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元宗露出喜色,點頭道:「很好,桂公公,你就帶著江帆去尋找妙雅公主掉落下去的地洞!」

桂公公急忙跪下道:「老奴遵旨!」

隨即唐元宗望著江帆,「江帆,你準備何時去尋找地洞?」唐元宗問道。

「皇上,妙雅公主如今十分危險,必須馬上就去尋找那個地洞。」江帆急忙道,因為江帆發現妙雅公主眉心的那顆黑痣已經紅了三分之二了,恐怕拖不到明天,黑痣就會全部變紅了。

「好,朕親自帶隊去郊區狩獵場!」唐元宗點頭道。

郊區狩獵場位於大元城西郊三十里處,唐元宗親自帶隊,江帆、妙雅公主、納甲土屍等人達到了郊區狩獵場。

狩獵場四周四面環山,山高林密,果然是一個天然的狩獵場。江帆望著桂公公,「死太監,那個地洞在怎麼地方?」江帆微笑道。

桂公公滿臉不悅,但是又不敢發作,手指著樹林里道:「那個地洞在前面的樹林之中,老奴記得附近有九棵大樹,地洞就在九棵大樹中間。」

江帆吃了一驚,「哦,地洞周圍有九棵大樹嗎?你沒有記錯吧?」江帆吃驚道。

桂公公點頭道:「是的,是有九棵大樹,這個老奴記得很清楚,絕對不會錯的。」

唐元宗點了點頭,「嗯,我也想起來了,地洞四周是有九棵大樹,那九棵大樹十分奇特,樹上的果子都是黑色的,樣子很奇怪呢。」唐元宗點頭道。

江帆感覺到地洞和那九棵大樹一定有什麼聯繫,還有還有唐元宗說的黑色果子,樣子很奇怪,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只有看了才知道。

桂公公在前面帶路,江帆等人進入樹林之中,樹林裡面的樹木十分高大,都是一百多米高的大樹。在樹林里走了十多分鐘后,桂公公突然停來了下來,手指著前道:「江帆,地洞就在前面了,那就是九棵大樹!」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前面是一大片樹林,但是有九棵特別粗大的樹,而且這就棵樹與眾不同。其他的樹都是青色或者灰色樹皮,唯獨這九棵大樹是黑色樹皮。

每棵大樹直徑大約二十多米,樹高大約兩百多米,枝葉茂密,樹葉是紅色,樹上的果實卻是黑色。江帆看到那果實,他吃了一驚,「呃,骷髏果!」江帆吃驚道。

江帆想起茅山符咒中記載過一種邪樹,名叫骷髏樹,是天下至陰至邪的樹,天下間的邪物都喜歡附著在此樹上。樹上所結的骷髏果更是一種邪物,可以用來在煉製一些邪物,增加邪物的法力。

最可怕的是這裡竟然有九棵骷髏樹,而且九棵骷髏樹是按照九宮排列,這裡面暗含玄機,九九八十一的變化。那地洞應該不止一個呢!應該是兩個地洞,一陰一陽,一明一暗。

「哦,江帆,什麼骷髏果?」唐元宗驚訝道。

「皇上,因為這些果實是骷髏頭的模樣,所以就叫骷髏果!」江帆解釋道。

唐元宗仔細觀看樹上的果實,果實外形如同骷髏頭,當時沒有往這方面想,現在經江帆一說,還真的很像骷髏頭的形狀呢。

「呃,這些黑色的果實還真的香一個個懸挂的骷髏頭呢!」 女帝歸來︰暴君榻上寵

「是啊,真的好像骷髏頭呢!這真是太可怕了!」桂公公驚呼道。

唐元宗望著江帆,「江帆,這樹也太怪了,樹上為何結這種骷髏頭的果實呢?」唐元宗皺眉道。


「皇上,這樹叫骷髏樹,是至陰至邪的樹,地洞應該不止一個,是兩個地洞!」江帆皺眉道。

「呃,兩個地洞?不對呀!當時就一個地洞啊!」桂公公驚訝道。


「兩個地洞一陰一陽,妙雅公主掉入的是陽地洞,還有一個陰地洞,就在陽地洞的旁邊,一般人是無法發現的。」江帆解釋道。

唐元宗吃驚地望著江帆,他是回憶當時妙雅公主掉入地洞的情景,當時他帶著妙雅公主坐在符馬上。妙雅公主坐在前面,唐元宗抱著妙雅共和組,當他騎在符馬進入這片樹林的時候,他看到有一隻劍背符豬出現,當時他十分興奮。

施展冰凍符咒捕捉劍背符豬,可是他施展符咒捕捉劍背符豬的時候,突然妙雅公主掉落下符馬了,妙雅公主落入地洞之中。

劍背豬也突然消失不見了,唐元宗急忙跳下符馬,發現妙雅公主掉入了一個地洞之中。唐元宗當時就急了,對著地洞喊叫:「妙雅!」可是地洞最後面那個沒有回應。

後來唐元宗派出護衛進入地洞,結果派出兩名護衛進入地洞之中半個小時也不見出來,任憑喊叫也沒有回應。

隨後唐元宗又派出四名護衛進入地洞尋找妙雅公主,那四名護衛進入地洞之中,半個小時如同石沉海底。但是唐元宗就震驚了,他馬上爬出十名護衛準備進入地洞。

突然地洞之中傳來妙雅公主的喊叫聲:「父親,救我!」

唐元宗大喜,命令護衛進入地洞之中,救出了妙雅公主。妙雅公主被救出地洞之後,唐元宗發現妙雅公主沒有受傷,只是受到驚嚇而已。

回到皇宮之後的第二天,妙雅公主的眉心出現了一顆黑痣,當時唐元宗一沒有注意。直到後來只要碰到妙雅公主就會發生倒霉的事情,唐元宗這才感覺不對頭。

後來只要是男人碰到妙雅公主就發生倒霉的事情,為此唐元宗大傷腦筋,請來御醫治療,就連治療的御醫也倒霉,還摔死了一名最優秀的御醫。

想到這裡唐元宗對著江帆道:「江帆,你所說的陰地洞在什麼地方?」

江帆對著唐元宗道:「皇上,您隨我來!」江帆對著唐元宗揮手,隨即他朝著地洞走了過去。

唐元宗跟在江帆背後,妙雅公主和那些護衛緊緊地跟著唐元宗身邊,走了大約三十多米,江帆停了下來,手指著地面道:「皇上,這個地洞是不是當年妙雅公主掉落下去的地洞?」

江帆手指著的地方有一個直徑大約兩米的地洞,地洞斜著向下,黑漆漆的一片,深不見底。

唐元宗皺眉道:「好像是吧,我記不清了。」

桂公公看了看地洞,「皇上,這就是當年妙雅公主掉落下去的地洞,老奴記得就是這裡!」桂公公點頭道。

唐元宗望著江帆,「江帆,你說的陰地洞呢?」唐元宗問道。

江帆朝著前面走了大約十米,停了下來,扭頭對著唐元宗道:「皇上,這裡就是陰地洞!」

唐元宗急忙走了過去,其他的人也跟著走了過去,唐元宗望著地面,地面上是兩尺多高的草,旁邊是一棵小樹,唐元宗驚訝道:「江帆,這裡哪裡有地洞?」

「呵呵,皇上,陰地洞是一般人無法看到的。」江帆笑道。

「江帆,你敢戲弄皇上!皇上是一般人么!你這是欺君之罪!」一旁的桂公公對著江帆喊道。

江帆望著桂公公,「我靠,死太監,就知道拍馬屁!我說的一般人是不具備法力的人!所以皇上看不見地洞!」江帆冷笑道。

桂公公望著地洞,「你胡說!這地面根本沒有地洞!你當我們都是三歲小孩是吧!」桂公公冷笑道,他對江帆就一直沒有好感,特別是江帆罵他死太監,他更是恨上了江帆,恨不得殺死江帆。

唐元宗疑惑地望著江帆,江帆望著桂公公微笑道:「死太監,你敢不敢走到這裡試試看是不是地洞!」

「哼,有什麼不敢的!」桂公公朝著江帆手指走了過去。

突然桂公公腳下一空,他驚叫一聲,身子朝著地面墜落下去,瞬間消失不見了。唐元宗大驚,望著地面道:「呃,桂公公呢?」

江帆無奈搖頭道:「桂公公掉入陰地洞之中去了,生死未知!」

「呃,江帆,你既然知道這裡很危險,你還讓他掉落地洞之中?」唐元宗滿臉不悅道。

江帆笑了笑道:「皇上,是他不相信我的話,他自己要試的,這可不關我的事!」

「呃,江帆,你要救桂公公啊!」唐元宗皺眉道。

這個桂公公是唐元宗跟了他很多年,平日喜歡奉承唐元宗,深得唐元宗的喜愛,可以說是他的寵愛太監。

江帆搖頭道:「皇上,我可沒辦法救那個死太監!」

唐元宗滿臉不悅,他剛才說話,突然納甲土屍喊道:「主人,主母要進入地洞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扭頭看, 軍爺寵妻之不擒自來

江帆急忙喊道:「傻蛋,攔住妙雅公主,千萬不能讓她進地洞了!」

納甲土屍急忙衝過去,他急忙擋在妙雅公主面前,「主母,您不能進入地洞!」納甲土屍喊道。

只見妙雅公主目露凶光,「閃開,不要阻擋我!」她伸手就推納甲土屍。

可是納甲土屍身子如同牆壁一樣,妙雅公主沒有推動,妙雅公主突然嚎叫一聲:「滾開,當我者死!」妙雅公主的手指甲突然暴漲對著納甲土屍的脖子抓下。

納甲土屍不敢傷妙雅公主,他調動元神裡面的那塊黑色墓碑,一道黑色氣芒泛起,納甲土屍周身形成護甲。

妙雅公主的鋒利指甲抓在護甲上,發出嘎吱的聲音,如同抓在鐵皮上一樣。納甲土屍笑道:「嘿嘿,主母,小的皮可厚呢!您是抓不破的!」


嗷!妙雅公主發出一聲嚎叫,那聲音如同鬼哭狼嚎一般,她的眉心上那顆黑痣變化骷髏頭,張開大嘴對著納甲土屍一口咬下。

納甲土屍身上的黑色氣芒爆發出,那骷髏頭被黑色氣芒所傷,嗷的一聲,骷髏頭急忙縮了回去。

於此同時江帆到了妙雅公主背後,伸手點了她的肋下,妙雅公主立即癱軟倒在江帆懷裡。隨即江帆抱起妙雅公主,對著唐元宗道:「皇上,為了妙雅公主的安全,必須把她捆綁在樹上,不能讓她進入地洞之中,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唐元宗點了點頭道:「好吧!」他揮手讓護衛上前把妙雅公主捆綁在距離地洞大約五米遠的小樹上。

江帆望著妙雅公主眉心的那顆黑痣已經紅了五分之四了,只剩下五分之一,那顆黑痣就全部變紅了。江帆懷裡摸出三張黃紙,伸出劍指在黃紙上書了三道符咒,隨即把三張黃紙貼在妙雅公主在的頭頂、眉心、心窩三處。

「皇上,等會我和僕人傻蛋下地洞尋找黑煞母體,如果妙雅公主發作了,有這三張符咒鎮壓,她是無法掙脫開的。您千萬要記住了,不能撕掉三張符咒,否則妙雅公主就掙脫繩子進入地洞,那後果不堪設想!」江帆望著唐元宗一臉嚴肅道。

唐元宗點頭道:「嗯,我知道了,你需要護衛隨你們一起去嗎?」

江帆搖頭道:「不需要護衛,我和僕人傻蛋去就行了!你們在洞外等候!直到我們出來才能離開!」

唐元宗點頭道:「好的,我會一直等到你們出來才離開。」

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我們從陰地洞進入!」

江帆和納甲土屍走到陰地洞口,銀地洞口的直徑大約兩米多,和陽地洞直徑一樣。納甲土屍在前面開路,江帆緊隨他身後,納甲土屍進入陰地洞之後,江帆正要進入陰地洞的時候,唐元宗對著江帆道:「江帆,如果你看到了桂公公還活著,就把他救出來!」

唐元宗還惦記桂公公呢,江帆無奈點頭道:「好吧!如果那個死太監沒有死,我就救他出來!」

陰地洞之中十分陰暗,涼颼颼的,蜿蜒斜下,深不見底。納甲土屍在前面小心翼翼走在,他手持著裂空奪魄槍,對著黑暗之中胡亂戳著。

兩人走了大約二十多分鐘之後,納甲土屍突然停止下來,扭頭對著江帆道:「主人,前面出現兩個通道了,我們走哪一條通道?」

「兩頭通道,左陰右陽,我們走左邊的通道!」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

江帆和納甲阿土屍進入左邊的通道,這條通道更加陰暗,冷森森的,兩人走了大約一百多米之中,通道突然變大了,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空曠之地。

「主人,到了盡頭了!哦,這裡有幾具骷髏骨架呢!」納甲土屍驚訝道,他看到地面上的骷髏骨架了。

「哦,讓我看看!」江帆走了過去,地面上有三具骷髏骨架,骷髏骨架樣子十分奇特,骷髏頭張開嘴,露出一副驚恐的樣子。

地面上還有銹跡斑斑的鎧甲,「哦,這三人應該是下來搭救妙雅公主的護衛,他們被殺死在這裡了!」江帆推斷道。

「呃,主人,這三名護衛是被什麼殺死的?」納甲土屍驚訝道,他抬頭望著四周,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之處。

江帆搖頭道:「不知道,也許是黑煞的母體吧!」

「主人,黑煞母體是什麼東西?」納甲土屍驚訝道。

江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只有看到了我們才知道是什麼。」

「主人,您的意思是寄生在主母身體之中的母體生下的仔嗎?」納甲土屍好奇道。

江帆搖了搖頭道:「目前還不知道,也許是吧,剛才妙雅公主要進入地洞之中,很可能就是要見到母體,然後母與子合吧。」

這些只是江帆的猜測,實際上江帆並不知道那個黑煞是什麼邪物,因為符元界不同人界、仙界、魔界、妖界,它是獨立的一個奇特的界,這裡的邪物應該也是奇特的。

江帆和納甲土屍順著空曠地走,前面出現一個葫蘆形狀的洞,「哦,主人,前面有個葫蘆形狀的洞呢!」納甲土屍手指著前面大約十多米遠地方道。

江帆看到了前面葫蘆形狀的山洞,山洞之中冒出黑氣,江帆感覺到了陰邪,他運用符籙寶鼎透視山洞,他看到了山洞裡面有一枚雞蛋形狀的物體在裡面。

那枚雞蛋形狀的物體豎在地面上,大約有一米多高,黑漆漆的,散發著一股陰邪之氣。

江帆吸來了口涼氣,「呃,那是什麼東西?好像是一枚雞蛋呢!」江帆側耳傾聽,隱隱約約聽到了心跳的聲音。


「傻蛋,你聽到心跳聲音沒有?」江帆驚訝道。

納甲土屍搖頭道:「沒有啊!小的聞到山洞裡面有股很臭的氣味,那裡面是不是有腐爛的肉啊?」

「哦,你聞到了腐肉的氣味?」江帆驚訝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