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是不是誤會了?”凝雲試探性的輕聲問了一嘴,將目光偏向寧無華,見對方拼了命的搖頭,就已然心知這件事情又蹊蹺。

此時的寧無華真的很難相信,這件事竟然被弄巧成拙?但無論怎麼算計也不應該將整件事落在凝雲身上,看着悲慘的凝雲,只能祈求她不要拆穿自己,將這件事情掩蓋下去。

一臉正義的佐曼聞言,趕忙換起身後寧無華的手臂,一臉氣氛的呵斥道:“我認錯你?你男朋友總不會認錯吧?真沒想到天底下竟然有你這樣的人,真給我們女人丟臉,也謝謝甩了他,不然他也不會來到我身邊!”

過了,過了!寧無華知道這是演戲,但卻沒發現佐曼竟然這麼的投入,看來在佐曼的心裏也是恨急了這種行爲。

不知何時,徐令安出現在三人身後,譏笑的吼叫着:“寧無華,你真的有膽來啊。”

聞言,三人將目光全部看向徐玲安的身上,此時徐令安身後跟着身形各異,奇裝異服的人羣,足有十餘人。

寧無華輕笑,看來徐令安也得到了風聲,準備的還很全面,連忙輕笑道:“我爲什麼不敢?你都不怕,我怕什麼?”

這話完全是說給佐曼聽得,反正演戲演全套,既然佐曼已經進入角色,那就好好扮演吧。

凝雲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頓時鬼機靈一般忙跑到徐令安身旁,很是曖昧的挽起徐令安的肩膀,指着寧無華撒嬌道:“就是他,剛剛調戲我,你可得幫人家做主啊。”

“啊?啊!”徐令安一愣,兩人第一次見面,沒想到相差幾分鐘未見竟變化如此之大。

寧無華輕笑,看來這凝雲已經知曉自己的隱瞞了,頗有深意的對着凝雲輕點下巴,對方頓時回了個可愛的吐舌頭,這就叫默契。

“真的是他?他叫徐令安,在湘平地帶很吃的開,都叫你別擅作主張了,你怎麼不聽話呢,一會你先別說話,我先幫你離開。”佐曼小心翼翼的在寧無華身旁嘟囔着。 “啊?啊!”此時的寧無華像是完全瞭解了剛剛徐玲的心情,佐曼的話語太過強硬,竟讓寧無華不知道如何回答。

“徐令安,你就是這麼對合作夥伴嗎?他是我的人,你們的恩怨我管不着,但今天是千星的晚會,我希望你能收斂點。”佐曼強制的站在寧無華面前,大義凌然的和徐令安對持了起來。

徐令安一愣,這什麼情況,對於寧無華的存在徐令安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甚至私下都有查明佐曼並不認識寧無華啊,這怎麼忽然變成與佐曼敵對了?

尷尬的笑了兩聲,徐令安忙恭維道:“佐董事長,您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和他是私人恩怨,無論如何都應該設計不到您的吧?”

“就是就是!你最好別管,要不然連你一起打。”凝雲在一旁作威作福的囂張起來。

徐令安一陣臉黑,這凝雲真是越描越黑,好像在作弄自己一樣,但這樣的美人又那麼的有實力,今天要是得罪了,以後想要接近都難,對於佐曼,徐令安是完全沒有機會,生怕得罪對方,但凝雲就不一樣,一個沒有背景的小人物罷了。

“我知道是你們的私事,但這件事也和我有關!”說着,佐曼信誓旦旦的環起寧無華的手臂一臉義正言辭的對持道:“我現在是他的女朋友,你說和我有沒有關係?”

聞言,徐令安一愣,這可是完全超乎了徐玲安意料,滿是不可置信的問道:“你說的不是真的吧?”

“真的假的你這都看不出來嗎?”佐曼說着,連忙翹起腳尖照着寧無華的嘴脣來了個蜻蜓點水,只是一剎那寧無華彷彿觸電了一般,整個人傻在原地。

這個場景可讓所有人都看呆了,別說是凝雲和徐令安,就算是在場的所有商人都驚訝萬分,佐曼是什麼人物?能傍上這樣的女子,就等於擁攬了整個皇城集團。

“你,他,我!”徐令安站在原地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一旁的凝雲緩過神來,大眼睛鬼機靈般轉悠了幾圈,連忙說道:“既然都已經撕破臉了,那還怕什麼,有種就打一架,你還真當我們看得上你們千星集團是怎麼着,少拿身份壓人。”

“你……”徐玲這才聽出來,完全是中了面前這個女人的圈套。

凝雲絲毫沒有給徐令安反駁的機會,連忙將徐令安伸出的手指壓下,一臉溫柔的對着徐令安說道:“我不怕,難道你怕了?”

“我?”徐令安將自己手指不可置信的放置鼻尖,一臉詫異在原地,被氣的說不出半個字。

“既然你們都已經這麼說了,那我決定從今天起千星集團與許家集團的合作到此結束,任何後果我佐曼一人承擔,我們走。”說着,佐曼拉着寧無華氣哄哄的向外走去。

徐令安錯愕之餘,身旁的凝雲頓時叫罵着:“有種你別跑,看我們不打死你。”也跟着追了出去。

身旁十餘人看的一頭霧水,見衆人都跟了出去後,這纔有些不解的問道:“我們還追不追?”

徐令安頓時回過神來,連忙叫罵道:“追,就算追不到寧無華,也罷那個叫凝雲的**給我追回來。”

佐曼拉着寧無華跑出城堡,找到自己的車輛,還未等驅離便看見身後追出來的凝雲。

寧無華剛啓動,就聽車門“砰”的一聲摔向,不可思議的看向佐曼,之間佐曼一臉怒意的向着凝雲走去,暗叫一聲不好。

凝雲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剛剛只是迎合着寧無華演戲而已,沒想到此時佐曼又氣哄哄的走過來,想着應該是自己人,便忙在車旁停下腳步,輕笑道:“怎麼樣?是不是很過癮?”

“啪!”又是一個耳光,佐曼什麼都沒有說,上前便是一擊響亮脆響,打完轉身就走。

凝雲傻了,捂着紅腫的俏臉,眼淚差一點就流了出來,看着兩人漸漸開車離去,聽着身後逐漸追出來的聲響,這才咬了咬牙趕忙上車急踩油門。

寧無華對於佐曼的舉動本想阻止,但卻沒來得及,踩動油門逃一樣的離去。

一路無話,寧無華回到自己的地下豪宅,這才心有餘悸的停住車輛,想想剛纔的舉動就好笑,沒想到身旁的佐曼竟然如此的天真無邪。

“到了,還不下車?”寧無華將車子挺好,看着一旁還在穿着粗氣的佐曼,一臉真誠的溫柔道。

這是哪裏?佐曼不可思議的看向四周,漆黑無比,剛剛路線明顯已經不在地層表面,難不成是地下室嘛?想來也對,如果有一處安居住所,女朋友也不會跟別人跑了。

寧無華可不知道這一瞬間,佐曼腦海裏閃過一萬個念頭。

自顧自的走下車門,帶着佐曼漸漸來到地下中央,漆黑無比的周圍,寧無華剛要去開燈,就忙被身旁的佐曼死死抓住。

寧無華停住腳步,只聽佐曼在一旁解釋道:“剛剛我說那些話完全都是在幫你,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並不是說你不好或者怎麼樣,但咱們兩個才認識這們短的時間,想要發展的話還需一步一步來。”

佐曼說這話完全是不想寧無華誤會,也是打從心底估計寧無華那控制人的手段。

寧無華輕笑,回過大手在佐曼的腦袋上蹭了蹭,同樣解釋道:“放心吧,像我這樣的窮小子,怎麼會對你這樣的公主抱有什麼幻想呢,剛纔的事情謝謝你!”看着佐曼還挺好玩的,寧無華打算繼續逗逗她。

“你平時都是住在地下室嗎?這種漆黑的壞境下,很容易導致一個人心裏扭曲的,這裏是不是特別髒亂,不然我幫你租一間像樣的房子,以你的身手留在我身邊,我肯定不會虧待你的。”

佐曼的話語完全出自內心的揣測,下一面整個人傻眼在原地。

“嗒……”乾脆的輕響發出,頓時將整個地下照亮,佐曼不可思議的看着如同軍工廠一樣的存在。


“這就是導致我心理扭曲的地方,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嘗一嘗這裏的特產呢?”見狀,寧無華連忙勾起壞笑。

佐曼不可置信的看着寧無華,有些詫異的問道:“這裏真的是你的家嗎?”


“是啊,這裏是我的家,不過不是什麼豪宅,雖然大但卻華而不實,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且在陰暗的地下,纔不會有人喜歡住在這裏。”說着,寧無華上前勾起佐曼的手腕,大步向不遠處走去。

直到溫泉的邊緣,兩人才停下腳步,佐曼一臉癡醉般站在原地,看着被燈光照射的溫暖,和身旁五彩賓菲的花朵,露天的存在,山谷之下,這地方簡直如人間天堂一般。

“很是抱歉,我弄砸了你的晚會,這就當做補償吧,那裏有換衣間,裏面還有浴袍,我去幫你弄一些喝的。”寧無華說着,指向不遠處,整個人漸漸向炮樓走去。

剛進入炮樓,寧無華頓時傻眼,原本擺在牀上夜秋雨的身體,竟然不見了?

“糊塗仙,夜秋雨的身體呢?”寧無華在靈魂海內頓時咆哮了起來。

半響沒有人答覆,寧無華這纔打了個指響,整個人暈死了過去。

靈魂殿堂中,劉若淳好模好樣的坐在中央,像是在冥想心法,見狀寧無華這才鬆了一口氣,又回到現實中。

將飲料調製好,寧無華向着溫暖內走去,看着佐曼像是孩子般,用小腳丫玩弄的溫暖水面,頓時夠了起童真的嘴角。

大步上前,將飲料遞給佐曼道:“怎麼樣,這天然溫暖比你那個隆重的晚會如何?”

“有過之而無不及,嘿嘿……”佐曼接過飲料,自顧自的喝了起來,小腳丫依舊玩耍這溫泉水面,在佐曼面前似乎沒有了所有的不好,有的只是信任,天真。

“跟我說說你的事情吧?你女朋友爲什麼是那種人?之前你們相處的時候,你沒有發現嗎?”佐曼像是個小女孩一般,很是天真的詢問着。


寧無華微微一愣,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對這樣的女孩撒謊,想到凝雲的處境也是很尷尬,這才尷尬的撓了撓頭道:“其實她很好,只是我不好纔會這樣,不說這些了,你和徐令安合作解除了,以後在湘平市怎麼辦?想好了嗎?”

趕忙轉換話題,在問下去,寧無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佐曼一愣,撅着小嘴漫空遐想了起來,半響後才說道:“我和許家只不過是有***的合作關係,他們的計劃案很好,剛巧我們有一種他們的原諒,和他們接觸關係了,我在找別的方案唄。”

寧無華頓時想起了什麼,連忙逃出手機,找到白雪薇發來的照片只給佐曼問道:“這個男人你認識嗎?我之前有打聽過千星集團,都說這個男人是董事長,千星的董事長不是你嗎?是不是騙子啊?”

聞言,女孩看着照片頓時笑了出聲,一臉不可置信的問道:“你之前不是見過嗎?這個是我們的司機啊,皇城集團怕我們初來乍到碰到什麼不好的事情,就讓那名司機裝成董事長的樣子,別看他這樣,他可是一個高手,我和弟弟從小也是跟着他長大的。”

“哦!”怪不得當時有什麼事情那個司機都會問女孩,原來女孩在湘平纔是千星中最大的存在,真看不出來那個司機竟然是個高手,好在當初沒有起直面衝突,不然肯定會被打死的。

“你一點都不擔心他們嗎?沒準他們還在那裏等着我們呢!”寧無華一臉之意的問向佐曼。

佐曼想了想,嘟囔道:“擔心?他們纔不會遇到危險呢,在說之前我有給他們傳簡訊,要說真的擔心,我只擔心徐令安那麼的好的項目要拱手讓人,我想肯定會是一個超級賺錢的行業。”

“這點你大可不必擔心,你說的徐令安的***不過是模仿別人的贗品吧了,貨真價實的報價品早已經在一個月前發佈了,要不是徐令安從中導軌使那個***停產,估計你現在都肯定不知道有這個東西的存在。”

寧無華輕笑,沒想到無意之間竟將白雪薇的事情解決。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佐曼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寧無華。

寧無華輕笑,將電話緩緩逃出,對着佐曼比了個噓的手勢,找到白雪薇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被接通,白雪薇慵懶的聲音傳來:“怎麼了?事情都辦好了?”

聞言,寧無華輕笑道:“哪有那麼快,我想問一下有關***的事情,你說***因爲徐令安的從中作梗而停產,那是卻什麼原諒嗎?”

電話那頭的白雪薇停頓了一下,頓時來了些許精神,看着電話號碼確定寧無華無疑,這才說道:“不是都跟你說了嗎,他們徐家掌握着一款眼中的化學藥液,徐令安不賣給我,而且阻止我與尉遲家合作,我只能停產了。”

寧無華輕笑,緩緩將電話交給佐曼,佐曼一愣,很高興的電話接在手中,對着電話有禮貌的說着:“你好,我是千星集團的董事長佐曼,雖然不知道你的姓名和公司,不過我想咱們有必要見一面,而且你說的化學藥液,如果沒錯的話,我剛巧有。”

話剛說完,電話那頭頓時傳來一陣“噗通”的悶響,半響後,白雪薇急忙喊道:“您在哪,我現在就過去找您?不然您讓寧無華帶您來我這裏也可以。”

佐曼輕笑,將目光看向寧無華,一臉詢問的拱了拱嘴,見寧無華點頭,這纔將這裏的位置告知對方。

剛掛斷電話,寧無華將電話接回手裏,頓時就沒好氣的耍賴道:“這個白雪薇,早不來玩不來,非得有佳人作伴的時候來搗亂,氣死我了。”

聞言,佐曼頓時“咯咯”的嬌笑了起來。

時間很快過去了,寧無華和佐曼坐在炮樓之中喝着飲料,打着遊戲,沒一會白雪薇就出現在炮樓之中。

剛進屋,寧無華頓時有些詫異的說道:“你怎麼可能這麼快找到?”

白雪薇不削的裂動嘴角:“這偏僻的地點除了這裏還有哪?這炮樓別說是我,湘平本地的大戶都知道,當初可是競拍過的!”

聞言,寧無華這才點了點頭,對着身旁的佐曼拱了拱嘴,連忙介紹着:“千星集團的董事長,佐曼!這位是我老闆,白雪薇,給我開工資的!”故意將後面的話語家中,寧無華不削的白了白雪薇一眼,獨自走入房間中。

進入房間後,寧無華百無聊賴,經過今天見到佐家姐妹的狀況後,寧無華決定多學一些東西,未免以後碰見真正的大能能做好的準備。

頓時進入靈魂殿堂內,整個人昏死在牀上沒了半點動靜。


在睜開雙眼,時間已然是清晨時分,慵懶的伸了個懶腰,看了周圍沒有任何的一樣,嘟囔着:“這兩人應該走了吧!”

便忙起身走出臥室,剛進客廳頓時被兩個杵在沙發上睡着的身影嚇了一跳,這兩人是聊了通宵?寧無華很是不可思議。

忙將兩人抱在牀上蓋好被子,這纔沒好氣的走出臥室,兩個看似文質彬彬的女孩竟然沒有一個身輕如燕,一大早精氣神都沒攢足就要幹體力活,當然沒有好脾氣。

還真別說,這兩個女子不但沒有半點發掘,反而睡得格外的香甜,彷彿這個世界都已經與其隔離了一樣,看來昨晚聊得很是投機了。

寧無華百無聊天的做好早餐,看了看時間,此時已經是九點鐘,便趕忙拿出電話,對着凝雲的號碼撥了過去。

“您好,這裏是華雲金融公司。”電話剛一接通,那頭便傳來凝雲輕鬆的口吻。

寧無華忙是一笑,連忙詢問道:“你沒什麼事情吧?徐令安有沒有找你麻煩?”

聞言,凝雲也是一愣,這纔回道:“老闆啊,我還以爲是徐令安呢,他怎麼可能不找我麻煩呢?這一大早就已經打四五個騷擾電話了,搞得我都快要報警了。”

“呵呵,需要我幫你解決一下嗎?”寧無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凝雲想了想,忙否決着:“算了,他要是那麼好對付,也不至於活這麼久了,與其說這個,我更好奇昨晚到底怎麼一回事啊?”

寧無華很是無奈的輕笑了兩聲,將事情的原尾都向凝雲解釋清楚,對方這才“哈哈”大笑道:“我的天啊,這也太巧合了吧,老闆你得給我封口費啊,要不然保不齊我就給你說出去。”

聽着凝雲可愛的打趣,寧無華趕忙答應着:“好好好,不過你得保證,這件事沒有我的語音不能穿幫啊,你還得給我接着演下去,到時候別說的封口費,你要什麼我都給。”

“好勒,那就謝謝老闆啦!”說着,凝雲便掛斷了電話。

無論怎麼想寧無華都很是不放心,這才連忙拿起收起給吳影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就聽對方一頓抱怨:“你在家裏藏三個女人也不怕吃不消,我就怕氣氛尷尬,一晚上都在外面,你對得起我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