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稍稍出鞘,寒光四射,馳騁這片天地,一般人怕是看到葉辰拔劍便抖三抖。

“喔,喔,喔!本王不是故意讀取的,喔,喔,收回你的那破劍……”灰王明顯被嚇着了。

葉辰不多言,擡頭見空中月朦紗,星辰閃爍不定,於是道:“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裏吧。”

“嗯,是,是……這個地方奇怪,只要起大霧,本王便什麼也看不見了。”


什麼都看不見了?

葉辰十分吃驚,這隻死狼竟然在大霧的時候什麼也看不見?那它爲何能夠在什麼都看不見的大霧天氣裏追蹤自己?

……

“喔,喔!你這傢伙又在懷疑本王,本王靠鼻子嗅覺不行啊?”只要葉辰有關於這狼的任何想法,這傢伙立刻一蹦三尺高,非要出來反駁葉辰一番,生怕葉辰不知道自己在讀取自己的心思一般。

葉辰倒是沒有糾結於灰王偷偷讀取自己個意念,稍稍點了一點頭,最後吆喝那狼一聲,示意一起下山。

葉辰本來是上山捉狼的,殊不知卻帶着一頭會說話的狼會石老伯客寨了,要是讓石老伯和李玉兒知道這事情,沒準會感覺大道荒謬無謂,所以只是讓這狼在門外的狗窩裏面睡一晚。

“喔,喔,喔!你把本王當做什麼了啊?竟然讓本王在狗窩裏面睡。灰王毷氉一抖,全身的灰塵灑了一地,一個大嘴巴一百個不同意。

葉辰是管都懶得管這死狼,他愛睡哪裏就睡哪裏!

葉辰看了看屋子裏面有一盞孤燈,透過窗戶,孤燈芯旁邊有半片妖嬈女子輕坐長凳,芊芊左手持着布丁,右手弄細針扎着頭皮,一針,一針的縫補着……妖嬈嫵媚動作之餘,女子時不時會衝窗戶外邊瞧上一眼,只見冷凝的月光,不見半顆人影,女子眉頭結起了朵朵浪花般的眉頭。

破窗孤燈處便是李玉兒閨房,葉辰看到屋內妖嬈的身體,心頭便是一陣的火熱與愜意,擡起腿就跳入大門,然後反將大門給扣上。

“吱……”

隨着門聲想起,外邊便是一陣的撲倒亂抓。

“喔,喔,喔……你不仗義,不仗義啊!”

葉辰管不了這隻狼如何亂折騰,門關上了就向李玉兒房裏邊走。

李玉兒聽到聲音,忙擱下手中的活兒,在窗戶旁探出頭,只見一隻大灰狼在外邊使勁的抓牆,不禁一陣心驚肉跳。

“喔,喔……”灰王見李玉兒將窗戶打開,於是一躍三尺,想直接撲進窗子。

“碰……”

李玉兒將窗戶扣上,那隻死狼腦殼子直接砸在木頭柱子上,隨後嗷叨一聲,不見聲音。

李玉兒卻是被嚇壞了,這屋子外邊怎麼又狼撲進來,於是忙走到門前去喚石老伯。

吱嘎……

李玉兒將門打開,迎頭撞在了葉辰的懷裏。

“啊……”李玉兒一聲長叫,微微擡頭見是葉辰。

代孕媽媽追婚記 ,已經是數月不見,此間重逢,不免多唱離愁別緒。

於是兩隻小手死死的抱緊葉辰的大闊腰,將秀氣的腦袋藏進葉辰寬厚的臂彎裏面。

“怎麼了呢?”一陣熾熱自葉辰丹田直上,李玉兒的身體比自己想象得還要柔軟,只是想讓葉辰將這女子抱得更加緊塊一點。

“狼……狼!”李玉兒粗膿的眉頭下眼珠子轉悠不止,嚇得眼珠子在眼睛腫徘徊欲流出。

葉辰瞄了一眼窗外,透過牆體,只見那隻死狼躺在地上拖着舌頭,眼珠子翻白,鼻孔裏面漾出不少血絲,然後看看被撞得有些破爛的窗沿,葉辰頓然明白之所以然了,口中罵道:“色狼,活該!”

“啊?”李玉兒櫻桃小嘴動了一動,眼珠裏裏充滿疑惑。

葉辰拍拍李玉兒的頭,笑嘻嘻的道:“沒事,就是一隻狗而已……”

“狗?不像狗啊?”李玉兒眨着那大眼,很是疑惑。

葉辰弄了弄人家的小嘴巴,然後襯了一襯人家的衣領,摸摸自己額頭,最後摸摸人家李玉兒的額頭道:“呃,看你不注意休息,都有些發燒了……”

李玉兒眨了眨眼,看着外邊朦朧一片,寧靜而且祥和,於是嘆了一口氣,撲向葉辰的懷裏,梳得漂亮秀氣的頭在葉辰懷裏頂着,像個小孩子一般。

葉辰被弄得有些想發笑的感覺,但是更多的是有按住這頭小母女的衝動。

“呃,大概是幻覺吧!”葉辰突然覺得一陣的疲憊,雖然很想邀請李玉兒在此刻再給自己一次,但是如今卻不好開口,只見這也快天亮了,明天還要陪着這死狼去尋找羊呢,所以決定先回屋睡覺再說。

葉辰慢慢推開人家李玉兒嬌滴滴的身子,然後低着頭颳了一刮人家秀氣的鼻子,而後貼近李玉兒臉龐輕輕的吻了一口,最後囑咐道:“早點睡……我先回屋了啊?”

李玉兒兩隻眼睛盯着葉辰斜劉海,用手摸了一摸粉嫩的臉旁,支支吾吾道:“呃,好……好,你一定非常的累,回來了就好,早點睡吧吧!早點睡。”

葉辰打了一個沒有問題手勢,衝李玉兒壞壞的一笑,轉身便拉開門沿要走。

“呃……葉辰,我怕,你能夠留下來陪我嗎?”李玉兒眼珠裏面全部都是渴望,說這句話的時候臉蛋稍稍紅起。

久候重逢,等你豈能是朝朝暮暮…… 葉辰心底一陣歡喜,這等好事怎麼不願意呢,一千個一萬個願意啊,但是葉辰還是擺脫不了身的小小矜持,然後悶着話音道:“可是,可是……”

“噢,怎麼了?”

葉辰心裏已經樂開花了,這李玉兒反問一句,自己隔着生怕反悔,口裏欲要將那句沒事,沒事說出來。

“呵呵,我……我……”

“呃,可是我害怕……留下來陪我吧!”李玉兒嬌嬌嗲嗲,羞澀中帶有幾分嬌柔。

李玉兒說害怕意不指害怕有豺狼鬼怪,八成是寂寞了,需要葉辰來作陪。多日不見,如何能夠常常忍受孤房寂寞。

“呃,可是……”葉辰嘴裏梗塞,還是有幾分的矜持。此時李玉兒主動的抱住葉辰的腰,小小的紅脣便向他臉上貼。

葉辰也不客氣了,一把按住人家,兩隻手胡亂的在李玉兒絲絲滑嫩的軀體上摸來摸去。

……

窗外月色似水,星光璀璨,微風颯颯拂過,偶爾樹葉沙沙作響,林間有少許生物發出明亮而且打耳的翁鳴生,窗內一盞青燈搖曳生輝,照亮一小片天地,昏黃而朦朧,兩個倩影依附而下,捲起蚊帳,時時只見衣襟各種亂甩,牀頭動作妖嬈無比。

“恩……”

“啊……”

“啊,啊……”

夜寧靜如水,這邊卻是一夜激情一時風起雲涌。

……

不知道多少時間過去,只見窗外東方泛起魚肚白,葉辰才慢慢的從迷濛中醒來,此時李玉兒正赤身睡得朦朧,這縱嬌軀的身體葉辰吻過每一寸地方。

“嗷,嗷……色人,色人……”那隻狼在牆外面扒拉着,口中不停的撲哧撲哧囔囔着。

葉辰一看這情況,顧不得穿上褲兜就跑到窗戶門前衝着大灰狼做着靜音的手勢。

“喔,喔!憑什什麼,不,不讓本王說話!你這小子抱得美人歸,卻,卻把兄弟丟在門外受冷,你,你有什麼權利讓我閉嘴?”那灰王在外邊吹了一夜的涼風,兩隻耳朵都被吹得耷拉在耳根上,顯得有些沒有精氣神。

葉辰真的沒什麼好理由讓人家閉嘴,剛好此時李玉兒伸了伸腿,抓了抓那亂散的頭髮,漿糊道:“啊,啊!我要,我要……”


“我擦……”葉辰立刻尷尬起來,眼珠子不敢去看這隻狼。

灰王咧着大嘴,吐着滿口的唾沫,道:“喔,喔,喔!不要在本王面前害羞,本王昨晚看了一晚的表演,看膩了。”

我日!這下丟大了。

“喔!別磨蹭了,想要本王閉嘴,你丫就快跟本王一起弄羊。”那隻狼翻了一白眼,搞出一副我對你們這些事情不感興趣的樣子。

灰王這麼說了,葉辰自己也沒有什麼話說了,於是衝着做了一個OK的手勢,扭頭便去穿衣服。

“喔,喔!三個時辰?本王等到黃花菜都涼了,喔,喔!給你半個時辰給你個道別的機會。”

葉辰將褲子套好,聽到灰王這麼說來,這是滿頭的大汗,尼瑪這沒文化真可怕,明明是OK的意思嘛,但是葉辰爲了不讓這狼在外面守候着,又是舉起手做了一個OK的手勢。

“喔,喔!還是要三個時辰?這個沒得商量,你這麼不着急本王可要吼了啊!”那隻狼要挾葉辰。

葉辰此時已經穿好了衣服,衝着窗戶跑去,很是無奈的解釋道:“OK!OK!不是三個時辰。”

“喔,喔!OK是多久?”灰王滿腦子的霧水,他在史前葉辰王身邊,人家葉辰王可是稱它爲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簡直就是歷史的百科全書,這一時卻被葉辰這個簡單的手勢給難住了。

“OK就是OK,沒有多久,是表示同意,可以的意思……”

“喔,喔!那就好,給本王快點,本王先在外邊轉悠一圈,到時候在竹林碰面。”

葉辰點了點頭,那隻狼卻搖着斷了半截的尾巴,衝葉辰做了一個OK的手勢。


擦!死狼,學得真快,在我這關公面前舞大刀。

葉辰與李玉兒和石老伯依依惜別,說是見一個朋友,與這個朋友合夥做一點生意。

君要回且行走,現在他們二人正處於蜜月期,李玉兒怎麼捨得葉辰離去,硬是抱着葉辰不讓離去。

其實葉辰本也不想離開李玉兒,但是這狼還在外面等着呢,總不可能答應了人家然後卻不去吧?要是這樣,指不定這隻狼會活生生將他給吞掉。

“可是答應的事情,突然不去不好吧?”

“你可以帶着我一起去啊?”

“喔……”葉辰哪裏能夠帶着李玉兒一起前去啊,自己所謂的朋友是一隻狼,而且還是偷了石老伯辛辛苦苦養活的十二頭羊的狼啊,所謂的生意就是幫這狼找羊,葉辰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李玉兒一同前去啊。

“這個……這個,這一路可能會很辛苦,我怎麼能夠讓你一起出去受苦呢?你就乖乖的在這客寨裏面幫大哥照看一下生意,我很快就回來的。”葉辰摸了摸李玉兒粉嫩的小臉,遲遲不肯離開。

“對啊,葉辰兄弟遠行,一路怕是不會少跋山涉水的,玉兒姑娘一個人跟着多有不便啊。”石老伯勸阻。

“我……我……我不怕吃苦……”李玉兒不肯離開葉辰,說這話的時候眼淚珠子都快流出來了。

葉辰將手移開李玉兒粉嫩的臉龐:“我不出去做生意,老是吃大哥的,這樣總說不過去吧?玉兒乖,咱幾天時間就回了,在家裏等着我……”

……

磨蹭一段時間後,李玉兒皺着眉頭,讓葉辰坐下,然後給穿上一雙新做的布鞋,最後給葉辰準備了一個包袱背好,理了一理葉辰的衣服:“速速回來,我會每天想念你的……”

葉辰將那本從石山之中尋出的石鑑書交付於石老伯手中,石老伯一觀後,那雙渾濁的老眼之中渾然更加模糊了,顫顫巍巍的藉助,一雙老手在上面摸索着,好像整個人都回到那遙遠的古代了,斷斷續續的的道:“哎呀!終於是尋回來了!終於是尋回來了!可惜啊,可惜了以前那個輝煌的石家!”

“是的,石老伯,你就好好收藏着吧!”畢竟這種東西世世代代傳於石家,與外人門戶沒有關係,雖然是葉辰費勁千辛萬苦將之尋來的,但是他僅僅就是將書尋回,最終的歸屬權終究是石家人的!

“哎……我這一把年紀,無兒無女,家族中落,有何收藏能力?!!!”


“畢竟是石家的祖傳至寶!還是石老伯你收藏較好!”

“算了吧,你就收着,我知道你現在非常迫切這些東西,且老夫日後敬仰千年之時候,老夫也知道你定有大的造化,最後只是請求你不怠的話,將石鑄好阿紅輔導成人便是!”

“是……”

葉辰也不再推脫。

葉辰臨走前吻了李玉兒紅脣,石老伯卻是說羊有少了一隻,葉辰心底罵道:死狼!現在還偷石老伯的羊,找到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葉辰也是帶上的衣老一同,這次他是要與這隻狼去幹一番大的事業,然而在臨走之前,那石頭卻跟了好幾里路程,口口聲聲的念碎碎:“葉哥!葉哥,你是去聖城賭石吧?是不是?帶上石頭我啊!帶上石頭我啊!”

“行!行!行,葉哥給你贏一籮筐仙子回來!”葉辰吹噓着,笑話道。

葉辰來到竹林去,只見灰王在這竹林地上亂打轉,口中不停的唸叨:“喔!死人類,不講信用,現在都什麼時候了……”

葉辰見這隻狼還真來氣呢,於是上前一把拽住這狼的脖子,道:“不是說好了的不偷石老伯哥的羊的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