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臺也是暗自點了點頭,對敵人的善良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是對自己身邊的人不負責任的行爲,而顯然,葉封在這一點上做的很好。令他十分滿意。

只有這樣,他才能放心葉封一個人獨自去闖。他陪不了葉封太久,他希望葉封可以迅速的成長,成長到他能夠放心離開。

這或許很難,但有些事情,本來就身不由己。

或許修煉需要一顆赤子之心,可墨臺希望葉封擁有對於變強的道路上的追求,是對於身邊之人擁有感情的保護。而不是修煉無情知道。也更不是那種淳樸到了一種無知的樣子。

或許那種淳樸會很快樂。就像沈晗雙教葉封的一般,但是當葉封踏上這條路開始,擁有道眸的那一刻開始,這種淳樸,就不會再適合葉封。

他可以善良,但不能愚笨。可以心軟,但不能不分場合。可以糾結,但不能沒有自己的立場。

這是葉封變強的一種意志,只有擁有這般的意志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走下去。

或許葉封此時沒有辦法理解,沒有辦法接受,但是墨臺都得儘量的教給他。

爲師,亦爲父。

大長老見到墨臺和葉封對於自己衆人的出現,毫不理會,還出手打傷學院長老。並且當衆廢了蘇潛。憤怒的看向墨臺,大有一言不合就直接動手的架勢。

見到以大長老爲首的一羣人的神情。墨臺冷哼一聲,擡頭看着他們。那意思十分明顯,之前李萬良動手的時候,你們不阻止。想看我的身手?探探我的深淺?你們看,我這不是讓你們看了嗎?

看到大長老和墨臺的對峙,葉封雖然對大長老的印象很不錯。但是還是毫不猶豫的提着斧頭,站在墨臺身側。

對於這個學院,他葉封可是沒有半分的歸屬感。從踏入這個學院開始,他和司鴻就受盡了苦頭,就連自己的本領也是自墨臺那學來。墨臺也不是他楓林學院的人。

所以說來,葉封除了是楓林學院學院名單上的一員外,卻與楓林學院再無半分瓜葛。

此時,與面前這一羣學院的高層人物對峙,也是沒有半分的拘謹。毫無顧忌的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大長老一羣人。

見到這一幕,院長臉色難看起來,若是和墨臺動起手來,他也是心裏沒底。若是沒有舉動,有沒有臺階可下。拉不下這個臉面。

心裏不由暗恨蘇潛這幾人的惹是生非。

倒是墨臺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愜意的站在那兒。

強勢無比! 看到墨臺的樣子,周圍學員有些異樣的眼神,院長終究是拉不下這個臉面。低聲說道:“大長老,隨後你和我一起去會會這個墨臺。其餘人原地待命。”

大長老微凝雙眸,點了點頭。其餘人也是一陣緊張戒備的樣子,哪還有平日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角落裏,一直站在一邊的劉程,臉色陰沉無比,快要滴出水來。他怎麼也想不通爲什麼,爲什麼那個脾氣古怪的老頭會收葉封爲徒,還如此教導他。爲什麼這個老頭又這般厲害,竟然讓院長和一羣長老如此戒備。

此時劉程的心都有些滴血,這算什麼,徹底的得罪。蘇潛已經被廢,蘇鋮傲現在還躺在那兒,當初得罪他的,除了那四位長老,就剩下他了。

來得如此之快。一時令他無法接受。劉程第一次這般的後悔。

院長身後,四個長老,此時臉色難看的看着前面。尤其是李姜,當初是他把葉封擊傷,也是他第一個判定了葉封是個廢物。現在遇到這種情況,腸子都悔青了。其餘三個人也是一臉後悔,自己把自己的希望給破滅了,一臉灰色。

其餘長老,也是表情怪異的望着這四人,“神經病吧這是。”這或許是所有人的心聲了。

就連一邊目睹了那一幕的新生,都是一陣無語的看着四位長老。竟然順帶着對學院裏的這些長老都看輕了幾分。

倒是周圍的一羣女生,一個個目露異彩,雙眼放光的看着葉封。連老生區域也有一些師姐不停的向着葉封看來,頗有些倒賠的意思在裏面。把葉封搞的小臉一陣抽搐。

任誰被這一羣女生**裸的眼神盯着,都不會好過吧。更何況是葉封了。

就在衆人各有所思的時候,院長和大長老突然的動了。院長迅速的向前衝來,而大長老則是慢慢的懸空,閉上了眼睛。

看到院長和大長老有所動作,葉封也緊張的舉起斧頭站在墨臺身側。看的墨臺一陣好笑,真不知道這小傢伙是真不知道自己的實力,還是怎樣。

不過想起自己當年失敗時候,孤身一人面對的時候,心裏還是有陣陣的暖流淌過。

衝到近前院長雙手凝起一道道劍氣,向着墨臺揮來,劍氣凌厲無比,還未臨近,葉封就感到皮膚一陣陣的刺痛。當下心中大駭。

“就憑你這點實力,也敢在我面前出手,還自大的不耍劍,用雙手凝劍。還丫如此不成熟,讓我對你說什麼好呢?你說?”墨臺譏諷的對着院長一笑。

在院長衝到近前的時候,方纔舉起手來,順着院長的攻勢輕輕一滑,在院長驚駭的目光下。將院長一掌擊退了開來。至於讓葉封覺得皮膚刺痛的劍氣,此時碰到墨臺的身體,就好像撓癢般,沒有任何作用。

見到院長被如此輕易的擊退,大長老也是一驚,迅速的揮手,隨着揮手,葉封只感到天地間的一種奇特的力量,似乎隨着大長老的這一揮手,齊齊的聚集了過去。

一種莫名的壓抑感充斥心間,竟然有些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墨臺也是首次微微的有些認真起來,向着大長老望了一眼,就在葉封以爲墨臺也沒把握對付大長老的時候,墨臺突然摸着鬍鬚感嘆道:”沒想到這老頭,還有幾分實力嘛。”

聽聞此言,不光是葉封,就是大長老的身體都是一陣搖晃。險些從空中栽下來。

天地間的奇異力量更加迅猛的聚集起來,隨後就在葉封驚異的目光中,一陣劇烈的氣流瘋狂的在大長老身前匯聚,一種天地般的威壓迎面壓來。

一種葉封從沒聽說過的攻擊方式在大長老的手下,陡然出現。在大長老揮手中,這股洪流,奔騰着向着墨臺衝來。

見到這般攻勢,墨臺也是微微站直身體,正色起來。畢竟他在練氣和煉魂上都失敗了,所以都只能算是一個和大長老通境界之人。只不過是仗着煉體的強健,並不擔心罷了。先前院長練氣境界本來就不及他,還近身攻擊,所以才這麼簡單就被他擊退。

衆人尤其是新生,都是一陣崇拜的看着大長老的出手,明顯是從導師那兒曾經見識過這種手段,只是不及大長老這般宏大罷了。

見此場景,葉封也是不由得爲墨臺擔心起來。他直覺的以爲墨臺的練氣和煉魂修爲已經廢了,而煉體雖然強悍,境界上也不及大長老的煉魂境。所以緊張的汗水直落。

而與此同時,學院後山處,一個有些破落的院子,一個老者突然沖天而起,“砰”的一聲直接破屋頂而出,高興的大吼起來。

“老子這麼多年,終於突破了,哈哈。我看現在還有誰能阻攔老子。”

隨後老者突然疑惑的向着大長老的方向看去,有些疑惑爲什麼會搞出這般動靜。當看到大長老出手的對象是墨臺是,頓時雙眉立起,眼睛睜大,滿頭頭髮都豎了起來。

轟的一聲向着大長老處衝來。

就在墨臺凝神準備出手的時候,“媽的,給老子住手。敢對我的朋友這般。”一陣大吼聲傳來,隨後葉封就看到一個滿頭亂糟糟的頭髮的老者,突然從學院後院方向飛來,然後……

“啪”,這老頭竟然直接一腳向着大長老踢去,就在之前還百般威嚴的大長老,此時卻像個木頭般,被一腳踹飛。

“咔咔”,一陣下巴脫落的聲音傳遍全場。

這個一頭火紅色頭髮,粗獷的老者是怎麼一回事,竟然一腳就把大長老給……踢飛了?

見到這老者出現,墨臺也是一陣輕鬆的放鬆身子,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身體,之前爲了葉封,所傷的傷勢還沒有痊癒。實在是不想和大長老動手。

若是再傷,下次再爲葉封去搞靈藥,就未免有些困難。這也是他一直不主動出手的一個原因所在。

那老者一腳踢飛大長老後,一個閃身出現在了墨臺身邊,一把摟過墨臺,激動的哈哈大笑。

倒是墨臺反而像是看傻子般的看着這老者,見到葉封疑惑望來,擺擺手做出一副“我不認識這人”的表情。

那老者看到墨臺的動作,當場就不爽起來,竟然摟過墨臺就是一陣扭打。而墨臺竟然也是毫不客氣的和那老者打了起來。

見到這兩個人如此野蠻的抱在一起,扭打。衆人都是目瞪口呆。這兩人一個一招擊退院長,一個一腳踹飛大長老。看起來如此厲害。


此時怎麼就跟個小孩似得,竟然扭打在了一起。

是在令人無語至極。

就連院長都看的有要吐血的感覺。

只有大長老此時爬起來,看到這老者時,竟然罕見的有些驚懼,有些頭痛的揉了揉腦袋。竟然並未生氣,除了老臉通紅外。

相反的,想起剛剛老者的一腳,竟然莫名激動起來,一陣興奮的看着老者,渾身都顫抖起來。

喃喃的自語:“突破了,突破了,竟然突破了!”

而此時墨臺一個翻身,右腳一使勁,竟然將老者扳翻到地,老者見到這一幕老臉一紅。使出渾身解數也沒有成功再翻過來,顯然肉身比之墨臺差了許多。


無奈之下,竟然“嘿嘿”奸笑一聲,突然凝氣,砰的一聲將墨臺推到了空中。

老者一個翻身立起,“嘿嘿”的笑着。

而墨臺則是突然一陣咳嗽,噗的噴出一口血來。

見到這一幕,葉封迅速的衝到墨臺身邊,緊張的看着墨臺。也是有些反應不過來,怎麼看起來很要好的兩人會突然這般。

就連那老者也是皺起眉頭,疑惑不已。見到墨臺捂着胸口劇烈咳嗽,像是反應過來,衝到墨臺身側。葉封剛想阻攔,墨臺微微搖了搖頭,阻止了葉封的舉動。

雖然不解,葉封也只好看着老者衝到墨臺身邊,老者蹲下身子,道:“你受傷了?怎麼會,這個地方有誰會傷到你?還傷的這麼重。”

聞聽此言,葉封觸電般的身體一顫,想起墨臺之前那幾次有些搖晃的腳步。頓時心都揪了起來。他沒想到,墨臺竟然會受傷的這麼嚴重。內心頓時愧疚無比。

有些發怔的站在一旁。

墨臺微微搖了搖頭,沒有多說。見到墨臺不想多謝,老者只好嘆了口氣,伸手查看了一番墨臺的傷勢。有些疑惑的看着墨臺,明顯是不想放棄。

無奈之下,墨臺只好向着楓林那兒看了看,沒有說話。

老者順着墨臺的眼光看去,瞳孔一陣收縮。突然回頭向着葉封的方向看了一眼。抓過葉封,伸手在葉封身上點了幾下,像是明白過來。

有些感慨的看着墨臺。墨臺見到老者明白過來,嘆了口氣。

這時,院長和大長老迅速的衝到老者身前,恭敬的喊道:“見過太上長老。恭喜太上長老突破。”

而此時站在遠處的長老們,除了那幾個中年男子模樣的人,都是一臉恭敬的向着此處趕來。

只是老者似乎頗爲不爽,隨意的揮了揮手。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看到老者對墨臺的樣子,想着墨臺對葉封的樣子。李姜幾人就一直有些不敢向前,有些畏懼的躲在一邊。

“師父,沒事吧?”在外人面前,葉封當然不會喊墨臺叫老頭子了。有些緊張的問道,但是又被老者擋住,一時無法湊上前來。

見到葉封擔心,墨臺被老者扶住的手臂輕輕地發力。老者看了墨臺一眼,轉頭說道:“沒事,有我在能有多大的事?不用擔心。”

“倒是你小子,竟然會被墨兄收爲徒弟,想來也有幾分獨到之處。好好努力,有什麼問題大可來找我,老子爲你做主。”老者伸出一隻手,在葉封頭上摸了摸。

Wωω◆ ttκa n◆ c ○

雖然不習慣,但是葉封還是沒有閃躲。此時聽老者說墨臺沒事,又提起要爲自己做主的事。不由想起老者之前的那一腳,對大長老都這樣,那豈不是說……

想到這裏,葉封臉上漏出幾絲笑意。

“老爺子,你是我師父的朋友嗎?”葉封故作恭敬的問道。

“廢話,老子和你師父是好朋友,不對,是好兄弟!知道不?”老者仰頭不屑看着葉封說道。

“那,不知葉封身爲師父唯一的弟子,老爺子是否會護住葉封?”葉封再次低頭小心的問道。

聽到這裏,李姜幾人的表情一僵,一種不祥的感覺涌上心頭。

老者可能是被葉封左問右問的搞得煩了,揮了揮手,說道:“怎麼總說屁話,有我在,誰能欺負你?”

聽到這話,葉封故作委屈,道:“葉封之前曾被幾位長老打傷,師父爲了治療葉封的傷,可是大費周折。整天向外跑。只是打傷葉封的人是長老,葉封一時也報不了仇。師父又說要給你面子,憋了這口氣等你出來。”

見到葉封越說越扯,墨臺終於明白過來,笑了幾聲,暗道這小子上道。

很明顯,葉封這是故意的把自己受傷誇大,還有意識的引導老者認爲墨臺受的上是爲了替他治療。而這傷又是李姜他們所致。那結果就不用多說了。


老者聽到葉封這麼說,還真是不枉那一頭火紅的頭髮,和暴躁的性格。憤怒的轉過身看着院長他們罵道:“媽了個巴子的,老子閉關這麼多年,都以爲老子死了是吧?老子的兄弟你們也敢欺負?老子兄弟的徒弟你們還給打了?怎麼,這是看不起我這把老骨頭?。”

見到老者發火,罵院長他們的話,葉封都覺得有些汗顏,那個時候他還不是墨臺徒弟呢。不過此時他當然不會指出,反而樂得如此了。


墨臺也是一陣無語,欺負他?真虧他想的出來!


院長和大長老他們也是很憋屈,誰敢沒事欺負你兄弟呀,沒看見是兄弟,一招廢了學院導師,幾腳踢飛了長老嗎?還有那什麼徒弟,先是打殘了蘇鋮傲,現在還在那躺着呢。又接着也是廢了蘇潛。

好不容易大長老已經準備好出手了,還被你一腳踹飛老遠。想多了都是滿滿的淚啊!

雖然心裏這麼想,院長他們可不敢這麼說。面對這位太上長老,想着眼前這位以前的那些事蹟,現在都還渾身打顫。

“太上長老,此時實屬誤會,還請您聽我解釋。”院長硬着頭皮,邁前一步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