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星期一,要是沒什麼事的話,就來學校上課。」孫正峰神情複雜的說道,眼前學生的數學,比他這個當老師的還要好很多,這讓他情何以堪?

陳宇應了一聲,轉身朝麵館走去。

「你回來了?」見他走了過來,唐詩笑著說道。

「嗯。」陳宇點了點頭。

「這次考得怎麼樣?」唐詩又問道。

「第一名十拿九穩。」陳宇神情自信的說道。


「我爸媽快回來了,明天見。」唐詩說道。

「明天見。」陳宇說完之後,回到麵館三樓,那個屬於他的房間。

父母他們在京城買好別墅后,又開著車去滬海府買房子了。

沒人管的陳宇,反鎖好房門,吃了一些五香牛肉,洗了一個熱水澡,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心中一動,他出現在遊戲空間。

「偷菜遊戲:時間三天,獎勵:所偷之物……」

消化掉腦海里的信息,陳宇給時間充了錢,又把時間流速,提升到一千比一。

「遊戲空間一個月,現實世界四十幾分鐘,不知道我能弄到什麼?」

看了看曲折蜿蜒的石板路,陳宇邁步狂奔,幾分鐘后,一塊菜地出現在他視線之中。

「這白菜看著太漂亮了,簡直就是藝術品,偷幾棵回去嘗嘗。」

瞧了瞧遠處的菜地,陳宇快步充了過去。

「汪汪汪……」幾條兇橫的土狗,快若疾風的沖了過來。

施展踏雪無痕,用念力弄了三十棵白菜,陳宇當即溜之大吉。

遊戲是偷菜,既然是偷,就不能被發現,被人發現了,還把東西帶走,那就是搶了。

「偷菜成功,你獲得三十棵翠玉白菜。」

慶幸自己跑得快,得到三十棵白菜的陳宇,再次尋找新的菜地。

「這麼多竹筍,弄點回去炒肉,必須速戰速決。」

打量了一下遠處那個竹林,陳宇快若無影的沖了過去,用雲紋劍斬斷一根根竹筍,以念力把竹筍收進空間之中,前後不到十秒,他就離開了。


「偷菜成功,你獲得一百二十三個竹筍。」

「這空心菜太美了,看著就想吃,多弄點回去。」

衝進另一塊菜地,陳宇乾淨十足的用念力,洗劫那些長得蔥蔥鬱郁的空心菜。

「好大的膽子,竟敢偷我的飄香空心菜。」一個青年牽著兩條土狗,快速沖了過來。

「偷菜失敗,不想被狗咬,你就趕快跑吧!」系統的聲音,在他腦海里響起。 被菜地主人發現,先前弄到的那些空心菜,頓時全部消失無蹤,個人空間裡面,一張菜葉子都沒留下,意識到只能偷不能搶,陳宇當即溜之大吉。

「偷菜,偷菜,只有偷到的菜,才能拿出遊戲空間。」

狗叫之聲停了下來,陳宇不在逃跑,回頭看向菜地那邊。

「那空心菜看著就好吃,怎麼也得偷一點回去。」

「狗的鼻子很靈,要是我沒有氣味,它多半發現不了我。」

「狗改不了吃屎,也改不了吃肉吃骨頭,要不要弄點肉給狗吃?」

想了想后,陳宇開始給自己充值。

「氣味負充值一百紙幣,你散發的氣味減少百分之五十。」

「氣味負充值一千紙幣,你散發的氣味減少百分之六十。」

「氣味負充值一萬紙幣,你散發的氣味減少百分之七十。」

「氣味負充值十萬紙幣,你散發的氣味減少百分之八十。」

…..

「氣味負充值一千萬紙幣,你散發的氣味減少百分之百。」

「聲音最好不要負充值,要是聲音減少百分之百,我在別人眼裡就是啞巴。」

「空心菜炒著吃、涼拌著吃,怎麼做怎麼好吃,偷菜大業尚未結束,我還得加倍努力!」

施展踏雪無痕,悄無聲息的來到菜地外,一念之間,陳宇手裡多了幾個雞腿,隨手吧雞腿丟到菜地一個角落,土狗叫了幾聲,就跑去吃雞腿了。

見菜地的主人走了,他快速衝進菜地,用劍斬斷一株株空心菜,然後將其收進空間之中,足足弄了兩百多斤空心菜,他才心滿意足的轉身離去。

「偷菜成功,你獲得空心菜兩百七十六斤。」

陳宇喜歡吃的蔬菜有很多,他既喜歡吃蘿蔔白菜,又喜歡吃空心菜。

「這麼多南瓜,看上去真漂亮,我不喜歡吃南瓜,但父母他們喜歡。」

拿出幾個雞腿,將其丟到一個角落,看了一眼忙著吃雞腿的土狗,陳宇閃身溜進菜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偷走一百多個老南瓜與五十幾個嫩南瓜。

「偷菜成功,你獲得南瓜一百九十三個。」

半個小時后,一塊種滿黃瓜的菜地,出現在他視野之中。

「就剩這幾個雞腿了。」

患得患失的把雞腿丟到一個角落,等到土狗大快朵頤的時候,陳宇趁機溜進菜地,借著瓜藤的遮擋,他一下弄了幾百斤嫩黃瓜,還弄了幾十根老黃瓜。

「偷菜成功,你獲得黃瓜一千兩百四十六根。」

悄然遠去,在一塊石頭上坐下,拿出一條翠綠如玉的黃瓜,用礦泉水洗了一下。

「看著就好吃,不想了,先嘗嘗味道。」

吃了一口黃瓜,香甜可口的味道,讓陳宇驚喜不已。

「太好吃了,濃郁的清香,又脆又嫩。」

一下吃了好幾根黃瓜,摸了摸肚子,陳宇意猶未盡的停了下來。

「西瓜地里長滿了雜草,明顯沒人打理,難道這些都是野西瓜?」

陳宇考慮一番后,暗自戒備的走了過去,找了一個熟了的西瓜,將其切開吃了一塊。

「又香又甜,比天藍星最貴的西瓜,還要好吃幾百倍。」

「偷菜遊戲,偷來的西瓜,能不能帶出去?西瓜好像不是菜啊!」

「不對,西瓜也是菜,西瓜皮就能炒著吃,在那些同胞眼裡,能吃的都是菜。」

裝了幾百個西瓜在空間里,陳宇施展踏雪無痕,快若無影的一路狂奔。

「偷菜成功,你獲得西瓜五百三十二個。」

「蘋果是水果也是菜,香蕉都能炸著吃,蘋果為什麼不能?」

見蘋果園沒有一根雜草,陳宇拿出幾塊五香牛肉,將其丟到一個角落。

「汪汪汪。」狗叫之聲響了起來,又快速停了下來。

落地無聲的進入果園,陳宇用念力收了幾百斤蘋果,個人空間雖大,容積終歸有限,充了錢之後,偷菜時間有一個月,同一種東西不宜弄太多。

「又香又脆又甜,水分很足,這蘋果太好吃了,比紅富士還好吃一百倍。」

離開蘋果園沒多久,陳宇又發現一個果園,隨後以同樣的手段,弄了幾百斤柑橘。

「甘蔗好像也是菜,能拿來燉豬肉。」

看到不遠處的甘蔗地,陳宇放心大膽的弄了幾百斤甘蔗。

甘蔗種植的密度很大,他散發的氣味為零,只要不弄出太大的動靜,土狗就發現不了他。

「又泡又甜,水分充足,滿口留香,好東西!」

吃了幾節甜得沁人心脾的甘蔗,陳宇休息了幾分鐘,又使出踏雪無痕向前狂奔。

「白菜、竹筍、空心菜、南瓜、黃瓜、蘋果、柑橘、甘蔗,我已經偷到八種東西了。」


十幾分鐘后,陳宇停了下來,看著遠處的菜地,他有些膛目結舌。

「人蔘是菜嗎?人蔘應該也是菜,能吃的都是菜,畢竟人蔘可以燉雞。」

四條威風八面、體型健壯的土狗,站在人蔘地的四個角落。

接連丟了幾十斤五香牛肉,等四條土狗一心吃肉的時候,陳宇踏空而行,念力洶湧而下,一根根人蔘連根拔起,沒入他的個人空間之中。

「偷菜成功,你獲得百年人蔘五千三百六十七根。」

「握草,竟然是百年人蔘,誰能種出百年人蔘?」

「難道在遊戲空間里,用不了一百年時間,就能種出百年人蔘?」


深呼幾口氣,平復一下心情,陳宇繼續前進。

曾經有一個叫年羹堯的人,吃白菜只吃菜心,他吃一盤白菜,要用一千多個白菜的心。

在很多眼裡,人蔘很珍貴,但在一個叫唐文堯的人眼裡,人蔘就是柴禾,用來燒火做菜的,姓唐的聽別人說,用人蔘當柴燒,可以去除菜裡面的土味。

同樣是菜心,年羹堯的菜心,要用很多白菜,唐文堯的菜心,卻是用人蔘當柴禾來做。

「我的心態還需提升,在唐文堯眼裡,這幾千根人蔘,也就是一堆柴禾。」

細細一想,陳宇的心情趨於平靜,百年人蔘雖貴,但對他而言,並沒有多少用處。


人蔘補氣養血吊命,有錢有系統的他,隨時都可以充氣充血充命!

默默一算,陳宇突然發現,偷來的五千多根百年人蔘,也就只能拿去賣點錢。

「不想人蔘的事了,與其浪費時間想來想去,還不如多偷點菜。」

「隔這麼遠都能聞到桃子散發的香氣,那些桃子肯定很好吃。」

「蘿蔔,這麼多土狗看守蘿蔔,難道那些蘿蔔很好吃?」

見看守蘿蔔的土狗多達十幾隻,空間里的五香牛肉,丟一塊少一塊,捨不得丟肉的陳宇,靈機一動的使出遁地術,一個個蘿蔔直接被他在地下偷走了。

蘿蔔一般吃根部,很少有人吃蘿蔔葉。

「我太有才了,這樣一來,誰知道我在下面偷蘿蔔?」

偷了三千多個蘿蔔,陳宇心滿意足的遁地而去。 揉了揉紫雲的腦袋,林羽輕聲安慰道:「走吧,等修鍊得強大了,我們再回來!」

紫雲難得的聽話了一回,跟在林羽的身後,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山澗邊上,此時的他根本無法想象,這一次離開意味著什麼,在他的心中,只有一個信念,那邊是變強,強大以後才能去魂獸山脈尋找劍齒虎王報仇。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