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樑此時此刻已經把話給挑明瞭。

因爲他確實懶得跟這傢伙多說一句。

只不過當於樑講完了這份活之後,對面打頭的男子卻瞬間皺了皺眉頭,此時此刻,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也就在這時,男子對着於樑微微一笑。

只不過這一次,他的笑容一下子就變得冷酷了不少。

“我說樑爺,知道你在這個平臺的人氣很高,不過如果你要是轉戰我們平臺的話,我們老闆以後就可以把你的直播間權權掛在我們的首映上,也就是說所有進入到我們平臺的人都會優先看到你的直播間。”

如果於樑僅僅只是用作商業目的的話,不得不說這傢伙剛剛講出的這句話,確實太具有誘惑力了。

只不過……

於樑卻根本沒想着這樣。

也就在這時,於樑對着這傢伙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我暫時還沒有這個想法。”

當於樑說出了這番話之後,便看到對面這傢伙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你非得跟我們對着幹了是吧?”

當他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一個沒忍住,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

“實在不好意思啊,我還真沒有這個想法,之前就已經跟你說過了,我剛剛纔從戶外直播回來,現在真的很累,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咱們就先這樣了啊。”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對着門口處伸了伸自己的手掌。

“慢走不送。”

很明顯這是已經下了逐客令了。

只不過就在這時,打頭的男子卻輕輕搖了搖頭。

“我們老闆在我來之前還說過一句話,要不然就把你吸納過來,要不然就讓你以後再也沒有辦法進行戶外直播,這樣一來的話,狐吖最後的粉絲也會徹底流失。”

當他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整個人直接愣在了原地。

此時此刻不僅僅是於樑,就連對面的馬提咪也是一樣的表情。

馬提咪直接一臉警惕的盯着他。

“你要做什麼?光天化日之下我勸你最好不要亂來。”

當馬提咪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這傢伙呵呵一笑。

只不過此時此刻,他的笑容之中卻充斥着滿滿的殘忍。

“對不住了兩位!”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這傢伙沒有絲毫猶豫,直接轉過頭,對着身後的衆人一字一頓地開口說道。

“你們還等什麼呢!動手!”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身後的衆人全都朝着兩人衝了上來。

此時此刻,於樑直接推了馬提咪一把,下一秒鐘於樑直接就朝着那幾個壯漢衝了上去。

瞬間幾個人直接打鬥到了一起。

於樑的自身狀態還是很不錯的,尤其是當他有了那個系統之後,整個人不管是敏捷還是力量,一下子都提高了好幾個檔次。

所以於樑一個人和對面三四個人打起來也絲毫不落下風。

……

短短几分鐘的時間,便看到對面這羣傢伙一個個鼻青臉腫。

於樑雖然沒有受什麼傷,只不過此時此刻他也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打頭的男子看到這一幕之後,直接轉過頭看着身旁的衆人,對着衆人輕輕點了點頭。



下一秒鐘所有人全都衝了上去。

也就在這時,這傢伙直接從兜裏拿出來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只不過於樑一直都在跟那幾個傢伙打鬥,所以並沒有發現這茬。

大概幾秒鐘以後,身後的馬提咪直接就急了,對着於樑大喊了一聲。

“於樑,你小心點兒!他手裏有刀!”

於樑聽到這話話之後,整個人下意識後退了好幾步,而此時此刻他也能夠聞到一股極其危險的味道。

只不過緊躲慢躲終究還是慢了一步。


此時此刻那傢伙直接一匕首就劃到了於樑的胳膊上。

下一秒鐘於樑只覺得一股火辣辣的疼痛席捲而來。

而此時此刻自己的胳膊上也直接多了一道血線。

看到這一幕之後,於樑整個人直接就急了。

“你們這羣可惡的傢伙!竟然還敢傷人!我饒不了你們!”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接就朝着對面幾人衝了上去。

只不過就在這時,所有人全都從兜裏拿出來了匕首,很明顯這些傢伙是有意爲之。

而且提前就已經準備好了。

下一秒鐘於樑整個人直接就急了,連忙後退了好幾步,直接跟這些傢伙對峙到了一起。

於樑的心裏非常清楚,既然已經到了這一地步,如果要是再這麼下去的話,估計自己得小命今天都得葬送在這裏。

很明顯,這個殺狐平臺的老闆也真夠狠心的!

而且今天這些人過來也是下定了決心。 也就在這時,於樑整個人的腦海之中直接出線了一道聲音。

“系統檢測到宿主有麻煩誕生,開啓自保模式,宿主是否要啓用自保模式?”

接下來於樑的眼前直接出現了一串長長的數字。

“開啓自保模式需要進行兌換,宿主每次直播賺的金幣,需要支付一部分來作爲分期付款,請問宿主是否要開啓此功能?”

此時此刻於樑聽到這聲音之後,整個人只覺得自己滿頭黑線。

這傢伙腦子該不是瓦特了吧?

竟然在這種節骨眼上跟自己提出這種無恥的要求。

可他又能怎麼辦呢?

而且也並不僅僅只有自己一個人,馬蹄還在身後呢,如果馬提咪要是遇到了什麼危險,那自己恐怕得後悔死。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深吸了一口氣,接着緩緩吐出。

“開呀,你他媽還等什麼呢!莫非你想要讓老子直接死掉嗎?”

“請宿主跟我說話客氣點,要不然我會啓動睡眠模式,你永遠也不會叫醒一個睡着的人。”

此時此刻,於樑聽到這番話之後差點就要抓狂了。

“OK,OK,剛剛是我的錯,還請您大人不計小人過,無論如何都幫我一次。”

“宿主已開啓自保模式!自保模式爲期十分鐘,請宿主在10分鐘之內解決掉這些傢伙。”

此時此刻,於樑聽到這番話之後,整個人輕輕點了點頭。

只不過這聲音消失了得有好幾秒鐘,於樑都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任何變化。

也就在這時,於樑整個人直接弄在了原地。

這傢伙不是說已經開啓了自保模式嗎?爲什麼自己感覺沒有半點兒變化呢?不僅僅如此甚至,於傷口處的疼痛似乎越來越疼了,這傢伙該不是跟自己玩呢吧?

只不過就在這時,馬提咪直接一把拽住了於樑的胳膊。

“你受傷了,我得趕緊把你送到醫院,你們這些人太過分了,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敢動刀行兇,要是再敢繼續這樣的話我就報警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馬提咪下意識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就準備報警。

只不過就在這時,打頭的壯漢卻笑呵呵的搖了搖頭,直接對着馬提咪一字一頓地開口說道。

“我說馬小姐呀,難道你不覺得自己有些幼稚了嗎?我實話告訴你吧!在我來之前,我們老闆都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們這一次是絕對要搞定狐吖的,如果誰要是敢成爲我們成功路上的絆腳石,那麼絕不姑息!”

當他說完這句話之後,那意思就已經非常明顯了。

對面的於樑聽到了這番話,整個人只覺得氣不打一處來。

下一秒鐘,打頭的男子沒有絲毫猶豫,猛然間拿着匕首就朝着於樑的胸口刺了上來!

很明顯這是要害部位,這傢伙是想直接一下子要了於樑的命啊!

身後的馬提咪直接驚聲尖叫了起來,只不過此時此刻於樑卻發現了不同之處。

因爲這傢伙此時此刻拿着匕首的手長在自己眼裏看來,動作好像一下子放慢了數10倍。

也就在這時,於樑整個人心裏一喜。

看來這應該就是系統給自己贈送的自保模式了。

不得不說這模式還真夠厲害的!

只是自己有些搞不清楚,當時在沙漠碰到沙漠行軍蟻的時候,爲什麼系統沒有自動彈跳出來?

只不過現在自己也沒有心情去考慮那麼多了,於樑直接一個側身。

十分輕鬆的就躲過了這一下。

對面打頭的男子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直接震驚了。

下一秒鐘於樑沒有絲毫猶豫,猛然間卯起一拳,狠狠一下子就砸在了他的鼻樑骨上!

只聽咔嚓一陣巨響。

打頭的男子直接慘叫了起來!

身後的幾個傢伙看到這一幕之後,一個個全都急了,直接朝着於樑衝了上來。

只不過於樑已經找到了方法。

短短半分鐘的時候,便看到對面這幾個黑衣男子一個個全都捂着自己的鼻樑骨,痛苦慘叫了起來。

於樑雙手環抱在胸前,此時此刻那根本不影響裝逼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