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之間,女子就走了,途中連看都沒看葉陽一眼,似乎葉陽一個小角色完全引不起她的注意。

「葉陽兄,這是我司徒家一位天之驕女,司徒傲雪,平時她就這樣,還請兄弟別往心裡去。」

司徒沖看見女子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不由有些尷尬。

「無妨。」

葉陽毫不在意,道:「既然司徒兄你還要找住處,那你我兄弟就改日再續吧。」

「好,葉陽兄弟,狩獵大會還有幾天才會開始,我找個時間就來和兄弟你交流交流,切磋切磋武藝,說不定能從兄弟你這裡得到不少修鍊心得呢。」

司徒沖點點頭,隨後就與司徒騰空以及司徒正兩人一同離開了。

看著自己這位結拜兄弟的背影,葉陽有些感慨。

他沒想到隨意結交的人,來頭就如此大,居然是十大門派之一司徒家族族長,司徒騰空的兒子。

「司徒兄,你不負我,我肯定不會負你。」

葉陽緊了緊拳頭,他知道自己結交了司徒沖這個兄弟,被外人知道肯定以為自己佔了便宜,以為自己想攀上司徒家這棵大樹,就比如先前那位叫司徒傲雪的女子,就完全不將他放在眼裡。

他如今的確是還沒有修鍊到蛻凡境,但他會以實際行動告誡他人,他有這個和司徒沖結交的實力!

「炎陽宗,藉助狩獵大會的機會,我一定要讓炎陽宗崛起!」

葉陽回到別墅內,在三樓找了個房間,就躺在床上思索。

他想讓炎陽宗崛起,如今神氣境的實力還不夠,雖然他能擊敗蛻凡一重天,但若是遇到蛻凡二重天,就很有可能力不從心了。

因此,想讓炎陽宗崛起,他就必須成功蛻凡。

葉陽如今隨時都能蛻凡,達到蛻凡境,但他在等,等找到一門合適自己的功法后,才能對蛻凡境進行衝擊。

普通功法,難以入他的法眼。

歷屆的狩獵大會,都會到各個險地探險,其中就有人得到功法,葉陽也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在狩獵大會期間得到一門級別高點的功法,從而成功蛻凡。

夜深,已經到了凌晨三四點,但隱龍城內,還是燈火通明,行人來來往往,熱鬧非凡。

此時的葉陽,正盤坐在床上修鍊。

本來,葉陽脫胎換骨后,經脈等等變得比常人強橫十倍,境界想要突破也就比常人難十倍。

但他武魂活力非凡,吸收元氣的速度快得驚人,再加上他前段時間吸收了雨露靈泉,將他那饑渴的丹田完全填滿,隱隱都出現了飽滿狀態,因此才能隨時都可以進行蛻凡。

葉陽如果願意,他現在就可以修鍊炎陽宗的功法『赤陽經』,一舉突破到蛻凡境。

但『赤陽經』只是一門黃級低級功法,如若修鍊了,就白白浪費了他的神秘武魂,白白葬送了他未來的武道前途。

因此,現在的葉陽只是凝練修為,現在越凝練,他想要突破到蛻凡境也就越快,突破后的境界也就被常人還要更穩固。

此時,他一邊修鍊,一邊感悟武技。

有很多武技,葉陽才剛剛學習到小成境界,比如『大雷魔印』,他才修鍊出兩印,如果修鍊到完美,五印齊出,對戰蛻凡二重天甚至是三重天都不是問題。


「恩?」

就在葉陽沉心修鍊的時候,他突然感覺,房間里的溫度驟然下降了不少,整個人像是如墜寒窖。

這讓他有些疑惑。

他睜開眼睛,疑惑的一看,驚得差點從床上跳起。

此時他房間的天花板以及牆壁,居然出現了一層冰霜,像是覆蓋上了一層冰。

「怎麼回事?」

這一幕讓葉陽瞪眼,他不明白房間里這突然出現的一幕是怎麼回事。

「難道有外人入侵?」

葉陽帶著疑惑,走出了房門。

當他打開房門的那一刻,走廊四周,也出現了一層層冰霜,這些冰霜,正如蜘蛛網向四周蔓延。 「嗯啊…」

就在葉陽疑惑的時候,一聲低不可聞的痛苦呻吟聲,突然傳入了他的耳里。

這聲音細弱蚊鳴,但還是被葉陽靈敏的雙耳捕捉到了。

「恩?」

墓梅 ,葉陽愣了愣,隨即循聲望去,聲音似乎從樓上傳來。

樓上,是四樓,住著方妙音。

「妙音師妹?」

葉陽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立即一變,想也沒想就連忙衝上四樓。

當他來到四樓時,整個人被眼前的一幕完全驚呆了。

四樓的走廊,不管是地面牆壁,還是天花板,全都被厚厚的冰霜覆蓋,整條走廊赫然成為了一個冰洞!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陽來不及多想,就又聽到那細微的呻吟聲傳進耳里。

「妙音師妹?」

他輕聲叫了兩聲,但沒有半點回應。

四樓房間有十幾個,葉陽雖然不知道方妙音具體住在哪個房間,但他眼下僅僅觀察了片刻后,就知道方妙音住在哪個房間了。

那是走廊最盡頭的一個房間,那個房間周圍的冰層最厚,到處都是寒氣森森,像是引起這場冰天雪地異象的源頭,而那痛苦的呻吟聲,也是從走廊盡頭的房間里傳來。

葉陽想也沒想,連忙向走廊盡頭的房間衝去,別看他此刻離走廊盡頭只有短短二十米,但隨著他的腳步,他駭然的發現每走一米,溫度就會下降好幾度,而且隨著接近走廊盡頭,溫度下降的也越來越快。

才走出了十米,葉陽全身上下就覆蓋上了一層冰霜,整個人好似在雪夜裡站了一夜。

「咯咯咯…」

葉陽牙齒打顫,全身都在哆嗦,他現在總算明白了什麼叫做如墜冰窖。

他現在,就是這種感覺。

「嗯啊……」

就在葉陽忍不住快要放棄的時候,那痛苦的呻吟聲,又從前方傳來。

這個時候,葉陽明確的聽清楚了,那痛苦的呻吟,正是他的師妹,方妙音所發出的。

「妙音師妹。」


葉陽咬了咬牙,雖然他不明白方妙音的房間里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但他知道,現在的方妙音肯定很痛苦,需要自己解救。


「方長老臨走前已經將妙音師妹交給我,我不能讓妙音師妹出事,不能讓炎陽宗的人失望!」

他如此想著,血液好似沸騰了起來,居然驅走了侵入靈魂的冰寒,凍得僵硬的雙腳,又開始向前邁。

距離走廊最後的十米,葉陽幾乎是一步一步的走,當他走到房間門前的那一刻,他整個人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冰人,全身上下都被冰霜覆蓋,如若不是他那雙眼睛還在轉動,恐怕被外人看見還以為他是什麼雪人。

咔咔咔。

葉陽伸出手想要去開房間的門,但他的手還伸在半空,就無法動彈了。

此時的葉陽,整個人已經變成了冰雕,矗立在門前一動不動。

「我要死了么?」

他感覺靈魂都好像被凍住了,身體無法動彈,沒有半點知覺。

「嗯啊…」

痛苦的呻吟聲,突然又響了起來。

昏昏欲睡的葉陽,聽見這個聲音猛地驚醒。

「門已經近在咫尺了,難道我就要被阻擋在這裡?」

葉陽咬了咬牙,十分的不甘心,狩獵大會還沒有開始,他還沒有讓炎陽宗崛起,怎麼可能就止步於此?

「給我爆!」

葉陽震喝一聲,他丹田裡的雷電武魂好似聽到了他的號召,猛地炸裂而開,形成一道道雷弧,鑽入了他體內各處的血肉里。

在那些雷弧蔓延的下一刻,雷弧產生了變化,變成了一縷縷紫色氣體,赫然是紫氣武魂!


雷電武魂,自動轉換成了紫氣武魂的狀態。

紫色氣體,侵入葉陽全身各處,身體里的寒氣,遇見那些紫色氣體,就好似遇見了天敵,紛紛潰散,覆蓋在身體表面的冰霜也慢慢破碎,成為冰屑,到達最後,葉陽整個人也恢復了原樣。

轟!

眼前被冰霜覆蓋的門,被葉陽一掌轟開,緊接著,房間后的一切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

一個少女,正滿臉痛苦的昏迷在床上,不是方妙音又是誰?

此時的方妙音,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俏臉蒼白,神色十分痛苦,一層層波紋般的冰霜寒氣,正從方妙音的體內瀰漫而出,向四周擴散。

這裡的異象,還真是方妙音引出來的!


「妙音師妹!」

這一幕讓葉陽大驚,他連忙來到床前,伸出手去檢查方妙音到底出了什麼事,但他的手剛觸碰到方妙音的身體,就好像觸電般縮了回來。

「怎麼可能這麼冷?」

葉陽不敢相信,他僅僅只是觸碰了一下方妙音的衣衫,就好像碰到千年寒髓似的,是真正冷的刺骨。

他看了眼被冰霜寒氣充斥的房間,發現自己才剛來到房間里,全身上下就又結了一層冰。

「金鐘罩!」

他不敢小覷,連忙放出金鐘氣罩,將身體罩住,來抵擋周身想要入侵的寒氣。

隨後,葉陽又伸出手去檢查方妙音的身體,他將元氣打入少女的體內,駭然的發現,少女小腹丹田裡,居然懸浮著一顆詭異的珠子!

珠子,方妙音的武魂,居然是一顆珠子!

葉陽微微有些驚奇,這顆珠子,通體雪白,其上布滿雪花紋路,就好似一顆冰球。

此時這顆冰珠,正在方妙音丹田裡不停的轉動,每轉一圈,就有冰霜寒氣擴散而出。

這一刻葉陽才明白,原來周圍產生的異象,是方妙音體內的武魂所引起的。

「妙音師妹?」

葉陽搖了搖少女的身體,後者沒有半點反應,只是緊緊蹙著眉頭,咬著貝齒,俏臉蒼白,模樣十分痛苦。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