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木大吼一聲,和另外一個同伴一左一右夾擊劍舞。

劍舞右手一抖,手中的短劍劃破空氣發出一陣清脆的猙獰聲。

雨宮雅美遠遠地看到劍舞準備動手了,不由得擡起小腦袋好奇的看着劍舞,雨宮雅美太好奇劍舞究竟有怎麼樣恐怖的身手了。

雨宮雅美幾乎還沒看到劍舞是怎麼出劍的,劍舞就已經劈頭蓋臉的一劍劈向三木的腦門頂上。

三木被嚇了一大跳,三木心中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好快的劍!

三木趕緊狼狽的往後退了兩步,高高的將東洋刀橫在頭頂。

“鏘”

劍舞的短劍重重的劈砍在了三木的東洋刀上,兩把兵器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陣尖銳的金屬碰撞聲,甚至還濺出幾顆火星。


一瞬間三木竟然有種手臂發麻的感覺,臉上也是浮現出驚恐交加的神色。

要知道三木可是一個基因改造戰士!

基因改造戰士的特點就是力量強,速度快,爆發力恐怖!

可是在這種純力量的對拼之中,三木這樣的基因改造戰士居然落入絕對的下風,可想而知劍舞這個先天高手實力有多麼恐怖!

劍舞在自己的兵器劈砍在了三木的東洋刀上之後,並沒有收回短劍的意思,相反左右兩腳踏在了附近的汽車上,以兩人兵器相交的點爲支點,整個人踏空而起,兩腳重重的踹在了另外一個男子的胸膛上。

“嘭嘭”

隨着兩聲沉悶的聲音,男子被劍舞兩腳踹飛重重的撞在了身後的一輛汽車上。

甚至巨大的衝擊力直接把汽車的車窗都給撞破了,汽車立刻發出一陣尖銳的警報聲。

男子顯然是一個D病毒戰士,即便被劍舞這輕描淡寫的兩腳踹斷了好幾根肋骨,很快又和一個沒事人一樣再次嗷嗷大叫着朝劍舞衝了過來。

劍舞藉助自己的體重死死的壓制着三木的東洋刀,三木在這種窒息般的壓制之下,除了使勁招架劍舞的短劍,再也沒有了其他的辦法。

劍舞依然不斷踏在汽車上,整個人左右飄蕩着,又是兩腳踹在了另外一個男子的面門。

男子捱上這兩腳,差點當場毀容了,面門深深地凹了下去,鼻樑骨骨折,嘴鼻眼眶之中冒出大量的鮮血。

“啊!”男子大吼一聲,竟然悍不畏死的抱住了劍舞的右腳。

劍舞的眼神之中閃現出一絲戲謔的神色,彎曲着握劍的右臂,隨後右臂猛然發力,如同一個彈簧,一個側身,一劍劈向抱住自己腳的男子。

離開了短劍的壓制,三木頓感壓力消失,不禁鬆了口氣。

但是另外一個男子就沒這麼好運了。

鑲嵌了X金屬的鋒刃差點把男子劈成了兩半,男子自然也沒有了存活的可能,甚至來不及悶哼一聲就倒在了地上。

三木看到了同伴的慘死,心中一涼。

自己的結局……已經很明顯了。

隨着一聲慘叫聲,黑衣忍者三木跪倒在了地上。

三木兩人在劍舞手中壓根就沒有還手的餘地。

三木跪在地上,眼眶和嘴鼻之中不斷地冒出一滴滴銀灰色的液體,兩隻眼睛滿是不甘的看着劍舞:“閣下的劍……如此之快……想必劍法在全球也算是大名鼎鼎……未曾請教閣下尊姓大名……”

“劍舞!”劍舞冷漠的回答着三木。

“劍舞?”三木微微一怔,隨即很快釋然,“原來是……號稱劍術無雙的劍舞閣下……能夠死在你的劍下,也算是我的服氣了……劍舞?顧藏鋒?他是……”

三木傻眼了,掙扎着回過頭看着顧藏鋒,此刻,三木總算是猜到了顧藏鋒的身份。

“沒錯!他就是我爺,狼鋒!”


“撲通”

三木倒在了地上停止了呼吸。

和顧藏鋒交手的三人聽到了劍舞的話,瞬間就沒有了和顧藏鋒交戰的心思。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狼鋒啊!能是自己三人可以戰勝的嗎?

甚至山本還覺得只要自己三人逃走了,就有活路了。

自己逃回去了,還可以和伊賀文墨解釋對手是狼鋒,敗在狼鋒的手裏,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山本是這麼想的,另外兩個同伴也是這麼想的!

當抱着必死的決心戰鬥的人重新獲得了生存的希望,自然不管是招式還是配合,都會出現破綻。

眼下三人就瞬間出現了一個破綻!

顧藏鋒抓住機會,右手往前一甩,狼牙在第一時間內就劃破了山本另外兩個同伴手臂上的皮膚。

兩人立刻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

山本不住地往後退着,臉上滿是驚恐的神色:“狼鋒!我們無意冒犯你,這一切都是一個誤會!”

顧藏鋒不由得咧嘴一笑:“誤會?你追殺我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哦!”

“你不能殺我!你要是殺了我,你一定會遭到我組織的追殺!”

“是嗎?”顧藏鋒好奇的看着山本,“我還真的不知道你是哪個組織的!你說說看?”

“我是弒神的人!弒神的勢力有多麼強大,你應該很清楚!”山本如同抱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企圖用弒神來勸退顧藏鋒。

但是……可惜。

山本並不知道,顧藏鋒和弒神已經因爲吉澤相川的事情結仇了。

即便是弒神的人不來找顧藏鋒的麻煩,等到顧藏鋒恢復實力之後,顧藏鋒也會主動出擊去東洋國找弒神的麻煩。

“狼鋒,你和血影是死敵,我們弒神和血影也有矛盾,我們應該是朋友,不應該是敵人!”山本爲了活命,不斷地遊說着顧藏鋒,甚至編造了弒神和血影有矛盾這樣的話。

山本嘴上這樣說着,心裏卻不是這麼想。

山本的表情雖然很虔誠,可是雙眼之中卻滿是惡毒。

王八蛋,居然殺了我這麼多同伴,這個仇絕對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你不是從血影的追殺之下活了下來嗎?等我回去之後一定會告訴血影的人,你還活着,而且就在湖東市!血影一定會派出去大批高手來湖東市剷除你這個最大的威脅!

顧藏鋒是什麼人?那可是混跡全球多年的老油條,僅從一個眼神就能看出對方心裏想什麼。

顧藏鋒通過山本的眼神就已經猜到了山本心中惡毒的主意,再加上顧藏鋒本來就沒有和弒神和解的想法。

顧藏鋒輕輕地搖着頭:“你說的很誘人,但是弒神的人,每個人都該死!”

“什麼?”山本詫異的看着顧藏鋒,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你知道你殺了我意味着什麼嗎?意味着你和弒神將成爲死對頭!你以後的生活將永無寧日!”

“呵呵!不好意思,我沒什麼愛好,唯一的愛好就是……殺盡弒神狗!你會死在我的手裏,很快你家少爺也會步你的後塵!”


顧藏鋒說完雙眼一寒,狼牙輕輕一揮,山本一臉難以置信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顧藏鋒靜靜地擡起了頭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相川,現在只是剛剛開始,你做好準備了嗎?很快,伊賀文墨就會去地底下給你賠罪! 處理掉山本和三木一行追兵,顧藏鋒再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帶着雨宮雅美回到了車上。

“爺,要不要把伊賀文墨給……”

劍舞一邊說着,一邊橫着自己的右手手掌,朝自己的脖子抹了一下。

顧藏鋒其實一開始從山本嘴裏知道他們就是弒神的人,而且伊賀文墨也在夏國時,確實動了殺心。

但就是剛剛顧藏鋒帶雨宮雅美上車的這一瞬間,顧藏鋒心裏思緒萬千。

顧藏鋒知道,伊賀文墨,自己今天不管有多麼想殺,也不能殺!

現在的自己,處境已經開始不利了,死神鐮的人已經和自己結仇了,紅衣教雖然因爲自己和明苑的關係得到改善,但是隻要紅衣教的人不放棄刺殺孔沐風,自己和紅衣教依然是敵對關係。

如果在這個節骨眼上把伊賀文墨給殺了……


天知道弒神的人會幹出什麼事情!

之前自己是被五個超級戰神追殺就已經如此狼狽不堪了,真要殺了伊賀文墨……

恐怕自己得被五十個甚至一百個超級戰神追殺了!


這不是實力沒有恢復的自己所能惹得起的,畢竟,自己的終極敵人是血影!

“爺?”

“算了!如果能夠找到他,給他一點教訓就行了,現在還不是殺他的時候,殺了他,只會帶來麻煩,等以後時機成熟了,他的命自然是我們的!”

“知道了,爺,我現在就去找雨宮紀夫,如果雨宮紀夫知道他在哪裏,我就去教訓他一頓,如果不知道他在哪裏,就放他一馬!”

“好!”

……

酒店大門口。

劍舞揹着一個長長的揹包來到了酒店的大門口。

二十幾分鍾之前,劍舞已經從雨宮紀夫那裏得到了伊賀文墨所在的酒店,甚至具體在哪個房間雨宮紀夫也一併告訴給了劍舞。

劍舞揹着揹包大搖大擺的來到了伊賀文墨所在的七樓。

七樓是貴賓房間,一般情況下需要出示證明保安纔會放行。

所以劍舞在來到七樓的第一時間就被幾個保安攔了下來。

“你好,美女,請您出示一下您的房間證明,七樓是貴賓房間,我們需要保證貴賓的安全,所以不是住在七樓的人不能夠上來!”兩個保安帶着標誌性的禮貌微笑擋在了劍舞身前。

劍舞瞥了一眼遠處的706房間,根據雨宮紀夫的調查,伊賀文墨就在708房間內,按照房間的佈局,708應該就在拐角第二個房間。

劍舞朝兩個保安微微一笑:“是708房間的老闆叫我過來的,至於他叫我來幹嘛,無需我告訴你們吧?你們要是想知道,可以自己去問他,不過……事先聲明,我聽說這個老闆脾氣不太好哦!”

“額……”

兩個保安對視了一眼。

一個住在酒店裏的男人叫來一個漂亮的女人,還能幹嘛?

總不可能酒店手機王者榮耀雙排吧?

而且但凡能夠住在貴賓套間的人,來頭背景都不是自己這兩個小保安惹得起的。

萬一壞了人家的好事,人家要是追究下來,可以想象酒店爲了平息對方的怒火,一定會開除自己兩人寧事息人。

這種代價是兩人無法承擔的。

兩個保安仔細想了想,對視了一眼之後皆是從對方的眼裏得到了同樣的答案。

兩個保安略帶尊敬的朝劍舞鞠了一躬:“這樣的話……美女……請進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