷,打開後繼續開始念。

「本皇自登基以來,歲月流逝,不覺已經五百載。五百年來兢兢業業不敢懈怠,利昂帝國雖未稱霸一方,但也算繁榮昌盛。本皇如今以千歲高齡,自感心力憔悴,從今日起讓位與五公主利*,望諸位對象對待本皇般侍之。」

這內侍是在替利昂皇帝發言,言語沒有經過任何修飾,就是用平白的語氣說了出來,很多人雖有心理準備,可議論聲仍是大起,一幫在高台之下的大臣們更是跪倒在地開始勸阻。

利昂皇帝這時拿起了酒杯,「好了,今日是本人千年壽宴,休要哭哭啼啼。大家舉杯痛飲,為本人執掌五百年的皇權終結慶祝……」

話音一落,利昂皇帝仰頭喝完杯中酒,話語中也沒再自稱本皇,接著音樂聲響起,十餘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從天而降,開始表演歌舞,壽宴正式開啟,可很多人看著眼前的美食,再也無法下咽。

「奇怪,怎麼沒宣布五公主和那傢伙訂婚?」

陳青有些疑惑出聲,利彩蝶的臉色現在也不好,嘆息一聲開始解答。

「皇兄已經宣布退位,估計得等小五的登基大典之時才會宣布。哎……小五還是打破傳統成為利昂帝國第一任女皇,也不知道對於利昂帝國是福是禍!」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反正利昂帝國的版圖會再次擴大,現在想那些也無用,等鬼厲養好傷咱們就離開。」


陳青已經決定不在摻和利昂帝國的事情,這裡已經越來越亂,弄不好就會把神魂公國攙合進去,如今的神魂公國可經不起大戰!

煎熬的坐到晚上,五彩的燈光出現,高台緩緩升起,下方的桌案也開始撤離,舞會就要開啟,陳青和利彩蝶飛下高台就要離去,懶得在參加舞會,可這時蔣威卻臉色凝重的跑了過來。

「大哥,要出事了!」

如今的陳青最討厭後面幾個字,代表著又有麻煩纏身,拉著他的胳膊走向僻靜之處。

「要出什麼事?你這傢伙又惹禍了?」

「大哥,我才不惹事!是……是……」蔣威艱難的咽了口吐沫,見陳青瞪著眼再看自己,這才接著說,「是二哥要惹事!」

「石驚天?他怎麼了?他也在這?」

陳青差點驚呼出口,蔣威重重的點點頭,「我就是在一個星球看到了他,這才跟蹤而來,二哥跟以前變了很多,我看他似乎是當了殺手,這次來這肯定有目的。剛才我還盯著他,可轉眼間就不見了!」

「混蛋,這麼多魂仙在場,他找死呢!」

陳青低咒一聲就要尋找,可現如今皇宮裡密密麻麻的都是人,想找一個人哪裡那麼簡單!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