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太近,根本躲閃不躲,來不及開啟敏捷鞋,趙炎只得轉著身子向後退去,同時蓄氣。

啪!

退後了十幾步,趙炎站穩身子,單掌向前一揮,一團火焰將大劍包裹,僵持在半空中。

喝!

趙炎大喝一聲,單臂狠狠的向下一甩,火光消散,大劍插在了地上。

修哲的目光更加有神了,冷道:「哼哼!還有兩下子,很合我胃口。我叫修哲,你的名字?」

趙炎向前走了幾步,道:「不錯,很有禮貌,先報自己的名字再問別人。我叫炎!」

「炎……很好,我記住了。舊劍已被我丟棄,今天我將用新劍起誓,我一定會用傀萃將所有的對手統統打敗!」

「是嗎?那祝你好運。」

哼!

倆人對峙在街道上,此時的趙炎,長早已覆蓋額頭,甚至遮住了眉毛。遠處刮來微微的暖風,將倆人的稍拂動。

四目相對,過了許久,才緩緩的分開,各自離去。 ()對於曼城炎熱的問題趙炎無意間問了狂龍,從而也知道了一點艾雅大6的氣候情況。 帝國男神重婚記 ,那裡剛好和曼城相反,氣溫常年都比較低,甚至經常連續數月從天而降紛紛大雪。這種現象就造成了一種說法,「永遠是夏天的曼城,永遠是冬天的愛櫻城。」

按理說出現這種現象可以通過分析得出西邊寒冷東邊炎熱的結論。但問題是,愛櫻城並不在艾雅大6的最西邊而是在中間。愛櫻城以西的國家有的地方甚至比曼城還要炎熱,這種情況讓自認為有豐富的地球知識的趙炎也解釋不了。

既然無法解釋,只好作罷,頂著毒辣的太陽繼續在帝世曼紋晃悠吧!在帝世曼紋等了三個多小時,克拉克卻依然還沒出現。趙炎甚至懷疑他今天是不是放假了陪老婆孩子去了。

「老大,剛才那小子很猖狂啊!我真想和他較量一下。」

趙炎坐在帝世曼紋練功場的圍欄砌牆上,望了一眼刺眼的天空,低下頭道:「這只是他的xìng格罷了,這說明他很自信。」

狂龍不服,繼續道:「正如你說的那樣,一個自以為有武器就能贏的傢伙能有什麼本事。」

趙炎搖搖頭,道:「話也不能這麼說,你沒聽糟老頭說嗎,他是阿斯穹的徒弟,再差也不會差到哪去吧!」

「哼!在比賽的時候要是讓他碰見了老子,我絕對不會讓他贏的!」

趙炎微微一笑,想起臨別前修哲的眼神,淡道:「我也是!」

哼哼哼!好狂妄的小子啊!

遠處,漸漸走過來一道人影。他的話引起趙炎與狂龍的注意,放眼望去,是一身紅sè便衣的中年男人。

狂龍在那人臉上瞅了幾眼,順著他的臉向上望去,居然現他和自己一樣有著飄逸的紅sè長。微微一頓,摸了摸自認為xìng感的紅,道:「你是誰?偷聽我們說話!」

紅男人停下腳步,在狂龍臉上看了幾眼,道:「你們說的那麼大聲,我還用的著偷聽嗎?」

頓了一下,他又道:「口氣還真是不小啊!不過……我卻很喜歡,哈哈,阿斯穹那傢伙居然被你們這些小輩看不起了,哈哈哈!」

趙炎道:「阿斯穹是前輩,我們可沒有看不起他啊!這可都是你說的。」

恩?

紅男人向趙炎望去,仔細打量了幾眼,道:「你就是校長老頭的徒弟吧?」

趙炎一愣,急忙道:「你是誰?你怎麼知道?」

「我是誰?我不就是你們要找的人嗎?」

趙炎與狂龍相視一瞪,前者急忙蹦達下來,驚道:「克拉克?」

咳……咳……

紅男人摸了摸下巴,皺眉道:「是克拉克前輩。」

啊!

克拉克!

狂龍突然大喝一聲,在趙炎與克拉克詫異的目光下,居然一把抱住克拉克的胳膊,大聲道:「你真的是克拉克?」

「再說一次,是克拉克前輩!」

「太好了!只要你是克拉克,管他前輩,大叔大伯什麼的都行!」狂龍緊緊抓住克拉克的胳膊,大笑道:「師傅!」

克拉克向後傾斜著身子,道:「別別!我只是名義上是你師傅,這只是讓你參加比賽的一個程序而已。平時叫我克拉克前輩就行了!」

「師傅你說怎樣就怎樣吧!我們不要為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浪費時間了,師傅,快帶我修鍊吧!」

「帶你修鍊?我不是說了嗎?我只是你名義上的師傅而已,至於修鍊這事就算了吧。」

「什麼?」狂龍鼓大了眼睛,道:「我聽古烈斯大人說過你還沒有徒弟,難道你不願意收我做徒弟嗎?我們有如此多的共同之處,這是緣分啊!」

「共同之處?我和你有什麼共同之處?」克拉克疑惑道。

狂龍摸了摸紅sè長,道:「你看看,我們有著同樣xìng感瀟洒的紅。」又順下來用手捏了捏臉,道:「有著同樣英俊富有男人味的臉蛋。」

聽到這裡,克拉克也捏了捏臉,插話道:「這倒不假,不過我還是比你帥一點。」

狂龍舉起手臂,摸了摸胸肌,道:「有著一樣健壯的身體!」手接著滑下去,輕輕的捏了捏,道:「還都是男人……」

趙炎站在後面,聽到這話差點翻了過去。

克拉克的臉sè也沉了下來,心裡暗罵古烈斯秋怎麼給自己安排這麼個人,無奈道:「算了吧!只要有一點我們不相同我就沒辦法真正收你。」

「是什麼?」狂龍信誓旦旦的問道。

兼職少奶奶 ,道:「智慧!智慧明白嗎?就你這傻樣是當不了我徒弟的。」

哼!

狂龍的脾氣哪能忍得下別人看不起自己,大聲道:「你怎麼知道我沒智慧!」

「噢?那我出題目考考你,你有本事答的上來嗎?」

「出就出,誰怕誰!」

看著倆人開始鬥嘴,趙炎覺得甚是有趣,其實在他心裡這倆個人已經有相同之處了。於是又跳上圍欄砌牆,等著看好戲。

克拉克用大指和食指摸了摸下巴,想了一會,道:「我現在要出了,你聽好了。」

「說吧!我不怕你!」

「恩。」克拉克點點頭,接著語非常快的說道:「地上一個猴,樹上七個猴,掉下一個猴,還有幾個猴?」

克拉克出題目的度很快,狂龍有些慌亂,跟著他的節奏在心裡計算,一個猴,七個猴,掉下一個猴,還有六個猴。

「六個猴!」

「笨蛋!」克拉克道:「地上一個猴,樹上七個猴,就算從樹上掉下一個猴落在地上,那一共也是八個猴啊!」

趙炎傻眼了,痴痴的看著克拉克,心想我靠,這是穿越時空的題目啊。

克拉克這一說,狂龍恍然大悟,連敲了幾下腦袋。

克拉克搖搖頭,道:「我說了你智商不行,我可不喜歡沒智慧的人。」

狂龍不幹了,道:「你耍詐,你說的太快,我根本就沒準備好,不算!」

「喲,看你也老大不小了,居然還不認輸,好好好,那我就再慢慢出一道,你聽好。」


「有一天你花1金幣在鐵匠鋪買了把價值3oo銀幣的匕,結果呢鐵匠鋪老闆沒那麼多銀幣找給你,於是就拿著你的1金幣和旁邊的裁縫店老闆換了1ooo銀幣,找給了你7oo銀幣后,你就走了。」

克拉克突然停頓下來,見狂龍扳開手指在算,問道:「你聽清楚了嗎?笨蛋!」

狂龍急了,道:「你別打岔,接著說!」



克拉克冷冷一笑,接著道:「結果你走了沒多久,裁縫店老闆就現那1金幣是假的,於是就要鐵匠鋪老闆賠給他1金幣。現在問,鐵匠鋪老闆一共虧了多少錢?而你賺了多少錢?」

狂龍不理會他人鄙視的眼光,依然自顧自的扳著手指細細的算著,還不時的小聲念出來。十多分鐘過去了,克拉克忍不住打了幾個哈欠,狂龍突然雙眼冒光,說道:「哈哈哈!這麼簡單的問題也難得到我?聽好!鐵匠鋪老闆一共虧了2金幣,而我賺7oo銀幣和一把價值3oo銀幣的匕,那麼也就是1金幣。」

「怎麼樣!哈哈哈,對了吧!」

望著狂龍信心十足的眼神,克拉克接著道:「不得不說你算的的確很準確,但如果是這樣,還有1金幣去哪了呢?」

這……

克拉克這一問,狂龍傻眼了。對啊,鐵匠鋪老闆虧了2金幣,我賺了1金幣,還有1金幣去哪了呢?

玲瓏入骨

克拉克搖搖頭,嘆道:「智慧啊智慧,當你們真正開始比賽了就會知道,沒有智慧是不行的。」

「還有1金幣就是那假金幣!」

克拉克出題之後,趙炎也一直在心裡計算,並且已經有了答案。克拉克和狂龍一驚,紛紛向趙炎望去。

趙炎接著道:「狂龍賺了1金幣的確沒錯,但鐵匠鋪老闆其實只虧了1金幣,因為在這之前,他已經用假金幣在裁縫店老闆那裡換來了1ooo銀幣。」

克拉克臉上露出讚賞的目光,趙炎接著道:「其實這道題不太難,只是順著它走容易讓人誤導而已。」

好!

克拉克拍拍巴掌,淡道:「校長老頭果然有眼光,找了個有智慧的徒弟,不像我……」

聽克拉克這樣說,趙炎一喜,道:「你的意思是,你願意收他當徒弟了?」

克拉克意識到自己口誤,急忙道:「我可沒這樣說,之前我就說過了,我不會收他做徒弟的。」

狂龍低下頭,雙眼之中全是憤怒。

趙炎笑笑,冷靜的看著克拉克,道:「我看,今天你是非得收他做徒弟不可。」


恩?

克拉克摸了摸下巴處細微的鬍子,斜眼向趙炎望去,道:「難道你認為你是校長老頭的徒弟就能威脅到我嗎?」

「不不不……」趙炎擺擺手,道:「我可不敢,只是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收他做徒弟的話你恐怕很吃虧啊!」

哈哈哈!

克拉克覺得趙炎是瘋子,笑道:「能不收一個沒有智慧的人做徒弟我開心還來不及呢,我怎麼會吃虧呢?」

趙炎微微一笑,淡道:「好,我們先不說這個。我問你,你認為阿斯穹的那個徒弟修哲怎麼樣?」 ()克拉克想了一會,說道:「不錯!修哲那小子繼承了阿斯穹的很多優點,在帝世曼紋年輕的一輩裡面很不錯。」

「那照你這麼說,是阿斯穹教的好咯,那你說說,如果是你,你教出來的徒弟會不會比他差?」

「當然不!我克拉克才不會輸給阿斯穹那綠毛小子呢!」克拉克想都沒想,斬釘截鐵的說道。

「哎!」趙炎搖搖頭。

克拉克疑惑道:「你嘆氣幹什麼?」

「我在為你說的大話而覺得可笑,因為你馬上就要輸給阿斯穹了。」

「胡說八道!你說說,我哪裡輸給他了?」克拉克有些生氣了,他和阿斯穹雖然是好朋友,但互相之間也鬥了很多年,無論是練武還是其它,無論哪個方面,倆兄弟都要比一比。趙炎就是從克拉克來的時候說的話聽出來了,才利用阿斯穹來激將他。

「徒弟啊!你的徒弟就不如他啊!」趙炎接著道:「我再問你,你覺得狂龍和修哲打,誰會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