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了搖頭,流逸雲先收起了自己手中的黑袍,看了諾克一眼,一股混沌元氣射入他的體內,把他的實力暫時提升到了黑鐵一級。

“好了,這裏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我不希望任何一個人逃走,知道嗎?”淡淡的說了一聲,流逸雲直接向着一邊的大門走去。

他剛剛看見那德諾就是從這裏逃走的,想必這就是暗黑議會最核心的地方了。

帶着一絲好奇,流逸雲直接走入了那大門裏。 “轟隆隆”剛剛走進大門之中,一陣巨響傳來,只見一塊巨大的金屬板瞬間就降了下來,直接封住了流逸雲的退路。

“看來倒是早有準備啊!”看着那被封住的大門,流逸雲有些不屑的一笑,顯然對於這件事並沒有放在心上。

轉過身來,看着自己周圍漆黑的環境,流逸雲皺了皺眉,手上一團火光出現,照亮了自己周圍的空間。

“這通道建造的倒是挺不錯。”眯了眯眼,流逸雲看着自己所處的通道,有些讚賞的說道。

只見在石制的通道上,雕刻着一尊尊的邪神,一股股邪惡的氣息從其中散發出了,彷彿要把人拉入無盡的地獄中一樣,顯得十分的邪氣。

而且根據流逸雲的估計,就這條通道,要是沒有s級的實力的話,一旦進入其中可是直接會被邪氣入侵,精神重創的。

慢慢的向着通道里面走去,流逸雲發現越是往裏面前進,通道中蘊含的邪氣就越是強大,當流逸雲走到通道的盡頭時,那無邊的邪氣已經可以重創ss級的強者了。

“怎麼又是門?”看着通道盡頭出現的一扇木門,流逸雲有些無語的撇了撇嘴,這暗黑議會還真是麻煩。

一把推開自己面前的木門,流逸雲瞬間就感覺自己來到了一處異世界一樣。

血紅的太陽高掛在空中,地面上都是漆黑的散發着血腥味的泥土,那刺鼻的味道使得流逸雲都不禁忍住了呼吸。

“這裏還是地球嗎?”看着木門後面的情景,流逸雲有些吃驚了,他可從來沒有聽說過地球上還有紅色的太陽的。

“主人,這裏當然是地球了,不過這是一位強者開闢出來的異空間,你撞大運了!”就在此時,月兒的聲音突然在流逸雲的腦海中響了起來,語氣中說不出的興奮。

“異空間嗎?怪不得,對了,月兒你說我撞大運了是這麼回事?”有些明悟的點了點頭,流逸雲向着月兒好奇的問道。

“嘻嘻,主人,你體內的世界不是缺少很多的法則嗎?你完全可以讓你的體內世界吞噬了這異空間,這樣體內世界的法則也會完善許多的。”

“吞噬?我要怎麼吞噬?”聽見月兒的話,流逸雲一喜,急忙向着他問道。

“嘻嘻,只要主人你找到這異空間的核心,把它煉化,就可以吞噬它了。”月兒笑道。

“這樣嗎?聽起來倒是不怎麼難!”嘴角劃過一道弧度,流逸雲跨步就走進了那木門之中。

而隨着流逸雲的進入,那木門之上黑光一閃,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甕中捉鱉嗎?我倒要看看我們誰是鱉。”看着木門的消失,流逸雲不屑的一笑,隨即有些好奇的探索起了這異空間來。

一個小時候後,站在異空間的大地上,流逸雲看着天上那血紅的太陽,有些鬱悶的說道:“這該死的空間怎麼什麼東西都沒有?難道人都飛了不成?”

軍婚也纏綿 ,到處都是荒蕪,不要說人了,就連棵草他都沒有發現。

“等等,飛了?飛。。。哈哈哈,我知道你們在哪裏了。”盯着天上的太陽,流逸雲的眼中冒出了一抹精光,運起混沌元氣,向着天空中的太陽就飛去。

隨着離太陽越來越近,流逸雲可以隱隱約約的看見一處巨大的宮殿正屹立在其上。

“看來我想的不錯啊。”看那巨大的宮殿,流逸雲的臉色出現了一抹喜色,瞬間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唰唰唰”就在流逸雲即將飛到宮殿上時,一陣利刃破空之聲傳來,只見一根根長矛紛紛向着流逸雲射來。

看着蘊含巨力的長矛,流逸雲的瞳孔一縮,一個千斤墜使出,整個身體向下就是一沉,躲過了長矛的攻擊。

擡起頭,流逸雲看着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一羣人形生物,有些疑惑的說道:“這是戰傀?有些意思,沒有想到這暗黑議會的底蘊不錯嘛!”

戰傀就是由人煉製出來,專門爲了戰鬥的一種工具,而流逸雲面對的這一羣戰傀實力至少都是s級的,這一羣戰傀足以戰勝一個黑鐵三級的強者了。

不過對於流逸雲這青銅級的強者來說,這些戰傀也只不過是小意思罷了,手上冒起一道蔚藍色的火焰。

流逸雲單手舞動,那蔚藍色的火焰頓時就化爲了一條條的火蛇,向着那些戰傀射去。

“啊啊啊”被火焰籠罩的戰傀身上並沒有什麼傷痕,但是一聲聲的慘叫突然從他們體內發了出來,隨着慘叫的發出,一道道潔白的霧氣紛紛從他們體內飄了出來。

而失去了潔白霧氣的戰傀,頓時就停下了所有的動作,直接向着地面掉去。

要知道戰傀是要人的精神來控制的,不然的話他根本就不會動,剛剛流逸雲動用寒冰炎把控制戰傀的精神力全部灼燒了個乾淨,戰傀自然就失去控制了。

“嘿嘿,這些是我的了。”看着向着地面掉落的戰傀,流逸雲有些貪財的一笑,隨即飛了過去,收起了這些戰傀。

這些戰傀的實力在地球也算是不錯的了,等以後給自己每個朋友發一個,這樣他就不用太擔心他們的安全了。

“該死的混蛋,你幹了什麼?”就在流逸雲剛剛收起所有的戰傀的時候,一道有些憤怒的聲音就從宮殿中傳了出來。


隨即流逸雲就看見一位身穿黑色風衣,有着一雙血色瞳孔的中年人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夜色染荼蘼 ,恨不得吃了他,要知道爲了煉化這些戰傀,他可是付出了自己將近一半的精神力,現在全部被流逸雲給毀了,而且再也不補回來了,他能不生氣嗎?

看着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中年人,流逸雲的臉上出現了一抹莫名的笑意,沒有想到還是個“故人”啊!有些詭異的對着他說道:“洛克菲勒·斯基特?”

“你是什麼人?怎麼會認識我?”聽見流逸雲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洛克菲勒·斯基特有些好奇的向着他問道,他並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見過面前的這個華國人。

“怎麼,不認識我了?嘖嘖嘖,倒也對,你的那道靈魂已經被我給滅殺了,你可沒有辦法從他身上獲得什麼信息了,現在我正式介紹一下自己,我的名字叫做流逸雲。”玩味的一笑,流逸雲緩緩的對着自己面前的洛克菲勒·斯基特說道。

“流逸雲,是你!”一臉吃驚的看着流逸雲,洛克菲勒·斯基特有些失聲的叫到。

雖然因爲那道靈魂被流逸雲斬殺,他沒有得到關於流逸雲的信息,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兩個孩子都是被流逸雲殺的。說他們之間有不共戴天之仇都不爲過。

一臉咬牙切齒的看着流逸雲,洛克菲勒·斯基特陰測測的笑道:“該死的小子,沒有想到竟然是你擅闖了暗黑議會,嘿嘿嘿,我會吸光你的鮮血的。”

“額。。。你是白癡嗎?”看着洛克菲勒·斯基特,流逸雲有些無奈的吐槽了一句,這洛克菲勒·斯基特是不是太過於的自大了,以爲他這麼一點實力就無敵了嗎?

眼中金光一閃,流逸雲直接調出了他的屬性。

“姓名:洛克菲勒·斯基特 種族:血族 年齡:252 戰鬥力:653 境界:黑鐵六級

技能:血影抓(宗師) 血蝠化身(宗師) 控血(宗師) 分魂(宗師)

武器:血族華服,巨蝠利爪 物品:血晶石,。。。。。。

人物信息:地球血族的族長,戰鬥力強大,不過膽小怕死”

看完洛克菲勒·斯基特的屬性,流逸雲有些不屑的嗤笑了一聲,就這種實力,竟然也敢在自己的面前囂張,黑鐵六級的實力,流逸雲一隻手就可以捏死他。

搖了搖頭,流逸雲對着洛克菲勒·斯基特沉聲說道:“好了,我現在給你一次機會,把剛剛逃走的那個傢伙交出了,或許我可以放你一馬。”

“該死的混蛋,你說什麼?”聽見流逸雲的話,洛克菲勒·斯基特瞬間就憤怒了,後背一震,一雙巨大的翅膀就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雙翅抖動,洛克菲勒·斯基特一下就出現在了流逸雲的面前,向着流逸雲的心臟就抓去。

“螻蟻一般的東西!”看着洛克菲勒·斯基特的攻擊,流逸雲不屑的一笑,隨即拿出白玉骨劍,一個側拍就把他拍昏了過去。

一把把洛克菲勒·斯基特收入自己的體內世界中,流逸雲玩味的看了那巨大的宮殿一眼,直接就向着它飛了過去。

足壇調教大師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看見流逸雲一下就解決了洛克菲勒·斯基特,一直站在宮殿上觀望的德諾渾身冷汗直冒。

看着流逸雲向着宮殿飛來,德諾咬了咬牙,眼中出現了一抹狠色,快步的走入了宮殿一邊的一處祭壇之上。

“啊”猛的砍下了自己的右手,德諾任由自己的鮮血滾滾的向着祭壇中流去,咬着牙念起了一段咒語。 “嗡嗡嗡”隨着德諾咒語的念出,祭壇之上頓時嗡嗡作響了起來,“轟”一顆漆黑無比的珠子從祭壇中升了起來,漂浮在了半空中。

而看着那珠子的出現,德諾終於是鬆了口氣,急忙止住自己正在流血的右臂,強忍着虛弱的身體,大聲的喊道:“地球暗黑議會會議長德諾,恭迎暗黑使者降臨!”

“轟”漆黑的珠子瞬間華光大放,一下就化爲了一個一人高的黑洞,一股絕強的氣息從黑洞中散發了出來。

“有意思,是在召喚救兵嗎?可惜你沒有機會了!”就在德諾一臉興奮的看着那黑洞的時候,流逸雲如同鬼魅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轟”話音剛剛落下,只見流逸雲舉着一把巨大的白玉骨劍猛的向着那黑洞砍了過去。

可是讓流逸雲意外的是,自己這一劍並沒有對那黑洞產生一點傷害,反而自己被彈飛了出去。

站在黑洞的一邊,流逸雲看着自己面前的黑洞,臉上陰晴不定了起來,他沒有想到他僅僅是晚來了一會,事情就發生了變化,對於黑洞散發出來的氣息,流逸雲可是也有些心悸啊!

“哈哈哈,小子,你就放棄吧!暗黑使者馬上就要降臨來,就算你是青銅級的強者面對暗黑使者也只有死路一條!嘿嘿嘿。”看着流逸雲被彈開,德諾有些瘋狂的大喊道。

“哼,老子就不信我來劈不開這鬼東西了!”聽見德諾的話,流逸雲面色一寒,運起自己渾身的混沌元氣,白玉骨劍之上頓時密佈了一層劍罡。

一步跨出,流逸雲手臂一陣顫抖,一劍就向着那黑洞砍去。

“咔擦,咔擦”在流逸雲這剛猛的一擊下,黑洞瞬間被砍掉了一小塊。

“這。。。這怎麼可能?”看着黑洞的破損,德諾有些不敢置信的呢喃道。

“哼,也不過如此!”不屑的哼了一聲,就在流逸雲打算一鼓作氣直接破壞掉黑洞的時候,一聲憤怒的吼聲從黑洞中傳了出來:“是誰?竟然敢破壞我的傳送光門,我要殺了你!”

話音落下的瞬間,流逸雲還沒有反應過來,“轟”那黑洞瞬間爆炸了開來,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影出現在了黑洞原本的位置。

“臥槽,這暗黑議會的東西都是怪物嗎?”睜大雙眼,流逸雲看着那人影的樣子,忍不住吐槽道。

只見出現的人影,身高3米,有着人類的身體,但是在他的脖子上卻長着三個狗腦袋,渾身衣衫凌亂,簡直比怪物還怪物。


看着那人影的出現,德諾臉上一喜,急忙走上前去說道:“德諾恭迎使者大人降臨。”

“恩,我的名字叫做爾特克,等事情結束了,不要忘了我的報酬。”淡淡的看了德諾一眼,爾特克一臉淡然的說道。

臉上留下一滴滴冷汗,德諾一臉保證的說道:“是,爾特克大人,一百個嬰兒心臟,在下一定獻上。”

“恩”滿意的點了點頭,爾特克隨即轉身看着流逸雲,一臉憤怒的說道:“螻蟻,就是你破壞了我的傳送光門是吧?嘿嘿嘿,我要活吞了你的靈魂。”

對於流逸雲的行爲,爾特克可是發自內心的憤怒啊!要知道因爲傳送光門被破壞,可是使他受了不輕的傷啊!就算是有着這次報酬,還不知道補不補的回來呢?

“切,說大話誰不會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實力。”淡淡的看了爾特克一眼,流逸雲的面前出現了他的屬性。

“姓名:爾特克 種族:暗黑族 年齡:107 戰鬥力:10021 境界:白銀2級

技能:暗黑化身(宗師) 魔血爆(宗師) 地獄三頭犬變身(超凡入聖) 血盾(高級) 陰邪噴射(宗師)

武器:無 物品:暗黑之心。。。。。。

人物信息:融合了地獄三頭犬精血的怪物,屬於暗黑之主的八大是使者之一,實力非凡”

“這下麻煩了。”看着爾特克的屬性,流逸雲不禁皺起了雙眉,他沒有想到這爾特克竟然有一個技能達到了超凡入聖的階段。

要知道就算是一個最低級的技能,達到了超凡入聖的境界都是不可小覷的,而且他的戰鬥力還有1萬多點,相比於流逸雲那8000多點的戰鬥力,這簡直是質的差距啊!

不過雖然如此,流逸雲咬了咬牙,還是舉起白玉骨劍攻了上去。

“鐺”一隻手擋住流逸雲的攻擊,爾特克一臉不屑的說道:“嘿嘿,小子,我的身體就是最強大的武器,你太弱了,還是給我去死吧!”

“是嗎?”臉上出現一抹詭笑,白玉骨劍之上瞬間就冒起了蔚藍色的火焰,火焰沿着爾特克的手鑽入了他的體內。

“啊!該死的,這是什麼鬼東西!”被寒冰炎入體的爾特克慘叫了一聲,隨即渾身黑氣翻滾,那寒冰炎竟然直接被他逼了出來。

“哼,小子,你惹怒我了。”逼出寒冰炎後,爾特克雙眼通紅的看了流逸雲一眼,一張嘴,一道慘綠色的氣體被他吐了出來。

“不好,這氣體有毒!”感覺到自己渾身有些發軟的流逸雲,急忙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轟轟轟”就在此時,爾特克快步的向着流逸雲衝來,每一步都使宮殿震動了幾下。

“啪”來到流逸雲的面前,爾特克就像拍蚊子一樣,一巴掌就把流逸雲拍飛了出去。

“陰陽神瞳,給我開。”強制停住自己倒飛出去的身體,流逸雲心中怒吼了一聲。瞬間他的雙眼就變成了金黃色,而在瞳孔之中,一道黑氣和一道白氣正不停的旋轉着,組成了一個太極圖的樣子。

看着爾特克,流逸雲直接發動了陰陽氣場,雙眼之中一道無形的氣場涌出,瞬間就籠罩住了自己和爾特克。

“恩,怎麼回事,我怎麼會有一種被壓制的感覺?是那雙眼睛嗎?”有些疑惑的看着流逸雲那雙大變樣的雙眼,爾特克也不高興多想,再次向着流逸雲攻了過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