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他們聽到風鎮天的話后就知道風鎮天要走了,但是他們卻無法阻攔,雖然現在的風鎮天只是武源二階,但是他們也知道就算風鎮天留在這裡也學不到什麼,因為他們不敢去教。

「遵命。」三位太上長老與宗主接令了。

「天劍,你要帶我去什麼地方?」風鎮天問天劍。

天劍,則是沖著虛空劈了一劍,隨後虛空裂開,風鎮天便是跟著天劍走了進去,然而當他們在出現之後,風鎮天看到的景象使得風鎮天驚訝萬分。 第42章我不會放你離開

「時間定在九月初六,到時還請城少記得賞光!」傅越生紳士地笑著回答道。

「一定!」江遇城放下手裡的高腳杯,帶著淡淡厲色的視線調向傅越生身邊的嬌小女人,他抬眉問道:「你姐姐容胭呢?」

傍晚,江遇城人還在盛梵大廈的總公司,電話已經打到了SenWell的酒店,從程慕陽那裡了解到容胭已經將事情交代給領班,自己提前下了班。

打她手機,無人接聽。

他直接駕車趕到她在市政公園的小樓,卻發現小樓大門緊閉,並沒有回來的跡象。

對於面前人稱江家城少的男人,容茵多少有點了解。

只是,從他口中問出容胭的事情,讓容茵臉上依舊滿是詫異,她緩了半響,才恢復清晰的思路,笑著回應道:「趙總幾天前就已經提前約了我姐姐,現在,我想她大概跟趙總應該在某個地方約會吧!」

趙謙明?

此時,江遇城突然覺得之前他對趙謙明做出的撤資一事,太過仁慈了!

江遇城的臉色不怎麼好看,他隨手將酒杯放置到旁邊的桌子上,「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城少認識容胭?」傅越生攬在容茵腰間的手臂,忽的收緊幾分,他試探著詢問過去。

在傅越生看來,江遇城不過是剛剛回到南城半個多月的時間。

容胭怎麼可能這麼快與他相識?

江遇城冷眼睇他,薄唇微掀扔出簡潔的兩個字:「認識。」

而他的回答,也讓傅越生的眉眼沉了沉。


「快看,容胭!」

「還真是她!這種女人怎麼還有臉來傅家?」

「聽說去年傅家二小姐都快鬧到容家去了,當時要不是傅尹姿被傅家大公子一把攔下,我估計容胭那張臉都能被傅尹姿給刮花!」

「去年傅家的事兒,你問問南城還有哪個人不知道?」

「還不就是容胭那隻不要臉的騷狐狸勾引了傅尹姿的老公,兩人在酒店的房間里都脫光了,被傅尹姿當場捉女干!」

「要換做是我,躲都來不及了,還主動送上門討羞辱,真丟人!」

……

不知是誰驚聲喊叫一句,頓時整個大廳的客人全部看向門口處。

聽到前邊幾個女人絲毫不掩蓋的辱罵聲,江遇城眉眼冷峻萬分,目光卻依舊落在進門而來的女人身上。

一襲寶石藍的及地魚尾長裙,裙擺處猶如花朵隨著她的腳步一步步綻放,長裙一側的設計猶如中國的古典式旗袍短短開叉,女人白皙光滑的半截小腿露出裙擺,暴露在空氣中。

她挽著簡單的髮髻,踩著一雙白色的高跟鞋,娉婷裊裊地進入大門,肆無忌憚的闖進所有人的視線里。

在場的所有人里,傅家二公子傅郗宸第一個憤怒地迎過去,一把抓住容胭的手臂,就將她往大門外拽去!

「放開!」江遇城冷著一張俊臉快步過去,卻是瞬間抓住傅郗宸的手腕,猛然加深力道,大有將他手腕一把捏碎的氣勢!

這突然發生的一幕,頓時惹得整個大廳里的人紛紛投去異樣的目光。

沈鏡衍與陸東維相互看一眼,很快趕了過來。

傅郗宸哪裡可能是江遇城的對手,單單撞上那一雙寒徹透骨的眸子,傅郗宸已經是拜了下風!

他很快收了手,甩開容胭的手臂。

可容胭的唇角依舊是嫵媚地淺笑,她望一眼身前的傅郗宸,擰眉笑道:「傅二少這麼不歡迎我?還是這就是傅家的待客之道?」

傅郗宸滿臉怒火地瞪視她,一字一頓回應道:「容小姐是南城有名的破鞋,你進我傅家,我怕你髒了我傅家的地!」

「你以為傅家的地有多乾淨?」被這般當著所有人的面羞辱,容胭也不生氣,只是挺著性感的身子笑意淺淺地望著他:「我就算是只破鞋,傅家的地現在還不是照樣踩在我腳下!」

她那嫵媚地揚眉一笑,竟讓在場的所有人幾乎晃了眼。

這氣場……

很快,林湘走過來,拉著容胭便消失在傅家別墅的大廳里。

眾人紛紛回過神來,就好像剛才發生的一幕只是一場虛幻,太不真實!

江遇城沉冷著身影站在大廳里,望著被林湘拉走的背影,他深邃的眸光隨之掠過一絲精芒。

「我去!剛才容胭那氣場簡直能秒殺全場啊!你沒看見,不僅傅二少,連傅越生的臉色都跟著變了!」陸東維望著離去的容胭,不由得嘖嘖出聲。

沈鏡衍意味深長地沉笑一聲,「說不定,這才是容胭的本色!」

……

晚上十一點多,傅家的晚宴才算真正結束。

方逸將車子駛過林園高大的雕花鐵門,便看見前方的別墅旁站著一道人影。

江遇城冷峻的身形從車子里走出來的時候,台階上的陳姨急忙迎了上來,「先生,容小姐來了!」

聽聲,江遇城溫涼清潤的眸子閃過一道鋒利之色,包裹著西褲的長腿沉步邁向別墅大廳,他沉著音色問:「她在哪裡?」

「好像在先生的書房!」

江遇城沉著的步伐徑直穿過大廳,朝二樓走去。

一把推開書房的門,露台上的一抹藍色身影瞬間陷入他深邃沉冷的眸光里,他抬步走向她。

他的腳步聲,很快驚動了露台上安靜的人影。

容胭回過身,朝他優雅性感地一笑:「我還以為城少今夜不回林園了!」

城少?

在江遇城的印象中,容胭對他只有兩個稱呼,一個是七哥,一個是江先生!

她喊他七哥,是為了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她喊他江先生,是為了不想讓外人知道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

如今,她嫵媚地笑著,喊他城少……

江遇城的腳步在書桌前停下,他修長骨感的手指拿過桌上的一盒煙,取出一根遞進嘴邊,然後點燃。

他吐出一口薄薄的煙霧時,一經冷峻的眸子忽而半眯起,他長腿邁過去,身上卻是散發出一種強烈的危險氣息。

濃重到容胭即使可以忽略,卻還是望著他頎長的身子走過來,心跳跟著陡然漏掉半拍。

「容胭。」他走近,直呼她的名字。

他沉步站立在露台的鐵欄前,半眯著的眸子沉冷而鋒利,吐出一口煙霧:「你應該明白,如果你主動靠近林園,我是不會放你離開的!」

容胭明白,容胭當然明白!

所以,這才是一直以來她都在避開林園和他的原因!

葉子芯的話,她至今還時常想起來,江遇城那樣的男人,你不能招惹!

可是,今天傅辛虞回到了南城!

傅家從前那樣對待過她和小艾,那筆賬,她容胭要一點一點的全部向他們討回來!

而這一切她想要的,只有眼前這個男人能夠幫她完成!

對上江遇城冷峻的面龐,容胭忽然一笑,纖細的手指不緊不慢地伸過去覆在他的手背上,輕然便將他指尖的長煙夾走。

她優雅地吸上一口,朝夜空中吐出一口煙霧,那雙琉璃美眸忽的瞥向他:「如果我說,我今夜根本沒打算離開呢?」

容胭的話,讓身邊男人深不見底的眼眸閃過一絲精芒。

彷彿就在一瞬間,他的長腿忽然上前,一把將她摟進懷裡,容胭瞬間便撞在他的胸口。

四目相對時,容胭分明看見他眼中燃起的一股炙熱,他一低頭便強勢地吻上她!

容胭縴手夾著的那支長煙,陡然落在地上。

這種從未有過的感覺,讓容胭多少有點慌亂。

「遇城……」容胭最終還是承受不住……

男人沒想過,只是嗅著她身上那股特殊的香味,已經讓他完全控制不住起了反應……

更加沒想過這會是容胭的第一次。 此時,出現在風鎮天眼前的景象,竟然與天劍山的山頂一模一樣,但是卻沒有任何人,但是這裡面的氣確實非常的濃郁,風鎮天只是隨便的吸了一口,變感覺到體內的旋窩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此時的風鎮天已經是武源二階巔峰,如果在突破就要接受天罰的洗禮。

而天劍則是對風鎮天說道「主人,你要是離開也可以,但是必須把這裡的氣都吸收掉,這裡面可是蘊含著,不少的氣,而且裡面的道氣非常的濃郁,最主要的是這裡還有一些神力,如果你可以吸收掉這些,我想你應該不會有什麼生命威脅。」

風鎮天聽到天劍的話后,已經瞬間石化了,如果說這裡面有道氣,風鎮天不會這樣,但是這裡面竟然有神力,這讓風鎮天如何不震驚。

然而,就在這時,風鎮天胸口的小九再次飛了出來,當小九飛出來之後便是驚訝的喊道「天啊,竟然是神力,如果可以吸收掉的話,我變可以回復變成九彩神龍了。」


風鎮天聽到小九的話后,則是更加震驚,隨後對小九笑著說道「吸吧,這些神力都給你。」

「不行,主人,這些神力不能都給它,這是我為你準備的。」此時,天劍怒吼道,事實上,這些也不是天劍準備的,而是天劍的第一任主人,在臨死之前,將這裡儲存了不少的氣,具體為什麼,誰也不知道。

但是,現在看來,應該是為了風鎮天準備的。

「沒事,小九變成了九彩神龍,到時候他可以保護我。」風鎮天笑著說道。

然而,天劍則是咆哮道「主人,不行,這些氣必須得你吸收,否則的話,那前主人準備的這一切都會成為泡影。」


風鎮天聽到天劍說前主人,隨後便是驚訝的問道「我還不知道,你前主人叫什麼呢,你能不能告訴我一點。」

天劍,聽到風鎮天詢問,便是告訴風鎮天「主人,我的前主人,乃是一位武聖帝,只差一步便是步入到武聖神的境界。當初可以說是橫掃三十重天。縱然是三十一重天也可以排在前十。」

「名曰,天王。」

風鎮天聽到天劍的介紹使得風鎮天震驚不已,因為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天劍的原主人竟然如此強大,可以橫掃三十重天,縱容是三十一重天也是可以排在前十的。

隨後,風鎮天問天劍「那你的主人,是怎麼死的?」

提到這個話題之後,天劍的聲音有些傷感「前主人是因為一場意外,三十三重天的主宰者,想要收主人為十大戰神之一。主人非常的願意,但是主人為了天劍山,將我封印在天劍神地內,當一些都處理妥當之後,主人便是飛到三十三重天。」

「當主人回到三十三重天之後,那主宰者竟然因為沒有我,便是處決了我主人,當時我已經得到消息了,但是卻沒有辦法離開,如果我可以離開一定會拼個粉身碎骨為原主人報仇。」

這時,風鎮天聽到天劍的話后,心中早已經泛起了驚濤駭浪,因為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三十三重天的主宰者竟然會如此。

「天劍,莫要傷心,待有一日,我必為天王報仇。」風鎮天一臉凝重的對天劍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