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千驚看似信誓旦旦地說,臉上卻是涌現瘋狂嘲諷之意,而且話裏暗罵霸羽廢物!

聽得此話,霸羽眼中即刻閃過一絲奔怒之色,猶如弩箭穿空,前世所具有的氣勢也隨之散發。

步千驚看到那種眼神,心中一寒身體顯然向後一仰,那股氣勢讓他瞬間冰冷起來。然而當他想到霸羽已經淪爲廢人,臉上那種嘲諷更加明顯,心中也充滿玩味。

明擺着就是在說,我就是如此,你個廢物能耐我何?!有本領你就站起來揍我一頓出出氣啊,哈哈……

看着他那小人得志的神情,霸羽渾身一陣痙攣鑽心劇痛升騰而起,噗地一聲,一口逆血直接噴灑而出。

步千驚皮笑肉不笑地說:“妹夫啊,你現在一定非常痛苦吧,我來讓你舒坦一下吧!哈哈……”

霸羽忍着劇痛,低沉地說:“滾出去!”

看着霸羽慍怒表情,步千驚心中更爽,更加肆無忌憚。

寒芒奪人眼目,越來越近……

此時步千驚已經到了牀邊!

魔手將要落下!

……

“住手……”一道清冷淡卻頗具威嚴的聲音,直接在這房中升起。

看到,霸羽滿嘴鮮血,慕容羽仙俏臉一凝,瞬間來到霸羽身旁,眼眸中閃過一絲濃郁無比的蒼青色,而後一股精純無比的元力進入霸羽體內調和他的氣血。

此刻,古印在腦海中慢慢震動,彷彿是受到那股力量的牽引,頃刻白芒再現以一種霸道無比的姿態融合蒼青色力量。那彷彿是煉化天下一般的強勢,讓一切都無所遁形,只能被它強勢煉化,這便是古印的霸道,封天煉妖。

最後新型力量形成融於霸羽身體之內,給他迅速療傷!霸羽在急速恢復的同時,也在蓄積着氣力!

“哼!步千驚,如此待我霸羽弟弟,是不是太過分了?!”慕容羽仙眼神清寒,冰寒的氣息散發而出!

“慕容姐姐,此話恐怕值得推敲了吧。我和霸羽那是一家人,無論發生什麼都是家事,怎麼也輪不到外人評頭論足!”步千驚看着慕容羽仙嬌軀,漫不經心地說。

“臭**,不用你護着這廢物,總有一天我要爬上你的牀,狠狠幹你!”步千驚在心中意、淫說。

一向紈絝的大少,此刻也是語出驚人:“難不成,你想挑撥我們家人之間的關係?不知你到底安的是什麼心,竟然如此之毒辣!”。

“你……”頃刻,慕容羽仙被逼得啞口無言。

“既然本少爺,在此處如此之不受待見,那我告辭了!”

步千驚不屑地看着霸羽說道:“妹夫,你安心養傷,即便你廢物到死我步家定會助你康復,一定會讓你過上平凡人的逍遙日子!”

“哈哈……”

……

“一個紈絝子弟根本不可能說出如此之話,這一切肯定是步游龍那個老狐狸教的。”霸羽心中想。

此刻,霸羽已經恢復一些氣力,看着步千驚挑釁的樣子,臉龐猙獰,雙拳緊緊扣在一起,指甲深深刺入肉中。

“哈哈哈……”

霸羽先是仰天長笑,面容孤傲霸道,隨後霸道無匹地吼道:“混蛋,少和老子來這一套,堂堂九尺男兒,自當頂天立地光明磊落!回去告訴你身後的老匹夫,在背後耍陰招和躲在女人裙底下討生活有什麼不一樣!”

“有本事衝老子來,老子皺一下眉頭,絕非好漢!老子我即便再怎麼廢物,也是龍廷鎮二主之一!而那老匹夫,雖外表光鮮,說到底也只是一個奴才!以奴欺主,罪大惡極!”

面對着步千驚咄咄逼人的態勢,重病之中的霸羽終於猶如火山般的爆發了起來,小臉冷肅,一腔話語,將慕容羽仙都是震得發愣,誰能想到,重病之中的孱弱少年,竟然如此犀利。

“你……”

步千驚明顯被霸羽那股獨步天下唯我尊的氣勢震懾,整個人都處在驚慌之中,試問一個紈絝子弟怎能抵擋霸羽這股天生霸氣!他臉色都開始蒼白起來,腦袋中轟鳴不斷,身軀都開始顫抖,一下子蹲倒在地!

“滾!”

滾字出口,霸羽那種天生霸氣包裹着淡淡魔氣滾動而出,直逼步千驚心底!

寒芒加身,他整個身體都在不停顫抖,霸羽所表現出來的氣勢,在步千驚看來已經遠遠超過他父親。一向被他看不起的人,竟然爆發出如此氣勢,步千驚此刻越發恐懼,冷汗已經將他衣服沾溼,下一瞬間,竟然屁滾尿流地地向外跑去,地下只留下一灘水漬!

霸羽看着那狼狽身影,字字鏗然地說:“看在千尋的面上,我奉勸那老匹夫幾句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聲音之中雖帶着病態,卻自有一種獨霸之氣散發而出,如針紮在步千驚心底!此時步千驚更加不堪,一下子撲倒在地,但又快速滾爬起來。

雖然狼狽但是步千驚仍然不忘叫囂地說:“你……你等着,我父親一定會給我出主意口惡氣,一定會讓你兄弟二人全部不得好死!”

呆在一旁的慕容羽仙眼中閃過一絲寒芒,竟然動用神祕莫測的靈魂之力直刺步千驚:“要想動他,那就看看我答不答應!”


又是一個狗吃屎,這次步千驚鼻子都磕破了,但是在下一刻他滾了起來,飛逃而去。

剛剛出院門,步千驚便看到自己妹妹步千尋和霸麟一同歸來,看着霸麟那猙獰面具之下的冰寒眼神,心中那股驚寒即刻加劇幾倍,狼狽無比地離開…… 步千尋一雙丹鳳秋水眼,兩彎柳葉吊梢眉, 眉目之間撫媚而不缺英氣,身量苗條, 酥胸高挺,臉頰桃紅,豔麗無比。

宛如一朵最爲璀璨耀眼的紅衣花,綻放在這世間熱烈美豔……

霸麟身高九尺,頭戴一猙獰面罩,增添一種狂野美感。此時,霸麟默不作聲慢慢摘下面罩,只見他,面如冠玉,目若朗星,劍眉斜挑,眉宇之間英姿逼人!

長髮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條白帶把前面的頭髮束在腦後,全身散發着跟他的劍一樣冰冷的氣質!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體五官散發着冰冷的氣息。


霸麟龍行虎驅,幾個瞬間便出現在霸羽和慕容羽仙身旁,看到慕容羽仙,霸麟身軀一震。隨後,步千尋銀鈴般的絃音蕩起:“羽哥哥,尋兒就知道你會沒事的。”

對於千尋,霸羽總是有一種錯覺,千尋是紅衣在世。見到步千尋眼睛中裹着淚花俏臉盡是倦怠之色,瞬間霸羽心一痛。慢慢伸出手掌輕輕觸摸步千尋臉頰,三分歉意五分心疼地說:“沒事的!”

慕容羽仙餘光掃去,目光掃過霸麟之時竟然沒有任何停頓。片刻慕容羽仙起身向外走去,輕音蕩起:“他現在只是身體虛弱,悉心照顧便會痊癒。我累了,先走了!”

又是像上次一樣,只給人留下冰冷的身影。

霸麟隨慕容羽仙遠去的目光慢慢收回,飽含磁性的聲音關心說:“弟弟,你沒事便好,這次出去在巫山之中我已經尋得碧血靈參,我讓尋兒給你熬成湯水,明日你定能生龍活虎!”

霸羽聞着那種神奇藥香,看着霸麟俊美臉龐上那種倦怠,鼻子一酸,眼睛一紅,便感覺自己難以開口說出一句話來!

碧血靈參一階靈藥之中的絕品,在這龍廷鎮之中,乃是有是無價之物。對於血兵階修士煉血有着絕大好處,能夠抵得上半年之功。

“大哥,這對你修煉有着莫大好處,我不用!”霸羽決絕地說,“只要你吸收這碧血靈參的藥力,以你的天賦,不出一個月絕對能夠超越步千驚那個老匹夫!”

步千尋聽到霸羽毫不遮掩的辱罵自己父親,突然心中一痛,眼中瞬間閃過一絲痛苦,頓時有種多餘的感覺。但是她依舊守護着霸羽,更加溫婉可人,手握的更緊了。

霸麟輕輕一笑,說道:“哈哈,你我是兄弟,從小相依爲命的兄弟,區區靈藥和你的身體相比,算得了什麼。尋兒,快去給他熬了,喂他吃下,明日定能和你拜堂成親。”

步千尋聽到成親這個詞語之後,眼神更顯的複雜,而後接過碧血靈參,逃走一般離開!

不過沒有步千尋在此,二兄弟反而無言以對,有一絲尷尬環繞。

或許是受不了霸羽那種真摯眼神,霸麟說:“我去看看,咱們婚事籌備如何了。”霸羽重重點頭,只是他卻不知道,其實這婚事根本不用霸麟操心,早就安排妥當。

在千尋的服侍之下霸羽用過藥之後便盤身而坐,千尋也是很知趣的主動離開,將時間留給霸羽療傷。

此時霸羽心露喜色,濃郁藥力在體內遊走,讓他的身體頓時一震。


靈藥入嘴,便是化爲一股赤陽的能量,迅速地鑽進霸羽體內各處,靈藥之中蘊含的血氣猶如一層層血膜一般,緩緩的滲透骨骼。 隨着血膜的滲透,霸羽的身體忽然一陣劇烈的顫抖,一絲絲鮮血,從毛細孔中不斷的冒騰而出,只是眨眼時間,霸羽的身體,便是被塗上了一層殷紅的鮮血,看上去極爲的恐怖。 這些並不是真正的鮮血,而是靈藥本身所蘊含血氣所化。

因爲霸羽筋脈俱斷,所以這股雄渾的力量便在他的體內充當着。 隨着這股力量的出現,天地之間的元氣驟然暴漲,眨眼時間,一股強大的力量,便是猶如甦醒一般,緩緩的從體內凝聚了出來。 霸羽漆黑的眸子之中,反射着喜色,他已經感覺到自己身體力量的增大,喉嚨微微滾動着,某一刻,猛的一咬牙他開始控制自己意識讓自己的身體吸收靈藥的藥力。

霸羽身體的溫度在慢慢提升着,這也牽動了四周的溫度。但這卻只是一個開端,霸羽要承受的纔剛剛開始。

體內那股赤陽藥力,在瞬間爆發了起來,劇烈的溫度讓霸羽的皮膚都開始變得通紅起來,宛如燃燒的火炭。霸羽心中忍不住的爲這高溫而感到震撼與驚歎,它所蘊含的高溫,實在是遠遠的超出了霸羽的意料。

咬着牙忍受着這劇烈的灼燒之痛,霸羽眼角快速的瞟了瞟周圍,卻是有些驚駭的發現,四周的天地元氣開始濃郁了起來。

“如果在這樣下去,我就會被灼燒而死。”霸羽喃喃地說。

在此時他又想到了那具有封天煉妖之能的古印,霸羽怒呵:“古印你不是擁有封天煉妖之能嗎?那便給我把這股力量徹底煉化!”

“嗡……嗡……”

透過腦海霸羽已經感覺到古印的震動,霸羽大喜:“古印給我煉化!”

體內古印之上神壺開始爆發光芒,五帝形態卻無一絲變化,但是這白芒足夠了!只見神壺微微震動,奇特的波動立刻充滿霸羽的腦海,隨後古印爆發出一股強勢無比的煉化之力。

就在一股強大無比的煉化之力奔發而出的瞬間,靈藥之力被古印散發的白芒封鎖在體內。

古印白芒一震,赤血靈參藥力瞬間被震散,融於體內每一個地方。最多的卻是,融於他的骨骼之中,讓他的骨骼向着鐵骨層次飛進。

霸羽的力量,在急速攀升着,五十石,一百石,兩百石……

力量如潮,全部被古印的散發的光芒包裹,而且淬鍊提取着。精純的力量一次次在霸羽的體內匯聚,力量還在攀升,三百石……四百石……五百石……

最終,在八百石戛然而止。

就在力量停止增加之時,一聲鐵骨錚然之音從霸羽體內翻卷而出。

霸羽會心笑道“這便是鐵骨之境,這就是擁有力量的感覺,想不到之前苦苦追求的境界,竟然在此刻達到了,真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哈哈……”

“我霸羽即便不煉脈也擁有了比煉脈鏡強大的力氣,甚至和一般生血鏡小成修士比肩,這就是晉升鐵骨之境的好處!”

“古印封天煉妖,今後的修煉自然不需要擔心天地元氣,只要我身體這個熔爐足夠強大,我的力量就會源源不斷增強。”

“而且在今後的戰鬥之中,只要我能夠控制古印,豈不是能夠隨時隨地煉化攫取外界天地元氣,那我將在同階之中便是無敵的存在!”

“或許我已經開闢了另一條通往巔峯的道路,前世霸王,今世鋒芒必定蓋過前世!”


霸羽越想越興奮,心中淫、水橫流,讓他暢快無比。

突然,霸羽心中咆哮:“辱人者人恆辱之,步家這些年的屈辱,總會一筆筆追回的!” 第二日,鎮主府前,門庭若市,一片喜氣洋洋,人潮涌動。凡是有頭有臉之人,都會來到這鎮主府中賀喜,藉此機會,來拉近關係。

今天霸羽第一次在下人的服侍下穿上衣服,而且還是喜服。龍廷鎮二主,竟然是第一次享受到下人的服飾,這在外界看來是多麼不可思議。也可以想象,霸羽兩兄弟的境遇有多麼差。

原先前來服侍的下人,雖然面帶微笑但眼眸中卻是充滿戲謔,彷彿是想看霸羽這個廢物的笑話。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霸羽有着驚人的淡定,連微弱的表情變化都沒有。


前世霸羽是何等高貴,豈會被這樣的小陣仗影響。一會霸羽連同霸麟兩對新人,慢慢步進喜堂。

“哼?廢物就是廢物,穿上光鮮的衣服也是廢物!”看到他們到來,步千驚便低聲辱罵。

聲音雖小,但是還讓全身都強化了的霸羽聽到。只不過霸羽今天有出人意料的事情要做,便沒有理會他,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唯一一個坐着的人身上。

那坐着的人便是步游龍,布家家主。不過讓霸羽吃驚的是,一向陰冷奸詐的步游龍在此時竟然會顯露出一種掌控大局的氣勢。

不錯,就是這種氣勢。

但是就是在霸羽和霸麟兩兄弟都沒有成長起來之時,步游龍都沒有這種氣勢,今天到底是什麼給了他如此信心?!

原來昨日,他迎來了一個神祕至極的黑袍人。

見面之後,黑袍男子就直截了當地說““這是陰陽欲妙丹,若非衍生魄力的魄兵階絕頂高手,決不能抵擋這種**藥力。此藥神效,肯定能能夠達成你的多年夙願”

步游龍剛想反駁,但聽到只有那種傳說之中兵魂階高手才能抵擋這藥力,他就閉上了嘴巴。儘管好奇心百倍,他卻不敢追問黑袍男子一句話,因爲此人給他一種深邃似海可怕感覺。

步游龍即刻跪拜在地說:“大人放心,只要小人坐上鎮主的寶座,就一定會唯大人馬首是瞻!”

黑袍男子離去,森寒的聲音飄落:“老夫會爲你掃除一切阻礙,但你要記住你說過的話!”

前前後後黑袍男子出現不到一分鐘,而且這陰陽欲妙丹足的價值以買下萬座龍廷鎮,步游龍猜不透黑袍男子的目的。但是他只知道,有了陰陽欲妙丹他就可以做鎮主!

如果讓步游龍不知道黑袍男子真正目的,肯定會嚇死。

“霸麟我族少帝,怎麼可能與你們這些爾虞我詐的人族爲伍。將來我族少帝榮登大寶定會傾全族之力,覆滅你人族。迎回少帝,不讓他有一絲抗拒,不讓他對人族有一絲留戀,有的只能是恨,只能是怨!”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