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步雲天點點頭道,他也想讓宮紫月好好了解一下他的修為,省的她老是擔心。

沒多久,三人便來到了一個大院子當中,進了院子,宮紫月便不由分說的拉著步雲天向著練功房走去,邊走邊道:「那就是我的私人練功房,別看小小的一間房子,裡面的空間可不小。」

「那我可要好好見識一下。」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進去吧!」宮紫月微笑著道。

「哇塞,好大啊,果然是富家女,看來我是要被包養了。」步雲天哈哈笑著感嘆道。

「天哥,我看你皮癢了。」宮紫月在步雲天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道。

憑步雲天變態的身體自然是不會感覺到疼痛,不過他卻是裝出痛苦的樣子,皺著臉喊道:「哎喲,好痛,謀殺親夫了。」

「哼,誰說要嫁給你了。」宮紫月嘟著小嘴哼聲道,與平時冷若冰霜的樣子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當然是你說的了,除了你還有誰啊!」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哼,敢調戲本姑娘。現在就先讓我試試你有多大的本事。」宮紫月嘟著小嘴冷哼一聲。然後示意秦星月退到一邊。

「我的月兒。你儘管放馬過來吧!」步雲天哈哈笑著道。

「天哥,接我一招月落西山。」宮紫月的那雙玉手瞬間捏動法決,一輪朦朧的圓月憑空出現,一股冰涼凄寒的氣勢向著步雲天輾壓了過去。

這一招看似強大,其實不然,宮紫月僅僅是使用了三層修為,僅僅是試探性的一擊,哪怕她已經知道步雲天有帝階六級巔峰的修為。也是不敢使用太強的攻擊。

宮紫月考慮的主要是步雲天的功法問題,在她看來,步雲天的修為雖然有了帝階六級,但是肯定是沒有利害的功法的,所以也非常自然的認為步雲天是空有帝階六級的階位,卻沒有相應的實力。

不過步雲天一出手卻是頓時讓她驚訝萬分,只見步雲天輕喝一聲,「崩天一重勁。」

此時使出來的崩天拳已經有了非一般的感覺,充滿了古樸玄奧的氣息,拳頭上簡簡單單的力量法則卻是讓人不敢忽視。充滿了壓迫感。

步雲天掌握的法則並不少,最擅長的卻是力量法則和火之法則。哪怕是最開始領悟的毀滅法則也比不得這兩樣法則熟練。

越是修鍊崩天拳,步雲天就越是發現力量法則的恐怖,此刻只是簡簡單單的一記崩天拳卻是直接轟散了宮紫月發出的那一輪圓月。

「好,再接我一招。」宮紫月看到這一幕高喝了一聲好,同時再次發出了一招,只不過這一招卻是喚出了法則戰魂,一輪巨大的圓月出現在宮紫月的頭頂,緊接著一股月光頓時籠罩了步雲天。

月光一照,步雲天頓時感到了異樣,最明顯的便是實力受到了壓制了,雖然壓制的不多,卻也是讓步雲天非常驚訝。

「好詭異的月亮戰魂,不過我的戰魂也不簡單哦,金烏戰魂出。」步雲天微微一笑,把自己的金烏戰魂也召喚了出來。

一輪耀眼的紅日出現在步雲天頭頂,緊接著一聲響亮的鳴叫響起,紅日化成了一隻巨大的三足金烏,鋪天蓋地的皇者之氣頓時四散開來。

金烏戰魂一出,月光對步雲天的壓制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金烏的紅光和月亮的黃光頓時比拼起來,逐漸逐漸的,兩人開始全力催動法則戰魂,金烏不停的扇動著翅膀,月亮不斷的發出濃濃的黃霧。

「好厲害的戰魂,天哥你真是太厲害了。」宮紫月高興地道。

「你的月亮戰魂也不差啊!」步雲天也是笑著道。

「天哥,我想了解一下你真正的實力,可以嗎?」宮紫月突然神情凝重地道。

「可以,儘管放馬過來就行了。」步雲天點點頭道。

「好,戰魂附體。」宮紫月嬌喝一聲,頭頂上的月亮戰魂頓時附到她的身上,化作了一對巨大的淡黃色羽翼。

步雲天自然也不會落後,金烏戰魂也頓時附體,一對巨大的火紅色羽翼出現在步雲天身上,一股恐怖的皇者之氣頓時從步雲天身上爆發開來。

「天哥,接招了,月神之舞。」宮紫月扇動著翅膀化作一道黃光飛向步雲天,這次她幾乎是毫無保留的使出了自己最強的招式月神舞。

「崩天九重勁。」步雲天絲毫不敢大意,直接使出一擊崩天九重勁迎了上去,恐怖的拳勁使得整個空間的陣法都一陣顫動,這樣的攻擊已經不下於一般恆古境高手的攻擊,端是恐怖無比。

「轟!轟!轟!」兩人瞬間交手了數十招,恐怖的氣勢嚇得一旁的秦星月後退連連,幸好這空間也足夠大,否則還真的不好說。

此時的宮紫月可以說是越打越驚心,使出全力的她居然還不是步雲天的對手,要知道她可是帝階戰魂境巔峰的修為啊,差一步就能晉級恆古境的存在啊!

「好了,不打了,天哥你就是個大壞蛋,也不知道讓一下我。」宮紫月收起靈寶嘟著小嘴撒嬌道,其實她更多的是為步雲天感到高興。

「這麼快就認輸了,這可不像我心目中的月兒哦!」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哼,你就知道欺負我。」宮紫月走上來抱住步雲天的胳膊不依地道。

「呵呵,這不是你讓我跟你打的嗎?」步雲天傻笑道。

「哼,你那是什麼拳法啊,怎麼這麼厲害啊?好像比我的月神舞還要厲害啊!」宮紫月有些好奇地道。

「那是崩天拳,我現在也不過是學會皮毛而已。」步雲天淡淡地道,崩天拳有三十三重,他現在不過學會了十來重,還差的太遠了。

「那真是太好了,記得好好修鍊,以後你可要好好保護我哦!」宮紫月嬌笑著道。

「姐姐,天哥,你們真是太過分了,都不理我。」秦星月看到兩人打完之後都不管她,不由嘟著小嘴生氣道。


「星月乖,是姐姐不好,姐姐給你買糖吃好不好?」宮紫月拉起秦星月的手笑著道。

「這可是你說的啊,記得要給我買哦!」秦星月頓時高興地道,可愛的小臉頓時是由陰轉晴。

「這可不行,想要好東西吃可不能這麼簡單,必須要答應我們一個要求才行。」步雲天突然微微笑著道。

「什麼要求啊?你可不能太過分哦?」秦星月皺著小臉問道。

步雲天微微一笑道:「很簡單,剛剛你也看了,我和你月兒姐姐的修為比你可是高太多了,所以你必須要努力閉關修鍊才行,不然就你這點修為,就是想跟我們出去玩也不可能。」

「不要啊,天哥,我最討厭修鍊的了,你就饒了我吧!」秦星月一聽要她閉關修鍊,頓時不依的抓住步雲天的手臂撒嬌道。

「不修鍊也行,要是哪天我跟月兒出去冒險的時候,你就乖乖的呆在家裡,不要跟著我們就行了,免得你那點修為耽誤我們探險。」步雲天眯著眼睛道,他也知道秦星月不願意修鍊,所以只好動動腦筋讓她修鍊了。

「不要,那我還是努力修鍊吧,我每天閉關一個小時,可以了不?」秦星月皺著可愛的小臉,拉著步雲天的手臂道。

「這你修不修鍊,修鍊多長時間的可跟我沒關係,只要到時你的修為跟我們差距不是太大就行了,否則我可不會帶著一個累贅去探險。」步雲天搖搖頭道。

「這樣啊?要不我一天修鍊三個小時,行不?」秦星月滿臉期待的看著步雲天道。

「你自己看著辦吧!,只要你覺得修為可以跟上我們就行了。」步雲天看到她屈服,不由的微微笑著道。

「好吧,那我一天修鍊五個小時可以了吧。」秦星月垂頭喪氣地道。

「恩,這還差不多,那現在就開始吧,我和你月兒姐姐就先出去了,你可要好好修鍊,不能偷懶知道嗎?」步雲天一臉嚴肅地道,嘴角卻是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絲笑意。

「星月妹妹,加油哦!」宮紫月微微笑著道,然後便和步雲天手拉手走出了練功房。

出了練功房之後,宮紫月便一路拉著步雲天,向著自己的閨房走去,揮退了一些丫環之後,便帶著步雲天進入了自己的閨房之中。

一入房中,少了秦星月這個電燈泡之後,宮紫月便撲到了步雲天的懷裡,濃濃的思念之情再也控制不住,猶如滔天洪水般爆發出來,「天哥,月兒好想你啊!」

步雲天摟住宮紫月,右手輕輕的嫵摸著宮紫月的秀髮,輕輕地道:「月兒,我們終於可以再次相聚了。」

兩人述說了半天的相思之情后,才手牽著手走出房間,此時已經是傍晚時分,夕陽西下,天邊儘是奇形怪狀的彩雲,斜陽普照,懸浮在半空的神霄城更是被披上了一層神秘的外衣,分外迷人。(未完待續。。) 「天哥,我們去看下星月妹妹吧!」出了房間之後,宮紫月便拉著步雲天的手道。

兩人很快便來到了練功房,進去之後,兩人卻是看到了啞然失笑的一幕,秦星月這小丫頭居然不知什麼時候睡著了,還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算了,我們還是別管她了,讓她睡吧!」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恩,走吧!」宮紫月微微點點頭道。

出了練功房,步雲天便開口道:「月兒,我該回去修鍊了,等我有空再來找你吧!」

宮紫月自然是理解步雲天的想法,所以欣然同意道:「恩,你回去努力修鍊吧,記得要想我,等你晉級恆古境,我就帶你去見我爹娘。」

「恩,我會努力的,等著我。」步雲天點點頭道,然後便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了。

回到自己的小院之後,步雲天便掛起了閉關修鍊的牌子,然後便進入了定海神珠之中,再一次開始了有條不絮的修鍊。

第一步便是煉製元力丹,這些元力丹雖然煉製的方法不變,但是使用的材料卻是比下界時候高級了不知道多少倍,所以煉製出來的丹藥也比原來強了不知多少倍。

雖然混天鼎的器靈小器可以自己煉丹,但是步雲天卻是自己動手,主要是為了鍛煉自己的神識和修鍊體內的心火,不管是煉丹還是煉器,整個過程之中都要不斷的使用神識和心火,對於元神和心火的幫助自然是不言而喻,這些都是小器不能代替的。

在煉製了充足的丹藥之後。第二步便是開始修鍊功法了。現在步雲天最主要的功法便是髓氣神決和崩天拳。髓氣神決就不用說了,現在已經是每時每刻都在運轉著,至於崩天拳就只能主動去修鍊了。

「轟,轟,轟……」

一聲聲巨響不斷的傳來,只見步雲天飛在半空,一拳拳的向著虛空打去,每一拳打出去都是天地色變。整個空間都在不斷的顫動,一團團金色的拳勁不斷的呼嘯而出,拳勁在步雲天的控制下,時而轉彎,時而減速,時而加速,拳勁的飛行距離更是可以達到了一千米,超過千米之後拳勁才會減弱。

此時的步雲天可以說是盡情揮舞著拳頭,金烏戰魂更是早已經附體,一團團金色的拳勁就像一個個飛舞的太陽。一拳接著一拳,看上去簡單無比的揮舞著。卻是充滿了厚重的力量感。

似慢實快的拳頭到了最後變得越來越簡樸,金色的拳勁也慢慢消失了,轟鳴聲也消失了,只剩下半空之中不斷的揮舞著拳頭的步雲天,無聲無息,每一拳轟出之後,空間無聲無息的出現一片裂痕,緊接著裂痕又很快癒合,下一瞬間裂痕又出現,裂痕隨著步雲天的拳頭不斷的出現和消失。

這才是步雲天最強的殺招,不斷強勁無比,而且無聲無息,每一拳都充滿了恐怖的力量感,古樸厚實。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步雲天終於是停了下來,整個人盤坐在一塊岩石上面,雙眼緊閉,不斷的思考和感悟著崩天拳勁的妙用。

三個月之後,步雲天終於睜開了雙眼,崩天拳的領悟也終於達到了十五重,戰鬥力再次得到了爆髮式的增長。

接下來之後便是裂天擊了,裂天擊雖然是步雲天隨手創出來的功法,現在也不是經常使用,但是有裂天刀在,威力也是無與倫比,此時已經是創出第七擊,還有剩下兩擊,裂天九擊便可以圓滿了。

始於一極於九,裂天九擊雖然僅僅是九擊,但是卻千變萬化包羅萬象,特別是融入了從定海神珠之中得到的戰鬥感悟,威力更是驚天動地。

接下來步雲天再次用了半年的時間把餘下的裂天兩擊給創了出來,裂天擊總算是圓滿了,餘下的便是慢慢的熟練招式,把裂天擊練至大成的境界了。

不過步雲天卻是等不及把裂天擊練至大成了,而是直接出了定海神珠,想要去找宮紫月了,外面雖然才過了不到十天,但是步雲天卻是實實在在的過了快一年,不想念才怪呢?

可惜步雲天還沒來得及去見宮紫月,麻煩便來了,他才剛剛出門,便有一名弟子迎了上來,一看到他便開口道:「這位新來的師弟,你總算是出來了,我是內院的邱成明,是來告之你參加內院弟子試煉的,之前找了幾次你都在閉關,今天已經是出發的日子了,總算是趕得上,趕緊跟我走,有啥問題就邊走邊說吧!」

步雲天點點頭便跟在了邱成明後面,同時出聲問道:「這內院弟子試煉是怎麼回事,可以跟我說一說嗎?」

「這個試煉其實主要是爭奪資源,幾大勢力的弟子進入一個秘境當中爭搶,一般都是派出修為比較高的弟子,看你修為才帝階中期吧,卻是不知為何派你參加,想來是得罪了什麼人了,你可要小心點。」邱成明說著還轉頭古怪的看了步雲天一樣,卻是被他說了個正著。

步雲天一聽便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肯定是那個宮泰堅乾的好事,不過他卻是絲毫不懼,或者說來的正好,只是有些遺憾暫時不能去見宮紫月了。

不過這也是一次機會,只要操作得當,他相信一定會有大收穫的。

不一會兒,兩人便來到了集合的地點,邱成明沒有說什麼便轉身離開了,由於沒有熟人,步雲天也只好隨便站到了一邊,不過他也很快便從議論紛紛的隊伍之中了解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同時也注意到領隊者異樣的目光,顯然是有人想要在試煉中給他玩陰的了。

「大家安靜,都給我聽著點,這次試煉非比尋常,神域幾大勢力都派出了人手參加,我們宮家雖然號稱神域第一家族,但是仇敵同樣不少,所以希望你們都小心點。」

「當然,也不能墮了我宮家的威名,只要佔理,也無需懼怕,總之這些屁話我就不多說了,希望你們謹記一點,盡量保全自己,其餘的自己看著辦吧,能搶多少是多少,但是千萬不要搶奪自己人東西便可,否則一旦被我發現,定斬不饒。」


「現在全部給我上飛舟,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必須一個月內趕到秘境入口。」

宮天逸說完便從儲物戒指中把飛舟放了出來,巨大的飛舟就像一艘航母,只不過是飛浮在半空之中,看上去就像一頭猙獰的巨獸,雖然很多人都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但還都是震驚不已。

飛舟一放出來,宮天逸便率先飛了上去,其他自然也是緊隨其後,在所有人都上了飛舟之後,飛舟便緩緩向前飛去,不一會兒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

飛舟離開片刻,宮紫月的身影卻是匆匆趕來,一看到留守的弟子便開口問道:「參加試煉的人呢?是不是離開了?」

「小姐,飛舟已經離開有一刻鐘了。」那名弟子緊張不已地道。

「該死,如果天哥出了什麼事情,我一定把你碎屍萬段。」宮紫月心中憤恨的想到,她對宮泰堅的忍耐已經到極限,居然把注意打在步雲天身上,這已經觸及了她的底線,那宮泰堅這就是找死,哪怕宮泰堅是她表哥也不例外。

一個月之後,眾人總算是趕到了目的地,只不過一出了飛舟,那幾十個弟子卻是議論開來,皆因以往參加過試煉的弟子發現此地並不是以前試煉的地方。

這時宮天逸再次開口道:「想必你們應該發現了,這是一個新的秘境,一個還沒有被人探索過的秘境,裡面的情況都是未知,可能存在巨大的危險,但也伴隨著天大的機遇,至於能不能把握就看你們自己了,這次家族的要求很簡單,不需要你們奪取多少東西,而是要你們把裡面的情況打探清楚。」

「師叔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把秘境裡面的情況打探清楚的。」一名身穿藍衫的弟子開口道,其眼神說不出的倨傲,卻也是有狂傲的資本。



「恩,不過這次你們要小心一點,這個秘境有點像傳承秘境,恆古境以上修為者都不能入內,所以師叔我是進不去的,進去之後就只能靠你們自己了。」宮天逸點點頭道。

那些弟子一聽卻是毫不氣妥,反而是越加興奮,恆古境強者不能入內,身為帝階巔峰他們豈不是最強者,自然是一個個信心爆棚,畢竟誰也不會覺得自己比別人差。

步雲天卻是微微一愣,宮天逸不能進入,那麼他下陰手的可能便排除了大半,原本步雲天是懷疑他的,現在看來卻是另有其人,雖然不知是何人,但是只要不到恆古境的修為,他卻是不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