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楊浩笑道:「久聞爐火峰的獨門火法高深莫測,楊某一時技癢,特來討教一番……」

「收起你的這一套吧!」青焰哼道:「如果只是單單的切磋,為何還要帶領手下,將我爐火峰搞得一片狼藉!若是我不出山,恐怕,我爐火峰今日,就在天地間除名了吧?」

「呵呵……道長說笑了,我魔宮遲早都會將爐火峰征服,不如道長跟隨楊某,免得日後,遭受爐火峰滅門之難!」

「做夢!」青焰說道:「若我爐火峰附庸在魔宮之下,恐怕,爐火峰歷代掌門的在天之靈都不會安息,而且老道也會受到世人的唾罵,這些罵名,老道背不起,也不想背……」

「既然如此!休怪楊某了……」楊浩說完,陡然向前走去,一股無形的氣勢透體而出,烏雲隨著楊浩邁出的步伐再次湧出,隱隱間,給人一種壓迫的感覺。

青焰見狀!靜立不動,全身散發出一股炙熱的氣息,隨著這股氣息的出現,烏雲漸漸散開,等到楊浩走到青焰跟前的時候,烏雲已經全部消散。

一拳擊出,拳勢霸道無比,彷彿一塊巨石襲來。青焰不慌不忙,直到拳頭接近的時候,右掌探出,與楊浩結結實實的硬接了一招。

一招過後,二者陡然分開,青焰與楊浩各自退了三步,楊浩突然露出一抹邪異的微笑,身形否然沖向青焰,後者見狀,急忙迎上!

雙方不知道交擊了多少次,溢出的氣勢將楊天等人逼的後退。

「這便是人皇之間的戰鬥嗎?」楊天看著楊浩與青焰的交手,雙眼只看到一道道殘影浮現,二者交擊正酣,突然躍至半空,拳氣與雙掌交鋒,一道道拳風、掌風的交擊聲,不斷響起。

許久,二人緩緩停下。

青焰看著楊浩,讚歎道:「天下果然是人才輩出,楊修羅如此年紀,便達到了這種層次,這讓老道不得不服……」

彷彿失去了所有的耐性,楊浩嘴角冷笑道:「少說廢話了,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吧!」楊浩深吸一口氣,原本握拳的手掌,突然攤開,一道金黃的色彩在楊浩手中閃現,光華流轉,片刻,一柄金黃色的長劍握在了他的手中。

「不是赤霄劍!」楊天雙眼緊盯著楊浩手中的長劍,忽而,一道人影閃現在其腦海之中,幽幽地話語,令人心生愛憐:「楊浩曾經帶領魔宮的人攻打我軒轅一族,軒轅一族守護的軒轅劍也被他拿走了……」

「這是軒轅劍……」楊天喃喃地道:「上古五神器中的軒轅劍!」

聽到楊天的話語,楊浩笑道:「不錯!沒想到你還挺有見識的嘛!」

楊天聞言,神色頗為僵硬,片刻,嚷道:「楊浩,即便你擁有了軒轅劍,總有一天,我會擊敗你!」

楊浩哈哈大笑:「好!我等著你!」

青焰見狀!雙掌繚繞出一絲絲炙熱的氣息,片刻,這些氣息化作了一柄火焰長刀,與楊浩遙遙對峙!

二人徐徐升至半空!

二者一觸即發!

ps:還有一更!晚上八點上傳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哄!」一道猶如濤浪拍擊的聲音突然響起,只見楊浩周身上下,突然湧起一片血海,血海之中,隱隱透著一種詭異的感覺。

「嘩……」宛如大海奔騰的聲音也在同一刻響起,只見青焰周身上下突然冒出一蓬蓬火焰,火焰呈一種碧紅之色,轉眼間,便將青焰包裹。

這一場,屬於人皇之間的戰鬥就此展開!

楊浩手持軒轅劍,一道劍氣夾雜著血色的能量,擊向青焰,後者不敢大意,調動諸位的火海將手中的火焰長刀包裹,然後,劈出一道刀氣,刀氣與劍氣發出一道「彭」的聲音,火焰與血色能量相撞!發出「茲茲」的聲音,只見二者交擊的地方散發出極濃的白煙,在白煙出現的地方,兩道人影正在彼此交戰,刀劍的碰撞聲,不絕於耳!

在兩道人影交戰的地方,一道道血色的劍氣和一道道火焰氣息的刀氣不斷溢出,然後又被湮滅。半空中的白煙緩緩消散,露出交戰的兩人。

一人手持火焰長刀,一身白袍,鬚髮皆白,此人身上籠罩著一層極濃的火焰,正是那爐火峰的上任掌教,青焰,反觀另一人,此人一身黑袍,手握神兵軒轅劍,周身繚繞著一股血色氣息的海洋,觀其樣貌,與楊天略有幾分相似,此人正是號稱血修羅的楊浩。

不知交擊了多久,二人陡然分離。楊浩突然大喝一聲:「血魔手!」半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張充滿了暗紅色的血色大手,手掌之上,泛著濃濃的血腥味道。手掌面積極大,足有百丈,這一掌拍下,恐怕整個爐火峰都要被毀滅。

見狀!青焰冷哼一聲,手印一變,一個如血色手掌面積差不多大的巨拳,出現在半空中,巨拳之上,遍布著碧紅色的火焰,單單是巨拳上散發的氣息,就令人闖不過氣來,一拳之下,恐怕實力達到天王之境的人也要被湮滅。

青焰手指一伸,火焰巨拳帶著強烈的破風聲,飛向了楊浩。後者冷笑一聲,龐大的血色手掌擊向巨拳,周遭的空間都發出了震顫的聲音。

「哄!」二者轉瞬就碰到了一起,一股面積寬大百丈距離的風暴頓時席捲而出。火焰巨拳與血色手掌狠狠地交擊在一起,「哄、哄、哄……」一連幾道讓人聽得耳膜發漲的爆炸聲響起。

在火焰巨拳與血色手掌尚未接觸的時候,楊天便急速推到了一旁,見到楊天如此舉動,小七與另外兩名魔宮的護法也飛速後退。

「凡我爐火峰弟子,聽我之令,速速後退!」其他爐火峰弟子也在火雲道人的命令下飛快的退去。

就在眾人退去的一剎那,兩道法術產生的餘波狠狠擴散,餘波轉瞬便追上退後的爐火峰弟子,眨眼間,便將其吞噬,也一絲碎肉也不留下。

看到餘波襲來,楊天運轉體內的陰陽殘缺法,腳下疾風步使出,天風拳也不斷打出,眼看餘波就要追上自己,楊天突然拿出冰泉劍,劍氣奔涌,與餘波相撞!「哄!」藉助著劍氣的衝擊力,楊天終於逃出了餘波侵襲的範圍。

略微鬆了一口氣,楊天目光一瞥,黑袍男子駕馭著自己的長劍堪堪逃過餘波的追擊,那名始終看不到樣貌的魔宮護法身形時隱時現,飄忽不定,藉助著這種身法,比之黑袍男子還要更快一步地逃離餘波的侵襲。

而火雲道人速度更快一籌,藉助著火焰的速度,整個人就像一團火焰一般直衝向前,也逃離了餘波的侵襲。

楊天目光掃向四周,始終不見小七的蹤跡,不免心中有些擔心,突然,楊天目光一凝,餘波之下,一道窈窕的倩影左突右閃,始終逃不出能量餘波的範圍。

「哼!」見狀!楊天冷哼一聲,在幾人有些愕然的表情下,身形突然沖向能量餘波。冰泉劍在周身舞出一道道劍花,將周身護住。

而在餘波下的小七,全身突然湧出一條條綠色的藤條,延伸上前,堪堪避過餘波。再次避過一波餘波,後方的餘波陡然襲來,小七的心中0突然湧出一股無力的危機感。手上的動作慢慢停了下來。眼看著餘波就要將自己吞噬。


「你在幹什麼?」就在小七想要閉上雙眼的時候,耳畔,突然傳來一記暴喝聲,玉手毫無預料的被拉起。

當美目看到楊天時,心中突然泛起一陣漣漪,看到後方的餘波,小七有些抽咽地道:「楊天,你不該來,你會死的……」

「少說廢話!」楊天怒道:「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即便是到了最後一步,我也不會!」

「可是……」小七看著楊天,說道:「可是你會和我一起死的!」

「他媽的!」楊天罵道:「老子不怕!」然後,拉著小七拚命向前衝去,在半空中飛行,只是讓自己死的更快一些。

二人身形飆到了極致,即便如此,餘波還是離二人非常的接近,彷彿下一刻就要將兩人吞噬。二人一邊向前行去,一邊觀看後方的餘波擴散的範圍,就在二人即將衝出餘波的範圍時,後方突然傳來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動,在這股波動下,下方的土地全都爆裂而開。

與此同時,楊天體內的陰陽雙氣瘋狂旋轉,知曉了這一舉動的楊天,突然佇立不動,在小七有些痴獃的眼神下,將之送了出去。

餘波轉瞬將楊天吞沒,在楊天即將被吞沒的時候,楊天的心中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情緒。手掌上的死印閃閃發亮,一股黑芒將楊天吞噬而進。

餘波轉眼便穿過楊天!

小七加快步伐,終於逃出了餘波的侵襲範圍。當小七逃出餘波範圍的時候,突然感到心中一陣空蕩蕩的,就好像失去了什麼一樣。

機械般的轉過身,眼前只有龐大的餘波翻轉不休,而楊天的身影,始終尋找不到。

一種極度失落的感覺湧上心頭,一滴清淚緩緩流出。小七突然跪倒在地,痛哭不止:「楊天……」哭聲撕心裂肺。

ps:中午的一章,字數有點少,是因為在比較吵的環境下寫的,現在這一章補上!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小七的哭聲穿透重重餘波,最終落入了楊浩的耳中。與青焰再次拼了一記。楊浩突然向後退去,目光望著餘波的方向,小七趴在地上,痛哭不止!

而在小七的身前,除了能量餘波外,已經毫無他物。

有些怔怔地望著這一幕,楊浩目光渙散,彷彿靈魂被掏空一般。片刻,楊浩有些獃滯的笑了笑,一身的血色盡數消散,雙手抓著自己的頭髮,就像是一個瘋子一般。

看到眼前如瘋子一般的楊浩,青焰有些愣神,然後目光瞥向能量餘波的地方,沉聲道:「莫非楊天小友與楊浩有什麼隱秘的關係,所以,才導致這一幕。但是楊天死去,號稱殺人無數,血腥無比的楊浩,為何看到楊天死去,會露出這樣的一幅神色。難道……」

青焰想了一會,目光瞥向爐火峰院內,四周一片狼藉,周圍的房屋也已經崩塌,碎石散落一片,有的房屋雖說沒被摧毀,但是上面燃燒著熊熊大火。看著能量餘波將爐火峰摧殘成這般模樣。青焰看著楊浩說道:「不如,你我聯手,將這餘波摧毀,可好?」

似是沒有聽到青焰的話,楊浩突然發狂一般的吼叫,整個人直直地衝進餘波中。尋找半天也未曾找到楊天的屍首。「啊……」楊浩突然瘋狂大叫,雙眼漸漸濕潤了。

若是其他人在這一定會大吃一驚,殺伐果斷的血修羅楊浩,居然會流淚。

「蠢貨,如今楊天已死,這是你一手造成的!可不要怪我……」就在楊浩狀若瘋狂的時候,心中突然響起一道頗顯陰冷地語聲。

聽后,楊浩瘋狂大叫:「是我殺了他,是我殺了我的弟弟……小天,你在哪……你快出來吧,讓哥哥好好看看你……你快出來啊……讓我在看你一眼……啊……」哭聲撕心裂肺,讓人聽后,心裡有種發酸的感覺。

然而,除了餘波瘋狂咆哮的聲音,什麼聲音也沒有!

見狀!楊浩突然大吼一聲,全身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氣勢,只見他雙手對著虛空,然後猛的一撕,一道空間裂縫突然出現,左手伸出,將能量餘波緩緩牽引至虛空。

將能量餘波驅逐,周圍空空蕩蕩的一片。

看著眼前的一幕,楊浩彷彿被掏空了身體一般,坐倒在地。腦海中不斷浮現楊天的音容笑貌,口中猶自喃喃自語:「小天……」

突然,楊浩如瘋了一般,雙拳頻頻擊向地面,直到眼前出現了一道深達百丈的黑洞,楊浩才緩緩停下。看了一眼黑袍男子,澀聲道:「回魔宮!」

「是!」黑袍男子二人聽后,急忙恭敬地道,但是,二人對楊浩剛才的舉動,也有些茫然。

三人緩緩升空,唯獨小七一人靜立不動,彷彿沒有聽到楊浩的話語,淚水將地面打濕,抽噎不止:「楊天……天」楊浩略有深意地勘了小七一眼,隨即遠去。

「等一下!」青焰急忙喝道。

「青焰道長還有何事?」楊浩頭也不回,淡淡地問道。

青焰冷哼一聲:「雖說老道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何事?但是……楊修羅將我爐火峰弄成這個樣子,難道就想一走了之嗎?」

楊浩迴轉過頭,似笑非地道:「那依道長所見,應該怎樣?」

「如若今日楊修羅這般安然離開,那麼天下人都會認為我爐火峰是個軟柿子,想捏就捏,雖說這對楊修羅來講沒有什麼損失,但是這對我爐火峰而言,是個笑話!所以……」青焰語聲略顯不善,威脅之意,毫不掩飾。

「哼!」楊浩冷笑一聲,一股氣勢透體而出。默默感受著這股氣勢,青焰陡然色變:「你竟然隱藏了實力……」

「哈哈……」楊浩大笑道:「楊某與人一戰,從未展露過真實實力,何來隱藏一說?道長如若在咄咄逼人,今日,楊某就讓爐火峰除名。」

聞言,青焰道長臉上的神色,變換不定。

片刻,楊浩問道:「不知道長是否還要糾纏下去?」

青焰瞥了一眼下方,似是下定了決心,隨即一咬牙,落到了地面上。


……

在一片黑暗的世界中,一位身著黑袍的少年漂浮在這片空間之中,這篇空間充滿了荒涼。死寂的氣息。

「這裡是……」少年喃喃自語。

手掌之上突然發出淡淡地熒光,一道略顯嘶啞的聲音從手掌上傳來:「這裡是死亡世界!」

ps:為了以防萬一,本來打算寫好的,誰知道寫了一半突然全部刪掉了,只好悲劇地重寫,這一章寫了三遍啊!有種想哭的感覺,為了不讓它在消失,先發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死亡世界……」楊天重複了一聲,手掌上的黑芒突然放亮,突如其來的光亮刺得楊天的雙目有些生疼,楊天下意識地閉上了雙眼。再次睜開時,眼前的景象突然變換。

這裡彷彿是一片血紅的世界,就連空氣中也瀰漫著一絲血腥的氣味。不過這種氣味在臨近楊天的時候,便被體內的離火蒸發掉了,顯然,對楊天沒有絲毫威脅。

目光望向遠處,那裡一片森白,楊天邁步前行,走的近了,方才發現,那森白之色,竟然是由上百具屍骨堆積而成,看到這些屍骨,楊天的心裡並沒有太大的波動。經歷了連番的血戰,這些屍骨已經不能再讓楊天心理有一絲波瀾。

看了看手中的死印,楊天有些茫然地道:「我怎麼會在這裡?」

「是你心中的意念與死印融合,從而喚醒了死印的記憶,從而進入了這個死亡世界……」一道有些冷漠的語聲悄然傳來。語聲一落,楊天的掌心突然凝聚出一股黑霧,黑霧徐徐上升,在半空凝聚成一個人的樣子。

剛一見到這人,楊天便感到有些愕然,此人就是在自己體內與本源離火相鬥的黑袍人。

見到楊天有些愕然的神情,黑袍人洒然一笑,然後說道:「你可還記得進入這個世界之前的事?」

聞言,楊天點了點頭!

「那就好!」黑袍人點了點頭,接著說道:「凡是進入死亡世界的人,神智都會受到一些衝擊,但所幸,你體內的陰陽雙氣能夠護住你的心智不被受損!」

「來!跟我來……」黑袍人對楊天擺了擺手:「唯有進入死亡世界,你才能完全掌握死印的力量……」

「掌握死印的力量!」楊天,片刻,問道:「你是誰?」

「呵呵……」黑袍人閉上雙眼,想了一會兒,說道:「生、死兩印,自天地初開便開始存在,經歷了無數歲月,這兩道印結早已誕生出了靈智,由於你將死印煉化,現在的我,只能算是死印的殘魂!」

「殘魂……?」


「不錯!是殘魂,但是僅僅是一道殘魂的力量,也不是你的力量可以抗衡的……」黑袍人笑道:「雖說,那本源離火存在的時間沒有我那麼久遠,不過,既然號稱天下最炙熱的火焰,它的威力也不是可以小覷的。不然我與它爭鬥,怎會讓你撿了便宜……」

聞言,楊天的臉「刷」一下紅了,想到死印既然成人,楊天喊道:「前輩……」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