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學院聯賽我們有多大把握?」少年所有所思地開口。

「這個嘛…」霍爾略微思索:「學院強者如林,有機會進入十強的就有四人,如果是三甲的話,我們有三成的幾率。奧菲利亞聖學院我不太清楚,其它兩所學院的幾率要比我們小一些。總體來說,其它兩所學院勝率要大一些。如果加上那些各國的勢力,我們的勝率會更小一些,但是應該不會出現太大差距。」

「這一次巴洛特那小子的進步不小,恐怕能進入十強哩。今晚試探一番各方底細,也就有底了。」霍爾嘿嘿一笑開口。少年神色微凝,巴洛特他在惡龍淵見過一次,實力要比霍爾強上許多,如果再有進步,殺進前十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有多大把握?」霍爾饒有興趣地看向少年。

「這個…從奧菲利亞聖學院看來,我的實力應該不弱,或許能進入十強吧!」少年微微一笑。

霍爾哈哈大笑:「我要進入十強還有不少困難哩,首先得把這身肥肉減去三成才行。」

兩人哈哈大笑,馬車也在談笑間到達了目的地,停了下來。

「風聞維拉公國海味天下一絕,希望奧菲利亞聖學院別太小氣。」霍爾嘿嘿一笑,挺著肚子慢悠悠地下了馬車,看來他的目的不是其它,只是為了美食而來。

一座五層的華貴建築出現在兩人眼中,如同一座通體透亮的琉璃塔,被一層浮華的金光籠罩。精緻並且足夠堅硬的曜石鋪就的樓梯,上面鋪著一層浮華的大紅地毯,已經延伸到金色的門中。

都城建築一般不會太高,從某些角度來說,建築的高度也就代表著對方的權勢,即使是之前見過的安德魯伯爵,他的府邸也只有三層而已。

門前的侍從認真地核對了兩人的身份,這才露出了謙卑的表情:「兩位是奧菲利亞聖學院的客人,也就是摘月樓的客人,請往裡面走。」

進入寬闊的大廳中央,兩側是通往上方樓層的樓梯,大廳四周立著不少侍從,見到客人進門,連忙迎了過來,簡單向兩人介紹一番,引導二人找到了聖彼得學院坐席。 第四十九章,嫁禍

「喲!這不是聖彼得學院的胖子霍爾嗎?這個傢伙是誰?天吶,聖彼得學院的聖境都死絕了嗎?我竟然看到了兩個將級的傢伙!」從一側的座位上走過來幾個年輕人。端著高腳杯肆無忌憚地調侃著。

「伯格,如果不是占著你哥哥的名聲,你也不會出現在這裡吧?我們在哪裡還需要向你徵詢意見嗎?」霍爾神色一冷,瞥了對方一眼,淡然向少年開口:「塞爾維亞學院的人,不用理會,如果不是他有個學院十強的哥哥,我一個人就能揍哭他。」

少年神色如常,倒是對方在聽到了霍爾的嘲諷之後,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尖叫著跳了起來:「該死的!我要向你挑戰!」

霍爾嘿嘿笑著,吹著口哨,挑釁地挺了挺肚子:「來吧!」

對方臉色陰沉得可怕,揚起手中的酒杯就砸了過來,酒杯砸在霍爾的頭上,殷紅的酒汁順著他的額頭救了下來,看起來如同受了重傷一般,很是嚇人。對方倒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幾個人哈哈大笑。

少年目光微眯,眼神一凝,快速打量了一番周圍的環境,低聲開口:「我扇他一巴掌應該不會出現什麼麻煩吧!」


霍爾臉色難看地點點頭。對方突然就扔了酒杯,甚至沒能反應過來,這讓他很是惱火,早想扇他一個大嘴巴了。

少年這才露出了笑容,輕輕拍拍手,往前走了兩步。

「你要幹什麼?」對方一臉謹慎地盯著少年,不過很快就露出了陰冷的笑容:「一個將級而已,還敢跟我動手不成?」

回答他的是一個響亮的巴掌,天修猛地加速,身形瞬間衝到對方近前,揚手一巴掌拍了過去。

這可是一個將級戰士的全力一擊,一巴掌扇過去,對方還算英俊的臉上就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巴掌印,慘叫一聲,被扇飛了兩米遠,滿臉紅腫地站了起來,捂著臉嘶聲吼道:「該死!你竟然先動手!你會後悔的!」

而此時聞聲而來的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到了雙方身上,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雙方。

「噢!我的朋友!你怎麼樣了!該死的!你們下手可真狠!」少年跑的飛快,呼啦一聲跑到了霍爾身旁。霍爾也「合乎邏輯」地輕哼一聲癱倒在地,如同一個身受重傷病人一般,氣息都有些奄奄一息了。

「諸神在上,大家都看到了,塞爾維亞學院的伯格先出手重傷我的朋友,這可不是我的錯!」少年一副委屈模樣,幾乎是聲淚俱下地指責起了對方。

諸人都看向了另一側一臉不可置信的伯格幾人:「噢!諸神在上!我們何曾動過手!」幾人一臉難以接受的表情,不過對面的兩人配合起來,已經讓絕大部分人都相信了二人的話,幾人的舉動此時在其他人眼裡看來就有些欲蓋彌彰了。

伯格!回來。一個聲音開口。

臉龐腫的跟豬頭似的伯格一臉委屈地看向對方:「哥哥,他們先動的手。」

「噢!你以為仗著有一個實力強大的哥哥就可以顛倒黑白了嗎?大家都看到了!還有王法嗎?還有公理嗎?諸神在上,塞爾維亞學院就是這樣仗勢欺人的嗎!難道我們不能反抗嗎!?」天修一臉悲天憫人,霍爾配合地不時發出低聲輕哼,這激起了不少人的同情,大廳里不少人看向伯格一群人都有些不善。

「兩位朋友,對方即使是塞爾維亞學院,也不能仗勢欺人,他們要想動你們,得先問過我才行。」有人站了出來。

對面的伯格有口難辯,漲紅著臉:「不!那只是……」

他的哥哥神色有些難看,對方兩人一唱一和,伯格一人根本難以辯解,瞥了兩人一眼,冷聲開口:「伯格,道歉,以後別做一些自己無法預料結果的蠢事。」

豬頭似的伯格,無緣無故就獲得了大廳里大半的仇恨,他突然有些後悔招惹了這兩個一唱一和的瘟神了,低著頭艱難地說了句道歉便捂著臉離開了晚會,他已經沒有臉面再待下去了。

直到對方几人離開了大廳,霍爾這才哼哼著站了起來,兩人對視一眼,「艱難」地回到了座位席。

「嘿嘿,乾的不錯。」霍爾掏出手帕拭去臉上的酒漬,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一副志得意滿的模樣。

「這下算是徹底得罪了對方,以後得小心行事才行。」少年凝聲開口。

「伯格不難對付,不過他的哥哥夏普,實力極強,遇到了還得小心一些,待會如果他要挑戰你,你就設法拒絕,我么,已經受了「重傷」,他怎麼也不會找上我的。」霍爾嘿嘿一笑。

經過這一道鬧騰,大廳也已經聚集成群的人,各個學院分席而坐,粗略估算一下,這大廳里竟然有二百餘人,而且這一次絕大部分都是各大學院的精英。這二百餘人都會參加學院聯賽,而且將會是最終的勝負爭奪者。

少年正在與幾位學院師兄低聲交流著呢,猛然一股寒意湧起,有些心虛地瞥了一眼奧菲利亞聖學院的座位席,那個大小姐…還真來了…此時正握著拳頭瞪著他呢。兩人對視一眼,對方這才有些慌亂地收回了目光。

此時的少女如同一朵潔白無瑕冰山雪蓮,有些煩躁地坐在坐席上,詭異地獨自一人,絕美的臉龐上帶著一絲絲好奇的神色,似乎又帶著一絲憂鬱,雪白的兩隻小手撐著頭,四處打量著大廳里的人。

天修若有所思地打量著少女,猶豫了一下走了上去。

「這位美麗的小姐,我可以請你喝一杯嗎?」

「哼!」少女沒理他遞過去的酒杯,亮晶晶的雙眼卻是不斷地轉動,似乎又在思考該怎麼揍對方一頓。

「你沒有朋友么?」少年剛一開口,就發現自己問了一個很不好的問題,少女漂亮的雙目中又竄起了火焰,不過尚未等他閃避,很快又暗淡下去:「沒…沒有。」


看著泫然欲泣可憐兮兮的少女,他沒由來地心中一悸:「這裡太吵,我們出去走走吧!」 第五十章,挑戰

少女微微一怔,緊盯著對方看了一會,點了點頭。兩人穿過擁擠的大廳,出了門。

夜色下的麥恩斯城籠罩在一片浮華喧囂之中,出了摘月樓,再往前走一些,就是一條不大的美食街,夜市上人來人往,他們都只是普通人,或者摟著戀人,拉著孩子,帶著一股莫名的暖意。

「見過嗎?」少年微微一笑,在一個攤位前停了下來,指著攤主掛在一側的棉花糖開口。少女搖搖頭,好奇地打量著那些五彩斑斕,圓圓的絲絨一般的東西。

攤主是一個高個青年,看到客人上門,連忙招呼起來:「小姐喜歡哪一個?我也可以按照您的要求形狀現場製作喲。」他的目光無意間掃過少女的面容,不由神色一呆,這是仙子么?美得如同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他呆了呆,過了一會才回過神來,低下頭不敢再看兩人。


不過兩人並未注意他的神情,少女有些迷惑地指了指其中一個,少年從攤主手中接過棉花糖,遞給少女:「嘗嘗看。」

少女點點頭,學著旁邊的人,張開殷桃小口,伸出粉嫩的丁香小舌,輕輕碰了碰那團奇怪的東西。

「甜甜的!」少女好像發現新大陸似的,興奮地睜大了眼睛。


「這裡還有很多好吃的東西呢。」天修淡淡一笑,少女單純得如同一張白紙一般,開心地拽著少年向下一個攤位前行。

不過少年此時卻是露出了沉思之色,格拉姆除非親自出動,否則一直都是不允許紫涵單獨外出的,甚至連學院都無法離開,學院里的弟子看到它也是敬若神靈,雖然會有很多人追求,但是從沒有人敢出現在她的周圍,這也是她沒有一個朋友的緣故,看來少女還有著什麼特殊的身份呢。

不長的美食街很快到了盡頭,少女的俏臉上帶著興奮的表情,小臉紅撲撲的,這一路上的美食都被她嘗了一遍,這讓她很是開心,一點也沒有離開的意思,繼續朝前面走去。

「這裡好黑…」少女縮縮頭,老實地跟在了天修身後。

在街道的對面,是一陣低低的嗚咽,這裡是麥恩斯城的貧民區。

兩人沿著黑暗的街道一直走到盡頭處,視野中出現了一座破敗的小院,昏黃的燈光下,一個不過六七歲的少年正趴在地上發出低低地啜泣聲,在他前面,一個神色灰白的老年男子已經失去了生氣。

兩人腳步一滯,倒是少年注意到有人進門,有些畏懼地看了兩人一眼,然後抽抽鼻子,試圖將老人拖回屋裡,不過由於年齡太小,努力了幾次也沒能拖動。

「他已經死了,該把他埋葬起來,那樣他才能升入天堂。」天修神色有些複雜地開口。他比這個少年要幸運得多。

少年的動作一頓,癱坐在地,過了一會這才恢復過來,開始在旁邊挖坑。

天修走上前去,抽出長劍,手腕一抖,長劍沒入土中,周圍的土地一震,已經破開了一個兩米大小的土坑。

兩人沉默著將老人埋下,天修這才開口:「離開這裡吧!」

少年略微遲疑,然後點點頭。

兩人領著少年走出美食街時已經過了近一個鐘頭,簡單安頓下少年後,他們趕回了摘月樓。偌大的大廳不時發出高聲談論的聲音,不過在看到兩人並肩走進大廳時,空氣瞬間凝固了下來。

少年此時可沒心情注意這群人,向少女露出了一個道別的微笑,兩人各自向雙方席位走去。

「天修師弟,你…」霍爾一臉茫然,有些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怎麼了?」少年有些疑惑地開口。

「噢!她可是教廷的聖女!是所有教徒的信仰,你竟然跟她走在一起……」霍爾哭喪著臉:「她就像那天上的明月,教廷的聖女不是我們能觸及的。她是屬於神靈的。」

天修神色一沉,對這話很是不感冒:「她願意跟誰走那是她的意願,我不會強迫她,但是如果有人強迫她做她不願意的選擇,我不會放任不管的。」

霍爾哭喪著臉:「希望如此吧!如果你是塞寥爾教派的弟子,或許他們會很樂意你這樣做的。」

氣氛有些詭異,不過很快有人打破了僵局:「借著今天的機會,我想挑戰一下聖彼得學院的天修閣下。」

天修的目光一凝,霍爾也是神色微沉:「夏普想要羞辱你,找個借口拒絕他。」

不過等他回頭,少年已經站了起來:「我接受你的挑戰。」

有些東西,是需要實力才能證明的!

已經有僕從匆忙走了過來:「兩位大人,擂台安排在大廳後方的院子里,請跟我過來。」如果讓這些人在大廳里戰鬥,那不得把整座樓都給拆了啊。

人群快速向大廳後方湧入,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重頭戲開始了。不過那個叫天修的傢伙,竟然接受了夏普的挑戰,有人心中暗自冷笑:兩人相差一個境界,夏普是四大學院都能排上號的高手,至於他的對手,誰知道他是誰。

夏普腳下一點,一躍而起,淡然自若地站在院子的高台上,院子經過特意加固,又遠離了大廳,倒是不會破壞這裡的建築了。這裡就是今晚的擂台。

聖彼得學院諸人也是神色凝重,天修是他們學院的弟子,如果第一個敗了,他們的臉上也不會太好看。不過此時想要阻止為時已晚,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少年走了上去。

少年沒有注意諸人嘲諷的目光,腳步不急不緩,一步步沿著台階走上高台:「你對之前的事似乎很有意見呢?」

「哼。」夏普冷哼一聲,對方不過小小的將級戰士,竟然如此狂妄,不但打傷他的親弟弟,還跟他一直苦苦追求的聖女走在了一起,這讓他如何不怒,索性放棄了原本的打算,第一個站出來,要挑戰對方。

他原本以為對方不會接受他的挑戰,不過讓他有些意外的是,對方毫不猶豫地站了起來,既然如此,他冷笑一聲,這場比賽不會出現重傷或者死亡的情況,但是狠狠地修理對方一頓還是可以的。

只是,他恐怕不能如意了。 第五十一章,狂妄

「說實話,你這樣的,我一次可以打十個。我一般都不用出手,不過你打了我的弟弟,怎麼也得解決一下才行。」夏普冷笑一聲。

「哦,聖境很強么?你有一點倒是說對了,你或許不用出手。」天修此時的心情可不太好,對方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他已經不打算給對方留面子了。聖境而已,並不是無敵的。

「我讓你三招。」對方一副你輸定了的模樣,傲然開口。

「不用,一招就夠了。」少年很認真地開口。

夏普微微一愣,他以為對方這是跟他討價還價呢,微微一愣,做了個高傲的表情:「那就讓你一招好了。」

諸人哈哈大笑,在他們看來,這個少年是根本無法與夏普力敵的,居然跟對方討價還價起來,這哪裡有一絲強者的風範。

「可以開始了么?」少年瞥了對方一眼,取出長劍,認真地抹去劍身沾上少許的泥土。

「你隨時可以開始。」夏普傲然一笑。

「我數三下,如果你不動,你將會死在那裡。你的死與我沒有任何關聯。」少年很認真地開口,這聲音不大,不過卻傳遍了所有人的耳中。

狂妄?還是不知死活?所有人都在思考。不過夏普的神色就不是那麼好看了,神色一冷:「出手吧!」他可不相信對方一個將級戰士能有多強。

「一!」少年身形一正,化龍術!

「二~」一條數丈長的火龍出現在了擂台上,長嘯一聲發動了衝鋒。不過這股力量在諸人眼裡依舊只是將級的實力而已,這樣看來,夏普必勝無疑。

「三!」七股聖力同時洶湧而出,火龍的身形也在瞬間化為了金色,一股龐大的威勢散發開來,瘋狂地湧向他身前的人。所有人神色齊齊大變,這股突然爆發出的力量,讓他們都有一種強烈的危機感。首當其衝的夏普可就沒這麼幸運了,突然爆發出的恐怖力量讓他幾近窒息,如果不閃避,他真的會死在這裡。

一股寒意湧起,夏普的神色在一瞬間變幻了數十次,他突然有些後悔了。

金龍猶如一條無法越過的天塹,這邊是他的聲譽,不過代價是他的性命,然而要跨過這條天塹,他只有從對方搭建的橋上走。不過那樣他將會失去所有的名聲,被諸人恥笑。

僅僅是一瞬,他就做了選擇,舉劍防禦,連連倒退。然後腳下一空,撲通一聲跌落擂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