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空無一人的接天峰外部山門,一眾強者均是掃興。

「帝宗外門的這些老鼠,逃得倒是挺快啊。」陰槐世尊哼道。

「據說許陽前兩日,登上了帝宗之主的位置。這倒也不錯,我們合力出手,便不算以大欺小!」陸慕真人笑著接話。


「這下子,帝宗最為短命的宗主要誕生了……不知道在許陽被我們擒拿之後,帝宗會不會再選一個宗主?哈哈哈!」岩絕老祖打趣道。

「不會了,他們沒有這個機會!」天霧凇冷冷說道,「這一次,我要將帝宗徹底滅掉!」

「這帝宗之人,以為封閉秘境,我們就沒辦法了不成?可笑,待我來尋出秘境之門,施展空間陣法破開秘境!」對於六劫世尊來說,一道秘境之門是擋不住他們的。

就在四位老祖到齊,閑談兩句準備攻擊的時候,帝宗秘境光門驟然打開!許陽獨自一人,從光門之中踏出。

「本座剛剛接掌宗主大位,沒想到你們幾位就來道賀?何曾帶了賀禮?」許陽懸浮在接天峰上空,掃了一眼有些驚愕的眾人,微微笑道。

「賀禮?!」岩絕老祖瞬間明白過來許陽在消遣他們,不由嘿然冷笑,「許陽,你的項上人頭,便借我做賀禮一用如何?」

「沒想到,你居然還敢出來……知道龜縮在秘境之中沒有用處么?」天霧凇世尊道。

「許陽,這一次你休想欺瞞我等。你的那一方小世界,根本無法連通枯榮界!想要將我四人攝入枯榮界中對付,你是痴心妄想。」陸慕世尊喝道。

「呵呵……你們也知道我有枯榮界?就算打不過,我隨時都能遁入枯榮界之中。 絕版霸道愛:冷總裁的禮物情人 ?」許陽笑道。

「你當然可以躲,不過帝宗秘境,卻是躲不掉!」天霧凇世尊道,「許陽,你如果敢逃走,整個帝宗秘境,雞犬不留!」(未完待續。。) 隨著天霧凇飽含殺氣的威脅,周圍的溫度都好像下降了好幾度。

在帝宗秘境之中,厲陽手中那一面流光四射的寶鏡,投射出的光幕,忠實地映射出外界發生的一幕。

「可惡……這天霧凇枉稱世尊,居然這般卑鄙,利用我們來要挾宗主!」一名帝宗弟子憤恨說道,他渾身的殺氣不可抑制地湧出,「厲師兄,我們出去,和敵人拼了!」

總裁的千萬小逃妻 不錯,我們新學了冥魔合擊,組合在一起,哪怕是四劫世尊,也不是我們的對手!」鄒行雲當先贊同,「不能讓宗主一人,面對如此之多的世尊強者!」

厲陽冷靜地喝道:「住口!」

一群人,均是將目光投向了厲陽,有些驚愕。

我心非請莫入 :「戰勝四劫世尊,很了不起嗎?你們不會看不出,這一次仙盟、蠻荒諸族和蓬萊仙宗的聯手,有多麼恐怖。光是六劫世尊,就有四位!其餘的幾位世尊,幾乎都是四五劫的實力。隨便出來一個五劫世尊,我們可擋得住?到時候不但幫不上宗主,還會成為他的累贅!」

一幫帝宗玄皇弟子,幾乎將牙齒咬碎。但是形勢比人強,他們再怎麼切齒痛恨,實力不濟的情況下,也不能出關去幫助許陽。

「唉……這一次,只能期望宗主大發神威,將諸敵盡數擊敗,壯我帝宗聲威……」吳默風長老閉上眼睛嘆息道。雖然知道許陽一人面對聯軍如此強大的陣容,勝算渺茫,但是為今之際,也只能這般祈禱了。

眾人都沒有注意到,厲陽的那兩隻籠在衣袖之中的拳頭,卻是攥得咯咯作響!他的臉色發青。顯然其真實心情,不像是表現出來的那般平靜。

「還是無法幫到許師弟……不行!我要做許師弟身邊得力的臂助,而不是一個平庸的看客!」

厲陽的心中,閃過一個瘋狂的想法。

「我厲陽在此發誓……今後,絕不讓許師弟孤軍奮戰!不管是多強的敵人,都共同面對!那麼……不能再猶豫了。這次事件不管結果如何,我都要前往東野,取得冥池的傳承!」

***

帝宗秘境之外,接天峰頂。

許陽臉上的笑容凝固了下來,他一字一頓地說道:「很好……天霧凇,希望你記住今天的話。我許陽最恨的,就是別人拿我的親友威脅。」

天霧凇哼道:「無所謂了,今日你必將被擒下,而帝宗秘境。也無疑將會成為歷史。」

「天霧凇真人,說這麼多廢話作甚?直接出手,我不信這小子有三頭六臂,可以憑藉三劫修為,抵擋四位六劫世尊!」

性情急躁的岩絕老祖,大手一揮,一道金光向許陽凌厲撲至:「著!看老夫的碎日金丸!」

碎日金丸,同樣是一件聖器。岩絕老祖雖然只能發揮它的部分本體威能,但也比一般的寶器攻擊強很多。

「疊加秘術。雙重增幅。」

許陽頭頂,八極融合的彩光,以及枯榮界的黑白兩色玄光,同時飄然而出,籠罩其上!他的氣息,節節暴漲。很快就攀升到了六劫世尊的層次!若單純論功力的深厚程度,甚至超越了在場的四位六劫世尊!

「乾元劍。」許陽並不廢話,一道金色長劍,化作鋒銳金光斬出,與碎日金丸射出的金色光球。轟然對撞!

蓬勃的聖威滌盪天地,修為較弱的聯軍玄皇,乃至一些低階世尊,都不得不退後數里,以避開對撞餘波。任何一個低階世尊,若敢於進入戰團,肯定會被這一次對撞的餘威撕碎。這就是高階世尊駕馭聖器本體,進行攻擊的威力。

「破天!」岩絕老祖手中印訣轉換,碎日金丸陡然一個俯衝,發出一種攝人心魄的鳴嘯,爆射向許陽。沿途之間,帶起了一道道空間破裂的黑影,顯然這一擊的威力已經強到了極致。

其餘的三位六劫世尊,或許是自重身份,或許是低估了許陽的戰力,竟是都沒有出手,任憑岩絕老祖與許陽對撼。


「耀日劍,十日臨空!」

許陽手中劍訣一變,頓時乾元劍分化出無數道金色劍芒,向四面八方攢射!在許陽的劍訣操控之下,乾元劍分化的無數劍光快速凝聚,化作十**日一般的劍光,迎擊碎日金丸的破天一擊!

「嗵!嗵!嗵!嗵!」


其中四輪劍光,不分先後地撞擊在碎日金丸之上,將這一擊的威勢抵消。剩餘的六**日劍光,卻首尾銜接,以恐怖的高速,轟擊向岩絕老祖!

「怎麼可能!」

岩絕老祖眼珠一瞪,難以置信。這一輪交鋒,許陽不管在聖器品階上,以及操控嫻熟程度上,都要超出了自己。

招式被破,岩絕老祖一時之間,根本無法抵抗剩餘六**日劍光,只能狂吼一聲,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金色鮮血,渾身金光大放,身形硬生生從原地消失!

「轟轟轟……」六**日劍光,射到了空處,一直飆射到極遠的虛空之中,彷彿禮花一般爆散開來。

許陽神色不變,心中卻是嘆息一聲。六劫世尊,在空間法則的領悟上,要壓制了自己太多!如果許陽同樣有六劫世尊的空間領悟程度,在剛剛那一擊之中,就會附加更為犀利的心神鎖定,即便岩絕老祖強行施展瞬移,也休想躲開。

光芒一閃,岩絕老祖的身形出現在側方百丈,玉石肌膚更是發白。在強盛的聖威干擾下強行施展瞬移,岩絕老祖也是損耗了不小的元氣才辦得到。換做一個五劫世尊,在那種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施展出瞬移。

「你們怎麼不出手?難道要看老夫的笑話不成!」岩絕老祖看了人族的三名六劫世尊,發怒喝道。他實在有些託大了,強行與許陽硬拼,不僅沒有佔到便宜,反而吃了不小的虧。

「呵呵……岩絕道友,許陽功力比你我都要深厚,所欠缺的,便是空間領悟程度!」陸慕真人與許陽對戰過,更有心得,「所以,與他硬拼,是十分不智的。」

「少說廢話,如今你我四大六劫世尊聯手,難道還要講什麼單打獨鬥?合力齊上,將他徹底廢掉!」岩絕世尊陰森說道。

「不錯,老夫看這個小子,也非常不順眼!」陰槐世尊冷笑,周身玄力激蕩,一隻黑色小碗,出現在他手中。

「動手吧。」最後說話的天霧凇世尊,則是取出了一柄藍光閃爍的彎刃長劍,一道道波光在其中閃爍,令人心醉神迷。

「碎日金丸,裂地!」岩絕老祖手中印訣一變,金丸驟然呼嘯飛空,迅速漲大,向許陽的頭頂鎮壓而落,威勢足以崩山裂地!

「青紋劍,七劍合一!」陸慕世尊臉上笑容一收,劍訣使出,頓時七道劍光,首尾銜接,向許陽激射而出,勢如雷霆!

「黑霜罩!」來自蓬萊仙宗的陰槐世尊,手中黑色小碗陡然一拋,迎風漲大,散發強絕吸力,定住了許陽的身形,使得他無法逃逸。雖然許陽沒有修鍊到五劫,不會瞬移,但他是枯榮界之主,陰槐世尊唯恐他趁機遁入枯榮界。

「春水劍!」天霧凇出手了,那一道彎刃長劍,散發出一道道波紋,如一道流動的大河,向許陽沖刷而去。

四位六劫世尊同時出手,威勢足以撼天動地,即便是七劫強者,都不敢等閑視之。更何況,他們都操控的是聖器,有著可怕的聖威。

一瞬間,不管是接天峰頂,圍觀的諸位聯軍強者,還是在帝宗秘境之中,以流光鏡窺視的厲陽等人,都屏住了呼吸!部分帝宗弟子,甚至閉上了眼睛,不敢看流光鏡光幕之中的景象。

「轟!」

一聲彷彿天崩地裂的爆音,從四大強者出手威能的交匯點,也就是許陽所在的方位,轟然爆發!

漲大到直徑十丈的巨大碎日金丸,光澤驟然黯淡,遍布裂紋,滾落一旁。

青紋劍的七道劍光,紛紛宣告破碎,還原出青紋劍的本體。在劍鋒之上,也出現了一道道豁口。

春水劍化生出的滾滾春潮,直接渙散開去,而那彎刃長劍本體,劍尖的位置已然崩斷!

唯有掌控黑霜罩,沒有直接攻擊的陰槐世尊最為好運,只不過黑霜罩散發的吸力,也完全無功,就彷彿是一隻螻蟻,在撼動大樹一般,許陽的身形,絲毫不動!

這一切的來源,都在於許陽頭頂那隻黑色小鼎!

小鼎微微旋轉,在許陽的頭頂上垂下一道道烏光,為他擋住了這一切攻擊!

「至尊神鼎!」天霧凇世尊沒有顧得上心痛他的聖器春水劍,臉上帶著驚恐之意,叫了出來!

「怎麼可能……即便是羽化凡駕馭至尊神鼎,也不能損壞我們的聖器!」陸慕世尊撫摸著遍布豁口的青紋劍,一直以來的從容完全消失不見。

「可恨!老夫的碎日金丸,居然崩碎了!」岩絕老祖大吼。

「這一次,你們來接天峰耀武揚威,至少得留下一點紀念吧……」許陽面色平靜,眼中卻閃過一絲厲芒,「接我一招,神鼎開天!」(未完待續。。) 許陽頭頂的至尊神鼎,隨著他的輕喝之聲,猛然漲大!一尊通體純黑色,方圓百丈、千丈的大鼎虛影,將四大六劫世尊,完全籠罩其中,而且還在不斷地擴張。

這神鼎給人的感覺,簡直就像是開天闢地的神物一般,威勢浩瀚,充塞於這片天地。

四位六劫世尊,都感覺到了一股毀滅性的威壓,他們在晉陞世尊之後,還是第一次感覺到死亡的威脅。

「不好!許陽似乎能動用至尊神鼎的本體之威,雖然只有一小部分,但也絕非我等所能抗衡!」天霧凇世尊大叫道,他的臉上帶著濃濃的不可置信,但事實卻是確鑿無疑!

「可惡……這一次被你們天族情報坑害,老夫跟你們沒完!」陰槐世尊切齒罵道。

「不要內訌!現在不是爭議責任的時刻,儘速破開神鼎的禁錮,我們逃走為上!」陸慕世尊大喝道。

在神鼎越發漲大的虛影籠罩下,四位六劫強者,都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尤其是神鼎虛影開始旋轉之後,一種仿若巨大磨盤一般的抽吸力量,開始磨滅他們的玄力、心神之力,甚至是生命力!

「神鼎雖強,但許陽還不是六劫世尊,沒有領悟空間封鎖!我等向一個方向衝擊,必然可以突破!」

陸慕世尊沉著指揮,四大六劫強者迅速鎮定下來,對著一個方位,齊齊轟出一擊璀璨的玄力光柱!

金色、青色、藍色、黑色,四道玄力光柱呼嘯轟擊而出,神鼎虛影頓時震顫起來,但在短暫的震顫之後,卻又恢復了平靜,甚至開始加速旋轉!

四名六劫世尊。登時感覺到了更強的抽吸力量!生命力量快速流失,他們的皮膜都開始皺褶起來,世尊的氣度漸漸喪失,向著尋常衰弱老人的趨勢轉變。

「不好,合擊的威力還不夠!」陸慕世尊大吼道,「自爆聖器。快!」

陸慕世尊的青紋劍,岩絕老祖的碎日金丸,以及天霧凇世尊的春水劍,同時向一個方位飛出,發出一陣陣戰慄的哀鳴!而陰槐世尊,卻是有些猶豫。其他三位世尊的聖器都被神鼎震壞了,想要修復起來很難,但他的黑霜罩卻是完好無損的,現在要直接爆碎。實在有些不捨得。


「陰槐道友,不要可惜了,性命才是最重要的!」陸慕世尊大喝道。

「嗨……罷了!」陰槐世尊猛然咬牙,抖手將黑霜罩推出,與另外三件損毀的聖器合在一處!

「爆!」


四個單音字,在四大世尊口中同時喝出,與此同時,最絢爛的光暈。轟然綻放!

四件聖器爆碎,所引發的威力。簡直比海嘯、火山等自然災害爆發的威勢,還要恐怖!一瞬間,強烈無比的光芒蔓延開來,即便是修為強大的許陽等強者,也不得不微微閉上眼睛。

咔咔……

至尊神鼎的虛影,終於出現了一道道裂紋。最終爆散開來!元氣大傷的四位六劫世尊,哪裡還敢停留?當即招呼一聲,向不同的方位呼嘯遁走。

原本在萬丈開外觀戰的聯軍,更是樹倒猢猻散,跟著各自老祖。急速撤離。開玩笑,連最強的四個六劫老祖都敗了,他們留在這裡豈不是送菜。

接天峰頂,只剩下了許陽一個人的身影。

「終於……都走了么?」

許陽身形微微搖晃了一下,他的臉色也是一片煞白。對於現在的許陽來說,雖然可以操控至尊神鼎的部分威勢,但用來對付四個修為高於自己的六劫世尊,還是太過冒險了。尤其是四個強者還分別爆碎了一件聖器,這種強橫的威能衝擊之下,即便許陽有著至尊神鼎護體,還是受到了不輕的創傷。

許陽不知道,至尊神鼎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器物,但肯定不止是聖器這麼簡單。

許陽體內的創傷,盤踞著來源於四件聖器爆發的餘威。這種聖威,是很難驅逐的,除非有著更高層次的神物作為助力。而在帝宗秘境,最好的選擇無疑是藉助神鼎之力,驅逐四聖器餘威。

一旦四聖器餘威被驅逐乾淨,以許陽世尊三劫的變態恢復力,很快就能復原如初。

至於那四位六劫世尊,可就沒那麼好運了。在他們體內,不僅有四聖器爆碎的餘威盤踞,還有著至尊神鼎遺留給他們的傷勢。想要驅逐至尊神鼎遺留的威勢,短時間內肯定辦不到。

返回帝宗秘境,厲陽等人早已在一旁等候多時。

「宗主神威!」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