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蛖,實力聖階初級,是蕭羽的魔寵。

瓊斯,實力八級巔峯,蕭羽的父親。

瑟琳娜,實力六級,蕭羽的母親。


艾麗絲,實力八級巔峯,蕭羽的女友。

瑪麗,實力三級,艾麗絲的母親。

“以上幾人就是背叛了神聖聯盟的叛徒,見到上述幾人都要馬上通知我!”紅衣大主教大聲道。

聽完紅衣大主教的話,斯巴拉猛地一震,喃喃道:“會不會是剛纔那幾人?”

斯巴拉心越想越覺得不妥,猛地大聲道:“大主教,我想我發現了有嫌疑地罪民!”

一時間,所有的主教都盯斯巴拉,紅衣大主教雙眸更是放出兩大精光,語稍微有點急,“詳細說說。”

斯巴拉不敢延遲,當即詳細地將剛纔所說的報告給紅衣大主教。

紅衣大主教一聽,沉思片刻,沉聲道:“斯巴拉按照你所說,最少有九成機會是那些叛徒,那兩個實力看似普通人很可能就是聖階強者!”

“要趕快通知神殿總部,寧願殺錯一千,也不放漏一個!”紅衣大主教沉聲道。 “你!!”只見那名青年騎士胸口起伏陣陣,他沒有想到蕭羽身爲一個聖階強者竟然如此侮辱於自己,在他想來一名聖階強者是不屑理會向自己一樣的強者。但這也不怪蕭羽,這名騎士的確是有些腦殘,僅僅以爲小小的一個騎士團就能擋住兩個聖階強者,而且是聖階巔峯強者!!

“咻!”見那騎士抽出一支騎士槍,整個槍身上散發着聖潔的白光,猛然竄出,好似一條狸貓出洞,速度在八級強者中也算是極快的一類,可是他這樣的度在蕭羽的眼中和一隻蝸牛的度沒什麼區別。

“哼!”蕭羽現在身爲聖階巔峯強者,這等級別的強者怎能容許螻蟻的挑釁?冷哼一聲,妖瞳猛地射出兩道黑色精光,精光的速度對於馬修斯來說也算是難以躲避,更何況就只有八級實力的騎士?

兩道黑色精光已經竄進那騎士的額頭,之後,紅衣大主教便看到一道非常模糊的影子,蓬地一聲,那騎士就被轟到一邊,就連他身上那套初級防禦聖器也被轟碎!!無力地癱軟在地上,眼眸迅黯淡起來。

“這!”紅衣大主教心中一驚,蕭羽的實力太可怕了,尤其是那速度,身爲九級巔峯的他竟然只能看到一陣非常模糊的影子!!

紅衣大主教以前不是沒有見過聖階強者,可是一個八級騎士竟然在蕭羽過不了一招,這就太駭然了,而且他根本就捕捉不到蕭羽的影子。

他還不知道蕭羽只是用了三成的力量,而且還是在沒有變身的情況下!!

“果然有用!”蕭羽的眼眸中盡是驚喜,“那就是靈魂攻擊嗎?”蕭羽心中喃喃道。


“蕭羽,剛纔你的是什麼攻擊?”黑蛖傳音問道。

黑蛖可不是那呆呆地站在一邊的紅衣大主教,黑蛖看得很清楚,在蕭羽出擊的前一瞬間,那騎士已經毫無反抗了,應該是死了。

“黑蛖,那是靈魂攻擊,是從黑暗承傳中學來的,回去後在跟你詳談。”從傳音中的語氣可以看出,蕭羽很是興奮!

從此以後,蕭羽又多了一樣攻擊!

邪王妖瞳,天賦神通,聖光劍,再加上現在的靈魂攻擊!

多一種攻擊,就多一份生命的保障!!

“這靈魂攻擊對付聖階中級的看來完全沒有問題,只是對付一些聖階巔峯強者或是更強的領悟了玄奧攻擊的強者威力就弱上不少。”蕭羽心想着,估計着靈魂攻擊。

“哈哈,蕭羽,你真夠幸運的,竟然得到黑暗承傳,就是這靈魂攻擊就已經幫你不少,只是不知道,這樣會耗費多少精神力。”黑蛖很是羨慕蕭羽。

蕭羽淡淡對着黑蛖一笑,笑道:“你不必羨慕我,回去我將方法告訴你就是了,至於你能不能領悟就看你自己了。“

有了蕭羽的保障,黑蛖甚是興奮。

“黑蛖,這裏都是聖階以下,最強的也就是前面那九級的老頭,你直接用結界滅了吧。”蕭羽不鹹不淡的說道,其語氣就好像嘮家常一般!

黑蛖當即釋放結界,當結界籠罩整個光明神殿時,黑蛖猛地變色,怒道:“看來你們這些神棍也挺會過日子的,就是後宮也有上百!”

紅衣大主教面如土灰,可能意識到今天自己可能難逃一死,迴歸光明神的懷抱,猙獰道:“喋喋,老夫也享受過三百年了,你們就算是殺了我,他日神殿當回爲我報仇!”

“無知,那該死的馬修斯會爲了一個九級強者報仇?”黑蛖嗤笑一聲:“不過你也沒說錯,他一定會來追殺我們,可是,你就沒有機會見到了。”


“而且誰死也不一定!”

“嗡~~”

白茫茫地結界猛地爆,紅衣大主教,連同神殿中的修士瞬間感到一道炙熱無比的溫度升起!

“啊~~”

巨熱的溫度不斷地消融着他們的肌膚,什麼護甲,聖器也不能保護他們。

“嗤嗤~~”

片刻之後,光明神殿中所有的人都已被那炙熱的光所融化,隨後飛灰湮滅!

“走吧!”蕭羽說道。

隨即兩道流光掠過,消失在神殿之中……

兩天後,聖城,光明神殿,其中一處密室內!

密室中只有兩人,其中一人身披白色戰鎧,頭垂下,彷彿在等候什麼。

另外一人則是身坐在椅子上,蒼老的臉孔看起來有點鐵青,要是蕭羽在這裏肯定就會認出來,這人就是馬修斯!!

“努爾,傳令下去,所有九級以上的教徒馬上該會聖城總部,不得留在分殿!”另外一人正是努爾,就是傑羅的父親,正是神聖騎士團的其中一名團長!

聽到馬修斯的命令,努爾先是一怔,不解道:“教宗大人,那蕭羽的實力也就是聖階巔峯,我們分殿中也有聖階巔峯強者,難道就怕了他?”

看來,馬修斯並沒有將蕭羽已經領悟了玄奧攻擊的事情告訴給他。

“你就按照我所說的去辦吧,蕭羽沒有你看得那麼簡單,而且,我們也要集中力量去跟神獸家族談談了”馬修斯擺擺手,示意努爾離開。

努爾很是清楚馬修斯的脾氣,雖然心中還有話要說,不過也只能暫時作罷,退出密室。

待努爾退出後,馬修斯長長的哀嘆一聲,自言自語道:“蕭羽你這一招夠狠,再多的聖階強者在你面前也是送死,不懂玄奧攻擊也是差距就是大!”

“不過,要是你敢來聖城,我就是暴露我所有的底牌也要至你於死地!”馬修斯眼露寒光,蒼老的臉孔甚是惡毒!!

一個月後,蕭羽和黑蛖已經來到了斯達舒帝國與蘭德里帝國的交界,一個月的時間,蕭羽和黑蛖竟然毀掉了一級城市中所有的光明神殿!

“蕭羽,那馬修斯還真是夠能隱忍的,你一個月之內就滅了他幾十個分殿,也不派援兵過來。”黑蛖吃着一個蘋果,說道。

“哼,那馬修斯也是無計可施罷了。”蕭羽不屑道。

“我們的實力去到哪裏,他是知道的,派多少聖階來也只是送死,我是在試試他的底牌到底有多大!”蕭羽說道。

黑蛖額頭微皺。說道:“看來他的底牌還是挺大的,放棄所有的分殿,召回所有的聖階強者,然後等我們跳去聖城!”

一個月以來,蕭羽也只是滅了光明神殿兩個聖階初級的傢伙,而且還是在頭的兩天滅的,後來就一直也沒有再遇見過光明神殿的聖階強者,就連九級的強者也沒有遇見過。

蕭羽也只是滅了光明神殿的一些外殼而且,根本沒有傷到光明神殿的根基。

一天後,蕭羽和黑蛖就到了聖城外圍一百里。

“蕭羽,你真的想去聖龍學院看那老頭?”黑蛖眼眸中流露出一絲的擔憂。

黑蛖的關心蕭羽當然知道,微微一笑,正色道:“當初就是那位前輩指導我去魔獸森林的。”

這個黑蛖也是知道,道:“聖龍學院雖然不在聖城裏面,不過,那院長也不是弱者,要是被他現了,必然激起一番打鬥,聖階巔峯的戰鬥波動很大,必然會引起那馬修斯的注意。”

蕭羽心中感覺很是幸福,有這麼一個兄弟的關心,足以了,保證道:“黑蛖你放心吧,要是有什麼異常,我就馬上進入無界大陸,現在無界大陸的物資足夠我們吃上百年了!”

這一個月以來,蕭羽幾人一直在採購物資,而且都是買一些牲畜,將它們放牧到月亮湖附近。月亮湖就是旁邊有一棵許願樹的那個小湖。

再種植了一些蔬菜水果,自給自足足夠了。

看到蕭羽很是堅持,他也清楚那被困在圖書館的老人對他很是重要,不在多說什麼,叮囑幾聲就進入了無界大陸。

黑蛖進入無界大陸之後,蕭羽凝聚身上的魔氣,光明魔氣覆蓋整個身體,猛地飛向百里外的聖龍學院。

……

聖龍學院,此時已經接近凌晨,校道上已經完全沒有人了,只是不時有一些學員自己組織的護衛在不斷地巡邏。

這些學員的實力都是不弱,都有六級巔峯的水平,帶頭的更是一個七級的強者!

七級強者就是城主見面了也要友好的對待,現在聖龍學院一個七級強者只能在一個自我組織的巡邏小隊當小隊長!

聖龍學院果然是天才的聚集地,在這裏天才都是不值錢的,都是一批批的。

此時,蕭羽正收斂所有的氣息,濃濃的黑氣覆蓋整個身體,似乎整個黑暗融合在一起。

蕭羽小心地避開巡邏小隊,不是蕭羽怕了他們,是怕驚擾到學院中的聖階強者。

蕭羽小心地潛行,不斷避開一些巡邏小隊,望着那整個學院最高的建築,聖龍學院的地標,學院圖書館,蕭羽心中微微心動,腦海中不自覺地閃爍着那呆在圖書館拼命背書的三天,自然最深刻的就是那一位眼神渾濁的老者。

順利避開那兩個守護的兩兄弟,潛入圖書館的第十七層,不停留地上了第十九層。

十九層的擺設還是和幾個月一樣,沒有多少變化,循着燈光望去,蕭羽的心臟猛跳,“那老者還坐在那裏!”蕭羽很是懷疑他究竟有沒有挪動過身子。

“你來了?” 我的無雙之路 ,“你得到了黑暗承傳?”老者激動問道。

蕭羽找了一張椅子,坐下道:“嗯。你爲什麼要我去那裏?“

“多少年了,我比克斯終於有機會出去了!”老者顫抖說道,不自覺之間竟然留下兩行淚水。

女王心尖寵:惡魔長官,安分點! ,只是靜靜地坐在一旁,看着比克斯低鳴抽泣着。 無數年的壓抑,此時卻是有一次機會擺在比克斯眼前,他有十足的信心,蕭羽會冒險幫他!

比克斯足足低泣了一個多小時,方纔擡起頭,眼眸中和臉龐上的淚水瞬間被狂躁的能量蒸乾,眼瞳宛如一對悠然散着翡翠綠的光輝,而且很是清澈,絲毫沒有一點渾濁的感覺。

“小友,讓你見笑了。”比克斯流露出一絲的歉意,手卻是靈活地給蕭羽泡了一杯茶。

蕭羽頷點頭,不自覺地想起以前在地球的日子,道:“每個人都有一段不堪回的往事,不過,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向前看纔是最重要的。”

比克斯心中詫異,驚訝道:“想不到你一個十幾歲的孩子都能說出這樣的話。”

“過去的我也不會再去想,現在我已經有了新的目標。”比克斯說道。

蕭羽抓起那雕刻着一些栩栩如生的異獸花紋的茶杯,騰騰的水汽瀰漫着淡淡的茶香,有點像以前在地球喝的烏龍茶,貪婪地吸上一口,抿在口中,回味着茶的滋味。

看着蕭羽一臉陶醉的神情,比克斯頷微笑,道:“這是以前大人送給我的茶,很是珍貴,大人給了他起了一個很古怪的名字,叫什麼烏龍茶!”

“噗!”

還未曾吞進肚子的烏龍茶噗的一聲噴在地上。

比克斯猛地變色,一臉的憤怒,喝斥道:“你這是幹什麼?!你知不知道這烏龍茶很珍貴,我也沒剩多少!”

蕭羽用衣角擦一擦嘴邊的烏龍茶,一臉抱歉道:“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頓一頓,連忙問道:“你說這烏龍茶是誰種的?”

雖然看到蕭羽的歉意,可是比克斯的額頭還是緊皺,道:“他是一個無比強大,一個放在神界也是一個絕世天才!而且你也應該見過他。”

比克斯的話讓蕭羽聽得一頭霧水,“我也見過他?當初是這傢伙叫我去魔獸森林的,接着就遇到……”

“難道伊古斯卡斯也是在地球穿越過來的?”蕭羽心道,這裏的人幾乎都是像一些歐洲人種,很少想蕭羽擁有黑眼瞳黑頭的人種。

“比克斯你知道你那口中的大人是哪裏人?”蕭羽問道。

“他是什麼人不是以你現在的實力就能知道的。”比克斯一副高深的樣子讓蕭羽很是憋火。

眼見比克斯不說,蕭羽也不再纏繞這問題。

“比克斯,你之前叫我去魔獸森林是什麼意思?”蕭羽問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