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力量?念力嗎?不過我已經很滿足了,謝謝你清蘭”

平復下心中的情緒,夜凌拿出洞天鏡,和武俠世界一號建立連接,將洞天世界當中的五十萬先天高手,以及二十萬女性人造人,全部轉移進了其中。

之後,夜凌便帶着武俠世界一號,離開了這裏,不過在離開這裏之前,夜凌又下達了製造更加完美的小世界的命令,夜凌的目標可不僅限於武俠世界之上,以後的仙俠世界纔是主流。

回到天戈星域,夜凌直接去了圈養變異獸的星系當中,在其中挑選了大大小小數十萬變異獸和一些如同野獸,然後將它們全部放進了武俠世界一號當中。

時光飛逝,轉眼半年時間過去,和或許心中因爲愧疚的緣故,夜凌什麼也沒做,把全部精力放在了陪伴衆女身上。

“來了來了,”夜凌端着一條魚,一路小跑來到了餐廳,“齊了,最後一道,清蒸雪銀魚,”

“快嚐嚐,怎麼樣?”夜凌將盤子放在桌子上,一臉期待地看着衆女。

衆女相互對視一眼,心照不宣地有了一抹狡黠之色,然後擡起筷子,每人夾了一塊放入口中。

“怎麼樣?”夜凌滿懷期待地再問了一邊,可是衆女卻沒有給他迴應,甚至臉色都沒有變化。

緊接着衆女再次吃了一口,但還是一臉平靜,絲毫看不出喜惡,夜凌心中有點忐忑,等衆女將筷子放下來之後,夜凌徹底蔫了,眉毛也耷拉下來,一臉沮喪,就像受到了什麼重大打擊一般,有點心灰意冷的味道。

噗嗤,凌心然最先忍受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緊接着這笑容像是會傳染似的,其餘幾女也哈哈大笑起來。

聽到她們這麼魔性的笑聲,夜凌那還不知道自己被耍了,夜凌看着她們一個個笑地花枝亂顫,不經意間露出的雪白,讓夜凌**大冒。

“我讓你們笑”夜凌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大手一揮,衆女連同他一起瞬間消失不見。

片刻,樓上的臥室之中,便傳出來一陣陣讓人心潮澎湃血脈噴張的婉轉低吟。

十天之後,雨歇雲收,夜凌躺在臥室之中,享受着雲雨過後的餘韻,在他身邊則是剛剛經過滋潤的衆女,媚眼迷離,眼波流轉,豐滿雪白的嬌軀玉體,**裸的呈現在眼前,但夜凌眼中卻沒有絲毫淫慾之色,有的只有對美麗事物的欣賞。

“你這次要去多長時間?”夜凌懷中,周雨翻了個身,兩座神女峯緊緊貼在夜凌胸前,感受到胸前的柔軟和堅挺,夜凌瞬間又有了感覺,不過夜凌卻沒有付諸於行動,只是伸出手,輕輕摟住她的玉背。

周雨的問題,讓本來就處於半睡半醒之間的衆女,立刻打起了精神。

“兩三個月吧,我也不太確定,”夜凌想了想,說出了一個大概時間,自從離開地球在X戰警世界進行穿越之後,兩方的時間流速對比,就變的不穩定起來,夜凌也沒有辦法準確確定X戰警的時間。

兩三個月?周雨眼神一暗,眼睛當中流露出一股濃濃的不捨,摟着夜凌的玉臂下意識地緊了緊,在她心中她一分一秒也不願離開夜凌,衆女同樣如此,也是不願意夜凌離開。

“我也不願離開你們,但敵人太過強大,我必須趁着現在,趕快成長起來,否則敵人來襲的那一天,我根本保護不了你們,”

想到源,想到那場慘烈的宇宙大戰,夜凌的心就如同壓着千斤巨石一般,無比沉重,那些宇宙強者發動那麼大的戰爭,自然不會輕易放棄源,而現在源認主自己,那麼總有一天他們會找上門來,到時候只怕戰爭再所難免,所以夜凌現在必須未雨綢繆,努力變強。

“是因爲黑獄的原因嗎?”晴雅突然插話說道。

“不,區區一個黑獄,不會讓我如此忌憚,黑獄雖強,但我們也不弱,況且我們現在在X戰警宇宙,黑獄更不用在意,至於那些隱藏的敵人,我只能說他們太強大了,我現在還接觸不到他們那個層次,不過有一天,我相信我會站在讓他們仰望的高度!”

夜凌的語氣堅決,話語中透露着一股強大的自信,連衆女都爲之所感染。


衆女沒有說話,但卻給了夜凌一個堅定的眼神,她們從來沒有懷疑過夜凌,夜凌也同樣沒讓她們失望。

“不過,我這次去的是一個低武世界,沒什麼危險,最高實力不過地境,所以我打算讓你們跟我一起去,你們覺的如何,”

夜凌覺得是時候帶她們去別的世界走一走了,一來讓她們散散心,緩解一下心情,二來也是培養一下相互之間的感情。

“真的嗎,太好了”凌心然聽到這個決定,興奮直接跳了起來,不過下一刻,俏臉一白,直接摔了下來,夜凌眼疾手快,將她緊緊摟在了懷裏。

“都怪你,那麼用力,下面都腫了” “那我給你揉揉”

“哼,大色狼”凌心然香腮通紅,眼波流轉,不過卻沒有阻止夜凌。


“我想我還是不去了,最近帝國和第三聯盟的摩擦越來越嚴重,我必須鎮守帝都,”艾娜絲眼中雖然不捨,但還是堅決地搖了搖頭。

“還有我也是,戰爭隨時會發生,我必須做好準備”晴雅隨後也是拒絕了,她身爲帝國兵馬大元帥,在這種時候,也是不能離開的。

“第三聯盟?”夜凌眉頭一皺,他可沒記得什麼時候在帝國周圍出現了這樣一個勢力。

艾娜絲看出了夜凌的疑惑,無奈的白了他一眼,繼續道“虛擬宇宙覆蓋範圍擴大之後,我們在一處星帶,發現了大量的乙級金屬,還有少量的甲級礦產,價值巨大,本來我是打算直接派艦隊佔據的,結果離那處星域最近的一個勢力,也發現了那處星帶,結果也不知道他們哪裏來的勇氣,竟然聯合兩個與我們敵對的勢力,組建了一個第三聯盟,準備和帝國開戰。”

“他們的實力如何?”夜凌眼中寒光一閃,語氣冷冷地問道。

“不堪一擊,只是還沒有調查出他們背後的勢力,”艾娜絲秀眉微蹙,臉色也是有點不好看。

“我已經派出了三波人,都是空間異能者,結果什麼都沒有查到,我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要麼他們背後沒有人,要麼就是他們背後的人實力和我們不相上下,又或者比我們要強,但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周圍數千萬光年之內,比我們實力強的也就那麼幾個,而且也不會和我們因爲這點東西發生衝突”

帝國的情報工作一直都是愛麗絲負責的,所以她知道的也最多,並且大多是第一手資料,因此她分析的也是最全面的。

“你們只管動手吧,既然他們找死,我們就送他們一成,至於背後之人,不管存不存在,打打就知道了,有就殺,盤古計劃第一階段已經完成了,三百個星域級實力的一號體,完全可以應付突發情況了,沒有,就讓那些人知道挑釁我們的下場”

夜凌的聲音雖然平平淡淡,但其中卻透露着森寒的殺氣,自從建立天戈,並建造虛擬宇宙之後,天戈帝國已經很久沒有受到這樣的挑釁了,現在出來一個,也正好可以殺雞駭猴,震懾震懾那些隱藏在暗處的敵人。

“啊,如果艾娜絲妹妹和晴雅妹妹都不去的話,那我不去了,”凌心然擡起頭忽然說道。

“我也是”

“我們也不去了”

“還有我”

艾娜絲和晴雅不去,其他幾女竟然也不去了,夜凌只好點頭接受。

“既然這樣,那麼就下次吧,”又被幾女壓榨了半個月,夜凌再次孤零零的一個人上路了。

“叮咚,系統任務一,修爲突破天境,獎勵源點一百萬,隨即功法獎勵一部,失敗懲罰,外生殖器官消失一百年”

“叮咚,系統任務二,擊殺掃地僧,獎勵源點十萬點,失敗懲罰,腎臟消失一百年”

“叮咚,系統任務三,收集功法,收集一百部武學功法,獎勵源點一萬源點,收集一千部,獎勵十萬源點,收集一萬部,獎勵源點一百萬,失敗懲罰,外生殖器官縮短二十釐米!”

剛剛來到電視劇天龍八部世界,系統三個任務就差點把夜凌砸懵了,特別是每個任務的失敗懲罰,一個比一個變態,夜凌想象當中最不願意看到的東西出現了。

看着這些任務懲罰,夜凌站在哪裏都感覺褲襠涼颼颼的,搖了搖頭,想到還是做任務要緊,四周看了看,發現旁邊有一座高山,高山鍾靈毓秀,雲霧繚繞,一看就是不可多的的風水寶地,上面必然有武者建派於此。

夜凌直接瞬移到山頂,向下看去,果然發現了一排排古香古色的建築,亭臺樓閣,應有盡有,在這片建築羣當中,來來往往有不下五百人聚集於此。

“無量劍派?這麼說那這裏是無量山了”放出心靈力量直接讀取了其中一人的記憶,夜凌便弄清楚了這裏是何地,然後直接用念力覆蓋在了整個無量山上,無孔不入的念力幾乎是瞬間就找到了藏有北冥神功的山洞。

夜凌瞬間從空中消失,直接來到了山洞之中,一座晶瑩剔透的玉像靜靜立在一邊,摸樣栩栩如生,黑色寶石做眸,渾身透露着一股靈氣,細細感受夜凌從中竟然還感受到了一縷微弱的靈魂波動。

“竟然蘊育出了靈性,可惜在這個世界,永遠不可能誕生靈智,”

夜凌輕輕搖了搖頭,將玉像收進了內天地之中,然後拿起地面上的蒲團撕開,兩本祕籍露了出來,正是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仔細研讀一番,兩本祕籍便被夜凌手中夜靈的數據庫當中。

“還不錯,只是還有不少改動的地方,”夜凌使出凌波微步,在山洞內行走了起來,身體忽左忽右,速度也越來越快,最後甚至整個山洞之內,到處都有夜凌的殘影。

徹底熟練使用凌波微步之後,夜凌直接走出了山洞,剛要離開,卻突然感知到了一隻非常有意思的生物,腳下凌波微步全開,不到片刻鐘便來到了那隻特殊的生物面前。

昂呱呱,昂呱呱,一道沉悶如若悶雷的聲音,從眼前這隻“青蛙”的嘴裏吼了出來,“青蛙”全身呈暗紅色,兩顆眼睛更是和鮮血一樣紅潤,看起來妖異非常。

“莽牯牛蛤”夜凌看到這隻“青蛙”的第一眼便認出了它,一種異獸吞服之後,可以讓人百毒不侵,原劇情當中段譽偶然吞噬,得到了百度不侵的能力,讓他躲過了好幾個死劫。

昂呱呱,莽牯牛蛤看到夜凌的瞬間,竟然選擇轉身就逃,但是縷縷念力壓在它身上,讓它根本無法挪動一步。

夜凌拿出一個玻璃瓶,將莽牯牛蛤的放了進去,現如今此物雖然對他也沒什麼用,不過用來研究也是一種很好的材料。

收起莽牯牛蛤,夜凌朝着曼陀山莊的方向趕了過去,目標自然是琅嬛玉洞當中收藏的各種功法典籍,畢竟這關係到自己的任務。

半個月過去,夜凌一路遊山玩水,終於趕到了曼陀山莊,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正值仲夏世界,湖面水波盪漾,碧綠色的荷葉幾乎覆蓋整個湖面,一株株雪白的荷花競相開放,爭奇鬥豔,如此美景讓夜凌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在店家處租了一條小船,內力激發,推動着小船如同離弦之箭般,朝湖心小島之上的曼陀山莊走去。

“什麼人”夜凌剛剛下了小船,來到岸邊,從旁邊的花林當中便走出了一個手拿大剪刀的老嫗,老嫗眼神陰翳,面色不善,聲音很是暗沉嘶啞,此時手中拿着大剪刀,殺死騰騰地盯着夜凌。

夜凌看她一眼,瞬間就明白了這個老嫗就是李青蘿手下,那個喜歡剁人手腳當花肥的變態老太太,看她現在的摸樣應該是剛剛修建完花林,身上還飄着血腥味。

夜凌視線從她身上掠過,也不說話,直接像山莊內部走去,老嫗臉色猙獰,下一刻擡起手中的大剪刀,便朝夜凌後心捅了過去。

轟,剪刀剛剛靠近夜凌後背,一股巨大的力量便從剪刀之上傳了過來,老嫗臉色大變,仰天噴出一大口鮮血,緊接着身體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狠狠摔在了岸邊的小船上,將小船撞的粉碎。

解決了老嫗,夜凌連腳步也沒有停一下,念力直接覆蓋整個曼陀山莊,找到琅嬛玉洞的所在之後,直接瞬移了進去。

“你是什麼人?”琅嬛玉洞之內,一排書架之前,一位約莫十七八歲的少女,看着剛剛出現的夜凌,滿臉驚愕,她沒想到這天下間還有長得比表哥還要俊美的男子,這般俊美的容貌,讓她身爲一個女人也都產生了些許的嫉妒之心。

眼前女孩在打量着他的同時,夜凌也在看着她,柳葉彎眉,櫻桃小口,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披肩,兩顆黑白分明的眸子靈動而巧妙,纖細的腰肢堪堪一握,胸前的堅挺挺拔玉立,挺翹的玉臀,無不在訴說着眼前這個女孩的美麗。


“她就是王語嫣嗎,果然不愧是天龍第一美女!”夜凌細細打量着眼前的妙人,心中暗暗想到。

王語嫣沒有想到這比表哥還要俊美的男子竟然會這麼無禮的看着自己,俏臉上迅速爬上了兩團紅霞,一抹羞怒出現在了臉上。

“登徒子,你…你還看!”王語嫣原本是想要狠狠罵一頓夜凌的,但沒想到這句話出口之後,會滿是撒嬌味道。

夜凌也是被這種小女人味下了一跳,急忙開口說道“在下凌夜,來次只爲閱覽一番天下武學,有冒犯之處,往姑娘海涵地”

夜凌說罷,便開始自顧自的翻閱起書架上的武學,不再搭理王語嫣,這番表現落在王語嫣的眼裏,讓她心中沒有由地多了幾分失落。 “此處乃我曼陀山莊的琅嬛玉洞,你趕快離開此地,否則被莊內高手發現,免不了要被砍下手足,當作花肥!”見夜凌遲遲不肯離去,王語嫣也不知道怎麼心中涌上一股焦急之色,美眸擔憂地望着他。

對於王語嫣的勸告,夜凌充耳不聞,開玩笑,別說就憑山莊內的幾個先天,就是全天下的強者來了,夜凌也不放在眼裏。

“叮咚,恭喜宿主收集功法一百部,獎勵源點一萬點,”

沒有搭理王語嫣,夜凌全身心的投入到收集功法當中,轉眼間,便超過百部,初步完成了收集功法這個任務,不過夜凌並沒有停止,整個琅嬛玉洞當中的武功祕籍不下千部,全部收錄就能完成收集功法的第二階段,到時候獎勵十萬源點,不要白不要,夜凌可不是傻子。


就這樣夜凌在王語嫣焦急卻又不解的眼神當中,又開始了他的功法收錄大業,一百部,兩百部,三百部…夜凌的動作越來越熟練,速度也越來越快,一本功法幾秒鐘內就會看完,完完整整的記在腦子裏,又過了半個時辰,王語嫣終於忍不住了,原本她以爲夜凌是在尋找什麼武學,可以從夜凌每一本都要看一遍的動作,讓她覺得事情或許沒那麼簡單。

“你到底在尋找什麼功法,這裏所有的祕籍都閱讀過,你說出來,我可以幫你”王語嫣試探地問了一句,玉眸當中滿是好奇,內心更是有一種衝動。

俗話說的好,當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產生好奇的,那麼她也就離淪陷不遠了,或許連王語嫣都不知道,她說話的語氣變的無比溫柔,更是下意識地要幫助夜凌。

夜凌聽到這句話就知道懷了,這王語嫣怕是對他產生了一些朦朧的感覺,當然夜凌並不覺得王語嫣現在會愛上自己,他夜凌還沒有自戀到那種程度,一見鍾情或許有,但他可不相信會出現在他自己身上。

不想和王語嫣有什麼糾纏的夜凌,下意識加快了收錄的速度,不到半個時辰,洞內的功法祕籍便收錄一空。

“叮咚,恭喜宿主收錄功法一千零三十一部,獎勵源點十萬點!”

“什麼人,敢闖我琅嬛玉洞!”

任務完成,得到了十萬源點,還沒來得及高興的夜凌,便聽到了一聲嬌喝,擡起頭,才發現面前不知何時多了個女子。

女子髮髻高盤,鳳眸冰冷,膚如凝脂,冰肌玉骨,眉心一點硃紅,更是增添了一抹高貴,胸前兩座神女峯高聳挺拔,曼妙的腰肢不堪一握,性感火辣的身材一覽無餘。

想必這就是李青蘿了吧,摸樣但是和王語嫣有幾分相似,不過還是少搭理她們爲妙,夜凌暗暗想到。

“在下凌夜,癡迷武學,聽聞此處有大量武學經典,特來翻閱,如今翻閱完畢,也是時候離開了”夜凌說罷就向洞口離去。

不出意外,李青蘿右跨一步,擋住了夜凌去路,嘴上呵呵冷笑幾聲,“真是可笑,我琅嬛玉洞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那些武功祕籍也你能夠白白翻閱的。”

“哦,那不知姑娘想要我做出何種補償?”夜凌笑了,笑地有點耐人尋味,或許是他覺得白白收錄了人家千部功法,心中有點不好意思。

姑娘?李青蘿一愣,自從她嫁做人婦,已經很久沒有人這麼叫她了,如今再次聽到,還是從一個俊美的不像話的少年嘴裏說出來,心中也難免泛起了陣陣漣漪,但更多的卻是羞憤和殺意。

“小輩,竟敢調戲本夫人,看招”李青蘿鳳目含煞,當下二話不說,直接出手,十隻蔥白玉指成勾,朝夜凌咽喉扣了過去。

一出手便是殺招,絲毫不給夜凌反抗的機會,看到李青蘿使出這招,王語嫣花容失色道“白玉鎖喉功,公子小心,”

對李青蘿的殺招,夜凌自然不會放在眼裏,剛要偏頭躲開,可是突然王語嫣出聲提醒,讓夜凌頗爲意外,動作也慢了半拍,被李青蘿的玉手緊緊扣住了咽喉。

“吃裏扒外的東西,等解決了這個登徒子,看我怎麼收拾你”李青蘿鳳眸一瞪,對王語嫣喝罵了一聲,然後轉過身來,看着夜凌道“你這登徒子倒是生了一副好皮囊,不過再好的皮囊也只是用來禍害女子的工具吧,今天我就讓你魂入九泉”

李青蘿說罷,便玉指用力,打算捏碎夜凌的喉骨,讓夜凌窒息而死。

“不要,孃親!”王語嫣這時突然跑過來,抓住李青蘿的手臂懇求道,梨花帶雨的摸樣,讓夜凌都爲之動容。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