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煞寒天印,你是大盛皇子!你也敢來挑釁我天道宗。」秦然俏臉冰寒,有一尊武師七層境高手出現,強烈的攻擊,書劍阻擋了她的冰龍力量。

「哈哈,秦然現在你總該知道誰才是獵物了。今日我引誘你們前來,就是要將你們一網打盡。現在時機已經成熟,也該是我反擊了。」

這時候冰符陣深處,李元道長嘯,他隔空催動七煞寒天印,強烈的冰寒元力爆發,不斷向著符陣內部轟擊。恐怖的元力風波席捲,剎那間便在冰符陣內撕裂出了一道缺口。

「不好,這七煞寒天印本就是准靈階法寶,乃是由九九玄陰真水凝練而成。能夠吞食天地間一切冰屬性元力。眼下他居然能夠與下面那傢伙產生共鳴。」

看到這一幕秦然心頭震動,剛要阻止,但卻被一道黑影攔截下來。犀利的刀芒涌動,化為數丈黑龍,猛烈攻伐向她,讓她一時間無法掙脫。

「大盛皇子,你該死!」秦然美眸之中掠過一抹殺機。兩大武師七層境高手突兀出現,將她原先計劃徹底攪亂了。這次木靈杖非但沒有得手,恐怕連他們天道宗一脈都要遭受到重創了。

「轟隆!」而就在這一刻,秦然最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有了「冥峰」「大盛皇子」兩大高手阻擋,冰封符陣內,李元道終於抓住了一絲契機,掙脫出來了。


嗡!渾雄的血氣轟鳴,衝天而起,李元道頭頂一座七煞寒天印,煞氣滔天。他剛一出現,就沖向了秦然。轟隆!李元道強勢出手,虎豹拳打出,滾滾血氣轟鳴,化為一頭血色熊虎,瞬間便降臨在秦然頭頂上空,轟殺而下,極其霸烈。

感受著李元道這股龐大拳勁,秦然臉色驟變。當下身影橫移,一道道銀色冰流環繞,在她身前凝聚成一道護體冰罩,將她牢牢守護在內。而這一刻李元道拳勁也轟然猛砸下來。

沉悶的轟擊聲浩蕩,李元道身形劇震,被一股更加強橫的冰元力給反震回去。濃烈的冰元力順著他的軀體瘋狂竄入他體內,想要冰封他的血液,真元力。

「冰王精魄之力,好傢夥。居然用這股力量來對付我。」李元道心頭一驚,當下神魂溶流催動,化為一股龐大的血氣漩渦,將體內所有狂暴冰元力吸納,煉化。隨後他腳踩波瀾步,移形幻影,死死纏上秦然,與她展開近身肉搏戰。

「別再旁邊閑看著,趕緊動手。先將這女人壓制住,等那邊天道宗弟子被解決掉后,在集中力量對付她。」

一邊激戰,李元道向著不遠處「大盛皇子」傳音道。而後者聞言,眼眸深處也掠過一抹詭異笑容,心頭暗道,李元道這傢伙太過狡詐了,居然能夠想得到這等妙計來對付天道宗一脈。讓白河與他以太乙銀魄劍,七煞寒天印兩大法寶做引子,冒出冥峰,大盛皇子兩大高手來獵殺天道宗一脈高手。

如此一來,不僅可以栽贓嫁禍冥峰等人,這樣更可以藉此重創天道宗弟子,搶奪他們手裡的水靈杖。如此妙計天衣無縫,再加上李元道本身強橫實力,三大高手聯手,在綜合戰力上絲毫不弱於天道宗這一幫弟子。

「這傢伙不僅實力強大,也是一個搞陰謀的主。眼下自己小命掌控在他手裡,看來也只能遵照的他的命令行事了。」

想到這裡,大德皇子眼眸之中寒光一閃,狂猛的真元力爆發,猶如洪水一般衝擊而下,與李元道聯手大戰秦然,立刻讓後者壓力大增。而另一邊冒牌冥峰,白河一人獨戰風皓月以及天道宗十幾名弟子,大戰火爆。

不過他依舊佔據著絕對優勢,融合了李元道一絲神魂溶流力量后,白河體質也蛻變到了一個相當可怕的層次,一舉突破到了武師七層境。

風皓月雖然同樣處在這個層次,但綜合比較的話,他最多算是武師七層境初級而已。而白河卻已經達到了七層境中級。

因此此消彼長之下,天道宗弟子中,除卻風皓月能夠勉強抵擋白河外,其餘的人在他手中根本撐不過十招!短短片刻鐘,白河與風皓月等人搏殺便有了結果,伴隨著他最後一記霸烈刀芒劈出之後,風皓月再也無法抵擋。

渾身真元力被撕裂。被一縷刀氣入體,整個人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被轟飛出去,大口咳血!

「風皓月!」

看到這一幕,正在與李元道,大德皇子等人大戰的秦然,臉色猛然一變。而就在她這麼一愣神之際,在他背後一道身影鬼魅般浮現,掌心間紫色雷光涌動,滲透出一股毀滅性的的氣息,驟然朝著她的肩膀打出。

同時,一道淡淡的聲音也同時在她耳邊響徹而起:「與我二人戰鬥的時候,還敢分神。這一次恐怕你真的要成為了我獵物了。」

紫色雷光也涌動,撕裂空氣,轟擊而來,就在這一刻,秦然渾身一個激靈,感覺到了一股濃烈危機感覺。

她剛想要催動提誒冰王精魄之力,但是李元道根本不給她機會。蘊含有爆陰雷力的手掌狠狠擊在了她肩膀上。

噗噗!在一道沉悶的轟鳴聲中,秦然嬌軀顫動,渾身冰元力瞬間被擊散,整個人猶如斷線風箏一般,被這股強橫力量給震飛出去。

「鎮壓!」旋即李元道心念一動,一尊黑色火鼎浮現,橫空而過,瞬息間便將她給鎮壓了! 轟隆!山脈上空,火鼎橫空,綻放出滔天火氣。一下子便將整座冰符陣,秦然給吞納進去。這等驚變太快,近乎不給後者絲毫反抗機會。

「赤火封印!」李元道大喝,一道道強橫真元力打出,強行烙印在黑鼎之上,死死將秦然給鎮住。旋即大手一招,直接將火鼎召喚回來。

「哼,總算將你給擒住了。」望著掌心間黑色火鼎,李元道重重鬆了一口氣,花費了這麼多功夫,終於將最難纏的一個敵手給制服了。

「啊,秦師姐!這怎麼可能,連她都被鎮壓了?那小子究竟是什麼來路,竟然用有這麼大本事。」強烈的火鼎氣息浩蕩,瞬息間便驚動了不遠處諸多天道宗弟子。此時一道道驚愕的目光都望向了李元道那裡,滿臉不可思議。

「哼,沒什麼不可能的。你們陣營內主心骨已經被制服了,接下來就輪到你們了。」

李元道冷哼,同時催動赤火鼎,七煞印兩大准靈階法寶同時發威,爆發出驚人戰氣。一下子轟擊向了剩餘天道宗弟子,強勢無匹。

在他與白河,大德皇子三大高手聯手之下,天道宗一脈弟子節節敗退。最終伴隨著李元道一記魔龍掌轟擊下去,風皓月慘叫,一身護體真元氣盡數被擊潰。整個人猶如泄氣的皮球一般,被狠狠砸入了亂石堆中,引發了漫天煙塵。

「十幾名天道宗弟子都已經被盡數封印了,眼下那風皓月怎麼辦?」大戰過後,白河上前,一臉殺年盯著風皓月,森森道。在眾多天道宗弟子之中,除卻秦然之外,就數他實力最強橫了。

先前從這傢伙言語間就能夠知曉,這傢伙心狠手辣。此次李元道三人這般算計,鎮壓他們。一旦被這傢伙逃脫出去,恐怕後患無窮。

「不急,反正他們人已經落在了我們手中。當務之急,是儘快要將水靈杖奪取到手。走,先離開這片地方再說。」

李元道眸光閃動,旋即手掌一抓,強行將碎石堆內風皓月給抓出來,旋即一巴掌將他給封入了七煞寒天印中。最終他們三人身影一動,很快離開了這裡。


深夜,明月高懸,十萬荒山之地,荒蕪石林之中,熾烈的光芒涌動,李元道盤坐,頭頂四件法寶漂浮,迸射出一道道光芒。

「赤火鼎,七煞印,一氣爐,無極輪,四方合一,絕殺大陣給我凝練!」李元道大喝,通體血氣環繞,在他掌控下一絲絲淡金色紋路不但從他指掌間蔓延出來,不斷湧入四大法寶之中。

最終四大法寶猛烈一震,各自噴射出一股熾烈光幕,組合在一起,將方圓數十丈距離都盡數包裹進去。感應到這一幕,李元道嘴角泛起一絲滿足微笑。

大德皇子果然沒有騙他,這套四絕法陣威力果然強橫。以四大准靈階法寶作為陣眼,催動起來,所爆發出來的殺傷力更是可怕。

眼下經過數天的摸索之後,李元道終於徹底通曉了這座大陣的奧義。將這一切走好后,李元道心念一動,火鼎內猛然一顫,頓時一道銀光激射而出,旋即一道倩影從火鼎內飛掠出來。

「混蛋,居然敢以火鼎鎮壓我,今日我絕饒不了你。」秦然出現了,此時她狀態有些狼狽,通體有些漆黑。此時她剛一出現,就死死盯著李元道。同時一股強橫的冰王精魄力量爆發,轟殺向後者。

「這麼大火氣,秦然。我勸你還是冷靜點。我既然能夠鎮壓你第一次,自然能夠輕易鎮壓你第二次。現在你的小命還掌握在我手中。」

對於暴怒中的秦然,李元道絲毫不畏懼,淡淡道。不過迎接他的是,則是秦然暴怒一擊。銀色光芒湧現,冰寒刺骨,秦然出手,冰元力涌動,化為一桿銀色長劍猛然爆刺向李元道,殺氣騰騰。

不過就當她冰寒劍即將要觸及到李元道皮膚之際,四周空間符文徒然大盛,一縷縷殺伐之氣徒然爆發,化為一道熾烈火光,轟擊在她銀劍上,將她強行逼退了。

「這是……陣法力量!混賬傢伙,你究竟想怎麼樣?」秦然心驚,剎那間醒悟,整個人猶如飄絮一般,退避開來。一臉戒備盯著李元道。

「秦然,現在你沒有資本跟我討價還價。你手上的水靈杖我志在必得,趕緊交出來吧。別逼我動手。」李元道淡淡道。

同時手指輕彈,一縷真元力暴掠而出,激射在了半空中七煞寒印上,頓時大印顫動,裡面一處空間場景清晰浮現出來。赫然便是天道宗十餘名弟子,不過此時他們都已經被李元道給封印了,陷入了一種深層次的昏迷狀態。

包括那風皓月在內!看到這一幕,秦然俏臉驟變,銀牙緊咬,陷入了進退兩難之境。

「這是你們自找的,若不是你們自己來找我麻煩,又怎會落入我手裡。我這也不過自保而已。秦然,廢話不多說了。念在你我之間共患難交情份上,我也不難為你。我們之間就來做一個交易如何?」


李元道慢條斯理道。此時在這四方絕陣之內,他底氣充足,有他,白河,大德皇子三大高手在此,單憑秦然一個人力量根本很難逃出去。而且在他手中還掌握著天道宗十餘名弟子性命,一切盡在他掌控中!


「交易?好!我答應你,將你口中條件說出來吧。」秦然臉色數變,最終還是咬牙答應下來。她是個聰明的女人,自然很明白此時形勢處境。儘管心頭有諸多不願,但也由不得她了。

「爽快,我就要你體內的水靈杖,以及上古冰王符術!以及符陣之法。而作為回報,我也會傳授你傳說中一套先天靈符術!以及三種類型的高階戰符煉製之法。怎麼樣?這交易不算太過分吧。」

李元道微笑道。對於秦然這類妖孽級人物,他很明白不能夠逼迫的太緊。不然的話,一旦撕破臉皮,恐怕誰都撈不到任何好處。與其跟這樣一位妖孽級傢伙結怨,倒不如成為合作者。如此一來互利互惠,相得益彰。

而且最重要的是,從內心深處他對秦然還存在著一絲特殊感覺。

「先天靈符術!你居然連這個都掌握了?看來你果然已經開始參悟五行瑰寶之秘了。哼,若我所料不差,你現在掌控的先天符術秘密,應該是木系靈符術吧。而你這般迫切想要搜集五行靈杖,就是為了徹底領悟五大屬性先天符術。你的野心還真大!」

聽到先天靈符術這幾個字,秦然瞳孔猛然一縮,好半響后,嬌軀徒然一震,彷彿想到了什麼事情,一臉震驚道。

「妖孽!果然還真是瞞不住她。」李元道心頭暗嘆。


秦然這女人是在太聰明了。才不過短短几句話,自己內心意圖就被她給猜透了。不過好在李元道心頭早有準備,也不驚慌,淡淡點了點頭。也算是徹底默認了秦然的話語。

「怎麼樣,先天五行靈符術的確已經在我手中,不過眼下若想要修鍊這等高深靈符術,就必須要融合五行靈杖,以靈杖之力作為根基,才能夠開啟符術傳承。秦然不怕告訴你,在我手中,已經掌控了木,火,金大靈杖,眼下只差兩大靈根了。因此對你身上的水靈杖,我志在必得。」李元道開門見道。

「不得不說,你開出的條件的確很誘人,好!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將水靈杖,上古冰王符術,符陣之法都一一傳授給你。甚至我還能夠將土靈杖消息透露給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三個條件!」

思索半響后,秦然突然開口道。李元道點頭,算是認可。

「第一,事成之後,放了我天道宗一脈所有弟子。第二,我需要借住你體內剩餘另一半的冰王精魄淬體。至於第三,我不僅僅要學一門先天符文秘術,我還要將剩餘四大屬性先天符術學會。」

秦然語氣平淡道。經過這一段時間思緒調整后,她已經徹底恢復了理智,此時正一板一眼跟李元道討價還價。這等情形讓李元道恍惚感覺到,他們兩個又回到了冰王遺迹內相處的那一段時光。

「嘶,你的胃口還真不小。我九死一生,費盡了那麼多心血,力量好不容易奪取到的絕世瑰寶,你居然也想霸佔。恐怕有些過分了。」

李元道臉色有些不好看。此時他才發現自己依舊小看了秦然。這女的野心一點也不比自己小!甚至還更大。

「一點也不過分,沒有我的幫助。你根本無法五行合一,而且通過性先前那一戰,相比你也猜測出來了我體內的冰魄之力能夠徹底壓制你體內那另一半冰魄力量。而且我還傳承到了上古冰王符術,陣法力量。這也是你最為迫切想要得到的。」

「現在既然你提出了合作,我們自然要公平點。畢竟上古冰王的傳承符術,陣法,絲毫不弱於那先天五行靈符術!你可要想清楚。」

秦然的話讓李元道眉頭皺起,對方的話的確沒錯。甚至可以說是李元道的軟肋!可惜,就這樣將五行靈符術拱手讓出,與人分享。李元道心裡還是很不甘心。

就當他要再次辯駁之後,心頭卻響起了天麟戰矛的聲音。

「小子答應他!雖然我極度憤恨上古冰王那個老混賬。但卻也不得承認,那老混賬的通天手段。你放心,只需要將老混賬那冰王符術,法陣之力學會。你收穫到的東西絕對不會比那先天五行符術低!而且最為重要的是,那小女娃似乎還沒有察覺到我的存在。那再好不過了。」

「嘿嘿,那個老混賬費盡心機謀取一個平衡點,可惜卻要落空了。」天麟戰矛冷笑道。

言語間說不出的爽快。看樣子這老傢伙對於上古冰王的傳承相當在意。最終在天麟戰矛一番話下,李元道還是咬牙答應了秦然。而且彼此間都以精血烙印下了一道靈心符!

這種符文妙用,就是彼此間溝通了兩人之間心念。融合施術者兩人的血精力量,創建下一個血誓咒力,深深烙印在彼此間心靈深處。

兩者之間若有誰,心存歹毒,不軌之意。必將會遭受到靈心符咒力反噬,被心火煅燒而死。 送葬人 ,李元道苦笑,這女人還真是警惕心太強了。 有了靈心符的建立,李元道與秦然之間交易業也正式達成了。這等結果對於彼此來說,都是一個雙贏局面,各取所需。尤其是李元道體內天麟戰矛更是無比興奮。

能夠獲取到上古冰王全部傳承,那絕對是一大驚世機遇。暗中有它這個老妖孽在,李元道所獲取到好處也絕對無法想象。

「好了,秦然現在你我二人的誓言已經建立,已經成為了盟友。接下來你能將土靈杖的消息說出來吧。」

荒蕪石林內,李元道蹙眉思考了一會,問出了第一個問題。眼下交易已經達成。秦然身上水靈杖,冰王符術等絕學他根本不太擔心,遲早會落入自己手中。因此現階段,他最看重的還是那五行靈杖中,最後一道土靈杖。

「咯咯,李元道你反應果然不慢,為了能夠儘早修成先天五行符術,那我就將木靈杖的下落告訴你。其實,這木靈杖已經在你手中了。只是現在的你還不知曉罷了。」

聞言,秦然俏臉上湧現出一抹戲謔的笑容,道。

「什麼,已經在我手中了。你的意思是你體內不僅僅有一道木靈杖,連土靈杖也在你手中。」聽得此話,李元道心頭一驚。旋即臉龐上湧現出一抹喜色。若是這樣,那簡直太妙了。五行靈杖一到手,他就能夠立馬借住這五行杖的力量去融合剩餘四大本源石。

「你錯了,土靈杖並不在我手中,而是在……」秦然搖了搖頭,隨後美眸逐漸向著寒天印方向望去,在那裡赫然便是天道宗一脈弟子封印地。

看到這一幕李元道眸光爆閃,瞬息間便知曉了秦然意思。「原來如此,那東西居然會落入天道宗其餘弟子手中。

隱婚前妻疼你入骨 ,應該就是那風皓月了。也就他才有這個本事。」李元道冷笑。大手一震,施展大手段,強行將寒天印中風皓月給抓出來。

此時後者渾身被冰封,一道道七煞寒氣充斥在他體內,將他一身真元力都盡數冰封了。看到這一幕李元道冷哼一聲,一隻手掌抵在了風皓月頭顱上,正想要強行以神識力量侵入後者體內,將土靈杖強行掠奪出來。

「等等,千萬不可。這樣做會惹出大禍的。在風皓月體內有他父親所遺留下的一絲神識烙印守護,那可是一位宗師級高手遺留下的神識烙印。你一旦將神識力量侵入他體內,必然會驚動他腦海內那一縷神識禁制。到時候這一切都將會暴露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秦然見狀,阻止道。

「一縷神識烙印?哼哼,無紡。我李元道要掠奪的東西,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沒用。」

對於秦然告誡聲,李元道笑道。旋即一聲輕喝,眉心處一股強橫神識力量衝出,化為一股淡金色洪流瞬息間沒入了風皓月頭顱之中。以他們兩人為中心,立馬形成了一道金色光罩。

濃烈的神識氣息瀰漫,壓迫得讓人窒息。

「這傢伙還真是霸道,連我都有些顧忌的神識烙印,他居然敢這般去做。我倒要看看你還何本事。」秦然自語道。

嗤嗤嗤嗤!淡淡的金色光芒搖曳,李元道強行以神識力量灌入風皓月體內。頃刻間便順利進入了後者大腦之中。此時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片青色的識海,茫茫無際。

當進入識海瞬間,李元道便感應到了不少寶貝,丹藥,甚至功法的氣息。這讓他心頭有些異動。當下毫不客氣,以神識力量強行模擬出一個金色識袋,猛烈一吸,旋即將風皓月識海內各種封存的寶貝,丹藥,武技,功法玉片都一一收入金色識袋內。

伴隨著神識力量緩緩延伸,終於李元道在風皓月識海深處,感應到了一股異樣氣息。淡淡的青色霧靄流動,當李元道神識力量真正進入識海之地,便感覺到一股極其強烈的壓迫感。

在那青色霧靄深處,一塊巴掌大小木靈杖漂浮,吞吐濃烈的土源之氣。而此時在這木靈杖上空,一枚青色符篆環繞,散發著柔和光波。

此時青色符篆彷彿感應到了李元道這股異種神識氣息。當下猛烈一震,一股熾烈的青芒驟然爆發出來,無比熾烈。

「大膽孽障,居然敢擅入我兒識海,找死!」

青色的符篆震蕩,威勢驚人,僅僅剎那間便爆發出了一股山洪般可怕的神識氣息。旋即李元道神識所化的淡金色小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滔天的氣息壓迫而來。

他知曉這就是風皓月他老子所遺留下來的神識烙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