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老者沒來由的一句話讓凌峯有些摸不着頭腦了!什麼意思啊?什麼叫生錯了地方啊?難道我不該生在這個世界嗎?

“前輩!不知道可否爲小子解釋一下?”凌峯稍稍作揖!

“哼!”聽到凌峯的話老者再一次的冷笑一聲:“小子,你知道老夫此刻最想幹什麼嗎?”並沒有去理會凌峯提出的話題,老者訪問凌峯!

“幹什麼?”凌峯更摸不着頭腦了!

“要了你的小命!”老者冷冷的回了凌峯一句!

這句話着實嚇了凌峯不輕!

當然凌峯瞬間也看透了,老者嘴上雖然這麼說,可在他身上凌峯卻並未感覺到都半分殺氣,看來事情果然如自己相像的那樣!這老頭確實是有某種東西在牽制着!

要不然凌峯真的可以想象得到自己被老頭剛剛那一招給千瘡百孔的場景! 老者的話並沒有讓凌峯感覺到意外,因爲剛剛他就已經感覺到了老者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殺氣!

“以前輩的實力,想殺我,隨時隨地都可以,這一點我剛剛已經領教了,當然,我還是會反抗的,畢竟我還不想死!”說完凌峯笑了笑並走過老者身邊走到了甲板的護欄旁:“不過我想不明白,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前輩剛剛又收手了?”

凌峯並不認識老者,那就更談不上和老者有什麼淵源了,但這老者想殺自己的心卻不是假的,此時的凌峯真的很想知道這其中緣由!

凌峯的舉動不由的讓老者多看了他一眼,“呵呵!小子,果然有膽識,怪不得老夫多次要求韓老頭對你下手他都予以多種理由拒絕,也不讓我們下手。呵,如今看來,假如你不是預言中的人,連老夫都捨不得殺了你呢!”

韓世充?他居然在韓世充的地頭上直接稱呼韓世充爲韓老頭,他到底是何人?凌峯心中疑惑不已!

不過貌似還有一件事情是凌峯心中更加疑惑的:“預言?預言中的人?什麼意思?”沒有猶豫,這關乎到凌峯的生死,不由得凌峯不慎重!

聽了凌峯的話老者微微一笑,“呵,凌家小子,我知道你小子心中有很多的猜測和想法,也罷,既然這件事情你也是當事人,老夫便說與你聽,老夫可不像韓老頭,他以爲不把事情告訴你就是保護你了,老夫卻不怎麼認爲!”

“那在下洗耳恭聽了!”凌峯微微一笑,並沒有多言!

“其實,韓老頭那天對你說話的時候老夫也在場,關於凌家的事情,老夫知道你心裏在想些什麼,不過老夫可以肯定的告訴你,事情絕對不是你所想的那樣!雖然我們四大世家在在平日裏有些小打小鬧,卻不至於要滅族搶殺的地步!”老者說完頓了頓,似乎在等凌峯發問!


不過此時的凌峯卻沒有開口,而是靜靜的望着遠方的海面!

其實凌峯是沒理由相信老者的話的,畢竟到目前爲止,老者還屬於與凌峯對敵的狀況!

但恰恰又是這個過情況卻又讓凌峯不得不相信老者的話!

很明顯,老者的是與韓世充等同身份的存在,而且就剛剛那一招半式,凌峯就已經知道了自己在老者面前根本就毫無招架之力!也就是說他要想殺自己易如反掌,那他又有什麼理由要騙自己呢?

搖了搖頭,凌峯找不出任何的理由否定老者說的話,於是微微點了點頭:“那這和前輩要殺我,和剛剛前輩口中的預言有有什麼關係呢?”

看見凌峯的舉動,老者笑笑:“不急,咱們慢慢來,其實就昨天晚上,我們已經可以肯定了,對凌家下手的R本的忍者組織!”

“忍者組織?”

“不錯!呵呵,老夫知道,你根本就沒把他們放在眼裏,不過這卻是大錯特錯了,韓老頭說的沒錯,據老夫所知,這個組織在R本國內已經生存了將近三百年了,你想想,假如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組織,他會有如此強大的生命力嗎?”老者笑問道!

當然,他並不需要凌峯的回答!他要的只是凌峯能明白他的意思!

“三百多年?”凌峯囔囔的重複了一句!

“不錯!三百多年!而且這三百多年來,華夏國的異能界與R本忍者之間的摩擦從來就沒有停止過!但是其實雙方都很明白,如果華夏國的異能界與R本的忍界宣佈開戰,那遭殃的將會是兩國的普通百姓,而且別忘了,異能界可不止華夏國有,Y國,M國等等這些國家的異能者也不在少數,而且都相互制約着,假如華夏國異能界與R本忍界開戰,那後果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可他們還是這樣做了!”聽了老者的話,凌峯似乎明白了什麼?


“對!他們還是這樣做了!”老者笑笑,似乎對凌峯的理解能力大爲讚賞!

原來如此,看了看老者的表情,凌峯更加確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他似乎也猜到了爲什麼韓世充要騙千方百計的騙自己了!不過此時的凌峯倒是不怪韓世充,正如剛剛老者所言,這韓世充在面對着如此的壓力之時還處處維護這自己,要不是有韓世充在,恐怕自己早就沒命了!

現在看來,很多事情已經明瞭多了!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這件事情一定不是R本忍者一時興起,要不然重使他們的實力再強他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就重挫凌家並奪走能量晶石,還沒有給其他三大世家援救的機會!

第二,也就是他們的目的了,他們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凌家,或是華夏國異能界的某個勢力,他們真真正正的目的就是能量晶石,而他們打擾到晶石之後的目的就可想而知了!

幾百年前,凌天可以以一己之力就使得華夏國異能界雞犬不寧,這個華夏國陷入滅國危機,今日,還有誰能阻擋得了凌天能量晶石呢? 至於爲什麼韓世充和這位老者想殺自己,當吧一切問題都看透之後,這就變得簡單了!

自己和這晶石之間一定有着某種聯繫!也就是說,會引起這一系列爭鬥的主要導火線有可能是自己!

“可以和我說是預言的事情嗎?”雖然凌峯心中已經有了百分之八十的答案了,不過此時的他還是想把事情搞清楚,凌峯不是聖人,卻也知道什麼叫大局,犧牲自己一人,卻能救下千千萬萬條生命,他重生這一次也值了!

聽到凌峯的語氣中添加了少許的失落,老者的眼神之中微微閃起了一絲異樣的色彩,他似乎看出了凌峯心中所想!

頓了頓,老者微微搖了搖頭,也不在猶豫:“還記得韓家丫頭的異能嗎?”

“思思?她都看到了什麼?”凌峯看了眼老者,轉身又望向了大海!

“她什麼都看不到!”

“什麼都看不到?什麼意思?”老者的話讓凌峯有些猜不透了,立即轉身又望向了老者!

“你說呢?”老者微微一笑,反問道!

不過對此凌峯好像真的不知道,老者的反問更加讓凌峯疑惑了!

“你還不明白嗎?你根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老者微微一笑,也走到了凌峯身邊,同時也看向了大海!

“不屬於這個世界?”

等等!不屬於這個世界!

對了,自己原本應該已經死了纔對啊!而且連帶着這副身體呀不應該再在此時此刻此情此景出現纔是啊!

“前輩的意思是……”

“不錯!由於一年多前,“影”組織頂級情報人員007,也就是你的重生,出現在你身邊的所有人原本應該有的命盤全部都改變了,包括我們!”老者微微一笑,接過了凌峯的話!

果然!

聽到老者的話,凌峯心中大爲驚訝!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重生居然會改變出現在自己身邊所有人的命盤!

不過事情到了現在,凌峯倒是又開始糊塗了:“既然這樣的話,也就是說你們接下去的命盤都是個未知數,那你們有爲何要取我性命呢?”

“不錯,假如只有這樣的話,我們根本就不該取你性命纔是,但事情卻根本就不是現在這麼簡單,韓家丫頭的預知能力雖然不能夠看出你我現在的命盤,但她卻還可以預知未來即將發生的事情啊!”

“你的意思是說,思思已經預知到了一件事讓你們不得不提前對我下手,好讓這件事情不會發生?”凌峯聽出了老者的意思!

“不錯!”老者點了點頭!

“哦?那我到是也想聽聽!”凌峯微微一笑,面色之中隱隱三透出絲絲嘲諷!

老者聽出了凌峯話中的意思,不過卻不向剛剛那樣生氣,突然之間他似乎感覺到了自己有些理虧了!

“災星現,華夏亡”老者的語氣有些淡!

“災星現,華夏亡”凌峯楠楠一語!

六個字,字雖少,不過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災星?自己?

原來如此,原來扣在自己頭上災星的帽子一直都沒有摘掉,也難怪他們這樣想了,畢竟有凌天這個前車之鑑在,自己做出任何事情都是徒勞!

“呵!呵呵!哈哈哈哈……”

突然,站在甲板上的凌峯無故大笑了起來!

老者心中疑惑,轉身看向了凌峯,突然,老者的眼中再次閃出了一絲異樣!

這氣勢……

“前輩!你相信命嗎?”還沒等老者反應過來,凌峯的聲音淡然想起!

“命?”老者望了一眼凌峯的眼睛,好平靜,好清澈……

“你都說了,我凌峯原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的,可是我又確實出現了,而我等出現卻改變了在我周身出現的人的所有命盤,你說我算不算逆天改命了?”凌峯淡淡的笑笑!他的語氣依然平靜如水!

“逆天改命?”老者喃喃一語!突然,老者再次瞪向了凌峯,眼中竟含着千般的不可思議!

“逆天改命!哈哈哈哈……好!好一個逆天改命,老夫怎麼沒有想到啊!哈哈哈哈!”頓時,老者也如豁然開朗般的大笑了起來!

“前輩是支持我這麼做咯!”見到老者大笑,凌峯也微微一笑!

“支持,怎麼能不支持,R本的忍者已經得到了能量晶石,至於他們會如何讓利用這顆晶石我們還不確定,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想讓這個世界亂起來,既然避免不了,那我們就反其道而行,或許效果會出乎任何人預料也說不定!好,很好,凌家小子啊凌家小子,你果然不錯,我武兵衛活了幾百年了算是見識到了,要真把你殺了,老夫恐怕真得後悔一輩子啊!”

武兵衛?他就是武兵衛?

靠,果然是,怪不得他會有如此強悍的實力了,原來是四大異能世家武家的家主!

雖然早就猜到了這老者應該與韓世充的輩分差不了多少,不過在這老者報出名號時,還是嚇了凌峯一大跳!

若是這樣的話,那不用說,蔣家的家主估計也在這邊了!

“前輩!這件事情,我希望只有我們兩知道!”頓了頓,凌峯開口了!

“哦?爲什麼?”凌峯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倒是讓武兵衛想不通了!假如把這件事情告訴韓世充和蔣肖!那不是更好!

當然此時凌峯這樣做卻不是沒有理由:“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呵,那些忍者早就混上這艘船了!”

“怎麼說?”武兵衛疑惑的看着凌峯,很明顯他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異樣!當然,他不是懷疑凌峯,他只是不知道凌峯是怎麼知道已經有忍者混上船了!

“第六感!”凌峯笑笑,給出了三個字!

“第六感?”武兵衛疑惑的看了凌峯一眼,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又哈哈大笑了起來!

凌峯說第六感只是在開玩笑罷了,不過武兵衛並不是傻子,而且他的聰明才智根本不會弱給這艘船上的任何人,只要稍微想想他就知道了!

以目前的形式看來,假如這艘船上沒有忍者奸細的話,那才真的叫做不正常了!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的數量不會少,他們有可能是一個團隊,也有可能互不相識,就算是這艘船上的服務員,小姐,清潔工,船員,甚至是船長都有嫌疑!

別忘了,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就是有預謀的,任何情況都不可以忽視! “那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聽明白了凌峯的話後,武兵衛也不再拐彎抹角,一下子就直奔主題了!

“怎麼做?還沒想好!“凌峯微微一笑:“不過我大概已經知道了要往那個方向走了!”

既然已經確定的是忍者對凌家下的手,又確定了這忍者的奸細已經混進了這艘船,那麼接下去的事情就明顯多了!

凌峯可沒有忘記昨天晚上想要對自己使用美人計的冰美人!

雖然很難以置信,不過凌峯卻可以確定那所謂的當代熒屏上的玉女掌門冰芯就是R本的特工!難怪,在她身上凌峯嗅到了和紅玫瑰類似的氣息!

“好!小子! (無限恐怖)程心誠意1 !” 强寵小妻:邪性總裁深深愛 ,卻也不多問,只是這短短不到半個小時的接觸他貌似已經看清楚了一點,那就是這所謂的預言災星的分析能力絕對不在自己之下。

“至於韓老頭蔣老頭那邊就交給我了,我會找個適當的時機與他們詳談!”頓了頓武兵衛繼續說道!

“嗯,那就拜託前輩了!”面對武兵衛,凌峯微微作揖!

說實話,不管怎麼說,假如這武兵衛真的願意幫自己,那對自己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嗯!放心好了,這點小事老夫還是綽綽有餘的!”武兵衛微微點了點頭:“老夫還要去和韓老頭喝早茶,先走了!”武兵衛說完便欲轉身離開,不過還沒等他邁開腳步卻被凌峯叫住了!

“前輩,請等等!”

停下腳步,武兵衛有些疑惑的向着凌峯的方向望了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