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武凝目一看,居然是先前那個空姐藍柯。

藍柯居然住在這裏?什麼時候空姐這麼有錢了?

儘管心中好奇,蘇武還是笑道,“真巧。”

藍柯笑道:“蘇先生住在這裏?”

蘇武一笑,“我一個朋友住在這裏,你也住在這裏?”

藍柯搖頭,“我哪裏住得起,今天我跟我媽來這裏找人。”

臉上露出一絲不自然,她率先岔開話題,笑道:“待會有空嗎?我們一起吃個飯。”

不等蘇武說話,她笑着說:“不要拒絕一個女生的邀請,況且我還沒有好好謝謝你。”

蘇武笑道,“好。”

就在這時,一個肥胖的中年婦人走來。

“媽。”藍柯迎了過去。

中年婦人瞥了蘇武一眼,“這年輕人是誰?”

藍柯笑道,“他叫蘇武,是我朋友。”

藍柯她媽蹙眉,“只是朋友?”

“媽。”藍柯很是無奈。

щщщ▪ ttκá n▪ ¢o

“年輕人,你住這裏?”藍柯她媽問道。

“阿姨,我不住這裏。”蘇武笑道。

聽到蘇武的話,藍柯媽媽眼中閃過一絲輕蔑,沒再理會蘇武,對藍柯說道:“聯繫上吳副了嗎?”

“聯繫上了。”藍柯強笑。


“那就好。”藍柯媽媽長出口氣,高興道:“待會一定要好好招待好吳副。”

“我知道了,媽。”

藍柯看着蘇武,“媽,待會蘇武會跟我們一起去。”

“一起?”藍柯媽媽不高興了,板着臉說:“你突然帶別人去,吳副會不高興的。”

蘇武儘管心中有些不喜,但並未發作,而是笑着說:“藍柯,你跟你媽去吧。” “媽,既然如此,那我們回家吧。”

藍柯紅着眼說。

藍柯媽媽沒想到一向聽話的女兒居然爲了一個小年輕忤逆自己。

“你……”藍柯媽媽氣急。

“蘇武幫過我,他是我朋友。”藍柯直視藍柯媽媽。

“好好好。”藍柯媽媽輕哼,惡狠狠的瞥了蘇武一眼。

蘇武越發厭惡這婦人。

藍柯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蘇武。

蘇武最怕這招,只能笑着點頭,我去還不行嗎?

藍柯面露喜色。

就在這時,一個三十多歲,身穿西裝的斯文男子走來。

“二境武者。”蘇武一眼就看出了此人的修爲。

“吳副。”藍柯急忙迎了過去。

藍柯媽媽也滿臉獻媚的迎了過去。

吳姓男子火熱的目光從藍柯傲人的身材掃過,笑着說:“久等了。”

“不久,不久。”藍柯媽媽急忙道。

藍柯笑道:“吳副,晚餐訂在四海酒店。”

吳姓男子笑着點頭,“坐我的車去吧。”

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蘇武,蹙眉道:“這人是誰?”

藍柯尚未說話,她媽媽已經搶先笑着說:“是阿柯的表弟,今天剛來城裏。”

吳姓男子笑道:“原來是藍小姐的表弟。”

不再多看蘇武一眼,當先而走。

藍柯媽媽揪着手,一個勁的使眼色。

藍柯無奈,只能跟了上去。

蘇武抱着手,優哉遊哉的跟了上去。

一輛價值幾百萬的豪華轎車停在前面,吳姓男子很是紳士的爲藍柯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上了車,藍柯媽媽嚥着口水打量着車內。

吳姓男子嘴角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

車使出,很快就到了四海酒店。

四海酒店是蜀南的五星級大酒店。

蘇武進入大堂,一擡頭就看到了牆壁宣傳欄上掛着宋雨桐的照片。

宋氏集團旗下,四海酒店!

蘇武一愣,宋雨桐居然把酒店開到蜀南來了。

見蘇武愣住了,吳姓男子心道,土鱉就是土鱉。

“沒有了?”這時藍柯的聲音傳來。

“對不起,是我們的責任,要不你先等一下,七號雅間的客人馬上就要走了。”

大堂經理滿臉歉意。

“怎麼回事?”吳姓男子走了過去,蹙眉問道。

“先生,我們的服務員出了些錯,你們預約的雅間被其他客人佔用了。”大堂經理急忙解釋。

藍柯媽媽忍不住道,“你們是怎麼搞的?”

看着藍柯,藍柯媽媽的臉上更是寫滿了不滿。

藍柯滿臉委屈。

吳姓男子蹙眉道,“我是蜀南一中的副校長吳剛,你們的服務讓我非常不滿。”

那大堂經理滿頭冷汗,“先生,實在不好意思。”

這時,一個服務員過來低聲跟大堂經理講了什麼,大堂經理聞言臉色鐵青。



吳剛聽到了服務員說的話,冷冷道:“對方還需要一個小時?難道你要我等一個小時嗎?”

藍柯急忙對吳剛說:“吳副,要不我們換個地方?”

吳剛搖頭,“不用,我能搞定。”

看着大堂經理,他沉聲道:“我要你立刻幫我解決,你只有三分鐘時間。”

大堂經理一臉爲難,四海酒店還有雅間,但是那是不對外開放的。

“先生,我們會十倍退還你的餐費。”大堂經理說道。

“你覺得我很缺錢嗎?”吳剛大怒。

“先生,很抱歉。”大堂經理滿臉無奈。

吳剛的臉很掛不住。

太丟臉了。

周圍這麼多人看着,他實在丟不起這個臉。

“我來想想辦法吧。”蘇武突然開口。

吳剛看着蘇武,不禁有些惱火,呵斥道:“你想辦法?你算什麼東西?四海酒店會賣你面子?”

藍柯媽媽見吳剛發火,也不禁呵斥道:“閉嘴!你知道這是在什麼地方嗎?有你說話的份嗎?”

藍柯儘管知道蘇武是個武者,但也知道這四海集團背後的老總來頭不小,蘇武又能想到什麼辦法?他總不可能認識四海集團背後的老總吧?

周圍不少人見蘇武居然大言不慚的說能想到辦法,均覺得好笑。

蘇武沒在乎別人的嘲諷,他拿出手機打給了卉姨。

吳剛冷笑,“裝模作樣的小子!”

“卉姨。”蘇武笑道。

“蘇武啊,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卉姨有些意外,她把電話給蘇武之後,蘇武從來沒有聯繫過她。

“卉姨,有點事要麻煩你。”蘇武笑道。

“什麼事?”

“四海酒店是宋氏集團的嗎?”

“沒錯。”

“我現在就在這裏,但是已經沒有雅間了,你可以幫我安排一個嗎?”

“沒問題。”

“謝了,卉姨。”

蘇武笑着掛了電話。

“卉姨?”吳剛滿臉輕蔑,他壓根沒聽說過四海酒店有卉姨這號人。

藍柯媽媽也滿臉鄙視的看着蘇武。

藍柯也有些不相信蘇武認得四海酒店的人,她清楚,蘇武是蜀都來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