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東方英俊是吧?」傲爽看到對方的臉色,也明白了對方所想。

「嗯。」東方英俊微微一笑,看來自己的身份還是有些用處的,最起碼現在,對方有能力將自己擊殺,可在自己搬出了東方秒和劍子之後,他就是不敢。

傲爽頜首,笑眯眯地看向前者:「以後……你不再叫東方英俊了……」


「什麼意思?」東方英俊皺眉,扭頭看了看自己的三名手下,發現他們的眼中也全是不解的神色,顯然,他們也不知道傲爽所說為何意。

而就當他扭頭之後想要再扭頭看向傲爽之時,他卻猛然發現,自己全身沒有絲毫的力氣,好像都被抽空了一般,隨後,他在三名手下的瞳孔內,看到了自己的眉心處,露出了一個劍尖!

「啪!」 魔王在都市 :「以後……你叫死人!」

三個手下看到東方英俊眉心處的一抹殷紅之色,嚇得身體劇顫,懷中的屍體也是直接扔到了地上,轉身就向院外跑去,直到現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

他們沒想到,這少年說動手就動手,而且一出手,就是奪人命,懾人魂的手段!

一邊跑,他們還一邊喊著:「東方英俊死了!」

看著他們落荒而逃的背影,傲爽搖了搖頭,右腳快速踢出兩下,將東方英俊和那名小廝的屍體都踢到了外面,那小廝也許還沒有死,但在這一腳下,也跟隨東方英俊而去了。

「早知如此,何必要廢話呢?」搖了搖頭,隨後靈魂之力便鑽進了空間戒中,探查這裡面的情景,而當他知曉其中的情況后,嘴角處不由掀起一絲笑意。

「幾千萬的靈石,丹藥靈草無數,不過沒有什麼特別奇異的……」其實從東方英俊的穿著和剛才的表現中也可以看出,這空間戒中定然有著不少靈石,可傲爽還是沒想到,居然這麼多。

「照這個趨勢,恐怕用不了幾天的時間,就能湊夠一個懸賞令的錢了吧?」想到這裡,傲爽不由一聲苦笑,靈石確實很多,可自己真正使用的,卻不足百分之一,千分之一。

話音未落,傲爽正想著去找客棧的人修理一下院內建築之時,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之聲,隨之而來的,還有著低沉的議論之聲。

「這個院子里的人,就是南冥浪想要懸賞之人無疑了,我剛才還看到東方英俊領著幾個手下闖了進去,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希望不要讓他搶先一步啊。」

「咱們速度快點,五億靈石的懸賞,用不了幾天的時間,這個小鎮的人數就會達到一個飽和的狀態,而且如果這個人一心要跑的話,估計也沒幾個人能將他攔下來。」

「那個人……有這麼厲害嗎?」

「能夠擊殺南冥狂傲的存在,絕非一般等閑之輩,可如今這個懸賞令擺在這裡,眾人群起而攻之,就算是再強悍的人,也經不起車輪戰的這番折騰。」

……

「來得好快,看來本打算好好休息幾天,是不可能的了……」傲爽雙目緩緩眯了起來,這些人都是為了懸賞令而來,他們打的什麼主意,傲爽比誰都清楚。

「等等……這不是東方英俊嗎?他怎麼死了?」一個少年的驚呼之聲從院外傳來,顯然是發現了傲爽踢出院外的屍體,被那名少年認了出來。

東方英俊的屍體,又讓眾人停頓了一會,三息的時間后,一名身穿錦繡衣袍的中年人,帶著一群少年從院外走了進來,那中年人的臉上露出一幅無奈的神色,隱隱地還有著一絲擔憂。

他們一進來,便看到了此時盤坐在一塊巨石假山上的傲爽,平平常常的面容,身穿一襲紅色綉袍,乍一看下,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可當他們看到那眉宇之間的凌厲之色時,腳下的步伐都不由停頓了一分。

傲爽那風輕雲淡的神色,給眾人造成了一種無形的壓力。

那身穿錦繡衣袍的中年人,便是這間客棧的掌柜,此時他面色苦悶,對著傲爽拱了拱手,無奈地道:「這位客官,我也是無奈之舉,你剛才擊殺了東方英俊,他的三個手下早就把這事鬧得沸沸揚揚,恨不得這個小鎮內所有人都知道了,就算我不說,他們也能找到這裡。」

傲爽點了點頭:「我能明白你的處境,你出去吧。」

這間客棧的掌柜確實身不由己,這些人都是來自各大宗門、世家的弟子,都有著不俗的來歷和身份,這名掌柜根本惹不起,他只是一名沒有修鍊過的普通人。

在這點上,風雲城做得到還不錯,要知道傲爽在北域風雲城中所住的那間客棧,掌柜的都是靈王境強者,可這風雲域卻不是如此,因為在這個空間內,最強的人,也就是巔峰靈師之境。

「我先離去了……」掌柜的又對著傲爽鞠了一躬,隨後看都沒看身邊的眾人,便離開了。

掌柜的剛離開,一個淡漠的聲音便從院外傳進了小院之中:「此人就是先後擊殺南冥狂傲和東方英俊的人,今天來了這麼多人,他是必死無疑,至於這五億靈石被誰得到,就不好說了。」

這個聲音似乎在數里之外傳來,聽起來有種虛渺的感覺,聲音也不大,可眾人聽起來卻是清清楚楚,這點可以說明,說話之人的實力絕對不簡單。

聽到前者的話后,眾人紛紛露出思索之色,雖然不知道剛才說話之人是誰,可他說的確實在理,今日傲爽已經是必死之局,但五億靈石,誰也不想和別人平分。

「朋友在外面躲躲藏藏,有什麼意思,何不進來院中,咱們把這件事好好解決一下,你不是想,得到這五億靈石么?」傲爽雖然盤坐在那裡,但靈魂之力外放,從院外發現了十幾道氣息。

傲爽剛說完,那虛渺的聲音再次傳來:「好!既然你如此想死,我這便出來!」

隨著聲音落下,一名身穿黑衣的少年從院牆外穩穩地落在了小院中,長發披肩,面容精緻英俊,一雙漆黑的眸子中,透發出陣陣冰冷無情的寒芒。

在他的背部,斜跨著一把長刀,長刀無鞘,呈現出深黑之色,刀鋒上泛起了濃濃地烏光,閃動之間,一絲絲血色之氣隱隱約約地閃現而出,整個小院都變得有些冰冷徹骨。

就當這黑衣少年將目光投到傲爽的身上后,目光中突然泛起一絲驚訝,他發現這個身穿紅色綉袍的少年的眼神也是凌厲異常,隱隱間居然和身體周測一小片空間融為一體,給人一種極為高深莫測的感覺。

「你願意做這個出頭鳥,我便成全與你……」傲爽看著那黑衣少年和院門處的眾人,微微一笑,隨後自空間戒中取出了一把精緻的匕首,一把刻畫著蒼龍的短匕,刃尖之上寒芒閃爍。


盤龍匕!

「砰!」那黑衣少年也不曾廢話,身後長刀自主來到其身前的空中,嗡嗡作響,少年伸出右手穩穩地攥住了刀把,刀鋒斜指傲爽:「刀下不斬無名之人,報上名來!」

把玩著手中的盤龍匕,傲爽猛然抬起了頭,眼中靈光爆射不止:「想知我姓名,先將我打敗,否則,你不僅不可能知道我的名字,還有可能喪命於此地!」 傲爽雙眼內爆射出的靈光極為耀眼奪目,讓這整個小院都是為之一亮,院門處站立的眾人,其中有些境界略低之人,甚至不由自主地閉上了雙眼。

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身體好像與周圍一小片空間融為一體,這是靈魂之力強大的表現,這個少年,不簡單啊……黑衣少年雖然長刀斜指傲爽,但暗中一直在反反覆復地打量著,他在揣測著,對方的實力。

所以,即使他看起來好像一副馬上就要動手的樣子,但他本人卻沒有急於出手,因為他也知道,高手間的戰鬥,並不是說一定就是先下手為強,還有一招叫做,后發制人。

「這個身穿黑衣的少年,是西域古家的古天蘭!」一名少年看出來這黑衣少年的身份,不由出聲驚呼道,而聽到他的話后,不少人也紛紛點頭,由於他一直背對著眾人,所以沒幾個人能看到他的相貌,所以到現在才有人看出他的身份。

暖男超進化 莫不是那個被稱為『西北大漠傳古府,少年刀客天蘭古』的古天蘭?」一人好像想起了什麼:「據說他修鍊的刀法西風大漠刀法,在西域的風雲城外,曾憑藉此刀法,獨立斬殺一名低階天靈師!」

「嘶?!未參加風雲亂戰之前,便是有著斬殺低階天靈師的戰力?!」

「對,就是他!」

聽到眾人的閑言碎語,傲爽的神色也變得越發鄭重起來……

天下五域,五座風雲城。

古天蘭,能夠在參加風雲亂戰之前,便是獨立斬殺一名低階天靈師,這等戰力,實在太過恐怖,即便是傲爽,在未進入遠古戰場之前,想要獨立斬殺低階天靈師,也極為困難。

更何況,如今又過去了半年的時間。

這個古天蘭,難保在遠古戰場內獲得什麼機緣造化,做出什麼重大的突破,此時的他,實力必定遠超當日,也就是說以現在古天蘭的實力,解決中階天靈師都不是難事。

面對著眾人的言論,古天蘭絲毫不為所動,眼神緊緊地盯著傲爽:「今日我殺你,不是為了那五億靈石,而是那個南冥狂傲一直想與我一戰,可他卻敗在了你的手裡,我沒有理由,不和你一戰。」

傲爽猜測,這個古天蘭丹田中那靈力的凝實程度,應該已經快要接近高階天靈師的層次,而且從氣勢上來看,甚至已經達到了天靈師階強者的境界,這等實力,若是在北域,定然會和自己一爭風雲之王。

「和我一戰?」傲爽啞然一笑,暗呼這西域之人果然猖狂,不過就是不知道,西域的風雲之王是誰?是古天蘭,還是西域二品宗門斜月宗的斜月玲瓏?

「和我一戰可以,不過,把你的實力拿出來,否則,造了半天的勢,若是再輸在我的手裡,那不就太沒面子了?」傲爽說完,盤龍匕便在他手中靈活地轉動起來。

看那樣子,是隨時準備出手了。

而聽到傲爽所言,古天蘭也不由再次審視了他一番,暗想這人不愧是能夠先後擊殺南冥狂傲和東方英俊的存在,不僅戰力強橫,就連心智,都是超人一等。

「嗤嗤嗤!」古天蘭手腕一轉,在其手中的黑色長刀也隨之一顫,刀鋒之上頓時激射出數道駭人的刀光,那刀光之中夾雜著強大的殺機,宛若實質般,充斥在整個小院之中,似乎要把這小院活活撐爆。

「據說這古天蘭在十歲的時候便是達到了低階靈師的境界,而且在西域的遠古戰場中,若不是因為他對來自二品宗門斜月宗的斜月玲瓏有好感,西域的風雲之王,也不一定是誰。」


「這麼說,西域的風雲之王,是斜月宗的斜月玲瓏了?」

傲爽風輕雲淡地看了古天蘭一眼,緩緩搖了搖頭,他自然知道這古天蘭遲遲未動是想要幹什麼,一是為了給他自己造勢,二就是想試探一下自己的身前。

撇了撇嘴,傲爽根本無視那些院門處的人,說道:「要打就打,讓那些連動手都不敢的人幫你造勢,有意思?」

傲爽說完,古天蘭還沒有說話,那邊站著的眾人卻按耐不住了:「小子,你什麼意思?我們看你勢單力薄,不想仗著人多欺負人少,你還真以為我們怕你不成?」

「你若是敢動手,就來試試,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怕我?」傲爽其實真不想和他們較這個真,不過既然話說到這裡,若是不表示一下,還真以為自己是軟柿子,誰都可以捏一下?

「小子莫要猖狂!」一名身體壯碩的大漢猛然一聲暴喝,雙腳一蹬地面,整個人躍起五丈來高,一把藍色戰錘登時出現在其手中,居高臨下,對著傲爽就砸了下去。

野性總裁的尤物 ,古天蘭也並未阻攔。

「好!」看到壯漢出手,不少人拍手稱好,這勢大力沉的一錘,帶起陣陣破空之聲,絕對能夠爆發出三萬斤以上的力量,在靈師階的武者中,也算是強橫的一擊了。

看著那從空中向自己猛砸而下的藍色戰錘,傲爽的神色沒有一絲慌亂,搖了搖頭,這件事他本不想傷及無辜,可是這些人太不識趣了,若不使用一些手段震懾他們一下,反而會顯得自己懦弱不堪。

「既然如此,你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了……」傲爽緊盯著那壯漢的雙眼,喃喃說道。

話音未落,傲爽的身體周圍突然開始閃爍出道道虛光,隨後,整個人便完全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當在出現之時,已然來到了那壯漢的身體上方!

「小心!」不少人發現傲爽的身形后,連忙給壯漢提醒。

來到壯漢的上方,右手自紅色綉袍內猛然探出,在前者的后脖頸處,輕輕一抹。

「唰!」寒芒閃過,小院內幾乎沒幾個人能夠看清傲爽的動作,只能看到一縷血跡飛濺而出,隨後,那壯漢的頭顱便衝天而起,飛起十丈來高,身體還保持原來的姿勢,手中的藍色戰錘砸在了傲爽原本盤坐的巨石之上。

「咔嚓!」亂石飛濺,那藍色戰錘的分量顯然也是不低,在巨石之上生生砸出了一個碗口大的圓形洞槽,而那壯漢的身體,也軟綿綿地癱倒在了巨石邊,再不能動彈分毫。

「咕嚕嚕……」壯漢的腦袋,從天空中落了下來,不知是被傲爽操控著還是怎的,流出一道的血跡,居然滾落到了古天蘭的身前,雙目之中滿是不甘之色,嘴唇還兀自顫動著,不知想說些什麼。

原本陽光明媚的小院,一時之間,充滿了肅殺之氣。

看著那滿臉不甘,死不瞑目的透露,眾人猶自想起在剛才,還生龍活虎地向傲爽發動攻勢的壯漢,可就這麼一轉眼的時間,居然就這麼死了?

這個壯漢,可是差一步便是達到巔峰靈師之境的武者,就算是尋常的巔峰靈師也有一戰之力,可在這個不知名的少年面前,居然沒撐過一招,便是敗得如此徹底?

許多人看著此時靜靜地站立在那邊,面色風輕雲淡的傲爽,哪像是剛剛才擊殺了一個人的樣子?倒像是剛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不由地,有些人突然生出不再躺著潭渾水的意思,不自然地退後了幾步。

「你很強,不過這樣倒好,和你戰鬥起來的話,沒人會說我仗勢欺人。」看著傲爽,古天蘭的雙眼漸漸眯了起來,從前者的身體中,他感覺到了一絲威脅。

說話間,古天蘭的黑色衣衫無風自動,獵獵作響,滿頭的黑色長發甚至都倒豎而起,手中的黑色長刀猛地一顫,發出陣陣嗡鳴之聲,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戰意一般。

「唰!」一步踏前,古天蘭的右腳直接踩在了那壯漢的頭顱上,猶如破裂的西瓜一般,鮮血四濺,萬千血紅之色中,黑色長刀好像撕裂了虛空一般,驟然來到傲爽身前,斬落而下!

古天蘭此人實力強橫,眼裡也著實不低,他看出了傲爽此時雖然只是巔峰靈師的境界,但丹田中靈力的凝實程度,應該也達到了中階天靈師的層次,所以一上來,他也沒有留手,上來就是殺招。

這一刀,摧枯拉朽,致使這一片的虛空都變得有些不穩定起來。

「確實很強……」從這一刀中,傲爽可以看出,這古天蘭確實是一名身經百戰的高手,戰鬥經驗極為豐富,這一刀看似破綻百出,可裡面又蘊生出諸多變化,讓人難生反抗之意。

眾人只見一道黑光爆射而去,瞬間便將傲爽整個人籠罩在內,狂暴無匹的氣息,攪動著整個小院內的空間,致使那原本的肅殺之氣,更加的濃烈起來。

從那黑色刀光中,傲爽不僅感受到了一種狂暴的氣息,更感受到了一股殺氣,顯然這古天蘭也殺過不少人,否則,不可能擁有這等強大的聲勢。

不過,傲爽的神色也不見一絲驚慌,右手近乎於詭異地彎曲,手中的盤龍匕劃出一道絢燦的匕芒,在這絢燦的匕芒之下,就連那刀光之中蘊發出的純黑之色,好像都減弱了一分。

眾人只見煙塵四起,驚天的靈力波動隨之傳來,而這源頭,自然是兩人發生碰撞之處,漫天的煙塵,眾人完全看不清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焦急的等待著。

他們等待的,自然是待古天蘭將傲爽擊殺后,出手搶奪傲爽的人頭。

要知道傲爽的人頭,可是價值五億靈石! 在剛才,兩人經歷了一番有驚無險的碰撞。

當對方靈力被互相化解后,古天蘭右手一轉,手中的黑色長刀頓時一記重劈,他這一下,也是有心試試傲爽的**力量在什麼層次,戰鬥經驗豐不豐富。

雖然傲爽剛剛曾一招擊殺壯漢,而從他和壯漢的戰鬥中,古天蘭也依稀看出了什麼,可那壯漢畢竟被傲爽一招擊殺,所以看歸看,還是沒有親身經歷一下來的實在。


可不試還好,這一試,他頓時大驚。

就在他重刀出手的瞬間,傲爽的面色平靜無波,那原本呈現出劃出動作的右手猛然一轉,在空中劃出一個圓,宛若靈蛇出動般,陡然點在了黑色長刀之上。

「叮!」

傲爽這一點,可以說是準確無誤地點到了刀刃之上,而刀刃自然是長刀上最為薄弱之處,一點之下,古天蘭全力劈出的一刀,容不得他在演化出任何變化,便被傲爽給破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