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寒夜見弗朗似還有為難,他再次說道:「弗朗大管家,你還是不相信龍少只是去看看他的曉寶貝是吧?我以人格向你保證,在諾克斯先生回來之前,他絕對不會帶走他的曉寶貝,況且還有我給你們當人質,你怕什麼?您應該知道龍少是重情重義之人,他是不會不管我的死活的,還有,如果龍少繼承了諾克斯家族,那他就是你的新主人,現在你這樣,不會覺得對他很不敬重嗎?」

弗朗一生都忠於諾克斯家族,凌寒夜的話說動了他。

他恭敬的看著龍司昊,「Glen少爺,你可以帶你去看那位黎小姐,但你不能和她待的太久。」


「弗朗大管家,還是你通情達理。」凌寒夜走到了龍少的身旁,伸手拍了下了他的肩膀,笑吟吟的道:「龍少,我的性命可在你的手上拴著的,快去看你的曉寶貝,我在這裡等你。」

龍司昊伸手回拍了下他的肩膀,表示對他的感激。

弗朗親自帶著龍司昊去黎曉曼所在的那個小別墅樓,而凌寒夜作為了人質被弗朗命令的十幾個端著槍,穿著軍裝的守衛士兵挾持著,以防他跑了。

凌寒夜一臉輕鬆的在城堡大廳里坐了下來,棕眸斜睨著把黑色槍頭對準他的十幾個守衛士兵,唇角勾出迷人的笑容,「你們不用這樣吧,我又不會跑。」

那弗朗大管家也太看得起他了,竟然安排十幾個人「伺候」著他。

十幾個人臉色冷漠,與笑吟吟的凌寒夜倒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雖然暫時成為了人質,但是還是有女傭來為他奉茶。

「Glen少爺,那位黎小姐就在房裡,請不要太久。」

龍司昊沉冷的目光掃過站在門口守著的四名守衛,墨眸眯緊幾分,隨即伸手推開門闊步走了進去。

他幾乎是前腳進去,後腳就將門給帶上了。

坐在沙發上的黎曉曼聽到聲音,立即站起了身。

見走進來的人竟是龍司昊,她驚訝且又欣喜,眸底氤氳起一層水霧,「司昊,我就知道你會來。」

她正要上前,龍司昊便一個箭步走到她的跟前,結實的長臂直接將她撈入懷,閉上了漆黑如墨的眸子,心中的擔憂在見到她的這一刻才消去了幾分。

他擁緊了她,低聲低喃,「曉曉。」

黎曉曼回抱住他,清麗的臉深埋在他的懷裡,「司昊,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都怪她,不夠警惕,太大意了才會被人從背後偷襲。

想到小妍妍是暈過去了的,她從他的懷裡抬頭,水眸中劃過擔憂,「司昊,妍妍她怎麼樣了?」

龍司昊睜開墨黑迷人的幽眸,溫柔的目光鎖緊她擔憂的小臉,「放心,妍妍沒事,你呢,他們有沒有為難你?」

黎曉曼心裡鬆口氣,放下心來,回他一個淡淡的微笑,「妍妍沒事就好,放心,他們沒有為難我,我聽那個弗朗說,諾克斯抓了我是為了逼你娶索菲對嗎?」

「我不會娶她。」龍司昊拉著她坐下來,狹長的黑眸深睨著她,「我會把你安全的帶出去的。」

「嗯。」黎曉曼點頭,眼底溢滿了笑意,她伸手握住了龍司昊的大手,神色嚴謹了幾分,「司昊,如果可以,不要和諾克斯起衝突,我怕你有危險。」

「我知道。」龍司昊輕撫她的鬢角,「他還想利用我替他壯大諾克斯家族,所以我不會有生命危險。」

黎曉曼聽他這樣說,雖然臉上沒有表現出擔心,但是她的心裡還是很擔心的。

畢竟這裡是諾克斯的地盤,並且令她沒有想到的諾克斯的實力竟然這麼強悍,他的司昊如果與他硬碰硬一定會兩敗俱傷的。

她不想看到她的司昊受傷。

這時,房門外傳來了弗朗恭敬的聲音。

「Glen少爺,夫人和主人回來了。」

弗朗嘴裡的主人自然指的就是諾克斯。


「曉曉,等我。」

龍司昊緊眯了眸子,掩去了眸底的一絲駭人戾氣,便站起了身。 「司昊。」

黎曉曼隨後起身,摟住了他的腰,眸底燃起了一絲不舍,雖然不是生離死別,可是她卻不想和他分開半分半秒。

龍司昊也不想與她分開,他擁緊了她,低下頭吻著她的額頭,語氣溫柔,「我會儘快解決這件事。」

話落,他覆上她的唇。

黎曉曼閉上了眼眸,給他最深情的回應。

過了許久,龍司昊才不舍的離開她的唇瓣。

在出來時,他給了她一個手機,方便他們聯繫。

弗朗就等在房門外,見他出來,再次恭敬的頷首,「Glen少爺,主人說要見你。」

龍司昊睨了眼門后,俊美的臉上覆上了一層冰霜,闊步離開了這小別墅樓。

他見到了黎曉曼,之所以不馬上帶走她,是因為怕她受到傷害。

畢竟諾克斯的守衛都不是一般的保鏢和槍手,他的曉曉沒有經受過專業的訓練,是很難躲的過子彈的。

他怕她受傷,哪怕是她受了一點點的傷都會讓他心疼死,更何況是槍傷,所以沒有十足的把握將她毫髮無傷的從這裡帶出去,他是不會動手的。

再加上凌寒夜成了人質,他也不能輕舉妄動。

龍司昊在去城堡大廳時,遇到了一下機就趕來看黎曉曼的沈詩薇。

她滿臉的擔憂,「司昊,曉曉她怎麼樣?沒事吧?」

龍司昊斂了下眸子,目光深邃的睨著沈詩薇,「Aunt放心,曉曉沒事。」

「沒事就好。」沈詩薇抬眼看著龍司昊,神色堅定,「司昊,你放心,我會說服諾克斯放了曉曉,如果他不放,我會想辦法把曉曉帶出去的。」

龍司昊表情深邃,微頓了下首,便走向了城堡大廳,在他的身後跟著弗朗和兩名著一身軍裝的守衛。

沈詩薇徑直上了小別墅二樓。

守在黎曉曼所在房間房門前的四名守衛見到她,恭敬的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挺胸站的筆直,齊齊喊道:「Madame。」

沈詩薇沒有理會四人,直接進入了房間,並將房門關上。

黎曉曼聽到有人進來,本以為是龍司昊,轉身見是沈詩薇,既驚訝也欣喜。

「媽。」

「曉曉,我看看,怎麼樣?有沒有被嚇到?」沈詩薇徑直走到了黎曉曼的身前,握住她的雙手,雙眸擔憂的看著她。

「曉曉,是媽咪害了你,如果媽咪那天不約你出來,你就不會被抓來這裡。」

此刻的沈詩薇對諾克斯不止是失望,更多是憤恨,他們二十多年的夫妻感情了,她沒想到他竟然會利用她來抓走她的女兒,還把她得女兒關起來。

聽出她的話裡帶著愧疚和自責,黎曉曼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媽,不關你的事,我也沒有怪你。」

沈詩薇眼中盈滿怒氣,「諾克斯這次做的太過分了。曉曉,你放心,媽咪會把你帶出去的,媽咪不會讓任何人破壞你和司昊的幸福。」

黎曉曼並不想因為她害的沈詩薇和諾克斯的夫妻感情不和,他們這麼多年的夫妻了,如果因為她起了衝突,她會很過意不去的。

諾克斯把她抓來這裡威脅她的司昊娶索菲,她也很討厭他,但她討厭歸討厭,也不希望她的媽和諾克斯因為她而鬧的夫妻失和。

「媽,這件事司昊會處理的,我並不希望你牽扯進來。」


「曉曉。」沈詩薇心疼的看著她,眼眶濕潤了幾分,「媽咪對不起你,媽咪知道你為什麼不希望媽咪管這件事,媽咪知道你是擔心我和諾克斯的夫妻感情會因為你而決裂,曉曉,媽咪知道你很善良,你為別人著想,可是別人卻不為你著想。沒關係的,媽咪對諾克斯已經……」

說到這,她停頓了下,繼續說道:「即使是跟他夫妻決裂,媽咪也要帶你離開這裡,現在對媽咪來說,最重要的是你,你現在是媽咪最重要的人,媽咪會不惜一切守住你的幸福。」

「媽。」

沈詩薇的話令黎曉曼心中一陣動容,眸底騰出了淚水,她伸手將她抱了住,語帶著一絲哭腔,「媽,謝謝你。」

沈詩薇陪了黎曉曼一會,便直接去找索菲。

索菲正在她自己的房裡。

回到比菲爾城堡莊園,她就等於是這裡的公主。

她的卧室很大,奢華無比,有兩個法國女僕在她的卧室候著,還有一名陪護(companion)與一名監護(chaperon)。

companion(陪護)和chaperon(監護)都是法國大家族裡陪伴小姐的,而兩者不同的是陪護相當於中國古代的貼身丫鬟,而監護則是相當於中國古代的嬤嬤。

在法國,chaperon(監護)是專職的。

沈詩薇進入索菲的卧室時,兩名女僕包括陪護和監護,同時恭敬的喊道:「Madame。」

沈詩薇用法語讓其他人都出去后,才走到了索菲身前。


索菲見她臉色並不好,她低下了頭,底氣不足的喚了一聲,「媽咪。」

沈詩薇眸露失望的看著索菲,有些痛心疾首,「Sophie,你一定要拆散你姐姐和你姐夫嗎?你不是說你會放棄司昊嗎?你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欺騙媽咪,一次又一次的讓媽咪失望,你一定要讓媽咪對你絕望了你才甘心嗎?」

索菲始終低著頭,垂在身側的雙手捏緊了幾分,眸底閃過了濃濃的怨恨,「媽咪,這件事是爹地在做主,是爹地要司昊娶我,不是我,我這次什麼都沒做。」

「是嗎?」沈詩薇眯起了水潤的眸子,落在她臉上的目光嚴冷了幾分,「在你爹地帶走曉曉時,你為什麼不通知媽咪?你為什麼還和弗朗一起把曉曉帶來這裡?Sophie,曉曉她……」

「媽咪。」索菲打斷她的話,抬眼看向她,眼眶紅了幾分,表情非常的委屈,「這次的事情真的不關我的事,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不是故意不告訴媽咪的,是爹地不讓我說,你也知道爹地一向對我都是很嚴厲的,他說的話我不敢不聽。」

沈詩薇深看著滿臉委屈的索菲,只覺心痛的難受,她的女兒為什麼這麼愛演戲? 她抓起了索菲的手腕,神色冷嚴,「好,Sophie,既然你是迫不得已的,那你現在就跟媽咪去向你的爹地表明態度,你去告訴你爹地,你不會和司昊結婚,讓你爹地死了這條心。」

「媽咪,這樣會激怒爹地的。」索菲把手從沈詩薇的手裡掙脫出來,淚光閃閃的看著她,「媽咪,你想讓爹地放了黎曉曼,你可以直接去跟爹地說啊,你和爹地這麼多年夫妻了,黎曉曼她又是你的女兒,爹地他說不定會聽你的放了她,如果我去跟爹地說我不和司昊結婚,爹地一定會很生氣,說不定還會把我趕出家族。」

沈詩薇眼神冰冷,「你就不怕我把你趕出家族?」

索菲緊咬著下唇,委屈不已,「媽咪,這次真的只是爹地的決定,是爹地想司昊以他女婿的身份順理成章的繼承諾克斯家族,爹地這樣做,是想堵住萊爾叔叔和扎克叔叔的嘴。」

萊爾和扎克是諾克斯家族裡除諾克斯以外,最有資格成為繼承人的人。

但是諾克斯並不想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繼承家族。

一個大家族需要一個能力卓越的領導人,諾克斯就看中了龍司昊的能力。

沈詩薇看著索菲,對她已是失望之極。

但是為了黎曉曼,她第一次向索菲說軟話,放低姿態,「Sophie,就當媽咪求你,你去告訴你的爹地,你並不想和司昊結婚,只要你堅持不結婚,你爹地他也不會拿你怎麼樣。」


諾克斯雖然對手底下的人嚴酷,對親生女兒也非常嚴厲,但他還不至於因為怒氣就殺了他自己的親生女兒,這點沈詩薇可以篤定。

索菲則是見她一向是高貴威嚴的媽咪竟然為了黎曉曼讓她說軟話求她,她捏緊了雙手,心裡更是恨透了黎曉曼。

如果沒有黎曉曼,她愛的司昊一定會愛上她。

如果沒有黎曉曼,疼愛她的媽咪就不會對她失望。

她搶走了她心愛的男人,還搶走了從小到大都把她放在手心裡疼的媽咪,她不可能為了她去惹怒她的爹地。

她也絕不會放過她。

上次沒能讓那些混混毀了她,是她走運。

但是這一次,她一定不會再給她自救和逃走的機會。

她決定了,她一定要趕在黎曉曼被龍司昊帶出莊園之前,將她……

她眼眶濕潤的看著沈詩薇,「媽咪,我也是你的女兒,為了黎曉曼,你竟然要我去跟爹地我不會和司昊結婚,我是不會去的,我接受爹地的安排。」

「Sophie,你……司昊是不會娶你的,我也不會讓你爹地破壞司昊和曉曉,至於你,我就當從來沒有生過你這個女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