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蒼宇抽了抽鼻子微微一笑,轉身穿上睡袍然後悄悄來到廚房,靠在門框上看着裏面忙碌不停的藍墨凝嘴角掛着壞笑。

輕輕走到藍墨凝身後雙手環住她纖細的腰身趴在她耳邊道:“什麼時候學會做飯了,以前可從沒見你下過廚。”

感受到熟悉的氣息藍墨凝轉頭露出甜甜的笑容“爲了這頓飯我學了好久呢,一會你要多吃點。”

龍蒼宇臉上掛着壞笑雙手上移最後落在那飽滿的極品酥胸上在耳邊哈着熱氣道:“吃什麼無所謂的,有的吃就行了,你看這麼明媚的早晨把時間浪費在廚房多可惜,不如我們回房去吧!”

藍墨凝按住在胸前使壞的狼爪轉身將龍蒼宇推出廚房道:“你別鬧了,爲了這頓飯我花費了很大的精力呢,趕快去洗漱然後去餐桌旁等着,不許在進廚房這裏是我的私人領域。”


龍蒼宇誘騙小女孩的色狼手段在鐵了心要下廚的藍墨凝面前毫無作用,最後只得無奈的聳聳肩不情不願的走進衛生間。

藍墨凝轉身回到廚房繼續忙碌,那臉上掛着的甜蜜笑容看似有些勉強,眼神也似有暗淡,只是這一次善於觀察發現微小細節的龍蒼宇並沒有注意到藍墨凝的異樣。

很快一桌豐盛的飯菜做好了,龍蒼宇坐在餐桌旁拿着筷子無聊的敲着飯碗,廚房傳來藍墨凝歡快的聲音:“老公,過來端菜。”

放下筷子龍蒼宇屁顛屁顛的跑到廚房,很快一道道色香味俱全讓人看一眼就口水橫流的菜餚端上了餐桌,龍蒼宇坐在旁邊大喊一聲:“抄傢伙,開動嘍。說完便風捲殘雲的掃蕩飯菜,藍墨凝在一旁助紂爲虐般的將紅燒排骨,糖醋鯉魚等各種各樣的菜一股腦的塞到他的碗裏。

雖然龍蒼宇的嘴很難伺候但不得不承認藍墨凝這幾道菜做得確實有點大廚的意思,特別是那道精緻的鳳尾桃花蝦,雖然在火候上還差了一點但已經做出了這道菜的神韻,除非特級美食專家否則絕對挑不出一點毛病,嘴裏吃着豐盛的菜餚龍蒼宇不禁想起了廚藝天下無雙的老媽許夢溪,她的手藝只有龍蒼宇回家的時候家裏人才可能跟着沾沾光。

“對了,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想起一大早做這麼多好吃的,是不是想犒勞一下我這個不畏邪惡,英勇殺敵,將你救出虎口的英雄啊?”龍蒼宇一臉得意的說道。

“對啊!對啊!我老公那麼厲害,是大英雄大丈夫,我這個小女子沒什麼能耐只能做些好吃的來巴結一下嘍!”藍墨凝微笑着有些挖苦似的說道。

龍蒼宇哈哈一笑心頭忽然充斥着有一種家的感覺,長年的浴血拼殺,陰謀陷阱,讓他心裏充滿了對家的渴望,無論到什麼時候家這個字眼永遠都是最溫馨的,尤其是在外漂泊的遊子,對這個字的感受尤爲的深切,一個深愛的女人,一桌豐盛的飯菜,一個浪漫的小屋,果真是“處處無家處處家”了。

“墨凝,你願意一輩子做飯給我吃嗎?”

說龍蒼宇是個地地道道的大男子主義者有些不恰當但他也不希望女人過於強勢,女人畢竟是女人,征戰天下,指點江山永遠是男人的使命,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的傳統女人或許是時尚,潮流,熱情,奔放的新時代女性所不恥的,但如果細細品味,華而不實擁有太多現代元素包裝的新時代女性永遠缺少一種中國傳統的韻味。

“爲什麼不呢,除非有一天你不要我了。”

藍墨凝雖然這樣說,但龍蒼宇明白她可不是那種傳統女人,廚房是不屬於她的,或許她會爲了自己的一句話而做一輩子飯,因爲她永遠不會在自己面前表現出哪怕一點點的強勢,有龍蒼宇在的地方她永遠不會做主。

“只要我能在風雨飄搖的亂世裏保住這條算不上珍貴卻是獨一無二的爛命,就永遠不會有那麼一天。”

龍蒼宇微笑的承諾讓藍墨凝泛起絲絲甜蜜,一輩子愛這一次足矣,得到這份愛外人看來或許是悲哀,但身在其中卻懂得那種彌足的珍貴。

“老公啊,今天我不想去學校了,你陪我去逛街好不好!”藍墨凝滿臉期待的說道。

龍蒼宇嘴裏塞得滿滿的點點頭將飯菜嚥下道:“好啊,反正也遲到了,不過你好像很久沒有逃過課了,今天怎麼了?”

“沒事,你那麼忙,好不容易有點時間我只是想讓你多陪陪我。”藍墨凝的語氣中沒有一點埋怨只是有那麼點渴望。

龍蒼宇嘆了口氣握住那雙白皙無暇的玉手道:“對不起,我不能給你完整的愛情,也不能像普通男人那般時時刻刻陪着你,但我可以保證這份愛永不變質。”

不單單是藍墨凝,對待身邊的每一個女人龍蒼宇都充滿了歉意,不能無時無刻的守候,讓他們在背後癡癡的等待一份不完整的愛情,對女人來說或許就是莫大的諷刺,可能這些人都不可以用正常的思維去判斷,即便是心知肚明也要飛蛾撲火。

“如果當初你是一個花錢如流水,眼高於頂,遊手好閒的紈絝子弟,即使給我完整的愛情,我也不會對你傾心,但是我知道你不是,所以你沒有必要道歉,我不會像大部分女人一樣爲了一份完整即使碌碌無爲也心甘情願,我只求轟轟烈烈,刻骨銘心。”藍墨凝笑容中帶着倔強。

龍蒼宇充滿溫情的點點頭繼續吃着菜道:“你想去哪,今天我們關掉手機徹底的消失一天。”

“好啊,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噢!”

“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隨手拿過手機龍蒼宇將電池拿下來隨意的仍在一旁一臉笑眯眯的說道。

藍墨凝的眼神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快樂,龍門剛剛統一D市此時是多事之秋作爲龍主有多的數不清的事需要處理,在此之前藍墨凝不曾妄想他可以陪自己一天,或許幾個小時就知足了,龍蒼宇拿下電池這個毫不起眼的動作讓她心裏充滿了小小的滿足。

這頓豐盛到有些浪費的早餐終於吃完了,龍蒼宇叼着牙籤翹着二郎腿像個街頭流氓一樣一雙色狼眼欣賞藍墨凝收拾殘局時薄紗睡裙下若隱若現的春光,眼角卻有着不爲人知的深意。 藍墨凝今天的反常舉動人精似的龍蒼宇怎會看不出來,只是並不想揭穿而已。

經過將近一個小時的忙碌藍墨凝終於準備就緒了,龍蒼宇靠在沙發上已經昏昏欲睡不禁感嘆等待女人出門也是一件不輕鬆的事。

藍墨凝穿着一件白色雪紡衫,淡藍色緊身牛仔褲,臉上畫着精緻的淡妝出現在龍蒼宇面前,普通的裝束穿在她的身上就顯出另一種別具一格的美,有些人用衣服包裝自己的美,這不叫境界,有些人用自己的美去襯托普通的裝束,這才叫境界。藍墨凝不需要外在的包裝她想將自己最真實的一面留給最愛的人。

通往有生死瞬間之稱的雲嶺蹦極的盤山公路上,一輛勞斯萊斯貴族跑車疾馳而過,身後留下一陣淡淡煙塵,藍墨凝早就想體驗一次極限運動的感覺,可是一直沒有這個機會而且要她一個人去體驗蹦極也沒有那個膽量,但這一次不同有龍蒼宇陪在身邊即使是去死也不會害怕。

雲嶺蹦極是依山而建的極限運動場,站在天險懸崖邊,下面是深不見底的幽谷,令人望而生畏。來這裏蹦極的人都能體驗到死亡墜落的快感,感受從生到死再到生的感覺,因此這裏又有生死瞬間的恐怖稱號。

今天這裏很寧靜,偌大的雲嶺一個人都沒有,因爲龍蒼宇不想有人打擾他們,所以今天這裏不會對外開放,以龍門在D市的勢力和地位這種小事不過打個招呼而已,這裏的老闆只有巴結的份哪敢不從,龍主的話在D市就是聖旨,尤其是那些在人家地盤做生意的商家得罪了龍門最好的結局是捲鋪蓋回家。所以這些人都會想方設法的跟龍門扯上關係,如此一來便可高枕無憂了。

勞斯萊斯一道炫目的飄移停在山頂,藍墨凝像一隻快樂的小鳥一般跳下車帶着一串銀鈴般的笑聲跑到山頂對着懸崖下的幽暗深谷縱情高喊,彷彿要把心中的鬱悶一股腦的發泄出來,深谷傳來的回聲飄蕩在雲嶺之上圍繞在龍蒼宇的耳邊。

帶着溫暖的微笑龍蒼宇走到藍墨凝的身旁輕聲道:“一個人若是不能和真心相愛的人在一起那麼就算將世界上所有的榮耀和財富都給了他,等到夜深夢迴,無法成眠時,他也同樣會流淚。”

藍墨凝轉身伸手環住龍蒼宇的脖子臉上笑容甜蜜眼睛卻微微泛紅,誰都看得出來她是在強顏歡笑。

“一個人如果能夠和自己真心相愛的人在一起,就算住在斗室裏也勝過廣廈萬間,就算捨棄一世榮耀,半生榮華也心甘情願。”

龍蒼宇手指劃過她玲瓏的鼻子微笑道:“既然你懂得這個,我就放心了,沒有什麼是放不下的。”

藍墨凝轉身看了看深不見底的幽谷回頭道:“夕麟,你會不會陪我一起跳下去。”

“只要你想天涯海角我都陪你去,地獄天堂又有何妨。”龍蒼宇笑道。

俯下身體將安全措施做好,轉身拉着藍墨凝的小手兩人站在崖邊,遙望着深谷龍蒼宇轉頭問道:“怕嗎?”

“有你在什麼都不怕,你能抱着我嗎?”

龍蒼宇輕笑一聲轉身將她緊緊摟在懷裏,兩人閉上眼睛,清風徐徐而過,兩人相擁的身體轟然墜落,耳畔呼呼的風聲和不受控制的身體讓藍墨凝覺得伸手便可觸摸到地獄,這樣下去會不會死,就這樣死了也不失爲一件好事,但是他願意嗎?

藍墨凝猛然睜開眼睛才發現世界沒有變,青山,綠水,藍天,白雲,還有眼前的愛人,果然是生死瞬間的體驗,剛纔那一刻她真的覺得死亡距離自己那麼近,近的幾乎可以觸摸到它的輪廓。

龍蒼宇將藍墨凝還有些顫抖的身體抱回雲嶺之巔,站在崖頂藍墨凝平緩了一下心跳滿臉興奮的說道:“老公,真是太刺激了,我剛纔真的以爲我永遠也回不來了。”

“呵呵,有我抱着你,怎麼可能回不來呢,你的擔心太多餘了。”

藍墨凝嘻嘻一笑轉身跑向汽車邊跑邊回頭道:“老公,你陪我去買東西好不好,我要給你買一份禮物。”

D市百年城商貿大廈二樓百達翡麗的專櫃前,藍墨凝精心挑選了銀白色的精緻腕錶,回頭拉過龍蒼宇的手臂比了比然後問道:“你覺得怎麼樣?”

龍蒼宇靠在專櫃上微笑道:“原諒我無法評論它,用精準的指針去記憶時間,百達翡麗是鐘錶品牌中的一個傳奇,要充分領略它和其他腕錶的優勝之處,必須讓時光倒流,回到昔日。”

“那你對它還滿意嗎?”藍墨凝期待的問道。

“擁有一百六十年以上製表經驗的百達翡麗腕錶,對於所有有品位的收藏家來說,都是永恆的追求,對於那些追求精良傳統和高質量工藝的鑑賞家來說,尤其如此。但對於我來說,即使是來自夜市地攤上十塊錢一塊的假貨,只要是你送的都貴如珍寶。”龍蒼宇眼神帶着醉人的溫柔道。

藍墨凝甜蜜一笑回頭卻發現旁邊負責講解和銷售的年輕女孩水汪汪的眼睛正在含情脈脈的盯着龍蒼宇發愣,藍墨凝無奈的瞪了龍蒼宇一眼,後者一臉無辜的擺擺手示意跟自己沒關係,我可沒有勾引她。

藍墨凝輕咳一聲,銷售小姐立馬驚醒回過神來一臉羞紅的低着頭。

“小姐這塊表我要了,麻煩你幫我包好。”藍墨凝語氣正常沒有絲毫的責備,這讓銷售小姐懸着的心放了下來,能買得起百達翡麗腕錶的人都是惹不起的人物,真要碰到蠻不講理的女人揪住自己剛纔的失態不放,估計自己捱罵一頓是躲不掉了。

“你不用擔心,我老婆人品很好的,不會介意你剛纔的失態,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句話用在男人身上同樣適合。”龍蒼宇一語點破讓這個女孩更加的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藍墨凝在他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道:“少在這裏胡說,趕快去付錢。”

“啊?不是說好你付錢的嘛”龍蒼宇無辜道。

“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你去不去?”

“可是我沒錢啊,我出門從來不帶錢的。”龍蒼宇嘿嘿一笑道:“不過沒關係,我打個電話相信這裏的老闆會很樂意將這塊表送給我們的。”

藍墨凝頓時無語從包裏拿出一張卡扔給他道:“現在可以去了吧!”

龍蒼宇聳聳肩道:“既然你非要花錢那我就成全你嘍。”說完拿着卡轉身優雅的走向收銀臺。

年輕女孩看着龍蒼宇的背影有些好奇道:“小姐,您老公認識我們的老闆嗎,爲什麼他那麼自信老闆會把這塊表送給他呢?”

“呵呵,你別聽他吹牛了,他這個人就是這樣不用理他,對了,我們來這裏的事你最好不要告訴你的上級哦,否則可能會被炒魷魚的。”藍墨凝善意的提醒道。

女孩瞭解的點點頭,她雖然只是一個銷售專員,但百達翡麗的專櫃可不同與其他的,來這裏的人非富即貴,這個女孩自然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在加上藍墨凝善意的提醒,在笨也明白那個擁有着優雅貴族氣質的青年絕對是個厲害角色,最起碼也在自己的老闆之上。

這時龍蒼宇嘴角洋溢着燦爛的笑容走過來一臉無奈道:“不是我不付錢噢,是他們不要。”

藍墨凝一臉疑惑剛要問個明白,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經理似的男人滿臉笑容的走過來道:“龍先生和夫人光臨本店讓我們感到蓬蓽生輝,這塊腕錶就當是我們的禮物,還請夫人務必收下。”

藍墨凝一臉無奈的看向龍蒼宇現在真有些後悔要他去付錢了“這位先生,這樣不太好,你還是幫我去刷卡吧,我想自己買下這塊腕錶送給我老公,如果讓你白送的話就沒有意義了。”

經理一看就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察言觀色是拿手好戲,聽到藍墨凝的話就猜到這塊腕錶應該代表着什麼意義,是絕不會白要的,想到這裏經理點點頭恭敬道:“好的,夫人就按您說的辦,請您稍等。”接過金卡經理便向收銀臺走去。


站在一旁的龍蒼宇嘴角輕笑心裏暗道:“這塊名錶恐怕要以史上最低價賣給墨凝了。” 該來的遲早要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今日的分別就是爲了明天更好的相聚。

龍蒼宇轉身,藍墨凝早已淚流滿面,輕輕的相擁在一起龍蒼宇苦澀一笑道:“不要哭,你在我眼裏一直是不會流淚的形象,你那麼堅強短暫的分別不能把你打倒。”

“你早就知道我要走是不是?”藍墨凝聲音哽咽的問道。

龍蒼宇點點頭“你和詩韻在蝴蝶谷的談話我都聽到了,我知道遲早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對不起,我暫時不能陪在你身邊了,不過好在穆姐姐沒有走,我相信她會比我細心的。”

龍蒼宇苦笑着搖搖頭道:“你要記着,你在我心裏是獨一無二的,誰也不能替代,懂嗎?”

藍墨凝流淚點頭,這個場景她曾經幻想了無數次,只是不曾想到真正到了這一天,心中那份不捨卻是濃重的喘不過氣,把所有的回憶丟在這裏,然後瀟灑的轉頭,只是在剎那卻聽到片片心碎。

“沒關係,去做你想做的,等我手握江山,會帶着一世榮耀把你娶回龍家。”龍蒼宇眼神犀利的看着不遠處走來的老人,語氣溫柔的說道。

“小姐,我們該走了。”老人面帶笑容善意的提醒道。

藍墨凝轉身的剎那又恢復了果敢堅強的模樣,帶着滿臉的絕強,臉上的淚痕早已不見,泛紅的眼睛預示着她剛剛哭過,在外人面前她永遠是堅強的形象,只有在龍蒼宇身前纔會表露出內心的脆弱。


在一羣保鏢的護送下走向那豪華的車隊,藍墨凝不敢回頭,僅僅一眼就可能打碎她內心所有的勇氣,可能現在龍蒼宇一聲呼喚就會泯滅拼湊起來的決心,所以她不敢挑戰心中那份不捨,儘管萬分的難受。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年輕人不可過分貪婪,該舍則舍。“老管家意味深長的說道。

龍蒼宇對這位花甲老人的話呲之以鼻:“我不是英雄,那些束縛的枷鎖用在我身上不合適,手握江山,美人相伴是我的追求,不會因爲三言兩語而改變,更不會放棄。”

老人讚賞的點點頭,雄心未泯,壯志凌雲,此子天下難尋,照此發展下去,十年之後恐怕天下在無對手,以小姐的性格,既然選中了就不會在改變,看來這二人註定要糾纏一生了。

“我相信小姐的眼光,她的選擇不會錯,可是儘管如此,小姐是我從小看到大的,沒有人比我更瞭解她,我決不允許她受到任何的傷害。”老人雖然語氣平淡,卻透露了不可忤逆的威嚴,看得出來他對墨凝及其的寵愛。

“世上關心她的不止你一個,在我身邊的時候,沒有人可以傷害她,現在離開了我就無能爲力了,但如果有一天讓我聽到墨凝過的不好,即便與整個世界爲敵我也會仗三尺青峯,爲她討回公道。”龍蒼宇氣勢渾然一變,眼中的威脅之意慎重。

墨凝在自己身邊的時候龍蒼宇自負可以護她周全,現在就算自己可以縱橫天下此時也鞭長莫及,不過有這個老人在身邊相信沒有什麼外在力量可以傷害到她,但是來自家族內部的勢力纔是另龍蒼宇最爲擔心的,繼承人的爭奪會非常的殘酷,爲此多少兄弟反目成仇,龍蒼宇實在擔心藍墨凝消瘦的肩膀撐不起來自家族內部的壓力。

“我這把老骨頭雖然不中用,但還有點威信,有人想從我的面前傷害小姐我是決然不會同意的,無論是來自外界勢力還是家族內部,這一點你大可放心。”老人哈哈一笑自負道。

聽到老人的承諾龍蒼宇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老人的實力在強畢竟只是個管家,倘若來自家族內部的力量對墨凝造成傷害恐怕這個老管家會左右爲難而不便出手。但現在老人一句承諾可頂無數豪言壯語,一言既出自會赴湯蹈火,龍蒼宇自信慧眼識人,絕不會看錯。

藍墨凝的家族出自哪裏龍蒼宇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看今天這個排場就知道絕非一般家族可比,就算龍家的車隊也趕不上今天的豪華,越是強大的家族對繼承人的問題越是敏感,藍墨凝這次回去會面臨多大的壓力龍蒼宇很瞭解,心中不禁感嘆苦了墨凝。

“她有多大的成就我無所謂,其實她不必這樣做的,只是墨凝倔強的性格使然,如果非要阻止,她會很傷心,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既然想去做,我就會支持她,哪怕從此天各一方。”龍蒼宇語氣明顯有些低落。

“你有這個心理準備就好,如果你達不到頂點,天各一方或許就不是一句空話了。”老人提醒道。

“哈哈,若我想接回墨凝,問天下,誰敢攔我。”龍蒼宇狂妄道。

老人不禁感嘆年輕就是好,豪言壯語,無所顧忌。

“龍少爺,美人如玉,卻恰似紅粉骷髏,莫要在這一途迷失了自我,置身江湖,紅顏禍水,你要切記千萬不要讓小姐傷心,要不然我這一身老骨頭爬着也要找你討個公道。”老人語重心長的說道。

“老人家儘管放心,我自不會負了墨凝,這一點我可以給你承諾。”

龍蒼宇身邊美女如雲,老人自是擔心亂花迷眼,時間一長便對藍墨凝的愛就淡了,而癡癡的小姐恐怕要傷心欲絕,老人最看不了的就是這個當自己親孫女看的小姐受一點委屈,所以老人才要提醒一下。

“呵呵,是我多慮了,倘若真的有那麼一天,那小姐和我就都看錯人了。”老人低頭看了看手錶道:“時間差不多了,老頭子臨走前在羅嗦一句,年輕氣盛,鋒芒畢露,終究會招惹禍端,韜光養晦不失爲一條上策。”

龍蒼宇眉頭微皺仔細品味一下老人的話隨即釋然一笑道:“江山美人志,一世梟雄心,老人家我知道自己的路該怎麼走?”

聽到他的話老人滿意的點點頭帶着微笑着離開了,龍蒼宇仰望天空內心有點空落,悠悠情關,紅顏難斷,若不是情到深處難自禁又怎會柔腸百結空自許,倘若沒有公園裏***子彈劃過的軌跡,倘若沒有那生死一瞬的摯愛深情,或許這情關就顯得淡了,但沒了傾世紅顏,坐擁江山的意義就顯得蒼白無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