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空洞內產生的吸力實在太過強大,把三個人都向內吸去!

眼看三個人,都慢慢向空洞內移動,一旁的墨熙恆急得想拔出寒鐵劍,可是這柄劍卻怎麼也拔不出劍鞘!

突然,寒鐵劍連劍鞘一起,從墨熙恆手中脫出,劍尖在空洞上空,畫了幾個奇怪的符文。

寒鐵劍的劍鞘上,立刻閃爍出一串符文與之呼應,反覆跳動,似乎歡騰無比!

當符文一出現,空洞的吸力,隨即被抗衡。墨兮媛從黑洞內拔出了腳。

寒鐵劍似乎真的很高興的樣子。像這種高級靈兵,都已經修鍊出自己的靈智,有了自己的感情。

「主人,小寒找到了它的主人。」玄豹在刀鞘內,對衛蓮蓮說道。

「什麼?寒鐵劍不是墨三公子的嗎?」衛蓮蓮吃驚。

「主人,寒鐵劍找到的,是能駕馭它的主人。」玄豹說道。

寒鐵劍猛然插入地面,建立起一道結界。

結界和黑洞的力量發生碰撞,雙方之間閃現出一片火花。黑洞的土系靈力不能抵抗結界的力量,無聲地被封閉了。

結界也隨即消失,順帶也熄滅了墨兮媛身上燃燒的火焰。

「土系和火系的靈力混合使用,」軒轅赤說道,「而且,這種火焰,不像平常的火!」

「是魔界的地獄之火。」墨兮媛冷著臉說道,「我感覺不到它的溫度。」

「蘭月族的人,怎麼會用魔界的火?」軒轅赤疑惑地問道。

墨兮媛說道:「誰知道?吸血鬼藤,也不是隨意就能從種子孵化出來的。」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都覺得,這蘭月族,透著太多古怪!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都覺得,這蘭月族,透著太多古怪!

「這結界到底是誰做的?」端木暗的手,在虛空中摸了一下。


「是水系靈力。」墨熙恆說道,「我的寒鐵劍被他的靈力控制,才能發揮最大的威力。」

黑洞消失,寒鐵劍上的符文也自動失去光彩,重新落入墨熙恆手裡。

「又是那個神秘人,是他救了小墨。」衛蓮蓮說道。

此處已經深入山中很遠,血腥味更加濃厚。

天色未亮,這裡黑漆漆一片。


「這裡的樹,全是紅色的。」衛蓮蓮突然驚呼。

「小暗,打開冥域的結界。」墨兮媛想了想,突然對端木暗說道。

端木暗摺扇一揮,自他的扇子中,打開了又一道空間。

頓時,滿山都是陰寒一片,到處充滿了厲魂!

端木暗也忍不住手一哆嗦,冥域空間頓時消失,那些厲魂也看不到了。

「刺殺我們的厲魂,就是從這裡出來的!」衛蓮蓮哆嗦著。別說她,就連其他人,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厲魂!

「如果我所料不錯,」墨兮媛轉過身,對嚇到發獃的蘭月潔說道,」這就是你家被滅門的原因。你大哥當年,必然發現了族王在這裡使用吸血鬼藤製作厲魂活屍,回家后告訴了你爹。但是他不知道當時他已經驚動了族王,所以你家被包圍了。你爹為了保住你的活命,和族王立下血契,保證絕不說出這裡的秘密!「

蘭月潔獃獃地點點頭。

「可是現在秘密已經不再是秘密。」墨兮媛說道,「按照我知道的血契規則,當誓言無需保守的時候,血契自動消解。」

墨兮媛剛說萬,蘭月潔只覺得胸口一陣劇痛,彷彿有什麼么要衝突出來。

「蘭月潔!」衛蓮蓮喊道,卻被墨兮媛攔住。

「要出來了!」墨兮媛冷聲說道。

從蘭月潔的胸口,突出一個尖尖的蛇頭,不過是赤紅色的!

「蛇!」衛蓮蓮嚇得兩腿發抖。

「這只是虛像。」 終末的黑魔法師 ,「這條蛇消散后,血契就徹底失效了。蘭月汀的血契,應該也可以解開了!」

果然,血蛇從蘭月潔的胸口慢慢延伸而出,然後化作一陣紅霧,消失了。

蘭月潔跌坐在地上,一時脫了力一般虛弱。

「就算解開血契,又有什麼用?」蘭月潔無神地說道,「我還是不能修行蘭月族的葯術。」

蘭月潔不能凝聚靈氣,自然無法使用靈力。

墨兮媛沒有理會蘭月潔,她只是用手,在一棵血紅的赤樹上,畫了一個符文。

立刻,樹身顫抖起來,然後,在樹上,出現了一張人的面孔。

這張面孔,猙獰而絕望,似乎充滿了無限的痛苦。

把蘭月潔嚇得連坐也不敢坐了,直接跳起來,挨在墨熙恆身邊。

「這是什麼?」蘭月潔問道。

「你是蘭月族人,可是也沒見過這種東西吧?」墨兮媛冷笑,「這是用活人的血肉和魂魄滋養出來的『葯樹』。從這種樹上結出來的藥材原料,自然充滿了活人身上的精氣和魂力。「 「你是蘭月族人,可是也沒見過這種東西吧?」墨兮媛冷笑,「這是用活人的血肉和魂魄滋養出來的『葯樹』。從這種樹上結出來的藥材原料,自然充滿了活人身上的精氣和魂力。「

「難道……蘭月族一直在殺人?」蘭月潔尖叫,「不可能,蘭月族世代是藥師之族!」

「藥師可以救人,自然也可以擅長殺人。「墨兮媛說道。

「那些山民企圖用我們交換的所謂丹藥,就是這裡的藥材煉製出來的了。」軒轅赤說道,「實際上,貌似是在煉製藥材,其實就是煉製的活人的魂魄和血肉。」

「不錯。」背後突然傳出一個聲音,接著,整個樹林,都突然被火光照亮。

一個身穿著綠色鑲嵌金絲的男子,背抄雙手,慢慢自蘭月族侍衛中走出。

「族王!」蘭月潔臉色煞白地說道。

「本族的確是煉製的活人的魂魄和血肉,才能煉出價值連城的還魂丹。」族王說道。

「你胡說!」蘭月潔喊道,「蘭月族是藥師,從來不會……」

族王的手指突然一彈,蘭月潔頓時張著嘴,說不出話了。

「你到底是什麼來路?」墨兮媛問道,「你不是蘭月族人!」

族王的臉色變得陰森了,卻看著墨兮媛,反問:「你又是什麼來路?怎麼會知道我秘制丹藥的法術?」

兩人彼此冷然對視。

蘭月潔吐了一口血,突然對族王背後說道:「雨叔叔!荔叔叔!你們都是蘭月族人,為什麼跟這個來歷不明的外鬼,一起背叛我蘭月族的傳統,到處傷天害理,殺害人命?那些失蹤的人,是不是,都是你們乾的?「

她聲音凄厲,在這陰慘的樹林里,讓人毛髮倒豎。

族王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個獰笑:「小丫頭知道得不少嗎?今天,就讓你也做了丹藥的藥材!」

族中十大長老一起聚集,都是神階以上的級別。

軒轅赤掃了一眼,自己這邊,才總共六人,還都是神階一下。

其中蘭月潔又是個沒有靈力的。

完全沒有勝算!

他忍不住向墨兮媛看去。

他深知,墨兮媛足智多謀,必然能想出辦法!

墨兮媛說道:「族王,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族王嘿嘿冷笑:「我為什麼要回答你的問題?」

墨兮媛說道:「原來你這麼害怕你自己的過去?你不過是個不敢面對自己過往的膽小鬼!也只有蘭月族這些白痴,才會奉你為族王!」

墨兮媛這話一說,族中頓時一陣騷動。

墨兮媛看了看痴痴獃呆的蘭月潔,又對蘭月族眾人說道:「你們世代以藥師為業,為什麼如今跟這個妖人一起害人?若是教廷知道,你們可知道後果?哪可是要滅族的!「

以生人魂魄煉製丹藥,乃是魔教邪術。若是被教廷知道,凡是參與這件事的人,一個都不能逃脫。整個蘭月族,有可能就此成為歷史。

聽到墨兮媛如此說,族中一陣騷動。

雷長老從人群里站出來,說道:「妖女!你不必恐嚇我們!大教宗,永遠不會知道這裡的事情!」 雷長老從人群里站出來,說道:「妖女!你不必恐嚇我們!大教宗,永遠不會知道這裡的事情!」

墨兮媛冷笑:「是嗎?你拿什麼,為一族人擔保?」

雷長老嘿嘿笑道:「拿什麼?我蘭月族,如今就以此為命脈!」

軒轅赤說道:「你什麼意思?離開這種邪術您們就不能活了?」

墨兮媛說道:「蘭月雷,你們使用邪術十年,又服用這種妖丹十年,延年益壽,身體血脈早已被這種妖丹融合,再也不能脫離!所以你們離開妖丹,就會急劇衰老,無法生存!現在整個蘭月族,都在服用妖丹,一天也不能離開妖丹!我說得,可對?」

雷長老臉色一變,竟倒退了幾步。

族王白皙的臉上,細長的眼睛微微一眯,說道:「小丫頭竟然如此見多識廣,本王倒不捨得殺你了。」

墨兮媛哼了一聲,說道:「族王,我不知道你跟玉妃之間是什麼關係,我也沒興趣知道你跟那女人之間有什麼狗血的關係!但是,有一點我很確定:玉妃在帝都有今天的地位,是因為你的丹藥和蘭月族葯修的支援!」

軒轅赤臉色變了。

怪不得玉妃永遠那麼美貌,身帶異香。

也難怪皇帝總是離不開玉妃。這麼多年,並沒那麼昏聵的皇帝可以離開任何人,但不能離開玉妃!

一切問題,有了答案!

玉妃的葯!

族王的臉抽搐了一下,突然狂笑起來:「不錯!玉妃本來該是我的女人!她委屈自己進了宮,做了一個小小的女奴!」

「我沒興趣知道玉妃怎麼做了女奴的,我甚至沒興趣知道你是什麼來路。我想知道的是:你是如何害死老族王全家的?」墨兮媛大喝。

族王的臉色猛然又是一陣抽搐。

蘭月潔也嚇得捂住心口。墨兮媛這句話,顯然問到了他的痛腳上。

「老族王?哈哈!他女兒入了魔道,他還配做族王嗎?「

「我呸!」墨兮媛一口唾了過去,「入了魔道的,是你吧?既然我已經快要做你的什麼葯田了,你讓我們死個明白:你是如何害死老族王的?「

「這個事情,你到黃泉路上,去問老族王吧!」族王嘶喊,然後一揮手,「動手!結碎魂陣法!」

十大長老早已待命,聞言一起開始施法。

整個山頭都被綠色強烈的光芒籠罩~!


本來陰森矗立的葯樹,突然都變得極長,枝條如靈蛇一般,向墨兮媛等人纏去!

墨兮媛喝到:「葯仙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