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號是已經過去了,十五號也緩緩來臨,不過讓他們很遺憾,十五號一整天,依然波濤洶湧,而十大部落最強一部落木森部落現在已經沒有來人。

難道他們真的不打算來人了嗎?

現在已經沒幾個人注意這個問題了,因為就在十六號的中午的時候,他們都看到了,落潮了。不出意外的的話,十七號就會風平浪靜。

這樣的話,去『神』那也就是十七號了。平靜的日子也終於起了一點波瀾。

十六號再次匆匆而過,十七號已經來臨。

而等到十七號中午的時候,九大部落以及易家的人都同時看見了,兩頁扁舟同時出現在星羅海上,並且以極快的速度向海邊駛了過來。

「哈哈,沒上就要走了,什麼感覺啊,狼王?」『戰神』刑海問道旁邊的狼王。

狼王爽朗地笑了兩聲,道:「興奮,就是興奮。不管結果怎麼樣,生活在『地獄』沒見過一次『神』那也太虧了。」

「是啊,在『地獄』『神』就是個傳說,而這我們各自的部落我們也是傳說,不見見這個『神』我們還真是有點遺憾呀!」刑海也感受道。

「沒錯,能見『神』一面,就算是回不去,那也值了。」狼王感慨道。

「哈哈,怎麼可能回不去。『神』雖然厲害,可到現在還沒傳出他亂殺人的事吧,所以我們這行,肯定沒事」刑海道。

「期待吧,說不定到時候我們還有繼續突破的機緣呢。」

「可能吧,反正『地獄』其他地方是沒了讓我們可以繼續突破的了,也就只有『神』這了。」

「是啊。好了,別說了,來了。」

此時場上的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談,望向了從星羅海前來的兩葉扁舟。

一個超九大部落駛了過來,還有一個則超易家駛了過去。

每葉扁舟都有一個人走了下來。走到易家的那人,九大部落有人認識,是『神』的使者之一,當初到過他們的部落通知他們。而來到九大部落他們的那人他們卻都認識,而且還都是十分的熟悉。

因為他不是別人,正是十大部落最強的一個部落木森部落的族長木嵬,也是他們口中的木老鬼。

「木老鬼,怎麼會是你?」立馬有人驚訝著問道。 「木老鬼,怎麼會是你?」

木老鬼微微一笑,反問道:「怎麼不是我?難道我變了樣,你們都不認識我呢?」

「你不應該是從木森部落前往星羅海的嗎?又怎麼會從星羅海出來?」

「因為我已經不是木森部落的族長了,所以我自然不用從木森部落里出來。而又因為我現在已經是『神』的使者之一了,所以我自然就從星羅海里出來了。」木老鬼倒是不急,緩緩地問答著問題。

「為什麼?」

木老鬼笑了笑,說道:「先走吧,讓我先完成任務,帶你們到天驕島去!」

「天驕島?」

「對,那是『神』居住的地方。」木老鬼笑道。

說了這麼多,刑海他們也不好再說什麼,便和木老鬼一起上了那葉扁舟,可看上去很小的扁舟,待他們二十多個人走了上去,卻並顯得擁擠。

走到扁舟上后,九大部落的族長們自然是不會放過問木老鬼問題的。而木老鬼也好像在回答老友們的問題似的,除了對『神』的一些隱秘和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的原因外,其餘都是知無不答。


刑海他們並不知道星羅海有多大,距離那個所謂的天驕島又有多遠,但他們可以感覺的到,在木老鬼的扁舟上,速度很快。

幾乎是幾秒鐘之後,就看不見他們來時呆過的海岸了。對此,木老鬼給出的解釋是:來的時候速度慢,回的時候速度快。

雖然木老鬼加入了這個所謂的『神』,但因為他的態度還不錯,所謂九大部落的那些人對他還是很友好的,並沒有那種對待背叛者的感覺。

很快,在走了差不多有五分鐘之後他們便到了目的地,天驕島。

天驕島卻並不是很大,只少刑海他們精神力放出去,便可以很輕鬆地感覺到島的範圍。

跟著木老鬼,他們來到了一個會客廳似地地方,與他們一起來的則是易家的幾個人。而把他們送到這后,他們倆便離去了,剩下了這些客人們。

不過,很快地九大部落的人就發現了一個問題。

易羽仙不見了!易家的那個老頭,易羽仙竟然不見了。可如果他不見了的話,他又會到哪去呢?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易羽仙現在正和『神』在一起。

『神』,所謂『神』,也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男子,長相不偉岸、也不英俊,但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深邃。

「怎麼樣,桂憐生,突破了沒有?」易羽仙沖『神』說道。而以他倆的談話可以確定,易羽仙是認識『神』的,而且兩人還挺熟悉的。

桂憐生,也就是『神』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沒,應該算沒吧!突破靈天境,進入破天境哪有這麼容易。」

「是挺不容易的。不然我們這片大陸近一萬年也不會就出現了他一個天才了!」易羽仙笑道。

「是啊,他是個天才,比我們都天才。你呢?再一次閉關七百餘年,又什麼進展沒有?」『神』又問起了易羽仙。

易羽仙搖搖頭道:「我個方面還都不如你。你都沒什麼進展,更別說我了!」

「你可千萬別妄自菲薄,我們那個時代,你可是當之無愧地被稱為第一呀。二十歲大圓滿,三十五歲玄天境,六十歲靈天境。這可是羨慕都羨慕不來的啊!你欠缺的已經不是天賦了,只是那點氣運罷了!」『神』說道。

易羽仙笑了笑,道:「你這話說的好,氣運,的確是氣運。我這人什麼都好,就是沒氣運。女人被搶,皇位被搶,甚至,甚至要不是躲到你的『地獄』裡面,我連命都保不了了。」


「你這話說的,雖然當初我們一個是天驕皇朝的大皇子,一個是無極魔宗的少宗主,可我們意氣相投。唉,這個氣運,也差不多……真不知道,他就哪比我們好了,為什麼能處處壓我們一頭。」『神』笑道。

「別說氣運了,你的氣運也比我好的多了。」易羽仙無奈道。

『神』沉默。

易羽仙又問道:「怎麼了,你這次把『地獄』所有強者都聚集起來是打算出去嗎?」

『神』一笑,說道:「怎麼會呢?不到破天境,我們出去了又有什麼用。就好比當時就算滅亡了你們天驕皇朝,也殺了你最愛的那個女人,但因為有他在,我還是過的很不自在,不得不進來和你為伴啊!哪想到,一進來,我這號稱讓人生不如死的『地獄』,竟然被你改造了,改造成這個模樣!」

「怎麼,不滿意啊!」易羽仙笑道。

「沒,我可不敢。我知道當初殺你最愛的女人,你對我很不滿,可也用不著這麼做呀!」『神』笑道。

易羽仙長嘆了一聲,道:「唉,我最愛的女人,卻虛心假意地跟著我,然後暗地裡和他暗合,最後把我給設計了。你說,這是不是氣運不行啊!還有,之所以改造你的『地獄』,實在是因為這實在是太臟太亂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個人喜歡乾淨。」

「哈哈,知道你喜歡乾淨。不過,我還有說一句,你別怪氣運了,你被女人背叛,可不是因為氣運啊!」『神』說道。

「那是什麼?」易羽仙疑問道。

「人品!」『神』大笑道。

易羽仙好不猶豫地爆了粗口:「滾!」

「好了,好了,不扯這些了。以後你就待著吧,我封你個『假神』噹噹。」『神』說道。

「你本來就是假的,還說別的。」易羽仙道。


「這個我可沒自稱過啊!都是別人封的。」『神』道。

「哼,當初和你隨便來個較量,我都很隨意,你卻是用盡了全力,在別人眼裡你更是一招秒了我。這還不把你封做神啊!」易羽仙不滿道。

「當時我也不是心裡有點不爽快嗎?再說,你可是我現在唯一的戰友啊!我怎麼捨得殺你。」『神』道。

「別這麼肉麻!雖然我被最愛的女人背叛了,但我依然喜歡女人!」

「靠,你別忘了,我的後代可你的多的多。」

「所以說你是畜生嗎?」

「滾,你才是畜生!養著一群仇人的後代,不知道你要幹什麼?」『神』道。


易羽仙臉色一變,轉而又是笑道:「當然是好事了。不過,這也不算是仇人的後代吧!這些人和我們兩人關係是一樣的!」

「唉,不說你了。你們兩個親兄弟呀!為了一個女人反目成仇,甚至連一個好好的天驕皇朝都被你們給玩完了,甚至連姓易的人都剩的差不多了!」『神』講道。

「那都是他敗完的好不好,不要什麼事都賴到我的頭上。而且,要不是我留下這些姓易的,這天下姓易的可就真被他敗完了!」易羽仙道。

「好吧,好吧,不說你了,你也別說我了。我比你好不到哪去,敗的家業也不比你少。現在我要去見那些小朋友們了!你要不要一起去,讓他們驚訝一驚訝啊!」『神』道。

易羽仙笑著搖搖頭道:「不了,我還是繼續走我的隱逸路線吧!」

「隨你了,那我去了。」『神』道。

「去吧,我就在這等你。」易羽仙道。

『神』點了點也便轉身離去了,來到了那個會客廳。

而此時,會客廳里,刑海等人已經差不多等了有快兩個小時,可就是不見人出來,他們自然也不好去喊,只能這麼乾等著,甚至連杯茶都沒有。

不過好在這些個族長們都是活了幾百年的人物,對這點時間還是無所謂的。但等不是問題,關鍵是這意味著主人的態度啊!

這樣乾等著,不就是代表著『神』根本不是很重視他們呀!

刑海等的著急,現在甚至連戒指內的易天師他們都等的著急。

「這個神架子也太大了吧,還不出來,害的本小姐等了這麼久。」易意靈不滿道。

「你等的再久,你也見不著他啊!」易天師笑道。

「見不著可以聽到啊!」易意靈花痴道。

易天師無語道:「有不是什麼真神,有什麼好聽的啊!」

「你怎麼知道他不是真的?」 先婚後愛:總裁快走開

「如果他是神的話,怎麼還呆在著。你忘了這是什麼地方了吧,一個法寶的內部空間呀!」易天師笑道。

易意靈不語了。她也知道那『神』肯定不是什麼真神,只是被稱為神罷了,之所以這麼說只是反駁易天師的語氣而已。

突然,易意靈又活躍起來說道:「大哥,要不要我們在打個賭啊?」

「什麼賭?」易天師問道。

「我們賭,我們會不會再換一個主人。」易意靈道。

「行啊!你說什麼賭注吧!」易天師道。

「你贏了的話,懲罰隨便你看。如果我贏了的話,也很簡單,我們換換位置就行了。讓我和嫂子坐在一起。」易意靈說道。

「不賭了。」易天師又突然變卦道。

「大哥,你不能這樣啊!」

「我就是這樣。」

……

就在兩人還在相互糾纏著互相吵的時候,他們突然又聽到了戒指外面的聲音。

『神』來了,『神』來了。 『神』來了,在眾人的期待下終於來了。

「歡迎『神』大人降臨!」、「歡迎『神』大人降臨!」……

『神』微笑著看著眾人緩緩說道:「讓大家久等了!」

「沒有,沒有。」眾人連連說道,就算他們有也不會說有。

刑海他們靜靜地等著,等著看這位『神』怎麼說,現在他們是不能先開口的,也只有等這個『神』開口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