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楊楊再次天真的笑了。“是不是楊楊乖乖吃飯,乖乖上學,哥哥就會把爸爸變回來啊!”

“… …” 方正在方茹萍給吃完早餐的楊楊穿衣服準備出去的時候,麻利的起牀。一番梳洗之後,趕到餐廳,卻見着林木琳正在收拾桌子。桌上一個小鍋裏還冒着騰騰的熱氣。

林木琳的精神還不錯,看到方正便叫他吃早餐。當然這些早餐是方茹萍做的,很簡單,但也很溫馨。小米粥配上一些小菜,當然少不了牛奶豆漿之類的。營養又美味。

方正也不客氣,一邊喝着粥,一邊和楊楊他們打招呼:“楊楊,等等哥哥好不好,咱們一起去上學啊!”

“不要!”楊楊很果斷的就拒絕了。

方茹萍見狀問道:“小方子,你好好陪木琳吧,一起去外面走走什麼的都行,好好過你的兩人世界。”說着便拉着楊楊往外走,但在臨關門的時候,卻回過頭。“對了,木琳碗不用洗了,中午我回來再弄。”

“沒事的,小姑,你忙吧。”林木琳笑着,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

很快家裏就剩下方正和林木琳兩人了,方正並沒有拖拖拉拉的吃早餐,而是一股腦的灌進肚子,而後幫着林木琳一起在廚房裏洗刷起來。

最開始林木琳還有讓方正休息的意思,但方正堅持,她也就不再多說。只不過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大概是心裏一定擔心什麼。

不過她的擔心沒有成爲現實,方正想了想還是說道:“木琳,我知道你一個人在這裏一定很悶,你喜歡去哪玩,我帶你去。不過我今天有點事,不能在家陪你了。”

“嗯!”林木琳的回答很簡短,也很輕聲。猶如蚊子般的說話聲,很是撩人。

收拾完廚房裏的事情,對於他們來說確實沒有什麼事情可做了,但是在沙發上看電視,方正心裏總是有些不安,畢竟早上的兩個電話着實讓他有些煩亂。

有時候女孩子還是心細如髮的,比如林木琳現在明明看的是那爲楊楊準備的動畫片,但她依舊察覺出了方正的不安。

“怎麼了?”林木琳轉過頭問道。她的目光很清澈,沒有半點瑕疵。

方正看了半晌,也沒有回過味來,直到林木琳遞過來一杯水,他才裝作若無其事的掩飾自己:“沒什麼,”

“喝點水吧,不是說有事要去做麼,待會我送你。”林木琳看着方正,現如今不再像剛開始那樣,對方正心存提防了。昨晚方茹萍和她聊了很多,都是關於方正的。眼前的這個男人,本來是一個警察的,不知怎麼就成了江洲學院的學生了。但是對於方正的看法得到了相當大的改觀,至少不是她先前認爲的那種色狼一類人。

“好啊…”方正喝了一小口,依舊盯着林木琳的臉挪不動眼睛。不得不說,林木琳清秀無暇,既有大家閨秀的脫俗,又有小家碧玉的體貼。

可能是被方正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林木琳給了他一個抱枕:“看什麼,別看了。”


“你真美…”方正悻笑着說了這麼一句看似輕佻的話,不過卻是發自內心的由衷的讚美。

林木琳聽了沒有說話,但是身子明顯的顫了一下,緊接着在方正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側臉就被輕輕的啄了一下。

方正反應過來的時候,林木琳已經朝着另一邊移開了一點,兩人之間的距離也拉開了。

“再來一下唄,”方正細細的回味着剛剛一剎那的溫馨和美好,總覺得意猶未盡。

面對方正貪得無厭的請求,林木琳認真的看着他,良久才說道:“方正,只要你對我好,以後每天都會有的,等到我真的準備好了,調整過來,我…我就…”

“你怎麼?”方正隱約猜到了林木琳的意思,但是還是想林木琳親自說出口。只不過這會林木琳像是小女生一樣推着方正就出門。“不跟你說了,我送你!”


兩人很快來到樓下,方正開着車子帶着林木琳去了附近的一家銀行,等了一會到了工作時間,他拿出了車內的箱子,繼而拿林木琳的身份證開了一個銀行賬戶。存款不多,除了方正留在身邊的兩三萬塊之外,賬戶上只有十一萬。

在設定密碼的時候,林木琳有意的設定爲兩人生日。

雖然林木琳爲方正這樣的舉動感到意外,但從銀行工作人員表情上不難看出,那是一份欣羨和祝福。

從銀行出來,方正猶豫了許久,說:“木琳,這些錢相比之下少得可憐,但是你想用的話就直接用,”

“好!”林木琳點點頭,反問道。“你準備去哪?”

“有點事…”方正不好細說,但是看着林木琳那熾熱的眼神,方正卻做不出選擇。隨即拉開車門。讓林木琳上車。“走,我送你回家,你就在小區的公園裏休息會。”

林木琳沒有多說什麼,像是默默的接受了方正的安排。但是在從小區離開的時候,方正明顯感覺到林木琳眼中的不捨和關切。直到車子到了拐角,方正才停在路邊,拿出手機給林木琳發了一個短信,讓她注意安全,好好照顧自己。

不一會林木琳的短信回過來了:“放心,我等你回來。”

看着溫馨的字眼,方正這貨傻傻的笑了。

… …

林木琳一個人站在路邊看了許久,直到方正遠去,她才收回目光。從一開始和方正離開那時起,她的心已經被方正這個人給佔據了。

即便是她現在暫時還沒準備好,接受一個男人真正的走進自己的生活,但是這份久違的溫馨和依戀,卻實打實的存在。

小區裏的環境很優美,多是常綠的那些植物,裝點得很好看,即便是深秋了,也給人一種猶如身處春天的感覺。

此時的小區內來來往往的多半是上班一族,或者是送孩子上學的父母和老人。林木琳在公園裏小坐了一會,覺得有點冷,就準備回家了,畢竟在這樣陌生的環境裏,一個人多少還是有些後怕的。這要是真的遇上什麼不想遇到的事情,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

不是林木琳杞人憂天,只是最近經受的這些事讓她不得不爲自己多加上一道心鎖。

回家的路並不漫長,但是她卻走了很久,直到回到位於三樓的方茹萍家,林木琳才鬆了一口氣。

家裏什麼都有,說不上豪華,但是卻也稱得上是中上游的家庭了。只不過在這套房子裏,林木琳很少感受到男人的氣息,除了陽臺上方正換下的衣服外,其餘的地方,鮮有男人生活過的痕跡。

至於心底的猜想,她也不想多計較,本來準備在房間裏上會網的,卻不想,剛剛開電腦,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她的心立馬就提到了嗓子眼上了。要知道這可是一個全新的環境,而且主任不在家,她心裏的擔心絕對不是多餘的。

“誰呀!”林木琳緩緩的移動步子,她以爲是方茹萍或是方正來了,但是在即將開門的時候,想到方正的提醒,便多了一個心眼。

順着貓眼往外看,正好見着一個帶着鴨舌帽的男子,由於帽檐壓得很低,所以看不清臉,但是林木琳隱約有些記憶,這個人在哪裏見過。便問道:“你找誰?”

“送煤氣的!”男子迴應着,依舊沒有擡起頭來。

林木琳這纔想起昨天傍晚帶楊楊在樓下溜冰時遇到的那個送煤氣的人。就在她猶豫要不要開門的時候,男子再度開口了。“姑娘,開開門吧,我還有其他活呢。”

“等一下啊!”林木琳焦急如焚,不知道這個人是不是有預謀的踩點之後,特意上門的,本來想打電話問問情況,但是卻想到楊楊說過的那句話,使得她瞬間打消了念頭。

“姐姐,這哥哥對我可好了,以前被一個壞人欺負,他幫我打跑了那個壞人,他還受傷了。”楊楊的話在她耳邊縈繞,使得她不由自主的打開了安全門。

送氣工隨即拎着一罐煤氣走了進來,但是林木琳卻看着這個人不但帶着鴨舌帽,竟然還帶着一個碩大的口罩,使得整張臉都被遮住了,活脫脫就是一個神祕人物一般。


“謝謝你!你是新來的?”送氣工看上去很瘦弱,但是眼神卻很有力,卻沒有那種駭人的威懾力在裏面,反而顯得很自然。

林木琳不知道怎麼回答,這時候,送氣工已經走了進去,不多時廚房裏便傳來了煤氣罐被移動的聲音。正在林木琳準備倒一杯水給他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後面傳來一陣駭人的涼意。她手中的杯子也應聲掉在地上,幸好是塑料的,否則將會摔得粉碎。

林木琳下意識的握緊了口袋裏的手機,她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似的,卻在此刻又不敢回頭,生怕會看到不該看見的東西。她有些後悔剛剛作出的輕率決定,怎麼不提前打電話給方正,讓他幫忙確認一下是不是真的叫了煤氣呢?

不過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林木琳手上的動作緩緩的停了下來,整個人也本能的警惕的感受着四周的異動,當她輕輕的拿出手機準備撥電話報警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聲不尋常的輕喝。

“別動…”

林木琳手裏的電話摁出了三個數字,卻沒來得及撥出去,倒是被嚇直接得掉在了地上! 就在林木琳心裏害怕到極點的時候,她預想到的情節卻遲遲沒有出現,反而是感覺到一隻手輕輕的將她拉到了一邊。

“不要…”林木琳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雙手胡亂的拍打着,就在扭打之中,她感覺到打在了什麼東西之上。

啪的一聲響過後,房間裏整個都安靜下來了。

許久,那個男聲再次響起:“對不起,嚇到你了。”

林木琳一驚,這話可不像是入室搶劫的人會說出來的,心存疑惑的她不情願的睜開眼,卻看到一張被口罩遮掩的臉,從眼神可以看出,他正面帶笑意的看着自己。

“啊…別過來!”林木琳條件反射一般的向後跳了一步,同時雙手下意識的護在了胸前,在她的意識裏,自己已經是方正的人了,不可能被其他的人侮辱。

也就是她這個舉動,讓那被她打掉口罩和帽子的男子臉色一沉。與此同時,林木琳感覺到腳下似乎踩到了什麼東西之上,還差一點摔倒在地。

等她稍微平靜下來之後,才發現,腳下踩着的卻是一串糖葫蘆。

“這個…”林木琳很是意外的看着地上被踩碎的糖葫蘆,又看看變了臉色的送氣工。“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爲…”

“沒事。”男子索性將口罩摘了下來,一張近乎完美的臉暴露在了空氣之中,林木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底下竟然有這麼精緻的臉?準確的說是一張毫無瑕疵的小白臉。看着男子的臉,林木琳都有些自愧不如,心底有種隱隱的落敗的感覺。

男子沒有停留,而是將破碎的糖葫蘆撿起來,而後重新包好,直接踹在了身上。

直到看男子沒有任何的惡意,林木琳才放鬆了自己的警惕。結果卻看着男子在屋內來回的踱步,看似想要參觀這套房子一樣。

林木琳詫異的看着來回走動的男子,最終還是沒有說出自己心中的疑惑。只是在男子看完之後,奉上了一杯白開水:“師傅,喝杯水吧,剛剛確實是誤會。”

“你打電話報警是正確的,”男子沒有笑,結果水杯抿了一口,問道。“你是這家裏的…”

“我…我男友是女主人的侄子!”林木琳猶豫了好一會,但是卻不知自己怎麼就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但是後悔已經晚了,卻看着男子看着自己好一會,才點點頭。“不錯,真是郎才女貌。”

“那個,你有事?”被這麼一說,林木琳整個臉都紅了下來,但是還強打着精神問道。

男子擺了擺手,輕描淡寫的說:“沒有啊,只是看看。”

就在此時,樓下傳來了汽車引擎的聲音,男子似乎聽到什麼嚇人的東西一樣,立即跑到陽臺上,結果回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慌了神了。

“怎麼了?”林木琳疑惑的問道。男子沒有回答,只是忙不迭的將酒瓶子提在手裏,而後一股腦的往門外走去,可就在此時,門外響起了鑰匙開門的聲音,緊接着便是方茹萍抱怨的聲音。


“真是的,你這小子,怎麼回事啊,偏偏吵着要糖葫蘆,你是不是故意整媽媽啊!”

“媽媽不生氣,楊楊不要了。”楊楊帶着哭腔的聲音隨之傳來。這送氣工頓時像掉了魂似的,不知所措。就在林木琳準備說話的時候,男子用那痛苦的哀求的表情祈求她,意思很明白,他不想暴露。

林木琳不明所以,但還是點點頭,男子如蒙大赦一般連連作揖,隨即便拎着煤氣瓶四下找藏身之地。終於在門開的那一瞬間,整個人躲進了方正睡過的那個房間。

當方茹萍看到林木琳的時候,發現有些不對勁,因爲林木琳臉色有些緊張,還帶着半點紅潤的感覺,便問道:“木琳,怎麼了?”

林木琳鬱悶的不想,剛想解釋,卻不想,楊楊卻笑着跑向房間:“姐姐,你是不是把大哥哥藏在房間了?”

“沒,沒有!”林木琳反應過來,忙追了過去,好在趁着楊楊開門之前,擋在了門口,這才鬆了一口氣。

方茹萍似乎看出了什麼,這才略帶笑意的走了過來,“楊楊,哥哥和姐姐有事情,咱們不打擾她們了,咱們去買糖葫蘆好不好?”

“好!”楊楊頓時展顏大笑,卻不想在轉身之際,對着房間大喊起來,“大哥哥,別睡太久哦,會傷身體的。”

“楊楊,不許瞎說。”方茹萍立馬制止,這纔看向林木琳,道。“木琳啊,不好意思,忘記給方正打電話了,你們繼續。我先走了。”

“不是這樣的。”林木琳欲哭無淚,但好在方茹萍和楊楊去意已決,便不會再有什麼尷尬了。卻不想,楊楊在這時候,卻聞到了一股神祕味道,便硬是不走了。


在楊楊的努力下,這小子竟然直奔着廚房門口走了過去:“媽媽,咱們家有糖葫蘆。”

“哪有啊,瞎說,媽媽給你買去。”方茹萍準備拉楊楊出去的時候,卻看到地上確實有着一點糖葫蘆的碎屑。她的心裏疑惑重重,林木琳忙解釋一番,說是方正本想賣給楊楊的,最後沒忍住,自己給偷吃了。

這樣的解釋很合理,方茹萍會心一笑,不再說什麼,只不過楊楊就不那麼好糊弄了。哭鬧着說方正不給他變魔術,還偷吃糖葫蘆,爭着要去找方正算賬。隨即房間門被敲的大響:“大哥哥,你快出來,給我變魔術,我想爸爸了。”

就在方茹萍和林木琳很無奈的時候,房間了卻傳來了一聲巨響。

只聽見砰的一聲,還是很清脆的,只有林木琳知道這是液化氣罐倒地的聲音,可是方茹萍卻很奇怪,忙問道:“怎麼了,方正,你在裏面幹嘛呢!”

“沒事,他可能是睡糊塗了。”林木琳忙解釋道。

“是嗎?”方茹萍這纔將信將疑的將楊楊抱起來。“走我們走,哥哥生氣了…”說着話的時候,還不忘意味深長的看了林木琳一眼,隨後在林木琳幽怨聲中帶着楊楊離開了家。

直到樓下傳來引擎聲,林木琳看到大衆遠去,這才鬆了一口氣。“可以出來了!”

卻不想,沒一會,那送氣工卻從陽臺上像模像樣的走了進來,着實讓林木琳下了一跳,那雙手下意思的握緊了桌几上的音樂手機。

不過男子沒有給她任何機會,直接走進房間,拎着液化氣罐就走了出去。臨走之時,還不忘給她抱以了真誠的謝意:“謝謝你了,希望這是我們之間的祕密!”

“O…OK!”直到安全門帶上的那一刻,林木琳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勢打得有點不對勁。

… …

且說方正離開濱湖西區之後,便開車在城區轉圈子,目的自然是爲了不讓人找到林木琳。現如今林木琳急需要調整休息,所以必要的防範還是要的。

只不過在轉到將近十點多的時候,方正尋思着,這應該去刑警隊那邊瞭解一下江一集團的事情處理的怎樣了,卻不想,博文的電話已經打過來了。

“方正啊,你小子真不賴啊,肚子享受溫柔鄉,我們可忙的不可開交了。”博文一點不客氣,直接抱怨上了。

方正愣了一會,忙笑着問道:“怎樣,博大隊長,事情進展如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