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辦?放手躲起來?那就等於親手將自己手中的女子推向地獄!

她做不出來!

不放手?或許她與她手上的這個女孩都會死在這裏!


然而短暫的猶豫之後,唐婉君定了定神,眼睛死死的盯着對面的匪人,握住女孩的雙手卻緊了緊並再一次的向上提着……

風呼呼的颳着,站在窗戶的邊緣,保鏢提起槍,瞄準對面窗口那個正在奮力救着另一個女孩的女孩!

他喜歡這種感覺,喜歡那些螻蟻在註定要死亡的那最後一刻那種苦苦掙扎的感覺!他甚至很享受那種過程!

帶着一臉猙獰的笑容,“真漂亮,可惜了……”保鏢喃喃一語之後,對準了唐婉君的眉心,手指微微的勾動……

“砰!”

槍聲響了,清脆,響亮,甚至還帶着些悲憤的空鳴!

等等,我還沒死嗎?

對,我還沒死,那……

還沒等唐婉君反應過來呢,就感覺自己的小腹之上,一隻溫暖的大手輕輕覆蓋,緊接着一個寬闊的胸膛瞬間貼近了自己的後背!

是他?沒錯,是他!凌峯!

“你不要命了嗎?”凌峯的話語中,聽不出任何的情感!

但也只有凌峯自己知道,在那一刻,他是生氣的,而且是很生氣!

不是氣對面的保鏢對唐婉君下手,他是氣唐婉君竟然這麼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要不是今天自己及時趕上了,她必死無疑!

不知道什麼原因,唐婉君竟然聽出了凌峯平靜語氣之中的那種感覺,有些像是做錯事的小女孩,微微的低下了頭:“如果連我都放棄了,那她就必死無疑了!”

凌峯沒有說話,那女服務員應該慶幸,慶幸剛剛拼命拽着她的是唐婉君,如果不是的話,那她此時已經是一句屍體了。

唐婉君的做法沒有錯,凌峯無話可說,靜靜的與唐婉君兩人一起把女服務員拉了上來,點燃了一根菸,凌峯靜靜的坐在原地,看着忙碌中的唐婉君的背影,這個女人和潘若琳還真有點相似之處,都那麼的笨,難怪能成爲閨蜜了!

至於那個保鏢嘛?此時還立挺挺的站在對面的窗戶邊沿,只是在他的眉心之處,一個黑洞洞的彈孔顯得十分的清晰!

那笑容依然保留在他臉上,只是他再也換不下這猙獰的表情了!

其實有一個狀況從剛剛開始凌峯都沒想明白!

管軍逃逸,唐婉君不跟自己說那就算了,因爲兩人表面上的關係並沒有那麼密切,可陳權不會不知道吧?唐賀不會不知道吧?爲什麼這兩個人都沒有事先通知自己呢?

怎麼說,管軍這件事情已經跟自己脫離不了關係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爲什麼不告訴自己?

是信不過自己,還是另有原因呢?

算了,官場的事情可能也就是那些小九九吧!倒是目前,管軍的下落到成了一個謎題了。

兩個貼身保鏢,一個自殺了,一個又死在自己的搶下,剩下的三個活口估計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倒是讓凌峯犯愁了,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自己把管軍逼到了死路上面,這老小子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以他的狠辣程度,說不定就會對自己的親友下手,明搶易躲,暗箭難防,而且防不勝防啊!

第二天,凌峯也不管是不是大過年的,就當槍匹馬的殺到了陳權的家裏!

見到凌峯,陳權並沒有多大的驚訝,似乎是知道了凌峯會來似地!

客廳中,凌峯與陳權相對而坐!

電視的聲音依然是很大聲,不過對於這樣的聊天方式,兩人似乎已經習慣了!

“怎麼?是不信任我嗎?”凌峯笑笑,其實他也只是隨便問問,至於陳權與唐賀到底信不信任他,凌峯並不介意!大不了他啥也不管了,倒也樂得清閒!

陳權搖了搖頭,當然他知道凌峯說的是什麼,要不然也不會一大早就在家等他了!

“不是不信任!”只見陳權輕嘆了口氣:“只是你應該也知道,事有急慢緩急,我們也不希望在你離開京城之前在橫生任何的枝節啊!”

凌峯沒有說話,這個理由還說的過去!只是官場內部的自私自利之心還是讓凌峯有些不爽!

“你……有何打算嗎?”見凌峯不說話,陳權問道!

其實說實話,就算凌峯不說,陳權也大概能夠猜出個所以然了!

是,凌峯確實是答應過唐賀要去京城幫忙調查龍鬚的賣國的證據,而且這件事情也是迫在眉睫!

但是,出了昨天晚上的那件事情之後,事情就另說了,管軍的逃逸不僅是陳權吃了一驚,就連京城那邊的唐賀也是大爲吃驚,據他了解,對於這件事情龍鬚的“魂”組織並沒有出手,也就是說,管軍的逃逸實屬他一人所爲!

一人所爲?他管軍竟有這樣的實力一人從實力強勁的特別行動小組的眼皮子底下消失?那這件事情就絕對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了!

果然,最終,凌峯還是決定了先留下了,不管怎麼樣,管軍這件事情沒有解決,秦筱筱的“手魂幫”與濱海市雲正的“雲正幫”之間是事情還未處理,“手魂幫”的那個內奸也未揪出,凌峯就算是去了京城也會對這裏有所牽掛,那倒不如先解決了這邊的事情以後再說!

反正,有唐賀在,龍鬚在短時間內應該是不會太蹦躂! 下午,原本想着與陳權談完了就打發這老燈泡離開,然後再與陳怡蕓這小美女好好溫存一下的,可就在他走剛剛趕走了老傢伙的時候,手機卻響了起來。

是個陌生號碼!很意外在這樣的時候會有陌生人會打電話給自己!

“是凌兄弟嗎?哈哈哈哈……久仰了。”剛接起電話,對面就響起了一個陰惻惻的聲音。

凌兄弟?這樣稱呼自己的只有“手魂幫”裏面的弟兄,可聽這語氣又不像啊!

“你是?”凌峯皺了皺眉。

“哈哈哈,凌兄弟怎麼這麼貴人多忘事啊!那天在大排檔裏,凌兄弟對在下那沒用的兒子的所作所爲在下可是記得一清二楚的。”對面的聲音非常欠揍,陰惻惻,慢悠悠,其中還帶着些許的挑釁和狂妄。

大排檔?“雲正幫”?雲天照?他們給自己打電話做什麼?雖然有些疑惑,不過凌峯相信無事不登三寶殿這個詞!再有“雲正幫”這一陣子卻是因爲管軍倒了又沉默了一陣,如今竟打電話給自己,怎麼的也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什麼好心啊!


“哦!原來是“雲正幫”的雲老大啊!想不到濱海市的雲老大會打電話給我這個小小的高中生啊!怎麼,您兒子沒事了吧!”凌峯調侃道,說實話當初凌峯只卸掉雲天照一嘴牙已經是很仁慈了。

“呵呵,承蒙當日凌兄弟手下留情,小兒才得以保住一命,這不,過年了嘛,原本打算親自去拜訪貴幫的,不過聽說這一陣子貴幫正處於多事之秋,爲了不引起任何誤會,在下只好在濱海略被薄酒,希望凌兄弟可以賞臉光臨!”

鴻門宴?

“呵呵……雲老大,你也知道我這裏又太多事情等着我去處理了,您的心意,小弟就收下了,這酒,等小弟處理完幫裏的事情再與雲老大一醉方休也不遲啊!”凌峯雖然自負,卻也明白寡不敵衆的道理!他纔不羊入虎口那麼傻呢!

“哈哈哈……是嗎?那既然這樣,小茹小姐我們就先幫你好好招待了,等你什麼時候來了,我們就讓你帶回去吧!”

小茹?李小茹在他們手裏?怎麼會這樣,昨天下午自己還在她家……

這個畜生,想是“雲正幫”的人在得知李小龍被放出來的消息連夜趕到李小茹家,將她強行帶走的!

“呵呵……那就感謝招待了,等雲老大與太子爺哪天來南海市,我們“手魂幫”一定會加倍的好好招待您的!”

“那敢情好呀,呵呵,不過晚上,凌兄弟,您看……”

“去,自然要去,既然雲老大的盛情難卻,並事先請了我老婆前去,我這個當家的怎麼能不去呢,您是是吧!”沒想到李小茹又因爲這件事情被牽扯進來了,看來從前李小茹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

凌峯此時倒是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讓李小龍跟這刀疤臉混了!


“哈哈,那在下就在這裏等候凌兄弟的到來咯。”

……

掛掉了電話,凌峯連招呼都沒來得及跟陳怡蕓打便開車離開的陳家,他得去找一個人!

“雲正,五十三歲,三十幾年輕就開始了混混生活,直到二十幾年前就創立了“雲正幫”以心狠手辣,冷血等名稱名震濱海市,這二十幾年間前後並滅了十餘個大大小小的幫派,有的甚至被斬草除根,這也使得“雲正幫”這麼久以來都穩立於濱海市地下王朝領導者的位置,與濱海市**機關也有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

“他們的總部是設立在濱海市以北的一座小島上,所以每一次上頭有什麼行動,他們都會以地形的優勢讓上頭無功而返!”

“還有最近聽說他們與R本黑幫只見也有些瓜葛,具體情況,資料裏面也不是很明確!對了,你查這個幹嘛?”局長辦公室內,唐婉君合上檔案問道。

其實凌峯與濱海市“雲正幫”之間的恩怨唐婉君多多少少也是有些瞭解的,只是她不明白凌峯爲什麼突然間在大年初一的把自己叫來問這個!

“還記得前些日子從你這放出去的李小龍嗎?”

“恩!”唐婉君點了點頭!

“我想,他們是見陷害李小龍不成,在昨日綁架了他姐姐李小茹,要我今天晚上去領人!”凌峯笑笑,沒有隱瞞!

“那你……”唐婉君原本想問凌峯會不會有危險的,可又覺得自己問這個不合適!隨即又改口道:“你小心點!”

“恩!恩?”

小心點?是關心自己嗎?呵呵,這母老虎還會關心人啊!難不成……她也被我的英勇帥氣所傾倒了?

“那個……恩……其實呢,唐警官有件事情我一直想跟你說……”凌峯的屁·股慢慢的離開了霸佔已久唐局寶座,漸漸的靠近坐在對面的唐婉君!

此情此景,唐婉君記得貌似在某些連續劇裏面出現過。

怎麼,他是要對我表白嗎?不好,越來越靠近了!怎麼辦!我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不行不行不行,我要是答應了思思怎麼辦呀?他可是思思的男朋友啊!怎麼辦,我是不是壞了,居然槍好姐妹的男朋友!

也不對啊!如果他喜歡我,那就證明了他不喜歡思思,那他還和思思在一起,他不是在欺騙思思感情嗎?怎麼辦?怎麼辦?

“你……你不要在靠近了……”唐婉君突然用手擋在了前面,阻止了凌峯的舉動!

凌峯倒要配合,侃侃止住了身子!“那個,其實唐警官,其實我想說的是……”

“不要說了,我……”

“不!我一定要說!要不然我會一輩子後悔的!”凌峯在一次靠近唐婉君!感受這從唐婉君身上傳來淡淡的女兒香,凌峯的嘴角微微揚起了一個笑容!

“好,那你說吧!反正你說了我也不會答應你的!”面對凌峯那帶有極強穿透力的迷人眼神唐婉君居然發現自己有些抵擋不住了!

“呃……其實我想說的是……你襯衫的扣子壞了,走光了!哈哈哈……”說完凌峯一溜煙就消失在了辦公室的門口!

“凌峯,你個混蛋王八蛋,臭流氓!你給我站住!”隨後背後響着小母獅子一般的怒吼。

“你愛什麼蛋就什麼蛋,反正我要說真站住了,我就是傻蛋了哈。”凌峯頭也不回的回了一句。

在凌峯的身影消失在警察局之後,唐婉君才低頭看自己的開口處喃喃了一句“臭小子,偷看我!”隨後嫣然一笑!

帶着些羞澀,嫵媚! 離開了唐婉君那,凌峯便驅車去了秦筱筱的別墅裏!

從唐婉君那裏得到的資料與當初從秦筱筱那得來的資料大致相同,唯一多出來的一點就是這“雲正幫”居然與R本黑幫有瓜葛,這倒是凌峯先前從來都沒想過的!

呵呵,搞黑幫還搞出個國際的來,看來這雲正果然不簡單!

雖然不想秦筱筱爲自己擔心,但這件事情必須要秦筱筱的幫忙才行!要不然自己可真是有來無回了!

停好車,大門口站着的小弟自然齊身掬躬,叫一聲“峯哥。”上樓,秦筱筱便帶着幾位“手魂幫”的分堂老大迎了上來。

因爲途中在電話裏已經大致說了下情況,所以秦筱筱把他們都叫來商量了!其實在她心裏是堅決反對凌峯獨自一人去的,可凌峯做下的決定就算是她也無法令其改變!

“別擔心,應該不會出什麼事。”看着秦筱筱那皺的幾乎可以夾死呼嘯而過的蚊蟲的眉頭,凌峯微微一笑,喝了口秦筱筱遞上的水,說道:“目前是年關,他雲正就算是再不擇手段,也不會在這樣的時刻殺我與我們“手魂幫”正式攤牌的,估計他這麼做也是想給我一個下馬威罷了。”

話是這麼說,可凌峯這心裏還是沒底,畢竟“雲正幫”不像那些小幫小派,他們的實力自己還沒有見識過,所以不大清楚,可單憑他們能在濱海市的黑·道屹立二十多年不倒就不是一般幫派可以比擬的!

“怕什麼,大不了老子拿這個作爲藉口,一下衝過去,把這羣癟三都收拾了,媽的威脅到老子身上了。”一旁的老馬本身就性子急,而且他的地盤離濱海市最近只隔着一個五花海,平時磕磕碰碰的就沒少,再加上前一陣子“雲正幫”奪了自己這邊毒品來源的後路,正憋着一肚子氣沒處撒呢?

“老馬說的對,我看這確實是個好機會,一味的退讓可不是我們“手魂幫”的作風。”一旁的老於也附和道!

凌峯看了兩人一眼,點了點頭:“兩位老大說的並不失爲一個好主意,不過他雲正既然敢這麼做,那賓海那邊必然是早有防備,就怕我們想要討到好處的機會不大。”

“他們那有什麼防備?雲天照我見過幾次,就他媽一頭腦簡單四肢也不怎麼發達的草包。”老馬不屑地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